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警 > 第十七章 阴河的秘密
    黑色的河水翻滚着,似有无形的动力推波助澜,让它奔流向前,永不停歇。顶点小说更新最快阴河之内,无数的鬼魂拼命的潜游,仿若前方有忒吸引它的东西,根本无法停止。

    鬼魂通过阴河前往墓城的方向,无惧墓城的人类。墓城的少量人类,却以钓魂为生,从未间断。也有特别的时刻,那就是鬼时到来之际,人鬼相安,互不伤害。这是智者与四大鬼王之间的协议,也是双方的约定。但他们到底是怎么能够达成统一的,之间又有何利益的交换,不得而知。

    龙阳怀疑智者,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智者的特殊身份。龙阳身具鬼眼能力,能够看见鬼魂且能交流,这智者为何也有此技能,况且是与鬼王达成一种默契,或者说是一种平衡?

    ------------------------------------

    “大人,这就是奴才的内堂。”棋奴将龙阳引进室内,异常客气的说道。

    “哦,这里倒是不错。”其实,龙阳本就无视房间内的构造,他的目的就是要收服眼前的棋奴,还有另外三个恶行累累的奴才。

    “大人,奴才知罪!”没等龙阳动手,棋奴突然跪拜在龙阳身前,磕头如捣蒜。

    他这一搞,让龙阳措手不及。本来是要痛下杀手的,此时竟无法下手。“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恕奴才直言,奴才服侍皇上多年,察言观色的本事是活命的本钱。刚刚奴才在外堂已觉察到大人的杀意,如何不知罪。”棋奴吓的不敢抬头,浑身发抖。

    这奴才,真是不凡。龙阳刚才还刻意控制自己的情绪,他竟然还能发觉。“是吗?我只是一个外来的鬼魂,你不用这样惧怕吧?”

    “大人谦虚了。您一来,法师大人立刻将您留在身边,准备将我们四大管家全部替换掉。还有,还有、、、”

    “有话就说,有屁就放!”既然这棋奴已经知道龙阳的用意,龙阳索性给他来个直来直去,省的啰嗦麻烦。

    “还有,还有就是,您一来,东皇大人就立刻来到法师的住处,查询您的身份。”棋奴看到了希望,马上说出实情。

    东皇?难道这鬼王怀疑我?如果真是这样,东皇真不是简单的角色。我不过是刚来,他竟然能够察觉到异常。

    “还有呢?”阴界,是四大鬼王的地界,不容得龙阳大意。况且,龙阳还没觉得自己拥有独挑四大鬼王的能力,胜负还在两可之间。

    “法师真的不是一般的法师,她身上的知识都是新奇的,从来没有见识过的,东皇一直向法师求教管理鬼魂的办法。咳咳!”棋奴讲到一半,偷偷的看向龙阳,观察着龙阳的脸色。他看见龙阳脸上的怒色减退,立刻安心不少。“但是,东皇一直监视着法师的举动,正像您来了,东皇大人立刻就知道了。”

    “照你这么说,周法师的身边还有奸细?”

    “有,有。”

    “那我到你这里来,东皇不是也已经知道了吗?”

    “那倒不会。”

    “不会?如果我到周法师那里,东皇知道,而到你这里,他反而不知道,那只能说明一点,奸细就是你!”龙阳突然呵斥道。

    “不,大人,大人误会了。我是奸细、、、”棋奴大惊失色,慌忙跌坐在地。

    “你承认了?”

    “我承认,可我只是奸细之一,我们四个管家都是奸细,都是东皇安排在法师身边的人。”棋奴赶忙承认,争取龙阳的宽恕。

    他既是东皇的人,就无惧周兰,面对龙阳时却唯唯诺诺。龙阳早已经看出其中的端倪,一直没有捅破而已。

    “算你聪明,说了实话。”阴界里的套路太深,要想挖出其中的隐秘,还真少不了这棋奴。看来棋奴是认准了这一点,才有恃无恐,表面上恐惧异常,内心已有底数。若不破了他的底牌,他永远不会真心的为自己办事。

    “你真的是因为我是法师的人,才会如此坦诚相告?”龙阳再次抛出一个问题诱饵。

    “大人想听真话还是假话?”棋奴稍微直了下身子,幅度很小,几乎无法察觉。但这个微小的举动已经落入龙阳的眼中,直接反应出棋奴的内心变化。

    “我不想听废话!”

    “大人,那您能不能先回答奴才一个问题。只要大人说了,我就肝脑涂地,誓死为大人办事。”棋奴再次挺了下身子,又立刻低头伏地。

    棋奴要问的问题,龙阳已经猜出个七七八八。无非是自己的身份,只有这个事情才是棋奴需要关心的问题。东皇在,东皇是他的依靠。若背叛东皇,他需要找个更靠得住的靠山才行。“你说。”

    “大人,您到底是人还是鬼?”棋奴抬起头,小心翼翼的问道。

    “我是人还是鬼和你有关系吗?况且我之前告诉过你了,我如果不是鬼魂,怎能来到你们这阴界?”龙阳笑着回答棋奴的问题,顺势看看棋奴的反应。

    “大人就是大人,奴才只问了您一句,可您一句没回答我,倒反问了我两个问题。既然大人心存疑虑,那就由奴才先回答您。”为了能够得到龙阳的答案,这老太监看来是豁出去了。

    “第一,您是人还是鬼魂,关系到小的下辈子命运。我是鬼魂,我是要轮回,可背叛东皇的下场惨不可言。换句话说,和你现在把我毁了一样。第二,如果你是人,我也不觉得太惊讶,因为之前有人来过这里,不过现在他已经不在这里了。”

    棋奴说的第一点,确是实情。如果被东皇发现他背叛了,下场肯定凄惨,更别谈下世轮回了。龙阳本不在乎棋奴的下场,只是让他为自己所用,简单直接的收服而已。但,当龙阳听到棋奴所说的第二点之后,迅即改变了想法。

    阴界就是阴界,周兰口中所谓的鬼魂中转站。龙阳是因为中了黑袍人的圈套才来到这里,至今原因未明。那金色的骷髅头,到底是啥东西,龙阳一直没有参悟明白。被它这一吸,差点丢了小命。接着来到墓城,接着被孟婆一下丢到阴界。

    居然还有人类出现在阴界,难道也是因为金色骷髅头吗?

    “你说还有人类出现在这里?”

    “不是出现,应该说是出现过。”

    “他是谁?”

    “我可没见过,好像只有东皇和法师见过。记得最后还是法师出的主意,保住了那人的一命。至于以后,我不是很清楚。这些都是上层的秘密,岂是我们这些奴才能够知道的。”这棋奴在谈条件,说点留点。说到底,他是为了自己的鬼魂存活下去,能够取得轮回的机会。

    他是服侍东皇的,东皇没有轮回,他岂敢轮回。哪怕他有过想法,也不敢,更没有机会。阴河是通往轮回的通道,而阴河掌控在东皇手中,棋奴真的没有一点机会。

    他在争取机会,机会就在龙阳身上,如果龙阳是人类,他才有一丝机会。哪怕为了这一丝丝的概率,他就要赌上一把。因为,他见过人类来过阴界,而且离开了阴界。“大人,您能回答我的问题了吧?”

    “你过来。”龙阳没有直接回答棋奴的问题,而是让棋奴来到自己的身前。

    棋奴一直跪在地上,此时半起身子,眼睛看着龙阳,有些迟疑。转瞬之间,棋奴仿佛做出了某种决定,他没有站起来,而是爬至龙阳的身前,顺从的低下自己的头颅。

    其实,龙阳心中同样不太自信。他不确定自己的黑石头与玉手杖还能否像以前一样发挥作用。当棋奴近身之后,龙阳给了自己信心,不再犹豫。

    龙阳伸出自己的右手,按在棋奴的头顶之上。瞬间,棋奴从原地消失,仿佛之前没有出现在此处。约莫盏茶工夫,棋奴再次出现在原地。

    此时的棋奴,还是鬼魂,但他的身上已然有不同之处。像是身躯更加凝实,又似焕发出不同的韵味。这其中的变化,只有龙阳和棋奴知晓。

    “谢大人,谢大人再造之恩!”棋奴不住的跪拜,如膜拜心中信仰的神一般。

    真的,真的变化太大了!龙阳心中窃喜。这黑石头与玉手杖几乎与自己同化,在这阴界之内,完全好用。而且,棋奴通过右手进入空间,通过左手再现,他的魂魄经过滋养,已和以前完全不同。

    还有一点,就是经过自己空间的改造,棋奴完全听命于己,再也不用担心他反叛。太好了!

    “还叫大人?还不起来!”

    “对!对!主人,盟主!”棋奴竟然立刻改口,称呼龙阳为主人和盟主。

    “以后你就是棋魂,而不是棋奴。虽然你生前作恶,但已然身死,就饶过你生前之罪。不过,你要好自为之,必须赎清前世的罪恶。”龙阳双手负在身后,教导着眼前的棋魂。

    “是!主人!”棋魂站立在龙阳的身侧,恭敬的回答道。现在,龙阳就是他的主人,就是他的盟主,就是他要效忠的人。

    “有两个问题需要你立刻回答,之后有两件事需要你马上处理。”龙阳随即向棋奴传达指示。“第一个问题是,阴河到底是什么河?”

    “主人,阴河就是魂河。阴河的水就是魂水,是由无数的鬼魂演变而成的。主人还记得您刚来时吗?您是作为魂奴来到这里,魂奴的工作就是将其他孤魂野鬼变为这阴河里的水,以供其他鬼魂转世轮回所用的。”

    “不是所有鬼魂都那么幸运,只有少数的鬼魂才可以进入阴河,加上墓城人的垂钓,又有几个可以顺利进入冥界的。哎!”棋魂经过龙阳的改造,已经不是以前的棋奴,不但魂体,连思想、气质都变化许多。

    “难道说这阴河也是鬼魂的死亡之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