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警 > 第十二章 魂奴
    无缘无故,何罪之有?

    不就是进入到莫名的界面嘛!不就是莫名之魂嘛!不就是被别人从时光通道内摔出来的嘛!至于嘛!

    还别说,这里的鬼魂竟然还没有认出龙阳的,还将他当成鬼魂抓住,当成劳工来使唤。从几个魂吏的话语中可以听出,他们并没有辨明龙阳的身份,只把他当成新进的鬼魂。

    龙阳无奈的跟着魂吏们前行,心里想着,我这是被抓劳工了!可能不仅仅是劳工,而且是不付劳动报酬与保险的黑劳工啊!龙阳没有想到,他不是劳工,而是被抓来的魂奴!

    面前的场景与进来时大相径庭,龙阳仿佛到了像样的大城市,哪怕是大城市都不如眼前的一切,连到过东岩市的龙阳都赞叹不已。

    繁华有余,人气不足!这是龙阳最终的总结。

    岂止是不足,简直是没有,偌大个街市竟然不见一道人影!

    人有影,鬼留魂。

    龙阳看不见一道人影,只见只只鬼魂。

    秩序!起码的规矩,没有规矩,何来方圆。

    红灯停,绿灯行。

    行人右,人道横。

    此处有,皆不同,

    檐下处,人无形。

    看来是了!

    眼下的一切足以证明龙阳心中的猜测,他真的进入到阴界,充满鬼魂的世界。但他有想不通之处,难道这就是向死而生的地方吗?孟婆不是说过,这是他的生机,和墓城的希望?

    龙阳没有怀疑过鬼婆,也没有对孟婆存在怀疑,他只是有些想不通!

    我是人啊!

    可不是什么吃人不吐骨头的恶魔,也不是吃爹卖爹的蠢货!咋就把我送到这地方来呢?

    “快走!”身后的魂吏咆哮着吼道。

    咦?这阴界的话我竟然也听的懂?!我从小能够与鬼魂沟通,与鬼魂交流,这里难道与魂界无异?

    “磨蹭!找死!我会撒的!”

    “会撒什么?撒尿吗?”

    “废话少说,快走!”鬼吏催促着,满脸骄傲与自满,像是身后站着足够它自骄自傲的后台。

    等着,我会让你们后悔的。龙阳心里想着,筹划着接下来的行动。

    ------------------

    真的如龙阳所想,面上的东西往往与现实相左或者相右,眼前的繁华不过是前生的展现。每个人都有生前的经历,而在这里,每个地方都是一个鬼魂前生的影像。

    墓城的居所是墓房,而墓房之内居住的是真真实在的人类。而这里,却是相反,亭宇楼阁全是虚幻,龙阳进入的而是地下,这里才是鬼魂居住的地方。

    当地下通道开启的那一刻,轰隆声顿入耳中。

    “这里是?”

    龙阳刚问出话,就被背后一脚踢了下去。

    “我去!”龙阳骂着。

    “老大是不是心情好,咋把这小子留着做魂奴,照以前来说,不就是滋养我们阴河的养料!”龙阳的身后传来魂吏的话语。

    “可不是,这小子话还忒多,有些事都是阳间的事,关咋屁事!他是什么身份,又关我们鸟事!”又一个魂吏的话传来,声音越来越小,已经远离。

    “呸!”龙阳吐了口唾沫,暗自骂了句难得的粗口。

    “1500000号,过来!”

    正当龙阳暗自骂娘的时候,身后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谁!”听到声音的时候,龙阳心内一紧,这个声音好熟悉,似是好多年没有听到过的声音。

    当龙阳转过身的一刹那,他的神情完全僵住,比见鬼还难以平静,比见人还难有的亲近。“周兰老师!”龙阳嘴里说着,虽然没有声音,但在他的心里已经翻起滔天巨浪。

    周兰,龙阳的小学老师,死于东南山峰之下。

    周兰,龙阳血界内恍惚一见,因为血界巨变,再难以相见。

    周兰,如今再见,竟在此处,让龙阳无以应对。

    那时,龙阳还是孩童,周兰是老师,一个支教的老师,一个将自己的青春与生命都给予山村的老师,一个死因未明的老师。

    如今,却在此处相见。

    龙阳再也无法继续掩饰自己的身份,不由自主的走向那个既熟悉又陌生的人。

    “拿下!”

    周兰站在高台上,手里依然拿着当初的教杆,对着龙阳指去。“既入我界,不遵我法,该罚!”

    随着话音刚落,两道身影从暗处迅速飘来,将龙阳夹在身下。

    “老师,我是龙阳!”此时龙阳没有任何反抗能力,只是泪盈眶满的看着对面的周兰。

    “大胆!竟然对我们的法师无礼!”身侧魂吏并没有给龙阳过多说话和解释的机会,直接将他摁倒在地,两条血色的鞭子随即抽打在他的身上。

    “哎呦!”龙阳不禁惨叫一声。

    不对,我的身体?

    龙阳的身体经过重铸,一般的鞭子抽在他的身上简直就是挠痒痒,可此时他却疼的撕心裂肺。

    不对?

    我是人啊!这种魂鞭怎会伤得到我?

    想归想,鞭子还是不留情的抽下,龙阳咬住牙,再没发出一声痛呼。难道我真的成了鬼魂?龙阳有些恍惚。

    不知打了多少下,鞭刑终于停了下来。模糊中龙阳听到声音“将他押到魂牢,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能相见。”

    “是,法师大人!”

    原来她还认得我!昏迷的前一刻,龙阳给自己一个明确的答案。

    -----------------

    “哎呦!真疼!”当龙阳醒过来时,不知已经过去多少时间。确实不知,因为这里已经没有阴阳,没有时间与空间的概念,又有谁知道过去多长时间。

    是周老师,确定是!可她为什么不认我,还让鬼魂打我,又将我关押在如此怪异的地方。

    龙阳关押的地方确实有些怪异。按理说,应该是个牢房,可这里并不是一个牢房,而是一处空间,空间的外部是一层透明如玻璃的罩。当龙阳用手触碰时,却无法突破它的防御,哪怕用魂力都无用。

    再者,这里并没有魂吏的防卫,除了龙阳,并无他人。

    “有人吗?!”龙阳试着喊着。

    对吗?是不是我喊错了,当龙阳喊了几次无人应答时,他在怀疑自己的智力。

    “有鬼吗?!”龙阳喊完之后,突然有点后悔,哪有这样喊的,不是自己在招鬼嘛!

    难道喊有魂吗?也不对!

    龙阳挠着脑袋,一筹莫展。

    唰!

    正当龙阳无计可施的时候,他面前的透明罩突然撤去,自己出现在一个大殿之内。龙阳抬头望去,大殿的前方高台之上正端坐着周兰老师。

    “这是我新收的魂奴,以后来服侍我,你们可记得?”上方传来周兰的声音,冷漠而威严。

    两侧的鬼魂瑟瑟发抖,齐声应答。

    婚奴?我是你的学生好不好?咋成了奴隶?算了吧,魂奴就魂奴,看你能把我怎么样!龙阳暗想。

    “跪下!”龙阳前侧过来一个貌似管家模样的鬼魂,对着龙阳怒斥道。

    “跪下!”还等龙阳反应过来,高台座位上的周兰同样喝道。

    “听到没有?!法师让你跪下!”鬼魂管家听到周兰的话语后,声音立刻提高八度。

    “棋奴,我是让你跪下!”高台上再次传来周兰的声音,这次她的声音里充满了愤怒与鄙夷。

    “我,我?”“砰!”棋奴连说两个我之后,立刻跪倒,发出砰的一声。

    “我已经说过,以后他来服侍我,难道你没有听懂我的意思?”

    “听懂,听懂。”棋奴附倒在殿内,再不敢起身。棋奴是管家,而且是四大管家之一,周法师有四大管家,分为琴棋书画四人。

    “你们退下,我有话和他说。”周兰扬起手指,指向龙阳。

    周兰老师不会不认识我吧?龙阳刚刚树立起来的信心立刻被击倒,他有些拿不准。

    “你是谁?”

    “龙阳!”

    “龙阳?”

    “对?”

    “我认识你吗?”

    “认识!”

    “熟悉吗?”

    “很熟!”

    “很熟?”

    “对!”

    “很熟?很熟?很熟?”高台上的周兰不断的重复着两个字,眉头紧锁,似是在回忆,又像是在搜寻着以往的记忆。周兰没有变换模样,最起码在龙阳的记忆里,她一直是他最敬爱的老师,最美丽的人。

    “你是不是其他鬼王派来的奸细?!”周兰猛然飘飞至龙阳的身前,伸出的手掌发出刺眼的紫光。

    “其他鬼王,难道是其他西南北三大鬼王吗?”龙阳懵懂的回答。他仿佛回到了课堂,周兰在向他提问学习过的问题,完全无视周兰发出紫光的手掌。

    “既然知道其他三位鬼王,看来你真是奸细!”

    “老师,你真的不记得我吗?”龙阳的眼睛涌出热泪,挂满脸颊。

    “你能流泪?!”当周兰看到龙阳流出眼泪,像是受到惊吓,立刻退后。“鬼魂没有眼泪,你是人类?”

    “我是龙阳。”

    “名字好熟悉,可我想不起来。当我看见你第一眼的时候,我就有似曾相识的感觉,可我真的记不起来。”“老师,好奇怪的词语,可我好像以前听过。”周兰自言自语,像是在问龙阳,又像是在问自己。

    “老师,我是您的学生,我叫龙阳!”龙阳重复着,慢慢的靠近周兰。

    “老师,学生,龙阳。老师,学生,龙阳。”周兰还在重复着,没有丝毫觉察龙阳的靠近。

    当龙阳的手握住周兰的一刻,周兰突然抬起头,注视着龙阳,终于记起前世,认出了龙阳。

    正当龙阳准备相认时,周兰一把推开龙阳,厉声呵斥道:“魂奴,跪下!”

    龙阳也嗅到危险的味道,立刻附身跪倒:“是。”

    “噗、噗”龙阳的身后居然传来怪异的脚步声,声声作响。

    “法师因何生气?”巨大的声音传来,震动空间,颤颤抖动。

    “刚收一个魂奴,正在调教。”周兰微躬身体,朗声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