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警 > 第八章 替死
    远处的吼声越来越大,直冲云霄。黑云密布的天空,被声波震出一片虚空,竟然透出一丝亮光。当那一丝光出现时,吼声顿然消失,仿佛惧怕着什么。

    这里天不是天,地不是地,犹如天地反转,难道其中另有玄妙?天空一片漆黑,没有太阳,更没有星星和月亮。而墓城,每个墓房,却发出绿光,犹如天空中的点点繁星。更有甚者,主堡的亮光尤盛,如月亮或者太阳,守护着墓城。

    当墓城受到攻击时,每个墓房都发出亮光,立刻织成一张网,把墓城牢牢的守护在内,而主堡就是那阵眼,起到总纲的作用。正如捕鱼的网,当渔民将鱼网撒入水中,收网的时候,那根纲绳才是收获的重要所在。

    所有的墓房就是一张无边无际的网,丝丝入扣,紧紧相连。主堡,智者所居的地方,就是收网捕鱼所在之地。他到底是谁,用意何在,到底鬼魂是鱼,还是墓房内的人是鱼?龙阳不得而知。

    漫天的乌云遮蔽天际,不见天日。若说这里是阴界,本不该有天日,可鬼王的震怒一吼,又显现亮光,这其中又有何道理?

    因为墓城的防护法阵,鬼王的吼声已经给墓城造不成伤害。但龙阳通过观察,得到了墓城内的许多信息。

    “嫣嫣,是不是因为我们的原因?”龙阳有许多问题要从嫣嫣处得到答案,两人回到墓房,他不禁问道。

    “龙阳,你一定要替我保守秘密,千万别说我们两人出去过。”嫣嫣小脸苍白,看来被吓坏了。这个丫头,以前从不知怕字怎么写,此时才知道后怕。“特别是奶奶,千万别和她说实话,更别说是我带你出去的。”

    “嗯。我就说是我耐不住寂寞,逼你带我出去的。”龙阳说道。

    “够朋友!”嫣嫣一巴掌拍在龙阳的肩头,长吁一口气。

    “你们瞒的住嘛!”门口传来严厉的责问声。

    “奶奶!”嫣嫣听到声音,立刻跪在地上,吓得不敢抬起头来。

    没想到鬼婆出现在门口,看来她是看到墓城发生巨变,担心嫣嫣与龙阳的安全,冒险回来查看,恰巧听到二人谈话的。

    “前辈,这事赖我,确实是我让嫣嫣带我出去的,也是我怂恿嫣嫣钓魂的。如果要惩罚,就惩罚我吧!”龙阳并没有因为鬼婆的发怒产生怯意,他将责任揽在自己身上,挺身而出。话说回来,事实确实如此。若没有自己一而再再而三的刺激嫣嫣,她不会贸然的带龙阳出去,更没有胆量出去钓魂,特别是鬼时之后。

    “哎!难怪!”鬼婆见龙阳主动承担责任,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你回住处,好好检讨自己。我罚你不能出门,除非我的允许。”鬼婆转向嫣嫣,吩咐道。她的口气有些松软,不似刚才那般严厉。

    “是!”嫣嫣乖乖的站起来,向门口走去。临出门前,向龙阳看了一眼。眼神中透出的意思很明显“我安全了,你可要小心啊!”

    龙阳点了一下头,但心中很期待。鬼婆既然让嫣嫣先离去,就没有责罚自己的意思,她肯定有话要说。

    “哎!我这孙女,从小胆大淘气,没有一刻让我省心!”鬼婆说完,竟然坐在龙阳的床上,并示意龙阳坐在她的对面。

    看来她真的是有事详谈,龙阳顺从她的意思,坐了下来。

    “还记得我之前和你说的话吗?”鬼婆突然问道。

    “莫非是嫣嫣?”鬼婆和他说的话不多,涉及到阴界以及墓城的也不多,不涉及隐秘,更谈不上重要。但龙阳记得,鬼婆是交代过让他好好照顾嫣嫣。嫣嫣是她相依为命的孙女,若说重要的事情,目前只有这一件。

    “不错,你还记得,我就放心了。咳咳!”鬼婆如之前一样,说话中间总要咳嗽几声,随着她的咳嗽声,身体越发佝偻。

    “目前,你的身份不要随意暴露,直至能够得到墓堡的认可,或者、、、咳咳。”鬼婆咳嗽不断,声音越来越虚弱。

    “您怎么了?”龙阳伸出手,扶住老人的身体。

    “不妨事,你先听我说。”老人抚开龙阳的手臂,稍微直了直身体。但她的努力基本白费,身体更显苍老。“这里是阴界,周围四大鬼王,列在东西南北四个方向,更有四条阴河连接我们墓城。”鬼婆此时身体出现异常,仿佛每说一句话都要付出努力。

    “四条阴河就是进入鬼门关的必经之道,经过阴河,洗刷魂魄,忘却前生,才能进入冥界。”

    “冥界?鬼界?”龙阳惊问道。

    “对,就是所谓的鬼界!咳咳!”鬼婆不住的咳嗽着。

    “就是说这里是地狱之门?”龙阳一边扶着老人的身体,一边继续问道。

    “也可以这么说。我时间有限,智者马上就会查到这里,你先别问,听我说。”老人反手抓住龙阳的手臂,抓的很紧,很用力。“四大鬼王控制着大批的鬼魂,各怀鬼胎,修炼鬼王秘法,他们想重生为人!呵呵,谈何容易!”

    “这里是一处大战后的残破之地,墓城内的都是人类,他们的命更加重要!我通过这么多年的调查,发现智者与四大鬼王的协议有问题,你千万要注意保守身份的秘密!还有,智者城堡内有一尊雕像,你与那雕像很像,我有幸见过!”说到这,鬼婆抬起头,看着龙阳,她的目光透出慈祥、向往与崇敬。

    “我,那我接下来该如何?”龙阳被看的手足无措,不知鬼婆为何会如此看着自己。

    “不好,智者已经查到这里。记住,你以后不可触碰钓竿,有事到集合点找孟婆!她是人非鬼,一切听她的安排!”说完,鬼婆一把推开龙阳,立刻消失在墓房之内。

    “智者!”外面传来鬼婆的声音。

    “鬼婆,你竟敢违背我与四大鬼王的协议,你该当何罪!”质问鬼婆的声音显得特别,竟是童声,女孩子的声音。难道智者是小女孩子?

    “我老太婆一时糊涂,逾越了规矩,请智者责罚。”鬼婆竟然大包大揽,将所有归罪在自己的身上。从她苍老的声音中可以听出,她并不屈服于智者。

    “哼!难道我不知道你心里所想?!”童声再次响起,但那声音中充满了愤怒以及掌控一切权力的威严。

    “我并无所想,我擅自在鬼时之后钓魂,只是测试鬼王的底线,未曾想竟然惹怒智者。”鬼婆的声音突然变得洪亮,响彻墓城。

    听到这,龙阳心中有了计较。看来,鬼婆是暗地里与智者对立的一方。她刚才的话,就是说给所有墓城人听的。

    “难道你要与我彻底决裂?”童声变得尖锐,刺人耳膜,让人头疼欲裂,欲伤灵魂。

    龙阳守住魂台,隔绝童音,才避免灵魂受损。饶是龙阳灵魂力如此厚实,也差点受了暗伤。

    “呵呵,你用魔音**刺伤墓城人的灵魂,就是让人不知道你的秘密。也罢!现在已经没有人能够听到你我的谈话,你要怎么处置我?”鬼婆的嘴角露出一丝不易觉察的笑容,她坦然的说道。

    “你僭越我与四大鬼王的协议,擅自在鬼时之后钓魂,杀了他的鬼将,我只有将你交给他处置,方能了事。”智者已经屏蔽了声音,他不用顾忌有人听到谈话,直接说道。

    但她万万没有想到,龙阳来到了墓城,竟然能够抵挡住他的魔音**,听到他们的谈话,洞悉一切。

    “既然智者已经有了决断,我亦无法。但老婆子有一请求,请智者答应。”鬼婆深知自己此次必死,用自己的死换一个条件,智者必然答应。

    “说吧!”此时,智者声音突然变粗,变老,充满了沧桑与深沉,分明是一个老者的声音,而且是个男声。这智者,到底是男是女,是老是少?!

    “我有一孙女,名嫣嫣。我深知瞒不住智者,请智者保全她的性命。”鬼婆诚恳请求道。

    “哦,谁有罪谁受罚,本智者不会枉杀人命。既然鬼婆已认罪,认罪当受罚,去吧!”此时,龙阳已经不用灵魂力来抵抗智者的魔音**,说明智者已经收回了灵魂攻击。他或者她为了彰显自己的公平正义,阴损的将鬼婆送给了鬼王,但不为外人所知。

    噗通!外面传来有人落水的声音。

    哈哈哈!外面传来一阵鬼笑声,应该是鬼王的声音。

    是鬼婆!智者居然直接将鬼婆抛入阴河之中,将她交给鬼王!

    当听到鬼婆以身替死的决定后,龙阳已经开始破门,但他用尽了力气,始终无法打开挡住墓房的石碑,无法出去。

    也许所有墓城的人,只有他一人听到真相,但他却无能为力。在阳界,在现实的世界里,龙阳已经出类拔萃,无可替代,能力非凡。而在这阴界,龙阳才发觉自己的能力有限,渺小可笑。

    自己犯的错,竟然是一个老人以生命为代价去替代,龙阳顾不得石碑的刺骨寒冷,不住的捶打着,外界却透不出任何的声音。

    鬼婆在她离开之时,已经做了防范,想尽一切办法保守秘密,保护着龙阳以及她的孙女嫣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