<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警 > 第二十五章 何去何从
    我为的是你们以后不悲凉与悲惨!

    这是龙阳说的话,也是对四魂的承诺!

    但,四魂不理解龙阳为何让他们与他相离相间,不能一起。岂止是不能一起,而是相悖相离。龙阳是魂盟的盟主,棋魂是魂盟分舵的舵主,其他三魂虽然争闹,但他们都是魂盟的一员,从未怀疑过自己的身份。

    龙阳的话,就是将四魂隔离出去,和踢出魂盟基本相同。“主人是不要我们了?”琴魂突听此言,泪眼欲滴。她此时没有任何做作,而是真情流露。魂奴时,她已被靳山收服,虽不知为何,却是事实。经过龙阳圣物空间转化,琴魂完完全全成为魂盟的一份子,不会因为自身的利益而施展魅惑的手段。

    “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我这样做不只是为了你们,也是为了我自己。”龙阳深思之后,给四魂一个答案。“我小看了阴界四大鬼王的势力,更轻视了很多现实的问题,如今改正还不晚。”真正何去何从,龙阳心中只有一个初步的决定,但他必须做出决断。

    “我们如何做?”最先反应过来的是棋魂,他不愧为分舵的舵主。

    “你们还和以前一样,继续当你们的四大管家。”龙阳交代道。

    “没有别的?”琴魂问道。

    “怎么会没有,你们暗自发展自己的势力,越大越好。但不要忘记一点,你们互相争斗的以往!”四大管家,生前皆是东皇身边的红人,虽然此时式微,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背后都是有势力与背景的。由他们从中发展魂盟分舵,事半功倍。但他们还必须保持以前的惯例,相互争斗,不然会让有心的看出端倪。

    “属下谨遵主人命令!”四魂通过龙阳的表情,已然知晓龙阳的决心无法更改,同声应答道。

    “那就好!”龙阳没有过多的解释,示意四魂退下。

    “容小女子妄言,主人对自己的下步行动并没有头绪。”当棋书画三魂退去后,琴魂并没有离开。

    “都说书魂是智多星,其实你才是。不但观察入微,还有知人之能。你问吧!”既然琴魂没有离开,也许能解开龙阳的心头之惑。

    “我问?还是主人问吧!”琴魂悄然入座,俏手轻抬,抵住下颚,一副认真倾听的表情。

    看来是什么都瞒不过琴魂的眼睛,龙阳心胸坦荡,无需隐瞒。“那我就一个一个的问了,希望能从你处得到满意的答案。”龙阳端起案桌上的茶杯,抿了一口。要说这阴界也不错,虚无缥缈的一杯茶,从鬼魂口中也能品出些滋味来。

    其实,龙阳现在已经完全适应过来。这阴界,就是一个世界,与阳界截然相反的一个世界,它是宇宙中的另一个位面。在这里,有辛酸苦辣,有柴米油盐,有人生百态,有阳间应有的一切。没有进入其中,感觉它不存在,不真实。但真正像龙阳这样以一个阳间的躯体进入时,才真正感受它的不一般,与一般。

    “你对于靳山知道多少?哦,其实这个问题之前已经问过,我知道问不出新意。”龙阳如此说,有另一层含义。龙阳怀疑自己的能力了,怀疑自己对鬼魂的控制力!不是不自信,而是他不愿受安排!在这诡异的阴界之内,无论对方是谁,都要考量!

    “一个老人,这个回答主人满意吗?”琴魂收起以往的娇容与媚态,转身面对龙阳,认真的答道。

    “满意!”龙阳不用太多的言语,两个字已经给出明确的答案。

    “阴界有多大?”龙阳进而问道。

    “阴界?阴界只是阴域的一块地方,而阴域大的无法想象!他们三人无法了解阴域有多大,因为他们没有和东皇真正的接触,得不到真相。四大鬼王的辖区,不过是阴域的沧海一粟,真正的世界大的去了。”琴魂说完,将目光看向上方,眼神中充满无限的向往。上即为下,阴即为阳,这是龙阳进入阴界的第一感受。别说阴域了,龙阳的血界就大的没边,至今没有探查到四至。

    阴界,不就是四大鬼王的辖区吗?哪来的阴域,难道其中的偏差如此之大?

    “主人,琴说的都是实话。东皇盘踞百年,为的就是修炼成功,功有所成,跳出此地,进入阴域。”琴魂进一步补充道。

    琴魂的话,再次超乎龙阳的想象。但龙阳不想了解的太多,他的目的是找到父母与义父,反正义父在阴界有了踪迹,寻到义父,找到父母就有了希望,其他的先放在一边吧。

    “这些以后再说,我想了解东皇辖区之内的情况。”目前,龙阳考虑不了太多,只要达到既定的目的,何须多想。管他阴界的、阴域的,不碍自己的事。

    “我知主人不想过多了解其他,那我就简单明了。东皇辖区只是占据阴界的一角,与其他三大鬼王的辖区大致相等。所有经过东面阴河进入的鬼魂,全部由东皇管理。”琴魂说的真简单,了了几句话,说完就闭嘴。况且,她说的内容都是龙阳之前了解到的,等于没说。

    “没啦?”听完琴魂的话,龙阳摊手问道。

    “没了!”琴魂模仿着龙阳的动作,摊手回答。可龙阳是带着疑问做出的动作,她更显得俏皮。

    “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龙阳略显沮丧。除了周兰和四魂,龙阳在阴界,哪怕什么阴域,可是一个熟识的都没有。周兰作为法师,时刻受到东皇的监视,真要问出些东西,还要靠四魂。根据四魂所掌握的信息量,就只剩这个琴魂了。

    琴魂的回答,没有任何隐瞒的意思,她是根据龙阳所要掌握的信息进而提供的。她知道的多点,但龙阳不关心,她就没有说的必要。

    “多说点!”龙阳拿琴魂没办法,无法去惩罚她。

    说到惩罚,龙阳还真是没有办法。换做以前,还有个黑石头空间,控制住鬼魂,将它关押起来。要么,将鬼魂转移到血界,让几个老鬼收拾他们。如今两大圣物与龙阳自身相融,根本无法惩罚鬼魂。相反,如果经过圣物空间的转换,鬼魂还能够得到确确实实的好处,琴棋书画四魂就是现实的例子。

    “就知道主人的心不在此地!”琴魂将龙阳看的复杂了。龙阳是有心,有力,但他不是为了权与利,因为他有目标,非常简单的寻找父母的目标。寻找父母,是他的动力,一直是,至今没有变过。龙阳没有想过其他,因为他感觉自己离那目标越来越接近,不似以前那样的虚无缥缈。这种感觉才产生,根由就是有了靳山的消息,让龙阳看到了希望。

    龙阳真的没有想过以后,就没有考虑过失败。不是他不去想,而是他没有想,因为这所有的是他的追求,是他一直奋斗的动力。

    “主人既然将我等四个派做他用,定然是要自己行动。那我就不得不提醒主人了。”琴魂一改刚才的态度,从座位上起身,恭敬的单膝跪在龙阳身前。

    对于琴魂的举动,龙阳似有预料,并没有立刻让琴魂起身。“说。”

    “东皇之下还有魑魅魍魉四大助手,他们把握着四个魂门,拥有生杀大权。门下孤魂众多,都是不能转世投生的亡魂,十分可怕。”琴魂一脸严肃,所言非虚。能让琴魂侧目胆惧的,非同一般。

    “那我不是无立足之地?”龙阳并没有因此而产生恐惧,只是一时不知何去何从,与自己当初所想的产生偏差。

    “本不想说,其实还有一地,四大鬼王都无法管辖,也不敢涉足。”琴魂似是斟酌再三,才决定说出。

    “何地?”

    “魔魂林!”

    “魔魂林?那是什么地方?”龙阳从未听说过这个地方,哪怕从那三个老鬼口中也无从得知。

    “琴魂!你莫非要害主人!”大门被砰然推开,棋书画三魂从外面冲了进来,直逼琴魂。

    三魂脸色铁青,眼神透出杀人之色。他们的面容异常愤怒,身体竟不由自主的颤抖。愤怒,来源于琴魂,恐惧来自哪里?

    “主人心意已决,我又如何?”琴魂面对三魂的质问不为所动,竟反问他们。

    “主人万万不可,那地方是四大鬼王都不能染指的区域,十死无生之地,请主人三思。”三魂慌忙跪下,请求着龙阳。虽是如此,他们身体的颤抖并没有停止,更有加剧。

    “奇了怪了,我还不知道那是个什么地方,你们紧张什么?!”龙阳笑着问道。怕,龙阳从来就不知道什么是怕!才几岁就接触到鬼魂,见到老族长的尸体被怪物叼走,见到老族长的鬼魂,他就不知道什么是怕!

    “主人恕罪,那可是邪恶之地。魔魂林纵贯四大鬼王辖区,是鬼魂入魔的地方,根本无法靠近,靠近即亡,再无投生之望。”棋魂向龙阳解释着,眼神中装满了恐惧。这种恐惧不是来自于外界,而是源自于魂体自身,本源上的惧怕。

    “我可不是鬼魂,既然四大鬼王的区域不容我,我闯一闯又如何!”三魂的劝说并没有阻止住龙阳,反而激起龙阳的必胜之心。

    何去何从?龙阳一直在考虑。留在东皇的辖区之内,势必给周兰带来麻烦,其次给四魂带来危险,最终功亏一篑。他的离开,不但可以消除东皇的忧虑,也可以给自己一个发展与历练的空间。自身强大了,就可以寻找到靳山,进一步的找到自己的母亲,何乐而不为?!

    魔魂林,魂魄惧怕的地方,但龙阳始终是活生生的人,龙阳的自信来自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