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警 > 第十三章 周兰
    周兰,是龙阳小学的老师,屈死在东南山峰之下,至今无法查明死因。之后,在龙阳血界内恍惚相见,又因血界突发异变,至此难寻死因,龙阳没有想到居然与周兰在此处相遇。

    时过境迁,人随时变,龙阳已经长成大人,时间改变了他的孩童模样,但一直没有更改他的气质与性格。俗话说的好,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无论这本性是善是恶,时间与空间都轻易无法更改。

    从周兰见到龙阳第一面起,她就有熟悉的感觉,亲人的感触。因而,周兰故意安排龙阳留在自己的居所之内,故说魂奴,以待她好查证。

    都说鬼魂要喝孟婆汤才能转世,难道周兰没有喝?如果喝过,她应该转世成功,她在此,她没喝过?

    无数个念头在龙阳头脑中迅速的转动,而此时他的身后传来一阵缓慢的脚步声,声声震耳。从周兰的话语中,龙阳听出身后的人来头不小,让周兰这个所谓的法师都尊敬无比。

    随着脚步声的临近,龙阳感受到极大的压力,这种压力不是所谓的直接武力压制,而是精神层面的压抑。

    按说,龙阳的身体以及意志都是经过千锤百炼的,不是一些简单的压力层面就能够给他带来这种感觉。龙阳意识到,来者不善。

    “哈哈哈哈哈,小小魂奴值得法师亲自教导,我倒要认识认识!”巨大的声音震得龙阳眼冒金星,连这法师宫殿都晃动不已。

    “东皇驾到,恕法师未能远迎!”周兰微躬身躯,略偏项颈,似有意又似无意的向龙阳看了一眼。

    “什么意思?”龙阳此时已经被所谓的东皇震得恍惚之中,拼命的稳定精神,理清思路。难道是让我及时离开吗?

    哦,是了。龙阳突然记起自己上小学的时候,周兰老师就是这样用眼神示意自己的。

    那时候,老师只有一个,就是周兰。但是还有两个是学校的管理人员,有就近的山村人负责。一是保护学校的安全,二是负责学校的日常生活管理。

    恰恰如此,两个管理人员就特别照顾自己村里的孩子,而对外村的孩子分外苛刻。龙阳因为父亲的无故消失,家里特别困难,时常不能交上学费,影响到管理人员的点滴待遇。又因龙阳路远,时常迟到,二人经常出远路接龙阳,龙阳备受埋怨。

    因而,小时候的龙阳特别不招惹二人待见。每当龙阳被二人训斥时,周兰老师都出来,她站在龙阳身前,挡住管理人员,替龙阳解释。

    每当这个时候,龙阳都会看到一个眼神,让他提前离开的眼神。这个眼神是温暖的眼神,是保护的眼神,是爱的眼神。

    而此时,龙阳再次看到这个眼神,就是这里有危险,你快点离开的眼神。

    老师!周兰老师回来了!

    通过这个眼神,龙阳确确实实感受到了。他的话语她感受到了,老师感受到了。她的眼神是为了保护自己,让自己脱离此时的危险。

    身后的压力越来越大,竟有些让龙阳抬不起身子。怪不得周兰让龙阳离开,看来来的人真的不一般!

    对了,东西南北四大鬼王。东皇?难道是东面的鬼王?这不就是说自己到了东面的鬼王辖区!

    一个鬼,也妄称皇,真是笑话,龙阳挺直了身躯。

    “哈哈,法师到底是法师,只是招了一个魂奴居然如此厉害,竟然在我的魂力压迫之下还能挺直身体!”说话之见,一个人已经与龙阳的位置平齐。

    这?!龙阳斜视之下,心内不由一惊。

    这是鬼魂?这简直就是实实在在的人嘛!虽然这人有点特别。

    与龙阳齐平之魂,就是东皇。他本为鬼魂,可看在龙阳的眼里,与人无异。他的身躯无比凝实,他的身形无比伟岸,他的神,他的形,他的质,都显示他不是平凡之人的魂。

    龙阳跪的是他的老师,龙阳不觉得屈辱。而这身边之人,换了其他任何人都不得不跪之,不为别的,为了他的一身尊贵的气质。哪怕且不论气质,这鬼魂东皇竟然一身龙服,俨然一个帝王之相。此魂举手投足之间,皆有帝王之气。

    “东皇恕罪,这是我前世的一个学生,存了私心,姑且留下,教导后为东皇所用。”周兰回答道。

    “难怪,法师本不是寻常之人,弟子定然不凡。好了,本皇还有事情要处理,你好自为之。”东皇转身,衣袖内的手指微弹,一道暗不可见的光点极速而出,落于龙阳身上。

    噗噗声再次响起,渐离渐远。

    “老师!”听见殿外大门闭合,龙阳迫不及待的要与周兰相认。

    未等龙阳回答,周兰飞舞起来,身旁出现无数的绿叶,绿叶迅速旋转,组成一个图形,阴阳八卦图。

    此绿叶组成的图形飞速的笼罩在龙阳的身上,阴阳图快速的旋转,在龙阳身上抽出一个光点。阴阳图慢慢缩小,将光点困在其中,飞回周兰的手中。

    龙阳伸出手指,指向周兰的手心位置。

    “龙阳,你可以说话了。刚才东皇怀疑你的身份,在你身上留下暗光,现在已经被我控制。”周兰微笑着对龙阳说道。她认出了龙阳,此时才表现出来,似乎变成以前的周兰老师,对龙阳万般呵护与关爱。

    “老师,您,您怎么变成了法师?”龙阳急切的跑到周兰身边,而说出口的竟然是疑问。周兰的出现颠覆了龙阳的认知,周兰是从血界内消失,竟然出现在这里,让龙阳无法理解,更匪夷所思。

    龙阳的经历,让他时刻保持警惕,现在连问话都无意识的带着谨慎。不是他想这样,而是现实让他变的太多。

    “我这样保护你,你还在怀疑我?”周兰嫣然一笑,竟有些调皮的问道。周兰,年龄不大,大学毕业之后就来山区支教。若换在城市之内,就是一个少不经事的大丫头,她与这些山区的孩子打成一片,其实原来就是一个没长大的女孩。

    “不,不,周老师,我不是这个意思,你知道的。”龙阳懊悔的连连解释,不住的挠着脑袋。

    “你变了,长大了。你没变,还习惯挠脑袋。”周兰说着,伸手在龙阳的头上拍了一下。当她再想拍的时候,突然停下了手,脸不禁一红。

    龙阳长大了,不再是以前的小孩子,已经长成为大小伙子。而周兰,一直保留着之前的样子,还是那个长不大的大女孩。她伸出手,是因为她还把龙阳当成以前的学生。而再出手,她才意识到,龙阳已经不是以前的龙阳,而是一个比自己还高,已经近乎成年的小伙子。

    是我唐突了吗?还是?周兰觉得自己的脸在发烧?我是怎么了?这是我的学生,而且是我的小学生,我想了些什么!~

    “老师,您怎么了?”

    “没,没什么。”

    “您怎么变成了法师?”

    “龙阳,我不知道是怎么到了这里的。到了这里之后,我和你之前的经历差不多,不过因为我有知识,所以被东皇看中,给这里的鬼魂传授学问,被他们奉为法师。”周兰将自己的经历简单的和龙阳叙说一遍。

    其实,周兰自己都不知道为何突然被吸入这个位面,更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她刚来时,也是被当成一个魂奴。而就一个机会,当她显露出自己的智慧之后,她立刻被奉为法师,负责教导此处的鬼魂。如今,她的地位是一人之下,亿万魂之上。

    一人之下,一人仅限于东皇。而东皇一句话,就可以把她贬为亿万人之下。

    “老师就是老师,到哪里都是老师!嘿嘿!”没了外人,龙阳和自己的老师笑着说道。

    “你以前可不是这样,一直是个羞羞答答的孩子,如今怎么那么贫嘴?!”周兰再次嫣然一笑,带着纯真。

    “我?”龙阳突然不知所以,我是个贫嘴的人吗?此时,龙阳的头脑中突然想到以前相处的人,和他熟悉的人,他是有些肆无忌惮的说话,有些贫嘴了。“可能是吧!”龙阳挠着脑袋,自己无可奈何的承认,无法为自己辩白。

    “我说也是,长大了,头脑也活络了。你说说,你是怎么死的!”周兰问到此处,眼神中带着点点悲伤,又有些许的疑问。

    她心里清楚,龙阳拥有自己的血界,可以来往阴阳之间。但这里不同,不是鬼魂难以进入,难道龙阳真的死了吗?

    死过的人,已经彻底看透生死,就拿生死无所畏惧,更加无所谓。而龙阳,周兰还是要问,还是有疑问要问的。

    “我没死,但是我不清楚原因。”

    “什么原因?”

    “我知道我没死,但不知道为何这里的鬼魂拿我当作鬼魂?”

    “难怪?!不好!”

    “老师,怎么了?”

    “刚才我还在想,为何东皇要在你身上设下魂咒暗光,我现在才明白,他已经在怀疑你的身份了。”

    “东皇到底是什么魂?他居然有这么大的魂力与能力?”

    “他,可不是一般的鬼魂!”周兰说完,眼睛看向大殿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