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警 > 第二十四章 悲凉与悲惨
    每次的结局基本一样,每每准备充分了,都空忙一场。顶点小说更新最快

    不讲以前,就说现在。龙阳和棋魂、书魂、画魂谋划了几天,竟然得来了一步暗棋。而且是靳山之前在阴界特意早先安排的,目的是帮助龙阳的一枚棋子。

    一次是这样,无非是偶然。两次这样,无独有偶,也就算了!可一而再再而三的如此,让龙阳无法接受,有种特别憋屈的感觉。

    自从走出靳村以来,每当自己准备作战时,总有无形的手帮助自己,让他力有未逮。

    记得当初,年幼上学时,是靳山信守承诺,总在最危险的时刻伸手帮助自己。那是义父与父亲龙少云之间的承诺,一个承诺,重于泰山。是两个惺惺相惜的男人,两个亲如兄弟的男人,两个为了一句话就托付自己孩子的男人。

    紧接着,是凌峰,是朱宏远,是很多的同志。还有,天天和白兰。

    龙阳数的着、记得清有多少人帮助过自己,但那种情不是一时可以还的了的。特别是女人的情!是天天的救命之情,是白兰的生死相依之情。

    父母与义父之所以安排那么多,是为了龙阳的健康与安全的成长,避免意外的伤害。领导与同志的援手,是为了龙阳在自己的职业上有所成就。天天与白兰帮助,更多是关心龙阳的安危。

    除了这些呢?还有多少安排?善意的是一部分,还有更多的是恶意谋划。

    最多的是一重接着一重的暗杀,一道接着一道的关卡,一团又一团的迷雾。

    龙阳可以肯定,一切,不尽然都是亲人与朋友的帮扶,还有那些暗地里伸出的黑手。

    想到这里,龙阳心中些许安慰,些许悲凉。

    龙阳皱着眉头,若有所思,手指在桌面上缓缓敲动。敲动的节奏时缓时慢,有时紧凑有力,有时迟迟没有放下。

    四魂互相看着,揣测着龙阳此时心中的想法。

    几天来的努力,为的就是收服琴魂。如今,琴魂没用多大的力气,已经彻底归顺,况且是靳山早已布下的暗棋,又有什么值得发愁的?棋魂暗想,无法理解主人龙阳的举动。

    “主人,你这是为何?”说话的当然是棋魂,他如今是名符其实的魂盟舵主,自然由他发问。

    “哦”龙阳苦笑答应着。“不瞒你们,我现在感觉到自己身不由己,凡事由不得自己做主,好像皆由他人来安排。”龙阳接着说道。

    “主人,那有多大的事情。我们从生到死都是听命于人,已经习以为常了。”画魂不假思索的回答道。

    琴棋书画四魂,自生而来,都是听命于东皇。死后,并没有脱离东皇的管辖,成为东皇死后的臣子,他们觉得再正常不过。

    “哦,你们不明白我此时的心思。”龙阳说完,摇摇头。

    四魂,是死了上百年的人,哪有和自己一样的经历。他们,是被皇上使唤惯的人,奴才的命运,从不知道反抗命令,更不知道逆袭命运。虽然他们已经忠于魂盟,但无法改变他们身上烙下的命性。

    龙阳曾经疏导过他们,让他们为自己做主,活出自己。但于事无补,已经活了上百年,又如何轻易改变。还好,他们已经忠于魂盟,还有时间去做这件事情,有时间改变他们。

    “主人不该是为我们的命运担心吧?!”此时,琴魂笑着开口。

    出乎龙阳的意料,琴魂竟然看透龙阳的转瞬心思。

    “这三个笨货,只看其一不看其二,主人当然苦恼。”琴魂浅笑,一笑倾城。

    “怎么说?”龙阳边回答,边以手示意其他三魂,稍安勿躁。

    “两点而已。第一,主人来的地方就不是对的地方,这里是阴界的中心,又是东皇的统治中心,竟然可以顺利进来。第二,主人没有想到的是,您辛辛苦苦要收服的我,反而是早已安排好的一步棋,对不对?”琴魂边说边走,渐渐的靠近龙阳,丝毫没有惧怕的意思。其实她已经归顺靳山,现在不过水到渠成而已。不必怀疑她的忠心,但她的智慧明显高于其他三魂。

    本来以为书魂是四魂之中的智多星,现在看来,琴魂才是。男与女的区别,不只是现实中活生生的人,鬼魂也不例外。难怪说,女人的心思你难猜,猜来猜去也才不明白。

    龙阳不置可否,没有任何反驳的理由,因为琴魂句句说到他心中所想。“你所说不差,算是一语中的。我之前一直给自己各种各样的理由,以此来说服自己。现在,我认为我是盲目的自信,而不是来自我的好运气。”

    龙阳环顾着四魂,最后把目光停留在琴魂身上。“我本以为自己想通了所有,直到你将它们说出口,我才知道自己一直没有正视这些。谢谢你!”龙阳向琴魂弯身致意。

    看到龙阳如此,琴魂扭身避让,脸色羞红。她也算是活了上百年的老妖怪,之前难免做作,此时却是真实表露。“主人折煞小女子了。”

    “我到达阴界不是偶然,其中自有道理,涉及太多,此时不便多讲。而我竟然进入阴界的东皇老巢之内,绝非偶然。这里面有靳山的帮助,也许还有其他的势力在暗中作祟。”龙阳顿了一顿,稍微整理下思路,接着说道。“刚刚,就在刚才,我觉得自己很悲凉。我一直为了寻找父母而努力,而我一直被别人安排着命运,无法脱离。有些安排,是父辈们的关爱。而有些却不是。此时我说不清,但我有信心查清这一切。”龙阳说完,双拳紧紧的攥紧。

    “主人,您有我们,我们和你一起面对。”棋魂说道。

    “我现在想通了,有些事情你们能够为我办到,但是有些事情非我亲自来办不可。”想通了,就要去做,这是龙阳的风格,从未更改。自小的经历,磨练出他坚韧的性格,哪怕有困惑,路途中有迷雾,只要能够超越,就难不倒他。

    “琴棋书画,我是排头,以后大家听我的。”琴魂听到龙阳认可她的说法,立刻说道。

    “那不行,棋魂可是我们的舵主。”书画二魂闻听此言,立刻发表不同的意见。

    “怎么不行,你们这些臭男人,哦,我说错了!”琴魂故意如此说,惹得另外三魂恼怒不已。

    龙阳本无意插言,毕竟四魂争斗惯了,有几句争吵实属正常。但此时,龙阳不得不说话。“琴魂,我知你无意谁是舵主,但以后切不可拿他们三人开玩笑。”

    “还是主人知晓小女子的心思,这三个,哎!”琴魂的意思再明显不过,还是嘲笑着三人。

    对于四魂的争斗,龙阳真的无可奈何。他们已经争斗了上百年,若是一下子就停歇,估计被伤害的人都难以适应。“好了,好了,你们去为我做第二件事情吧。”

    两件事情,第一件事情已经安排妥当,顺利完成。目前,就剩下第二件事情了。

    “第二件事情?那第一件事情是什么?”琴魂是最后一个被收服的鬼魂,她不知内情,茫然的看向其他三魂。三魂偷笑着,一个也没有开口。心想:我们就不告诉你,哈哈!你就是那第一件事情的主角!“你问主人,他安排我们的!”

    “三个坏东西,就知道你们不肯告诉我,我问主人!”琴魂恼怒的嘟着嘴,别有一番滋味。其实她的年龄并不大,死时也就二十不到,虽然作为鬼魂活了近百年,但还保留着小女子的情怀。

    “主人,你们第一件事情是什么?”琴魂转怒为喜,向龙阳问道。

    “你们!”龙阳看着三个偷偷发乐的鬼魂,气不打一处来,又无从发泄。毕竟自己的身旁还站着一个娇气与魂气逼人的琴魂。“听他们胡说,哪有的事!”龙阳不善撒谎,说话之时,耳朵发红,红到耳根。

    奇怪,与天天在一起时倒没这样,为何和这琴魂对话会如此?面对琴魂的发问,龙阳还有机会出神,也就是他才能做得出来。

    “哦,我知道了,第一件事情就是消灭我,对不对,主人?”琴魂无视龙阳主人的身份,贴近龙阳的身边,俏脸近乎靠近龙阳的头部,口中的气息吹到龙阳的脸上,微微发痒。

    “琴,那可不是东皇,我们主人可是坐怀不乱的主,你打错主意了吧!”棋书画三魂几乎异口同声的说道。

    “你们都斗了上百年,一点都不累?”龙阳无奈的叹道,避开琴魂。这个琴魂,真是迷惑人的妖魂!

    “主人,你说你悲凉与悲惨,那我们呢?活在这阴界,不就剩这点乐趣了吗?面对东皇,我们不敢忤逆,甚至不敢抬头相视。对于下面的魂奴,我们又瞧不起,只有四个内斗喽!”回答的不是棋书画,反而是琴魂。原来内斗不是琴魂的初衷,而是她的乐趣,一个死去的人的乐趣,一个鬼魂存活的简单快乐。

    “是,第一件让他们做的事情就是收服你,而不是消灭你。言归正传,第二件事情是让你们安心的辅佐周法师,与我相离相间。”龙阳理解四魂的遭遇,更加能感受到他们的存活的不易。生前受压迫,死后不翻身,换做他人或者其他的鬼魂,皆无法承受,况且是上百年的时间。

    “为什么?!”听到龙阳的话,四魂发问。刚才不过是魂盟分舵的小小玩笑,但面对龙阳严肃的吩咐,四魂不得不重视与担忧。

    “为的是让你们真正的找到快乐,不在悲惨与悲凉!”

    清明之前写好此章,没发。悲凉与悲惨,死去的人不知,活着的人感受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