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警 > 第二十二章 琴奴
    棋魂、书魂、画魂,冒险以龙阳为实验对象,既验证了龙阳自身的能力,又给龙阳一个实践的机会。顶点小说更新最快不只为了收服琴奴,而且为以后与东皇作战奠定了基础。

    三魂魂力近乎耗尽,龙阳及时将他们收入奇异空间,恢复他们的战力。

    期间,龙阳再次回顾了自己的身体变化,琢磨着特殊的能力。阴界之内,他不愁被其他鬼魂发现本体,可以不用呼吸就能够存活。接连几天的阴界历练,龙阳十分确定,他不用吃喝拉撒,一样活的好好的。

    说做人好,其实做鬼魂也不错!龙阳暗自乐道。

    盏茶工夫,龙阳释放出三魂。

    效果不错,三魂个个精神抖擞,魂力充足,较以前更有进步。

    “谢谢主人!”三魂刚出来,立即发觉自身的变化,忙不迭的向龙阳道谢。

    “你们忠心为主,我怎可慢待你们。”龙阳抬手示意三魂起身。

    接下来的事情,就等着琴奴主动前来了。

    “主人放心,琴奴会来的,现在考验的是耐心,谁坚持的住,谁就是最后的胜利者。”三魂早已洞悉琴奴的性格与脾性,毫不担心。

    “她会不会提前向东皇汇报?”龙阳问道。

    “不会,她目前还不敢明目张胆的得罪我们仨。况且,东皇多疑,她若提前告状,不但得不到好处,且少不了一顿臭骂。主人,您别忘了,她可是弃妇!哈哈哈哈!”说到这里,三魂相视大笑。他们现在都是魂盟分舵的人,当然忠于龙阳,视琴奴为敌人。对于敌人,他们乐意揭开琴奴的老底,拿她的黑历史当作笑料。

    龙阳无奈的摇头笑笑,心想,这三魂真是活宝,以前的感觉绝对没错。

    都说人老精鬼老灵,说着说着,上面传来了娇笑声。

    是上面,就是上面!鬼魂的居住之地,与上面的人间环境相反,甚至这阴界之内,毫无差别。上面的建筑,不过是他们生前的展现,而这底下,才是他们真正的生存之地。

    琴奴要进入棋魂的居住之地,必须经过棋魂的同意。不是每个鬼魂都有这样的权力与能力,只有像棋魂这样的身份和魂力,才能拥有此种居所和禁制之力。

    “主人,您先避避,我们仨是阳谋,而您要的是突袭。”书魂煞有介事的说道。

    “好。”龙阳随口答应着。“咦?!不对啊!你们是阳谋,到我这就是阴谋喽!”龙阳缓过劲来,转身说道。

    等龙阳转身时,三个老家伙早已逃了出去,剩下龙阳一人在屋内凌乱。

    “回头再找你们算账!”龙阳故作生气的吼道。

    通过几日的接触,棋魂等三魂已经了解到龙阳的性格,他们的盟主可不是那种小心眼的人,能够接受不大不小的玩笑。他们喜欢这样的盟主,这样的主人,不似在东皇身边,动不动就是脑袋搬家。

    “呦!三位哥哥都在啊!”外面传来魅入骨髓的声音。是琴奴,她得到棋魂的许可,进入棋魂的居住地。

    龙阳悄然望去,这琴奴真不是简单的女子。可谓千娇百媚,风韵迷人。眉眼之间,尽是媚人之能;腰骨扭动,都是迷人之处;举止之风,几人能够抵挡。琴奴,虽已成鬼魂,却丝毫不输人间美色,反而更有胜之。

    难怪能够被东皇赏识,成为陪伴他身边的美色。虽说此时成为弃魂,但难掩其妖娆姿色与非凡的御人本领。反过来说,她要成为东皇觊觎之人,怎能不会些媚人惑主之术。

    当然,龙阳不受他的美色迷惑,而是看出她的不凡。别看琴奴是一个女魂,可她的魂体异常凝实,甚至隐约超过三魂的魂体。

    魂体决定魂力,魂体的实质程度,在很大程度上决定鬼魂的魂力技能。这个琴奴不一般!怪不得棋魂等三魂如此重视琴奴,要三个联手对付她,事前心中已经有了较量。

    “什么风把琴总管吹来了?”棋魂迎合的问道。要让琴奴不怀疑他们的动机,就要保持原来的态度,不至于让她提前防备。

    “呦!这话说的!书、画都能来,就我不能来?!难道你们瞒着我做了不可见人的事情?”琴奴话中有话,听似埋怨棋魂,其实是打听着他们的隐秘。

    “琴总管多虑了,我们不过是来找棋总管谈谈心,哪来那么多的事?”书魂随口解释。

    “就是,我也是找第一总管谈谈心的。”画魂在旁附和着,故意装出被人看破似的神色。

    “第一总管?哈哈哈!是啊,棋总管现如今当真是第一总管喽!怪不得有人探望谈心,彻夜不离呢!想我小女子以前也是第一总管,可没见得有人去我府中呦?!”琴奴扭动着腰肢,慢慢的走向三魂,眼神有意无意的在他们脸上掠过。

    “琴总管多虑了,即便我们是鬼魂,可也男女有别啊!”画魂平日不善言语,此时却插嘴回答道。

    “男女有别?嘿嘿!有人还自称男人啊?!好啊好啊!”琴奴抬起纤细白嫩的手指,轻掩嘴角,嘲弄的笑着。她的话,深深的刺激了画魂。这三魂,生前可是太监,最忌讳有人说他们不是男人。现在虽然成为鬼魂,但依然是他们的大忌。

    几句简单的对话,琴奴不经意的刺探着刺激着三魂。

    “你!”画魂怒视琴奴,满腹的怒火即将爆发。

    “老画,别和女人一般见识。好了,既然琴总管前来,总要招待一番。请!”棋魂说完,做了一个请进的手势。琴奴狡诈奸猾,说多无益。

    “还是棋总管识大体,一点都不生气。”琴奴说完,向大厅走去。她的话有些阴损,棋总管也是太监,也不是男人,听完都没有生气啊。

    “呵呵!”棋魂尴尬的应着。

    当四魂走入大厅之后,琴奴立马察觉出异状。因为棋魂并没有邀请她入座,而是三魂站定三个位置,隐约将她围在中间。

    “怎么?在这阴界之内你们还能杀了我?”人都死去多年,成为阴界的鬼魂,还能再被杀死吗?琴奴有恃无恐。“况且,你们别忘了,我可是东皇的人!哪怕你是法师府的第一总管也不行!”

    “琴总管说的是哪里话?杀你?不不不,我们三个也不是傻子,如何不知这其中道理?”棋魂笑着说道。

    “那你们这是唱的哪出?”琴奴表面上不在意,内里却保持着警惕。

    “请君入瓮!”棋魂话毕,立刻与书魂、画魂联手,瞬间在琴奴周围布置出一个半圆形的魂力罩,将她笼罩在内。

    “嗤!这种小玩意也好意思拿出手卖弄,难道你们不了解我?”琴奴虽是警惕,可心有底气,不是那么太在意。“凭我的实力,完全可以破除你们的魂力控制,真是幼稚!”

    “是吗?锁魂阵!”棋魂大呵一声,三魂随之催动魂力,魂力罩立刻变换颜色,如鲜血一般殷红,继而变为刺眼的白色光罩。

    “锁魂阵?你们竟然消耗自己的灵魂寿命来催动此阵?”琴奴惊叫起来。

    灵魂寿命?龙阳乍听此话,不由一惊。这可是三魂从来没有说过的事情,他们竟然为了擒获琴奴,不惜消耗自己的灵魂寿命!拿自己做实验的时候,可没有这回事!

    人有生有死,灵魂基本相同。他们不可能永久的存在,总有消亡的一天。棋魂、书魂、画魂,竟然为了锁魂阵,为了魂盟的任务,消耗他们一直珍惜的魂魄生命。

    “小女子原本大家闺秀,被逼无奈成为东皇的玩物,既已身销玉殒,三位何必为难?”琴奴眼泪盈眶,戚戚然眼泪欲滴。

    “琴管家何必故作悲怜,你不是有底牌吗?”书魂说道。三魂苦苦支撑,锁魂阵一直消耗着他们的魂力,但还需坚持。

    本来龙阳要立即动手的,但三魂传讯,要他再等,等套出琴奴的最终底牌,除了东皇的那一张牌。

    “东皇?哼!”琴奴明知已经无法联系到东皇,放弃了那一丝希望。“我服侍他多年,他竟弃我如敝履。可恨的是,我那未出世的孩儿!”说到此,琴奴眼中透露出无尽的怨恨。

    事出所料,没想到竟然牵出一段前朝旧怨。

    “前世以往,过往不论,你现在还是为他效力。”三魂不为所动,依然努力维持着锁魂阵。

    “无论如何,我并不为东皇效力。你们要如何才能相信我?况且,我来之前已知你们的用意,何不妨让那龙阳出来相见?”琴奴虽然被困锁魂阵内,依然平淡如常,并不惧怕。

    这?三魂犹豫。

    “聪明!”龙阳从侧旁暗处坦然走了出来。“明人不做暗事,我是人类,我要收服你。但我临时改了主意,要先听听你的说辞,再做决断。”

    “果然如此,东皇所料不差!”琴奴说道。

    “东皇?难道他已有所察觉?”龙阳问道。

    “当然,其实我来此,是他故意安排的。如果我有任何异动,他都能提前知晓。幸亏你们只是控制住我,并没有采取行动。否则,这里就是阴界的地狱!”

    “你为何如此?”龙阳不解的问道。

    “我已说过,勿需再提。我恨!”琴奴索性坐在地上,面容憔悴了好多。

    “我只问两件事情,是否答应,完全由你。但你必须记住,我不怕东皇。”三魂事先禀报过,琴奴多变,阴险狡诈,龙阳不得不防。

    “已被擒,奴家由你处置。”琴奴说着,对着龙阳一笑。龙阳不禁一阵恍惚,差点精神失守。

    “你!”龙阳立刻守住灵台,大怒道。

    “对不起,习惯了。”琴奴马上低下头,露出惶恐的神色。

    “第一,你既然知道棋魂府中有诈,为何前来?第二,你到底为谁效力?”龙阳不为所动,问出两个关键性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