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警 > 第四章 墓城
    鼠肉确实不错,除了能够增强体力,还能够增加身体的强度与能量。火?然?文??  w?w?w?.?若非老鼠让人有些心理障碍,鼠肉实为不可多得的一种食物。

    三次进食鼠肉,已经让龙阳习惯不少,况且他从中得到不少的好处。身体的损伤已经好个三四分,体能恢复不少,已经可以行动自由了。

    “谢谢!”龙阳衷心的感谢。照嫣嫣所说,她确实在辛苦的钓魂,用她的劳动换来鼠肉给龙阳。至今,龙阳依然不知道钓魂为何工作,更不知道身处何处。

    “你不是想知道这里是哪里吗?跟我出来吧!”一句谢谢,让嫣嫣消了心头火气,顿时露出笑脸。

    “好!”龙阳立刻高兴起来,猛然起身。

    “咚!哎呦!”龙阳忘记了房间的高度,头再次撞上房间的顶部,发出“咚”的一声。紧接着就是蹲下身子,惨叫。

    “看,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报,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对我凶!哈哈!”看着龙阳狼狈的样子,嫣嫣开心的笑起来。

    “谁让你们住这么低的房子,简直太压抑了!”龙阳摸着自己的头,怨声载道。

    “低,哼!低有低的好处,你不知道我们这里的情况,出去了就知道了。”嫣嫣不管龙阳,率先向外面走去。

    低才好,唬人的吧。只听过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道理,哪见过人在屋内也低头的?!想归想,龙阳没有和嫣嫣争辩。他现在受人恩惠,也要谦和些。

    “对了,你现在知道我叫什么名字,我还不知道你的呢?”走到门口,嫣嫣突然停下脚步,转身向龙阳问道。

    “我叫龙阳,飞龙在天的龙,阳光的阳。”龙阳顿时直起腰杆,豪气的介绍着自己。

    “龙阳,龙阳,好像在哪里听过哦!”嫣嫣皱着眉头,小手比划着。

    “你听过我的大名?”龙阳暗暗得意,又带些好奇。

    “古代不是有个叫龙阳君的嘛?你和他?”嫣嫣手指着龙阳,嘴角带着坏坏的笑。

    “我去!你,你怎么把我和他比,他是好基友,我可不是!”龙阳才明白这小丫头的用意,气的不行,又不能发作,憋的脸色发紫。

    老爸,你给我起个啥名不好,为何叫龙阳啊!叫什么龙飞,龙达,龙腾,龙什么都行,怎么能叫龙阳!老娘,你当时也不劝劝!

    “他是啥年代,我是啥年代,怎可相提并论!”心里想归想,脸面的事可不能妥协,龙阳硬着头皮说道。

    “嘻嘻,差不多!”嫣嫣嘻笑着。

    “胡说,我的名字可是我爸爸起的,他的名字很好,叫龙少云!”龙阳骄傲的说道。

    “龙少云,这名字还行,不过好像是天气预报似的。”嫣嫣不以为意。

    “你还没听过我老祖的名字,他叫龙鼎天,厉害吧!”龙阳话一出口,顿时后悔。龙氏一族是隐秘,自己怎会突然说了出来。幸好这里没有人认识自己,否则不是惹下大祸。

    我的精神怎么了?好像警惕也放松了?难道是因为这里的环境?龙阳立刻出了一身冷汗。自他出世以来,就几年的幸福时光,难得和珍惜;自他出山以来,时刻努力,为了寻找父亲母亲,历经艰险;自他独自学习与工作,他就时刻掩藏着自己的身份,生怕暴露靳村的秘密。而此时,他却无意的将自己的身份泄露给一个陌生的小女孩,难道是她的原因?

    龙阳看向嫣嫣,可嫣嫣站在那里,脸上带着甜甜的笑,一如小女孩一般,并无异处。难道是我多想了?

    “龙阳,你说什么天?”嫣嫣向龙阳问道。

    “哦,没什么,我是说外面是黑夜还是白天?”听嫣嫣的言语,她好像没有听清龙阳的话,龙阳顺水推舟,借口转移话题。

    “白天?白天!”嫣嫣到龙阳的话,并没有追问龙阳刚才的失言,而是望向房间外,一脸的憧憬。

    “喂,嫣嫣,你怎么了?”龙阳不解的问道。

    “龙阳,你说白天是什么样子?”嫣嫣还沉浸在她自己的思想之中,茫然的问道。

    “白天,白天有太阳啊!”看着嫣嫣的样子,龙阳不解。难道她没有见过太阳,难道这里没有白天?

    “智者说过,我们终有一天会看见太阳的!”嫣嫣说完,突然捂住小嘴,自知多说。“你千万别和奶奶说,我会受到惩罚的。”嫣嫣脸色苍白,一脸恐惧。

    “哦,你奶奶提过智者,你别害怕。”龙阳笑笑,以此缓解嫣嫣紧张的心情。

    “我不是说智者,智者是我们这里的神,他无所不能,无所不知。我是说白天这个事,你别提我说过,你自己以后也千万不要提。”嫣嫣小声的说着,生怕外人听见。

    “为什么?”本来龙阳是要出去见识一下外面精彩与奇异的世界,可此时却被嫣嫣的话吸引住。

    “反正不能提!你记住就好!”嫣嫣郑重的提醒道。说完,随着她的靠近,石碑缓缓升起。“你还出不出来?!”嫣嫣小声的喊着。“我可是偷偷的带你出来的,你千万别说话。”

    “哦,哦,来了。”嫣嫣的话匪夷所思,让人难以理解。但要搞清楚这些,就必须走出这个屋子,走进这个地方,融入生活才能找到答案。

    这?当龙阳走出石门,他立刻惊呆了。事实超出了他的想象,现实颠覆了他的认知。他原想,这就是一处莽原荒地,就是一处人迹罕至的避世之所,这也是最切合的想法。但是他错了,而且错的彻底,这里真的是黑夜,黑夜里的城市。

    不对,不是城市,是坟墓的城市!应该叫它墓城!

    龙阳的眼中都是坟墓,圆形的坟墓,一座一座,一望无际。每座坟墓都是圆形,由黑黝黝的物质砌成,在黑夜里发出绿荧荧的光芒。相比之下,天空并不是天空,而是漆黑的大地。而大地,相反却如天空,缀着点点的绿色星辰。

    那我住的?哪怕龙阳经历过那么多,还是打了一个冷颤。他转身看去,自己原来就一直住在一座坟墓之内,而房门,就是一座墓碑。

    那床?不会就是棺材板铺就的吧!

    就在龙阳住的坟屋之后,还是有很多的圆形坟墓,也发出绿荧荧的光芒,密密麻麻,无法计算。

    而最吸引龙阳目光的是,遥远处有一明亮的绿光,好似能够照遍所有的坟墓房屋,在夜里,特别耀眼。

    龙阳盯着那绿光,不由自主的向它走去。

    “龙阳!”看到龙阳走向前方,目光呆滞,嫣嫣恐惧的喊道。同时,她迅速的来到龙阳身边,拉住了龙阳的身体。

    但是,嫣嫣并没有拉住龙阳,没有阻止龙阳的脚步,他还是继续的往前走,无法停止。

    “你不能在往前了,不然会被发现的!”嫣嫣着急了,竟然哭出声来。

    “啪!”一道矮小的身影突然闪现在龙阳的身后,快速的伸手打击在龙阳的后颈,发出啪的一声。

    龙阳立刻瘫倒在地上,被迅速的抱进坟墓之内。

    “叮!”外面传来一道声音,这声音并不轰响,却刺激着所有人的神经。

    “鬼时已到,禁止外行!”威严的声音从远处传来,让人臣服与遵行,可惜龙阳没有听到。

    “奶奶,我错了!”嫣嫣低着头,诺诺的说道。

    “你知道错了!”破布条下的老人怒气的反问道。

    “知道了,孙女再也不敢了。”嫣嫣眼泪连连,却不敢哭出声来。她知道自己犯了大错,老老实实承认才是硬道理,因为奶奶最疼她。

    “好了,别装可怜了。但此次事情重大,不容的你任性。事也不能全怪你,是我大意了,没想到他是、、、”老人突觉自己说的太多,立刻停住了口。

    “奶奶,他到底是谁?”嫣嫣抹着眼泪,转而问道。

    龙阳是有些特殊,自被自己从阴河中钓出,奶奶一直把他关在屋内,不给出门。若非自己擅自做主,引起智者城堡的反应,很难知道实情。

    “你是我唯一的孙女,我岂能害你,别再问了。以后,没我的允许你不能将他带出屋子!”老人说完,立刻消失。她知道,嫣嫣会听她的话的。但当她出现在屋外,她的手心里流出血,血的颜色与正常人不同,因为它是黑色的。

    那是因为她一直紧紧的握着拳头,手指甲也一直扣在手心的肉内,没有察觉,也没觉得痛。

    难怪他能出现在墓城!难怪他能从阴河来到这里!难怪他能引起智者城堡的警觉!就因为他姓龙!

    老人好不容易稳住情绪,平复心情,才往最高的城堡走去,消失在群墓之内,黑暗之中。

    黑暗里,响起一丝不引人察觉的笑声。听那笑声,像是透露出快意与希望;听那笑声,似是相隔了无数年月;听那笑声,放佛被压抑了无数的岁月;听那笑声,让人难以参透,难以理解,难以琢磨。

    奶奶今天太反常了,她从来没有这么凶过我,难道为了龙阳?

    嫣嫣看着昏迷在床上的龙阳,撇了撇嘴角。她双手支着下巴,坐在龙阳的床边,心中同样思绪万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