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警 > 第二十章 巨变
    收服棋魂、书魂、画魂三个,算是比较的顺利,龙阳没费太大的功夫。让龙阳没有想到的是,一个琴奴竟然让他和棋魂、书魂、画魂四个煞费苦心。

    通过棋魂的介绍,龙阳不得不慎重对之。他让棋魂准备一间密室,洞悉自己的身体以及鬼魂转换的技能,以便更加快速的收服琴奴。

    密室内,龙阳盘膝坐在床上,利用自己的精神力扫视全身,观察身体的内在变化。龙阳近乎发现不到自己体内的两处空间,而它们又确确实实的存在于体内,与自己几乎融合在一起。换句话说,既可以说空间在,因为他们确实存在过;也可以说它们不存在,因为已经与龙阳融为一体。

    龙阳现在要做的是,让两大圣物空间与自己的身体彻底的融合,变得更加完美。完美的标准很简单,就是连龙阳自己都彻底觉察不出来,而不是几乎。

    一旁,棋魂恭顺的站立,等待着龙阳的吩咐。棋魂被龙阳任命为魂盟阴界分舵的舵主,虽然现在只有书魂和画魂两个手下,但棋魂相信以后会有更多成员的。他的这种自信不是凭空出现的,而是来源于他身边的那个人,就是龙阳。

    自从知道龙阳是人类的身份,自从他被龙阳由棋奴转换为棋魂,他就产生了这份自信。这份自信又来自于他对龙阳的绝对忠诚,来自于他对龙阳的由心敬佩。

    阴界,可是四大鬼王的地界,不是谁想进来就进来的,况且是人类。从主人龙阳的表情可以看出,以前进来的人与他必有联系,而且关系不浅。可不管之前的那老人的身份是谁,他总归是被其他阵法直接传送而来的。

    龙阳不然,他是通过努力,自己寻到进入阴界的真正入口,从阴阳倒置、上下颠复的阴界外层进来的。这可是从未出现过的奇迹,亘古未有的事情。

    无论怎么说,现在的棋魂、书魂和画魂再不是以前的棋奴、书奴和画奴了。他们经过龙阳的改造变换,已经彻底成为魂盟分舵的一员。当然,他们同时获得了巨大的好处,无论是魂体上还是魂力上,都突飞猛进,不同往日。

    两日时间,转瞬即过,书魂与画魂已经候在门外。这两日,他们恪守龙阳的命令,一直没有来到棋魂这里。

    其实他们四个平日的关系一般,似近似远,若亲若疏,来往不多。哪怕今时的相见,都是分开进行的。书魂来之前,已经在外界放出风来,他见棋魂,无非是因为棋魂担任第一总管,他要和棋魂理论理论。这理论,是不服,还是示好贴近,外界很难猜测。

    既然书魂能去理论理论,那画魂前去就顺理成章了,避免了外界不必要的猜疑。

    “舵主,主人这是?”二魂见棋魂从密室出来,立刻问道。

    “还没醒。不过主人此次成竹在胸,不会有大问题的。”棋魂安慰二魂。这两日,棋魂始终守在密室,随时等候龙阳的指示。通过观察,他发现龙阳并非平静的修炼,眉宇之间时常有细微的变化,这是心理或者身体变化而引起的反应。

    两天,龙阳用去一多半的时间重新熟悉自己的身体,此时此刻,他才真正发现自己的身体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第一次身体的重铸,发生在血界。是因为身体受到伤害,吸收了血界内的血色能量而发生变化,肉身得到强化,力量得以增幅,免疫力增强。

    而现在,不仅五脏六腑,就连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变得不可思议,充满活力与动力,稍微调动,激发出无限的能量。

    整个身体,不但没有僵硬,而且变得柔软,具有弹性,其中蕴含的能量成几何倍的增长。照理说,龙阳的身体经过第二次重铸,应该更加具有实体性。结果却恰恰相反,他在这阴界之内,居然被当做普通的鬼魂,连东皇都辨识不出。

    顿饭工夫,龙阳睁开双眼,眼瞳中闪过一道白色的光芒,转瞬即逝。不过,当事人龙阳并没有发现这个,这是他自身的巨变。

    “你们进来吧!”密室内传来龙阳的召唤声。

    以棋魂为首,三魂陆续走进密室。“拜见主人!”

    “自己人无需多礼。”龙阳眼神扫视三魂。

    突然,三魂不由自主的浑身发抖,仿佛看见异常惧怕的事物。那种恐惧是从心底深处产生的,不容作假。

    “你们这是怎么了?”龙阳疑惑的问道。

    “主、主、主人,你的,你的眼神!”棋魂结结巴巴的回答,手不听指挥的指向龙阳。放在两天前,给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用手指着龙阳,最起码是大不敬。而此时,恐惧已经让他忘记一切。

    “我的眼睛怎么了?”龙阳更加不解。自己不就是随意看了他们一眼,至于吗?自己有那么可怕吗?

    “消失了?”书魂和画魂互相对视一眼,同时莫名其妙的说。

    “是消失了。”棋魂接着说道。

    “到底怎么了?”龙阳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三魂古古怪怪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龙阳不怀疑他们三个的忠心,但此时三魂的言语和动作,让他摸不透、看不清。“什么消失了?我眼睛怎么了?”人可以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可总有自身的几个部位看不到,比如说耳朵,眼睛等等。它们可以观察事物,听见声音,但它们无法观察和倾听自己。

    “主人,刚才你的眼神,我们说不清楚。总之,你的眼神仿佛让我们看见异常恐怖的场景,却说不出来。”棋魂恢复了清明,率先回答道。

    “对,对,是内心的恐惧,高高在上的威压。”书魂紧跟着解释。

    “我仿佛看见一副画面,模模糊糊的。好像有一道人影,如神一般屹立在天地之间。他,似乎是我们鬼魂所最恐惧的那个人。”画魂补充道。

    三魂各有所长,描述出来的话语各有不同。总的来说,问题出在龙阳身上,龙阳的眼睛里。

    龙阳挠了挠脑袋,自己作为当事人,同样无法解释清楚。

    “算了,既然消失了就先放在一边。你们考虑的怎么样,要怎么样才能让琴奴主动来到这里?”为了尽快找到义父和母亲的下落,龙阳将其他的事情略过。何况自己本身就有太多的困惑,何须怕多这一个。虱多不痒,债多不愁嘛!

    “主人,放心,那琴奴很快就会主动前来。”书魂笑着回答道。听他的言语,已经稳操胜券。

    “哦?看来这两日你们没有闲着,给我讲讲。”龙阳听后,饶有兴趣的看向书魂。这家伙既然叫书魂,真是没有叫错,书是智慧的源泉,他就是这三魂中的智多星。

    “我们四个平日里貌合神离,除了去周法师那里,几乎没有互相走动。可在这几日,我和画魂接二连三的到舵主居所,必然引起琴奴的怀疑。主人可记得,她可是肩负着特殊的使命噢。”书魂狡黠的一笑。

    “我们还加了一剂猛药,在外面散布了几句无关痛痒的话,按照琴奴的秉性,定然会往深处想。”画魂接口解释道。

    “再加上你们两个来而不出,看那琴奴还能坐的住。”棋魂大笑道。

    这三个老魂头,刁钻古怪,不谋而合,三言两语之间就定下计策。两日之间,他们并未互相见面,而各自所做的事情已经在无形中为琴奴设下了圈套。真正的高明之处,是让琴奴主动的进入他们的圈套,只需守株待兔即可。

    三个魂魄,生前就在一起勾心斗角,死后又相处百年,很多事情已经不用言语沟通。幸亏及时动手,事先就毫不犹豫的收服他们,否则早晚在他们手上吃个闷亏。龙阳心中暗想道。不过,他们现在已经效忠魂盟,吃亏的只能是别人啦!

    看来书魂和画魂此次前来,就没打算回去。现在是比耐心的时候,谁坐的住,谁就赢得先机。

    “琴奴来之后,就有劳主人受累,收服她。”棋魂继续说道。

    “你们先前说过,琴奴身上似乎有东皇亲自设置的禁制,我看此事极有可能。不知这禁制如何?”知己知彼,百战不殆。龙阳尽可能的通过三魂多了解些,方便接下来的行动。

    “照我看来,这禁制无非两个作用。一是对琴奴有利,保护她的安全。二是对东皇有利,方便监察琴奴的动向。对他们有利,就对我们不利。保护琴奴,就让我们不易得手,监察琴奴,就让东皇提前有所察觉。”书魂层层分析道。

    “书魂说的是,我们必须准备完全,才不会惊动东皇。”龙阳要在阴界立足,拥有和东皇战斗的本钱,就必须建立自己的魂军。否则以一人之力对付整个阴界,确实难以实现。况且还有其他三大鬼王,肯定不是善茬。不过,与东皇迟早会有一战。“你们放心,破除琴奴的防御禁制交给我。我担心的是,如何不让东皇察觉琴奴受到攻击?”

    “主人,我们三个试试!”又是书魂,他的计谋最多。合他们三魂之力控制琴奴,成功的几率很大,胜算多了几分。

    书魂说完,立刻与棋魂、画魂低声密谋商议,看来其中颇有些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