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警 > 第十八章 第二个问题
    阴河,是阴界鬼魂转世之河,是他们最渴望的地方。没想到,在棋奴眼里和心中,现在的棋奴应该叫棋魂,阴河竟是鬼魂的再次消亡之地。

    每个人,身死道消之后,各有各的归宿。魂魄要么消失在天地之间,正如红花与落叶,若不然不会有“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的经典之句。要么眷恋着某个人,迟迟不愿离开,直到某人过得比我好,不然也不会有“只要你过的比我好”的感人之言。要么化作无尽的怨恨,成为孤魂野鬼,要不也不会成就“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预言。

    还有,双双成蝶的美好,还有历经苦难终在一起的感动。最终,鬼魂的一切,皆是前世种下的因,后世结出的果。最起码,在棋奴身上,已经初见成效。

    当然,棋魂之所以遭受惩罚,是由龙阳决定的。龙阳才不相信鬼魂的一切,哪怕他已经接触到鬼魂,而且很早很小的时候就已经接触到鬼魂。人是正义的,鬼魂就是正义的,本性总是无法改变的,无论是人还是魂魄。

    龙阳不会因为鬼魂刹那间的屈服就会原谅他,但棋奴已死,龙阳总不能再杀他一次,况且就龙阳目前的能力,好像还达不到那种程度。照靳山的划分,龙阳现在只是一个阴间行走的级别。

    棋奴算是个例外,他现在已经是棋魂,是龙阳到达阴界第一个收服的鬼魂。还有,他已知错,子曰:有错能改,善莫大焉嘛!

    龙阳本意真的想将棋魂收服到自己的黑石头空间,将他禁锢一生,永不可转世。可为了大计,龙阳忍了下来。没想到黑石头、玉手杖与龙阳的身体融合之后,棋奴竟然转化为棋魂,成为龙阳的魂军,让龙阳措手不及。

    因此,龙阳必须要向棋魂交代,棋魂必须赎罪,哪怕一生不能转世为人。棋魂,已经不是以前的棋奴,他经过两个空间的转换,特别经过玉手杖的洗涤,竟然脱胎换骨,对自己前世所为痛恨不已,彻底洗心革面,已经成为龙阳打开阴界局面的得力助手。

    龙阳的第一个问题,就是阴河的秘密。阴河,就是魂河,就是孤魂野鬼的死亡之河。他们没有机会喝到所谓的孟婆汤,因为他们没有进入阴河的机会。他们只能成为其他鬼魂的垫脚石,成为其他鬼魂的养料。

    这阴界,也许比世间险恶,也许等同于世间。只是人世间没有那么直接与明显,毕竟他们的肉身还在,抛不去富贵名利,和些许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第二个问题,是龙阳急需要了解的问题。如果不是东皇的突然出现,龙阳可以随时询问周兰。如果不是周兰的身份特殊,龙阳也可以前去查问。但,此时此地,此情此景,决不允许龙阳有过多冒失的举动。他的一举一动,很可能影响到周兰的生死。

    第二个问题,龙阳想问的就是,那个人类是谁?

    既然棋奴已经成为棋魂,龙阳就少了很多的顾忌。

    “主人,那个人类是个老头,听说姓靳。”棋奴立刻答道。

    “姓靳?姓靳!”龙阳差点崩溃,不只是身体,还有心理。因为这个消息触碰到他的心弦,直接冲击到他的内心。

    虽然龙阳姓龙,但他知道,靳姓近乎他的本姓。因为龙阳知道,他的父亲龙少云就是这样认定的。龙少云就是靳姓的人收养的,要不是龙少云坚持自己的姓氏,他早已姓靳,那么龙阳也就是靳阳了。

    龙少云无端消亡之后,是靳村人养大了龙阳。有靳仁,那个苍老又和蔼的老人。有靳山,那个既严格又好酒的师父与义父。还有狗娃,现在的靳魂,魂盟的副盟主,自己的好兄弟,还有靳村那么多的大伯大妈、叔叔婶婶。

    龙阳永远无法忘记靳村,更加无法忘记靳村的人。他为了躲避黑袍人,为了不给靳村人带来灾难,他在上学期间竟然不敢回家,生怕给靳村人带来灾难。但龙阳发过誓,一定让靳村的人安安稳稳的生活,还他们一个宁静。

    记得,靳村的村长靳仁说过,龙阳就是靳村的希望和未来,他还准备看着龙阳长大,学业有成,报效国家。可当龙阳刚刚开学,他却因为在梦中被人杀死,至今无法为他报仇。

    龙阳自小就陷入父亲死亡的困惑,紧接而来的就是母亲与义父的失踪,再有就是靳仁的无端死亡。至今,他都没有一个解决的办法,一个都无法解释,一个都没有答案,一个都没有结果。

    龙阳怀疑过自己,痛恨过自己,悔恨过自己。但他都挺了过来,因为他还记得父亲、母亲、义父的话,男儿当有志,成功必有时。

    “主人,您怎么了?”棋魂本没有打扰龙阳的意思,但他现在一心护主,禁不住惊醒了龙阳。

    “你说那个人类是个老头,而且姓靳?”龙阳所有的思绪都在转瞬之间,是棋奴太过在意龙阳而已。龙阳需要确认,那个老头,姓靳的老头到底是谁,是不是那个爱喝酒的老头。

    “应该是,真的不知道他怎么进入阴界的,仿佛突然出现。对了,听说他进入鬼城的时候,还嚷嚷着要喝酒。真是奇怪的人!”

    “主人,难道你认识?”棋魂叙说完,突然觉得其中有些特殊的因由,由不住接着问道。他现在已经是龙阳属下的鬼魂,问出所有问题都没有顾虑。

    “主人,您怎么了?”棋魂看见龙阳的样子,紧张的不行。因为龙阳是他的主人,是他的盟主,而此时的盟主,却泪流满面。

    “那个老头去了哪里?”龙阳没有回答棋魂,而是低声的问了一句。

    “主人,我真的不知道。但确是法师求的情,是东皇和墓城的人做了交换。至少有一点可以确认,那老头是活着离开的。”通过龙阳的表情,棋魂可以确定,那个人类的老头与龙阳关系密切,是他至亲至近的人。

    龙阳可以确认,那个姓靳的人,那个老头,那个刚来就嚷嚷着要喝酒的人,就是靳山,自己的师父,自己的义父。

    如果那个人类的老头是靳山,那不是靳芹也来到了这里,那可是龙阳的母亲,他日思夜想的亲人。这个消息怎么能不让龙阳激动,怎么能不让他动情。

    “就他一个人?”龙阳紧紧的抓住棋魂的双肩,双手不由自主的用力,深深的嵌入棋魂的身躯。

    棋魂立刻被一种莫名的力量侵入他的身体,他那仿似真实却虚幻的身躯。棋奴忍受着痛楚,非但没有喊出声音,反而觉得激动。

    因为这是他亲身的感受,他感受到他的主人真不是平凡的人类。龙阳不但能够见到鬼魂,与鬼魂交流,而且可以真真切切的接触鬼魂,伤害到鬼魂。如果有这样的主人在,他还惧怕东皇吗!

    “主人,没有其他的人过来,就靳老人一个人。”棋魂高兴归高兴,他承受不住龙阳愤怒时的发力,痛楚的回答道。

    难道说母亲没有和师父一起来到这里?还是突然分开了?龙阳缓缓松开自己的双手,暗自心想。

    棋魂已经是自己人,他没有理由和机会撒谎。要么他不知道实情,要么母亲和义父在山顶阵法启动时,分落到不同的区域。

    当时,靳仁一直隐瞒龙阳,其实不只是靳仁,还有靳山,他们都一直背着龙阳,做了好多事情,为的就是找到龙少云,龙阳的父亲。龙阳已经不是以前的小孩子,他通过这么多年的调查和查询,已经了解到好多实情。

    那山顶的红光,不是父亲龙少云死亡的讯号,而是他通过阵法去了一个莫名的地方。母亲与师父也不是无端的离开,他们选择在月圆之夜离开自己,也不是其他人口中的借口言论。无论是谁,都是为了龙阳好,龙阳知道,始终记着,记着所有人的好。

    没有理由啊!

    父亲龙少云是自己独自离开的,龙阳确信父亲没有死,最简单的理由,任何人都没有人找到他的尸体。

    而,母亲是和师父一起离开的,为何只有靳山一人到达此处?

    一直生活在谜团之中的龙阳,终于看到了和亲人团聚的希望,而这美好的愿望,又让他跌入更大的谜团之中。

    靳山,《探案纪要》,他能够来到这阴界之内,龙阳能够接受。而靳芹,龙阳的母亲,她是一个平凡的人,真的能够到达阴界?

    龙阳紧张的无法言表,可又无可奈何。一番心里博弈之后,龙阳终于稳定了情绪。他不得不面对现实,不得不接受现状。

    父亲教过他的东西,现在真的发挥了作用。

    龙少云是军人出身,他的言行举止给幼小的龙阳产生深刻的影响。哪怕龙阳已经能力非凡,这种影响,深深印刻在龙阳的内心,铭刻在他的灵魂。

    稳,不会乱;沉,不会浮;实,不会虚;静,不会燥。

    如果那个靳姓的老头就是靳山,那么他安全,就会保证母亲的安全。毋须多想!

    如果周兰能够保证师父靳山的安全,那么他就会安全。毋须考虑!

    如果东皇和墓城的人做交易,那么靳山就在墓城。毋庸置疑!

    如果靳山在墓城,靳山就会想办法找到靳芹,确保母亲的安全。更无可怀疑!

    如果,如果这些都成立,龙阳就必须保证周兰的安全,只有这样,他才能知道师父靳山的去处,才能知道母亲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