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警 > 第十一章 鬼城
    鬼婆为了保护龙阳以及她的孙女,主动包揽了所有的责任,因而被智者抛弃,作为与鬼王交易的筹码。她的舍生忘死,换来了龙阳的一线生机。

    鬼婆临了时交代龙阳,一定要与孟婆联系,因为她信任她的妹妹,因为她确定孟婆有办法送走龙阳,让这一线生机无限扩大。不排除的是,她有私心,不仅仅是为了她孙女的安全,还有最重要的是希望,整个墓城的希望与未来。

    到这墓城后,龙阳只接触了三个人,鬼婆嫣嫣以及孟婆,仅限这三人而已。至于智者,龙阳还未谋面,只有耳闻。而通过智者的言语,龙阳心中已经有了结论,仅剩下接下来的验证。

    智者,忽男忽女,忽老忽幼,时而像人,时而如鬼,但无论他是何身份,终脱离不了这墓城,离开不了这墓城。每座幕房都是节点,整个墓城就是一张网,而这由墓房编织而成的阵法网保护着墓城的居民。同时,这整个墓城也应该有智者的谋划,为了实现他最终的目的。龙阳虽然目前摸不清智者的底线,但已经敏锐的感觉到其中的隐隐联系。

    墓城的人只能留在墓城,其中包括着智者。如果有机会离开,龙阳相信没有人愿意住在四周被鬼魂包围的地方,不见天日黑暗笼罩的区域,这其中也包括智者。莫非莫非是为了离开

    孟婆,鬼婆的妹妹,是不是亲姐妹无从考据,因为龙阳已经被孟婆一把推开,进入那神秘的光门,甚至连墓城的阵法都无法阻挡。龙阳仅仅与孟婆进行了简单的对话,就是这几句话,外加一锅汤,龙阳赢得了孟婆的信任与帮助。

    也许有另外的原因,也许是孟婆信任她的姐姐鬼婆,也许是孟婆同样察觉到智者的暗黑目的,也许是为了替鬼婆鸣不平,表达着自己的不满。无论是何原因,孟婆出手了,用她自己的方法与手段送走了龙阳,完成了鬼婆最后的心愿。

    压力,突然而至的压力,巨大而无尽的压力碾压在龙阳的身体上。这种压力是龙阳从来未遇见过的,历来未曾见识过的,一时用言语难以形容的,而它又是消失最快速的。

    因为它来的太突然,力量太巨大,因而龙阳刚感受到,身体就已经被压到爆。他的皮肤血液骨骼以及内脏,身体的所有一切变成粉末,微尘,细细的,直至肉眼无法辨识,微不可察。身体都不存在,谈何感觉,谈何压力的存在

    龙阳的身体中没有流出血液,因为血液同样没有流出的时间,当压力接触到身体的时候,就将血液压至极限,将液体变成固体,将固体挤压的细碎,将碎块变成微尘,将微尘变成分子,还原至物质的本源。

    龙阳甚至来不及喊出声,哪怕他能够发出声音,那压力也可以将声音碾碎,将有声变成无声。

    光门,犹如时光隧道,将龙阳以特殊的形式瞬移到另外的空间。这特殊的形式就是将龙阳的身体打碎,还原成最原始的物质,通过时光的通道,进行空间转换。也许只有通过这种形式,才能将龙阳安全的送离墓城,避免引起智者的注意。

    孟婆这一手,厉害非凡,充分体现出她异于常人的能力,难怪鬼婆非让龙阳找到她不可。只有这样,才既能保证嫣嫣的安全,又能护送龙阳的离开。

    漆黑的荒野里,突然出现一个光点,只是一个点,明亮扎眼。是的,刚开始只是一个点,这个点犹如一个锐利的尖,刺破了黑夜,挑开了夜幕。

    慢慢的,光点开始变大,如米粒,再变大,如花生米,再变大,如鹌鹑蛋大小。.说是很慢,其实就是眨眼的时间,光点变成一座圆形的光门。

    当光门出现的时候,从里面跌出一个人,没有优雅的姿势,如果非要说有,那就是异常的狼狈。当那人出来时,光门迅疾归于光点,刹那消失。

    当然,从光门出来的人就是龙阳,他又被从最原始的物质捏成人形,从光门中被抛了出来。

    龙阳还不知道,这一次的传送过程,分解重组了他的身体,给他带来了意想不到的惊喜。不但让他能够在鬼城内存活,而且方便了他以后的行动,只是他还没有发现而已。

    龙阳体内的空间,体内的石碑石头玉手杖等等等等,全部被粉碎糅合,通通纳入他的身体,成为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还有,无论是身体内外的强度韧度硬度,还是自身的特殊能力,都得到了质的提升。

    鬼城并不是血界,血界是龙阳自己的地盘,他的地盘他做主,他可以自由穿梭。而鬼城,属于阴界之内,它的不同之处,需要龙阳一点一点的挖掘与洞悉。

    到目前为止,龙阳的身体经过两次特殊的锻造。第一次是在血界之内,他的身体经过血界的重铸,能够穿梭于两个位界,拥有了穿行于阴阳的能力;第二次就是这次,他的身体经过重压的分解,传送的重组,又一次拥有生存于鬼城的能力。

    这里就是鬼城吧不知是东西南北哪个鬼城龙阳扶着脑袋,茫然的看着四周。这里一片黑暗,黑的如此纯粹,不带一丝人间的气息。何为人间的气息,其实就是生活的气息,自然的气息,人类以及动植物的活动轨迹。世上人常说,这个地方或者这个人没有一点烟火气,其实就是泛指,说这个人没有人气味的意思。而这里确实没有,哪怕一丝都没有。龙阳拥有鬼眼,看得见鬼魂,能够与鬼魂交流。可如今,他并没有在这里看到任何鬼魂,与他想象的情况大相径庭。

    正当龙阳犹豫着何去何从的时候,他听到了哗哗的声音,像是河水流动而发出的。这声音很小,听起来似是在远处,却又显得如此清晰,犹如在眼前。鬼城里有河难道是阴河龙阳想起了嫣嫣钓魂的阴河,那是鬼魂喜欢的地方,有着鬼时之分。

    既然鬼城的阴河流向墓城,与墓城相连,那这哗哗的流水声极有可能就是那阴河。如果真的是,这阴河真的不得了,兴许在两个位面进行穿插,超越了难以估量的距离。

    既然没有前行的标的,不妨依声音的方向而行,既来之则安之,走一步算一步喽想到做到,龙阳真的向前走了起来,孤独的走在黑夜里。黑夜,只是龙阳脑海里的概念,照嫣嫣所说,哪有白天与黑夜的区分,这里就是漆黑的地域与地狱。

    望山跑死马,听声累死人。龙阳这一走,放佛走了好几天,哗哗的声音一直在耳畔,从未停歇过。它似在为龙阳指引着方向,描绘了一个希望,也似给了龙阳一个错误的信息,永远也走不到的目的地。

    眼中的黑色,一直的黑色,放佛亘古没有变换过。龙阳适应了鬼城的环境,但入目之内,没有任何特殊的变化。没有鬼魂,没有任何东西,只有脚下踩在实处,让龙阳略感踏实。

    眼中的黑,也许不是黑,它就是鬼城原来的颜色。既然没有白天与黑夜,那何况乎黑与白,阴与阳,有与无,天与地呢

    对了,有与无,天与地

    满目的虚无,是否代表着实打实的存在踏实坚硬的地面,是否代表着无尽的虚空呢

    龙阳目光下移,直视脚下。他的脚下不是地面,没有色彩,也无法表述与形容出来,却实实在在的支撑住他的身体。视力无法观察,目光无法看透,已经不能用常理待之。

    龙阳索性盘膝坐下,用自己的意志牵引着精神力接触身下的界面,慢慢的向下渗透。突然,龙阳消失在原处,出现在另外一处空间。

    这

    龙阳的眼中出现了一个世界,一个与真实世界极其相似的地方。这世界内有山有水,有建筑,有街道,具有一切人类应该有的生活气息。这里居住着鬼魂,却生活在人类的居所之内。墓城居住着人类,却住在墓室,和鬼一样的生活。两个极端,阴阳相反,本末倒置,完全颠覆了认知。

    耳中终于再次出现清晰的哗哗声,如此真实,不再遥不可及。这才是鬼城的真正所在,不知是四座鬼城里的哪一座

    天地相反,阴阳倒置,又何来的南北东西

    鬼城内的鬼魂并没有给予龙阳过多的考虑时间,当他出现的那一瞬,就有四个体型巨大,手持武器的鬼魂出现在龙阳的四周,将他团团包围住。

    你从哪里来其中一个鬼魂似是头目,向龙阳问道。他们的身形以及体貌特征与人类无异,只是过于巨大,不是实体。

    那龙阳回答的同时,用手指指向上方。他确实是从上方而来,那里本是他的脚下。如今情况未明,言多必失,还是少说为妙。再者,龙阳异常的诧异,这些鬼魂好像将他当成同类,并没有因为他是人类的身体而排斥。这正是身体经过重组的功劳,龙阳不自知。

    废话我们都是从那里来的。算了,将他带到城内,先干一年劳工再说。鬼魂头目说完,转身离开。

    劳工我遇见抓苦力的了难道是黑包工头鬼魂现在也时兴这个龙阳啼笑皆非,只有暂时忍住,无奈的服从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