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警 > 第十九章 第一件事情
    龙阳作为一名警察,虽说一直是便衣警察,但他始终保持着职业的敏感性与警惕性。两句问话,他完全了解到阴河的作用与到达阴河的人类身份。

    龙阳的每一个问题,都是有目的性的问题。他初到阴界,必须了解阴河的秘密,否则就无法破解墓城的隐秘。他必须洞悉之前到来阴界的人类身份,哪怕不是靳山,他也必须调查清楚,为自己留在阴界之内消除难以预料的隐患。

    难怪东皇那么敏感,龙阳一到阴界之内,他立刻前来查看,哪怕是周兰法师故意想办法的留下之人。其实就是因为周兰留下龙阳,东皇才会那么上心,因为之前的那个人类,就是因为周兰的求情才会幸免于难,被交换到墓城去。

    当然,龙阳的身体经过再次重铸,东皇已经无法看出他本来的人类身份,龙阳曾经猜测过,此时已经得到了充分的证实。

    孟婆,临门的一推,成就了龙阳特殊的体质,他此时已经与鬼魂的身份无异,即使是东皇,都无法辨别。

    每一件事情,每一处的经历,都是息息相关、紧紧相扣的,龙阳曾经怀疑过,他的行动仿佛都被安排好似得,除了自己经历过的危险,但次次又似一场场的历练。

    无非,我是一个身具鬼眼的人;无非,我获得过两大圣物;无非,我是黑袍人追杀又惧怕的人;无非,我还是一名人间的警察;无非,我还有可能成为一名地狱的执法者。从小至八岁,从八岁至今,你们又奈我何?!

    龙阳深信,父亲龙少云不会是一个简单的退伍军人,他突然离开部队,必然是有特殊原因的。况且,父亲与义父靳山的关系特别,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父亲必然身负奇异的使命。

    自己是一个孩子的时候,就能够身具鬼眼的特别能力,父亲龙少云岂能会差吗!还有,义父靳山,他居然传承了明朝的《探案纪要》,而且大有所成。他们都不是平凡之人,自己怎会差了?!

    龙阳心中豪气冲天,毫不气馁与认输,信心更加坚定,更别说有人能够动摇他。

    龙阳真心想过,他要留在人间破案,还人世间一个清平。但现实让他无从选择,他经历的每一个案件,似乎都与鬼魂有关。冥冥中似有注定,他的工作不仅仅限于阳间,还有阴间的无数个冤屈案件。

    这又恰恰证明了一点,就是靳山所说过的。在古代,拥有鬼眼之人非同寻常,一旦被发现必选入宫中。观皇家之气脉,望人间之怨气,掌宫廷之大权,为皇者之服务,为天下人所不知。所以鬼眼者,鬼也,贵也,诡也。他们身份尊贵,但世间无从得知他们的身份,他们是皇宫的隐秘和手段,不见光。他们组织严密,规矩严格,身份严实。在那时候也有称呼和年龄规定:初始之人为初学者,年龄十四岁以下;行走于宫廷者为行者或叫行走,十四岁以上十八岁以下;独立办案者为执法者,十八岁以上三十岁以下;有权决案者为判官,三十岁以上五十岁以下;最高者为谋主,必须五十岁以上的判官才能晋级担任。

    按照这个划分计算,龙阳目前至少是行者与执法者之间的身份。这还是古时明朝皇宫之内的规定,并不与龙阳此时的状况相同。目前龙阳不只是行走于阳间,而且可以穿行于阴间,并且创立了魂盟。

    还有,龙阳已经拥有自己的空间世界,就是魂盟目前所处的血界。再有,龙阳又在阴界之内收服了他的第一个鬼魂,就是棋魂。更还有,龙阳见到了周兰,她成为了阴界的法师,身居要职。

    算起来,龙阳的身份岂止是执法者,就算称作判官都不过分。唯一的差别就是,龙阳可以在阳间判定一个人有罪,找到证据可以送他进入监狱。而在阴间,他真的无法知道如何执法,又如何判定一个鬼魂有罪,接着惩罚他。

    两个问题已经问完,棋魂给的答案比较完备,既让龙阳担心,又让他激动不已。总之,这答案都与阴界、墓城有息息相关的联系。龙阳进入阴界总算有所得,见到了周兰的鬼魂,知晓了靳山的行踪,唯一未知的就是母亲靳芹的情况。还好,有靳山的消息,就是好消息,总会找到母亲的。

    “主人,你到底要我做哪两件事情?”棋魂眼见龙阳一直沉默不语,一会苦闷的皱眉,一会又面带微笑,实在难以让他理解。

    “哦,对不起,我在想事情。”棋魂已经成为自己魂盟的一员,龙阳没有把他当作外人。言语之中竟然客气起来,向棋魂道歉。

    “主人,我哪里做错了?望请主人责罚!”棋魂立刻跪倒在地。

    “哪有?我?咳!”龙阳伸手示意棋魂起身。这棋魂忠诚有加,但还没有消除对龙阳的惧怕之心。“好吧,你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帮助我收服琴奴、书奴和画奴三人,让他们成为我魂盟中的一员。”

    “没问题!但主人要小心,我们必须一步步来,首先要收服书奴和画奴,最后再收服琴奴。”棋魂起身,向龙阳建议道。

    “为何?”龙阳疑惑的问道。琴棋书画四个鬼魂,皆是周兰身旁的四个管家,为何棋魂要分出个先后来。

    “主人有所不知,书奴和画奴皆是和奴才一样,都是前朝的太监,身份近乎相同。而这琴奴的身份有些特殊,我之前已经和主人介绍过。”

    “你是怕?”

    “是,我想主人应该想到了这一层。琴奴曾经服侍过东皇前世,我是怕她身上有特殊的禁制,您一动她,就会被东皇察觉。”棋魂现在处处为龙阳设想,死心塌地的为龙阳办事。

    棋魂的考虑不是多余的,真的会有此禁制。记得当时龙阳以身涉险,主动以身作饵时,那李阳与司机就是被魂丝所掌控。若不是龙阳事前有备而来,就会深陷碉堡之内,成为黑袍人陷井内埋下的尸体。

    “你所说不错,就照你的办法,先收服书奴和画奴,接下来我们再商量琴奴的事。”龙阳定下计策,随之和棋魂商量具体的行动计划。

    之后,事情办的非常顺利,龙阳逐一收服了书奴与画奴,将他们变成了书魂与画魂。

    这琴棋书画四个魂奴管家,其中只有琴奴是女的,她仗着和东皇的以前关系,把其他三个魂奴不放在眼中。棋魂利用这其中的亲疏关系,先约了书奴,让龙阳通过空间转换,先转变为书魂。又约来画奴,依葫芦画瓢,再次让画奴变成了画魂。

    至此,龙阳手下就有了三个魂员了。若收下琴奴,基本大功告成,可以在阴界内大展所为。

    血界内的魂盟,是龙阳在血界的根基,魂盟的主要成员也是龙阳的心腹与元老。既然这样,龙阳决定在阴界内设魂盟的分舵,舵主就由棋奴担当。

    书魂与画魂一经龙阳收服,对龙阳的决定绝对服从,顺从的称棋魂为舵主。随之,龙阳向他们介绍了自己的魂盟,并将魂盟的主要成员逐一介绍给他们,以便日后相认。

    “主人威武,竟然之前就收服了那么多的鬼魂,还有先于我们的前辈与英雄,属下们佩服万分。”棋魂恭敬的说道。

    “属下们敬佩万分!”书魂和画魂随之恭维道。

    “你们真是,现在已经成为我魂盟的一员,还改不了以前的本性吗?”龙阳对于这种恭维的话特别反感,直接训斥道。这三个魂员,之前都是太监出身,溜须拍马的事情做久了,被改造成为魂盟的一员后,还未完全改掉以前的习性。、

    “主人教训的是,我会好好管教他们的。”棋魂看出龙阳的不悦,立即说道。

    “算了,你们需要适应的时间。说说,应该怎么收服琴奴?”龙阳细想一下,也就不再追究三人的言语过错。哪个人都有自己的本性与习惯,哪有突然就改变过来的。况且这三人都对自己忠心,又何必在意那么多的小节。

    “主人,琴棋书画,自古至今始终连在一起,并非没有用意。我们四人以此相称,怎会没有那么点联系。只要主人动手的时候稍微变通一下,即可成功。”棋魂献策道。

    “怎么说?”龙阳听见棋魂如此说,似通未通。

    “我们三人与琴奴动手,主人通过我们的魂体,将琴奴改造,即可成为琴魂。”

    “东皇不会有觉察?”

    “那怕东皇有禁制设在琴奴身上,也只会觉察到是我们三人所为。况且,我们四人经常互不信服,用魂技决斗的事情也不是没有过。只要主人将她第一时间收服成功,琴奴之后又好好的健在,容不得东皇怀疑。”此时说话的竟是书魂,他饱读诗书,思维敏捷,多有良策。况且他所说的魂技,龙阳曾经通过古魂的施展而见识过。

    “有几成把握?”龙阳看向书魂,他不是怀疑书魂的策略,而是需要他的明确答案。

    “只要主人加快转换的时间,属下有十成的把握。”书魂挺身回答。他刚刚听到龙阳的训斥,一直在反思自己。主人龙阳的话不错,他们无论是生前还是死后,始终受到东皇的压制,卑躬屈膝,阿谀奉承,活的人不人鬼不鬼的。而这种脾性成为他们身上的标刻,无法抹除。直到龙阳将他们转化为魂盟分舵的一员,他们还没有去除身上的毛病,可见影响之深,真是刻心铭骨。

    书魂转变的快速之极,龙阳与棋魂的几句交谈之间,他已经豁然开朗,看透前生后世,真正的转变过来。

    “好!就依你之言,不过我要准备两天。你们各自返回自己的府邸,没有召唤,不可擅自前来与我相见。”龙阳为了提防东皇,特意吩咐道。

    “是!”书魂和画魂齐声答道。

    书魂和画魂走后,龙阳让棋魂给自己安排了一间密室,他要开始熟悉自己的身体,以便熟练运用自身的特殊异能,更加安全的收服琴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