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警 > 第十五章 收服 1
    想睡觉的时候来个枕头,想吃王八来个甲鱼。顶点小说更新最快棋奴真是到位,龙阳正愁着如何渗入到东皇鬼域之内,他竟妥妥的安排个周全。

    这其中也离不开周兰的特殊用意,她作为法师,这点事情难不倒她。琴棋书画,四个雅字,竟被周兰用作鬼魂管家的名字,亏得她想的出来,难怪这里要尊她为法师,就是有学问,哈哈,老师就是老师,到哪都不俗。

    有了棋奴这个棋子,以后行事就方便多了。龙阳打着算盘,计划着接下来的行动。不知我的玉手杖与黑石头对他们有没有作用,如果真行,那就收获大了,龙阳心内窃喜。

    “您看,这就是我的安身之所。”没等龙阳从高兴中反应过来,他已经跟着棋奴来到一处庄园。

    我去,这是人住的地方吗?分明是王公贵族所居之地,简直!龙阳真心想骂娘!这哪里是一个小小管家的居住之地,方圆十几亩地,亭宇楼阁,满目奢华,贵气十足,豪气逼人。

    “你是管家吗?我怎么感觉这是?”龙阳疑惑的问道。

    “贵人,您有所不知,这只是表面的东西,是前世的写照。”棋奴赶紧上前解释。

    “前世写照?”龙阳更加不解。

    “这里是阴界,东皇大人为了彰显功德,前世有何待遇,此地就有何待遇。不瞒贵人,我前世是东皇身边的大太监,就有那么点微薄的福利待遇,所以死后,东皇大人就给了我这个庄园。”棋奴介绍着,话语中虽是谦卑,可又透出那么股土豪气。

    原来真的是这样,这棋奴真的是个太监,而且是东皇以前身边的太监。不好,东皇身边的人,那他安放在周兰身边,不就是监视周兰的吗?本来以为拾了个巧,没想到把危险拉到自己身边。龙阳突然觉得有些后悔,此事办不好,不但不给周兰减轻负担,还给自己带来危险。龙阳还未进门,眉头紧皱。

    “啊,贵人,您多虑了,我此时是法师的人,而非东皇身边的人。”棋奴看见龙阳的表情,立刻说道。

    奴才就是奴才,察言观色的本领到哪里都忘不了。他竟然通过龙阳一瞬间的皱眉就能猜出龙阳心中所想,真是厉害。

    “哦,你知道我心中想什么?”龙阳不能透露出实情,只能和这个前世的太监打马虎眼。

    “其实贵人真的不用多虑,我是实话实说,之后你就能明白。琴棋书画四大太监,那是当时当朝的四大人物,文武百官可以不听皇上的圣旨,也必须听我们的话。想当年,我们想要什么就有什么,想查办谁就办谁,何等的威风!哈哈哈!”棋奴说完,躬下的腰立刻挺的笔直,全身有种舍我其谁的味道。

    “厉害!”龙阳竖起大拇指,笑着看着棋奴。

    “过去了,过去了!”棋奴突然躬低身子,恢复到以前的奴才状,快的让龙阳都反应不过来。

    我靠!真厉害,这种谄媚之术真的让人佩服,如果放在现在的社会,真的让人后怕。我们的国家是新时代的国家,绝不能让这些人存在,幸亏这些人死了,真好。

    “瘦死骆驼比马大,你既然以前跟着东皇,为何现在跟着法师?”龙阳为了继续了解情况,方便渗入鬼域,就必须搞清棋奴的底细,他接着问道。

    “嗨!不提了!自作孽不可活!历代的皇帝都忌讳宦官当权,哪怕生前昏庸无道,死后还能不知根源嘛!”棋奴摇着头,眼神中透出些说不明的东西。

    “照你这么说,你们的东皇对你还不错,还能给你那么大的地方享受。”龙阳进一步问道。

    “贵人,您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我和其他三个鬼魂管家之前都是魂奴,若不是法师向东皇相求,势必早已化作阴河里的肥料,永世不能翻身了。”棋奴说完此话,空洞的眼神看向周兰宫殿的方向,充满感激,不似作假。

    哪怕他此时不是作假,也必须提防他的用意。毕竟这人以前是东皇的手下,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见风使舵,立刻倒向东皇的一边。看他之前的表现,不是没有可能。

    “阴河的肥料?你这话有意思,不是?”龙阳故作神秘,其实他也不明白其中的意思,只能诈诈这个棋奴了。

    “哎!阴河,其实就是魂河,大批的鬼魂来到这里并不能转世投生,而化作河里的养料,供其他有身份的鬼魂来吸收,以便以后可以投生更好的地方,这都是东皇、、、”说到东皇,棋奴突然停下,可能意识自己说多了。“呵呵,贵人,您请进,我们这都站在门口好长世间了。”棋奴躬身,做出相请的神态。

    这老东西,真是精明,每到关键时刻就住口,看来要收服他真的不容易。

    “谢啦!!☆⌒(*^-゜)v”龙阳坦然入内。

    正当龙阳大模大样的走进去时,棋奴的眼神中闪现出一丝不易觉察的诡异。“这人到底是谁?真是刚来的吗?我之前不是已经提醒过他,这只是生前的住所,我们都是住在之下的吗?”

    “贵人,您真是鬼魂吗?”棋奴紧随龙阳之后,忙不迭的问道。

    “咦?你以为我是人,是人能够到这里嘛!”龙阳突觉不对,但又不能表现出来,故作恼怒的问道。说自己不是人,龙阳心里很不是滋味。算了,事有缓急,以后再和这个不人不鬼的东西清算。

    “哦,不是,贵人,您既然是鬼魂,怎么不知道我们这里的入口?”棋奴低声回答着,眼睛盯着龙阳,察看着龙阳脸色的变化。

    “入口?哈哈!”龙阳佯装大笑,心内快速的盘算。入口?什么入口,这庄园的入口不就是大门口嘛!难道说?“想当年我也不错,不过比你的前世就差了好多,我若不进去,不是空虚此行?!”

    “贵人抬举我了,您说的是,说的是。”棋奴看似卑微,其实不容小觑。他一直在试探着龙阳,寻找着破绽。无论他存着什么样的心思,或者说为了保命,都不容得龙阳大意。

    “大人,您觉得我这里如何?”

    “不错,不错!”龙阳回答棋奴问题的时候,他察觉到棋奴一直站在门口的门槛之上,始终没有动步。若不是,这棋奴的居所入口就在这门槛之上。

    看门?门神?难道说鬼不过门?过门就是鬼门关?都说人没有过不去的门槛,原来鬼也过不去。是了!龙阳心中有了定计。

    “我看好了,你带路吧!”龙阳说完,双脚踏上门槛。

    看到龙阳与自己站到一起,棋奴的眼神缓和下来。虚与委蛇是一回事,若龙阳是人类,那可是大罪,比化作肥料都可怕。人不畏死是一回事,人怕的是生不如死,鬼魂亦相同。

    今天节日,晚上庆祝,到此为止,接着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