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警 > 第十四章 东皇
    东皇,东西南北四大鬼王之一,他的前世是古时的一代君王,因为前生之怨,一直没有转世为人,成为雄霸一方的皇者。

    周兰,一个突然而来的魂魄,因为掌握现代的知识,被东皇重视,竟将她尊为法师。当然,这个法师只是针对外面的鬼魂,而不是对东皇而言。所谓一人之下,一人就是指东皇。他决定的事,正如他的前生,一言九鼎,不可忤逆。

    无论周兰的法师地位多么重要,都是东皇赋予的,他的一句话,决定了所有魂魄的存在与破灭,周兰要保护龙阳,就要避开东皇的监视。

    东皇已经对龙阳的身份产生怀疑,周兰就要想办法对龙阳进行保护。留在她的身边已经成为不可能,那就要想办法让龙阳去一个更安全的地方。

    周兰收回目光,看着眼前的龙阳。龙阳已经不是以前的小学生,而是铁骨铮铮的男子汉,他既然能够来到这里,使命就不止于此。

    “是孟婆帮助你的吗?”周兰和蔼的问道。

    “是,你怎么知道孟婆?”龙阳诧异。孟婆是墓城之内的人,虽然她一直在熬制所谓的孟婆汤,倒不至于与周兰相识吧。

    “我也是受过她的恩惠才保留前世的记忆,既然是孟婆将你送来,必肩负她和鬼婆的重托。别问我怎么知道的,也别问我原因,以后你总归会明白的。你不能继续留在我这里,我再送你去另一个地狱吧!”周兰怅然若失,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老师,你为何这样说?”龙阳十分不解。既然东皇已经怀疑自己的身份,自己离开,岂不是给周兰带来更多的麻烦。另一个地狱,难道要将他送离这里?

    “你还不了解东皇的作风,正常来说,他是能错杀一千不放过一个的主。这次完全是因为我,换做其他头领,他会毫不犹豫的将你灭杀。”

    “我可不是鬼魂,他想怎样就怎样的!”龙阳气愤不过,傲声说道。

    “这里可是阴界,不是你的血界。”。

    “阴界?血界?什么意思?”龙阳更加不理解。血界是自己定的,名字是自己起的,那里还有自己的魂盟,到这里怎么就成了阴界?

    “我也不是十分清楚,不过,据我了解,这下面还有一层世界,就是冥界,那里才是鬼魂最终的归宿。也就是说,那里才是转世或者遭遇十八层地狱的地方。”周兰嘴里说着,眼神中透出些许迷茫。有些事情是她到了阴界才或多或少知道的,不是那么的尽全。

    “照老师这么说,人世间之下还有如此多的世界。血界,阴界,冥界,居然还有十八层地狱,我去,那么多!”

    “应该是的。你的血界可能是去除肉身的世界,这里才是消除意识的地方,通过这里,鬼魂才真正的进入到冥界,才能够有轮回的机会。换句话说,血界和这里就是一个中转站,通过阴河的鬼魂才有转世投生的机会。”

    “阴河?四条阴河吗?”

    “对,四大鬼王把持着四条阴河,鬼魂通过阴河游到墓城中央,通过六道轮回法阵,才能决定下辈子的命运。”

    真的如此,记得鬼婆与自己曾经说过这事,原来是真的,自己当初还没把它当回事。看来这四大鬼王与墓城的所谓智者确有联系,而且是见不得人的勾当!

    钓魂,不过是一种伪装,或者是蒙蔽墓城人心的手段。而潜在的协议,才是他们真正的用意所在。龙阳虽然不知他们真正的目的,但已经察觉到危险。

    “到底是哪四大鬼王?”抛弃其他事情,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龙阳急需了解四大鬼王的身份。

    “你很不幸,来到东皇这里。四大鬼王分为东西南北四个,以东为首,尊为东皇。西为西王,北为北帝,南为南主。这四个鬼王生前皆是雄霸一方的帝王,因为种种原因,或许是贪恋世间的权势,迟迟不愿转世,成为权倾一方的鬼王。”

    周兰将龙阳引到一旁,接着说道。“幸好,这四个鬼王各怀鬼胎,都想成为首领,妄想统一四大鬼域,一直意见不合,争斗不断。这就是你生存的机会,你可以到其他鬼域去。”周兰突然抓住龙阳的手,迟迟不肯松开。

    “老师,您放心,我不会轻易离开这里的,要走也会带着你一起走。等我!”听了周兰的介绍,龙阳对四大鬼王有了初步的了解,心中有了决定。

    况且,孟婆不会漫无目的的将自己送到这里,定有特别的用意。而且,在这里,他收获了更多,那就是见到了自己的老师,周兰。

    “老师,就此别过,不出一月,我们定会相见!”龙阳主动松开手,毅然转身离开。

    “你?”周兰伸出手,喊出一个字后突然住口,接着手也无力放下。龙阳,你要好好的,我等你。

    龙阳毅然离开周兰的法师宫殿,他想的更多。不能给周兰带来危险,毕竟周兰是鬼魂,受东皇挟持与辖制,她不能逾越东皇的规定。再者,自己来到这里,身负使命,还要救出嫣嫣与那么多的墓城人,时不我待,还有更多的事情要做。

    来吧!

    东皇,我会与你一战!

    走出周兰宫殿的一刹那,龙阳雄心万丈。

    离开宫殿的一瞬间,龙阳又有些迷茫。我去,忘记一件重要的事情,忘记问问老师,我接着该去哪里了?

    难道我还接着去当所谓的魂奴吗?看来只能如此了。龙阳突然沮丧起来,无助的走着,带着更多的疑惑,但他的腰杆一直挺的很直,再大的压力也压不垮他。

    “咦?这不是新任管家吗?”正当龙阳一筹莫展的时候,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是棋奴,刚刚被周兰贬了管家的身份,驱逐出宫殿的鬼魂。

    真是瞌睡的时候来个枕头,龙阳心中窃喜。“是棋奴管家,你怎么在这里?”

    “哎呦,这话说的,你现在可是管家,我要叫你大人才是。我被法师贬去管家职位,只能看门喽!以后还要依仗管家大人多多照顾。”这个棋奴说话阴阳怪气的,龙阳怀疑他的前生是不是一个太监。

    “哪里哪里,棋管家有所不知,我已经辞去管家职位,管家的位置还是你来做。”龙阳畅快一笑,大声说道。

    “你看,管家大人什么时候还和奴才开玩笑?”棋奴皮笑肉不笑的说道。他以为龙阳在嘲笑他,可他又不能不敢得罪龙阳。这种场景他再熟悉不过,他当管家的时候一直打压着下面的底层鬼魂,还更有甚之。虽然心内有怨恨,可再怎么也不能表现出来。

    眼前的人,可是法师的红人,若法师一生气,把自己送去做魂奴,一辈子再不能翻身。

    “兄弟,我可把你当自己人。我是真的辞去管家的职位,你可以继续做管家。”龙阳笑着说道。

    “真的?”棋奴瞪大眼睛,全身颤抖着。“可,可不许开玩笑?!”

    “真的,你看我这不是要走了吗?”

    “君子无戏言?”

    “君子绝对无戏言,不信你可以去问问法师。”龙阳摊手说道。龙阳心想,你要去问周兰老师,她会不知我的用意,肯定会明白我的心思。

    “兄弟,稍等。”棋奴说完,急匆匆的跑向宫殿,途中差点几次摔倒,哪怕鬼魂轻易不会觉得疼。

    这人,不,这鬼前生真是个奴才,连管家的职位都那么重视,如自己的生命一样宝贵。龙阳更不由得一笑。也好,有了这个贪富贵与权势的人,自己以后就方便多了。

    不多时,棋奴满面笑容的跑了过来。

    “我就说嘛!您就是我的贵人,大贵人!我现在不但是总管,而且是第一总管了!”棋奴说着,腰杆不由自主的挺直了好多。琴棋书画,是四大总管的代号,棋奴一直排在第二,没想到因祸得福,竟然晋升为第一总管,这是他梦寐以求的事情。刚刚被贬了,突然又升了,这一下一上的感觉让他忘乎所以。

    “贵人,您老这是要去哪?所有的事情包在我身上!”棋奴拍拍自己的胸脯,大包大揽的说道。

    “我?我现在是没有去处了,走了!”龙阳负手离开,故意的还往后摆摆手。

    不行,这可不行!这家伙可是我的贵人,岂能让他离开,棋奴心里想着,快步追了上去。“您老要是不嫌弃,能否到我那里小住几日?”

    “那不是太麻烦你了,不去,不去!”龙阳故意推辞。

    “不麻烦,不麻烦!我那地方虽小,您老屈尊大驾,还是能住的安逸。要说前世,我也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虽说现在是个管家,可也还过得去。”棋奴谄笑着说道。

    一人之下万人之上,难道给我猜对了,他的前世还真是个太监?!最好投胎转世,重新得到自己的宝贝!龙阳心里偷笑着,点头答应了棋奴。

    要想摸清东皇的底细,还真的要从这些人下手。既然无去处,不妨就此暂时安顿下来,以便查访。况且,这棋奴应该知道很多的内幕。

    东皇?哼!老子才是鬼魂之皇!我的魂盟才是更大的鬼魂组织,我才是鬼魂的盟主!想到这里,龙阳豪气干云。

    靳魂、古魂、白魂、厉魂,你们等着,等着收服这些阴界内的鬼魂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