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警 > 第二十三章 暗棋
    龙阳不为所动,对琴奴问出两个关键性的问题。顶点小说更新最快这两个问题,牵连甚大,不但关系到三魂的安危,也关系到龙阳的下一步计划。

    琴奴明知棋魂府中有埋伏,竟然隐瞒东皇,主动前来,为其一。她怨恨东皇,效力他人,而不是周兰法师,为其二。

    如果琴奴另有心思,不外乎两个结果。一是虽与己方相悖,但有一半的几率不为敌,但会制约龙阳。二是与龙阳成为一路人,但可能性微乎极微。

    “撤去锁魂阵!”龙阳走近锁魂阵,吩咐三魂。

    “主人,不可!”棋魂紧张的大声回答道。

    “不可?你们居然瞒着我,我现在才知道这锁魂阵竟然要耗损你们的魂命!撤!”龙阳断然说道。三魂以龙阳为实验对象时,并没有说明其中的利害关系,也没有动用他们的魂力本源。直至琴奴道明,龙阳才知晓所有的一切。

    为了此番行动,龙阳不愿消耗他们的魂命,不愿让他们过早的消亡。毕竟,这不是他能够利用圣物,或者是身体空间能够恢复的。龙阳可以帮助三魂恢复魂力,但不能帮助他们挽回魂命。

    无论琴奴刚才的话有何目的,龙阳情愿放弃原本的计划,放弃收服琴奴,也不愿意让三魂消耗他们的性命,哪怕是鬼魂的、原本虚无的性命。

    作为魂盟的盟主,他不只是需要魂军为他效力效忠,更多的是为了保护他们,尽自己的一切努力去保护与挽救。哪怕他们的前世犯了错误,现在只要能改,龙阳就要给予他们机会,一个改正的机会。无论是否可以轮回为人,只要不是沦为前世同样的罪人,都有一次机会,哪怕就一次。

    人世间,没有后悔药,花钱买不来。阴界同样,后悔药亦买不来。但用生命换来的,不是药,是重新为人的勇气,是从低头到抬头,从懊悔、忏悔中吸取的教训,是对前世枉为人的重新审视。

    人活着,就要负责,不只是为自己,还有很多身边的人。死了,再后悔,再反思,再梦醒,本身就是一个悲剧。悲剧不需要重演,最起码从龙阳身边开始,不需要再继续。

    三魂生前,已经是一个悲剧,死后又是一个个悲怜的灵魂。如果龙阳不具备特异的本领,他根本不会接触到这么特别的世界。但,他见到了,感受到了,他就决心不会让它接着继续。三魂已经归属于魂盟,成为魂盟在阴界分舵的成员,龙阳不会因为自己而让三魂耗尽自己的魂命。

    三魂听命于龙阳,立刻撤下锁魂阵,如瘫痪般趴伏于地上。但他们的眼神始终没有离开琴奴,时刻提防着她,以防给龙阳带来伤害。

    “有些事情太难理解,但我相信了。我愿意效忠于你,来吧!”琴奴突然说了句莫名其妙的话,挺着酥胸靠向龙阳。

    “什么跟什么?你?”琴奴的主动降服,让龙阳措手不及。筹划那么多天,只为收服琴奴。此时,她竟然主动接受收服。

    “我和他们三人共事多年,怎能不知他们的秉性。他们既然能够忠心为主,你怎么会没有收服的手段。来吧!”琴奴挺了挺胸,进而靠近了几步。

    “你没有任何怀疑?”龙阳避开眼神,进而问道。

    “没有,因为有人和我说过,过后容我详细禀告。”琴奴闭上眼睛,弯曲身体,胸前的沟壑更加引人注目。

    这其中出了什么问题?哪儿出错了?龙阳挠破脑袋都想不出所以然,除了周兰,他想不出更好的理由与解释。

    不管了,既然要收,就要收。这些天的努力,不就为了收服她吗?经过空间的转换,难道还怕她耍幺蛾子!

    说办就办,龙阳伸出手来,按在琴奴的魂体头顶。

    片刻之后,琴奴再次出现在龙阳面前。

    “主人!”琴奴微躬身体,向龙阳行礼。

    事情反转的太过突然,龙阳百思不得其解。但既成事实,不妨听听琴奴的解释。现在唤作琴奴已不对,她应该是琴魂了。

    “说吧,你到底为何如此?”疑问太多,龙阳只能笼统的问之。原先本来就两个关键性的问题,现在不是两个问题就能说明一切的。

    “主人还记得之前到达阴界的那个老人吗?”琴魂未起身,说话之间,随着呼吸,胸前的两块雪白随之颤动。

    “记得,但你站起来回话。”既要说话,就要对视。无论有意还是无意,龙阳总要看到。不得已,龙阳只能侧身吩咐。

    通过两大圣物的空间转换,琴奴已不再是以前的琴奴,变成琴魂。可,龙阳无法面对琴魂的妖娆多姿的身体,哪怕多看一眼。

    龙阳身边的女子,第一个就是天天,那个刁蛮的公主,直至现在都无法解释清楚、无法和好的倔女孩。第二个就是白兰,时刻跟在身边的单纯女孩,她因为单恋龙阳被拒绝,已然回到自己曾经居住的地方,那一片白雪皑皑之地。

    除了她们,除了自己的母亲,龙阳基本没有接触过其他的女性。要说还有,那就只有老井下的女孩鬼魂了。再说有,就是眼前的琴魂了!琴魂,虽是鬼魂,但她是成熟性感的女性,龙阳是第一次接触这样的女人。他的目光躲避着琴魂,可他的心跳依然加速。

    “主人,您怎么了?”琴魂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竟然又近了几步。

    “没,没什么!”幸好三魂已经被自己收进空间养伤,不然,不给他们笑死才怪!龙阳心中暗想。三魂因为施展锁魂阵,消耗魂命,龙阳在他们撤去阵法时就将他们收进空间,以便恢复消耗的魂力。可惜的是,龙阳无法替他们恢复魂命的消失。

    “这样,你,你还是接着说吧。”龙阳无奈,十分无奈。堂堂七尺男儿,无惧生死,竟然在这琴魂面前磕磕巴巴,丢人!

    “那个老人说过,阴界之内会再次有人类进入,让我全力配合,听其驱使。”琴魂的话很简短,但很重要。“我不知道他为何如此说,但他的话已经应验了。”

    “问题是,你为何会听那老人的话,又听命于他?”老人,定是靳山无疑。但靳山又怎能预料到有人类再次进入阴界,又怎能那么肯定就是龙阳?

    “是东皇!因我始终未能忘记我那屈死腹中的孩儿,时常与他纠缠。东皇竟然准备抹杀我的魂命。是那老人出手挽救了我,我才能够苟存于阴界。”说到此,琴魂立刻变了,变得异常激动,面孔扭曲,仇恨之情显露无遗。

    “那老人自命不保,又有什么能力保住你。”答案已经很明显,但龙阳还是要问。

    “主人与周法师关系不一般,那老人也是,是他让法师帮助我的。”

    答案真的摆在眼前,龙阳确认后还要确认,因为他真的不明白,想不通,师父或者是义父是怎么知道自己会来到阴界的?难道是未卜先知?

    琴魂不是敌人,而是义父留下的一颗暗棋!

    为的是,让龙阳进入阴界之后,能够应付突如其来的危险,保身立命。

    细想开来,自龙阳进入墓城之后,无论是鬼婆、孟婆,还是阴界的周兰、琴魂,仿佛冥冥中都有安排,都是为了龙阳,为了他的安全,为了他的计划与行动。

    “那老人有没有留话?”看来,琴魂知道的多于周兰,毕竟周兰的法师位置太过耀眼,躲不开东皇的监视。

    “嗯,是有,但我不明白。”琴魂皱眉思索着,从刚才的愤怒中脱离出来,又表现出一个女人的姿态与神情。

    “说。”龙阳简短的问道。

    “墓城相见!”龙阳问的简短,琴魂回答的干脆。

    墓城相见?我不是从墓城刚过来吗?既然是墓城相见,为何墓城没有相见?话通理不通啊?“就这?”

    “就四个字,之后他就被东皇带走了。”琴魂回答道。

    对上了,之后靳山就被当做交易的筹码,被东皇与墓城的智者作为条件交换了。难道周兰知道的更多?上次与周兰见面的匆忙,被东皇打断,有必要再与周兰见面,详细了解其中的原由。

    龙阳将三魂从空间内移出,他们立刻出现在琴魂身前。“以后你们四个,就是我阴界魂盟分舵的根基,棋魂是舵主,一起努力。”

    自进入阴界以来,龙阳就无法与血界内的魂盟沟通联系,无法知道血界的现状,更无法知晓魂盟成员的情况。他在阴界之内,再次建立了魂盟的分舵。龙阳坚信,他会联系上魂盟的。还有天天,以及工作单位的人,他们都在阳界,又不知如何?身在阴界,龙阳无法顾及太多,只能心中暗暗的想念与思念。

    当务之急,龙阳必须与周兰建立联系,最好是见上一面。收服了琴棋书画四个魂魄,是他最有利的条件。

    琴魂的归顺,靳山的暗棋,给龙阳带来了诸多的便利。可谓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