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警 > 第二章 清醒 1
    “这是哪里?”

    当龙阳睁开眼睛的一刹那,他的眼中被绿色的光芒充斥着。

    这是哪里?这是龙阳的第一感觉。因为他自以为已经死去,不可能再出现在人世间。可他真真的活着,还是躺在一张床上。虽然那真的不叫是床,是一张桌子,桌子上铺了一片脏兮兮的布而已。

    好冷!没等龙阳起身,冰冷的气息侵入他的身体,让他难以忍受。我不是经过血界重铸过身体吗?龙阳自问。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因为被吸入莫名的空间?转瞬间,龙阳的脑中闪现出无数种可能,可他要面对现实,还要面对一切。

    “孩子,醒啦?”

    “我?”龙阳转身看着,在绿色的阴影里,一个佝偻着身体的人出现在他的眼中。“你是谁?”

    “我是谁?哦,好多年没有人问过我了,我是谁,我到底是谁?哈哈!你倒是给我出了个难题。”随着话音落下,一个被破布掩埋的身体慢慢的走了出来。

    龙阳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处,龙阳不知道眼前人的身份,龙阳不知道他是男是女,龙阳更不知道他是人还是鬼。

    是破布,简直是恭维,当那人的身影完全从阴暗中走出,龙阳才知道自己判断错误。布条!就是布条!那人全身被布条裹着,透出难以忍受的气味。那气味仿佛来自于地狱,阴冷、阴晦。

    他的身体弯曲着,不过一米五的高度,头被布条包裹着,看不到容貌。每走一步,就像用尽全身的力气,异常艰难。

    “这是哪里?”龙阳单手支撑着身体,重复着问道。龙阳异常虚弱,他之前感觉自己坠入了黑暗,随暗河漂流,直至昏迷。但,面前的一切让他清醒了几分。其他可以放在一边,必须知道自己身处何处,才能拯救自己,脱离险境。

    “你什么?你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布条下的人若有所思,还是惊讶的问道。听他话的声音,是个老人,而且是很老很老的老人。声音中不只有沧桑,还有难以言明的味道。就如千百年的棺材,开启时透出的气息。

    “恕子无知,真的不知道。”龙阳换了只手,他的身体能量透支,无法坚持。

    “你真的是人?”老人问道。

    “应该是,我想我目前应该是。”龙阳坚定的回答道。

    “是人,呵呵,来到这里真的不容易。”老人完,转身离开。他应该已经知道答案,还是不由自主的要问。

    这算什么事?这是哪里?我是怎么了?刚一醒来,就遇见老人,龙阳不能理解,更无法判断。这是?龙阳看着身边的一切,目瞪口呆,超乎他的想象。他处的房间就不是一个房间,而是一个圆形状的屋子,很矮。矮的离奇,站不起身子的那种,正好适合老人的身躯,一米五左右的高度。

    哎哟!当龙阳发现异常的时候,他支撑着起身,却被房屋的部碰到了头。

    这是哪里?龙阳还在自问。此时,龙阳又发现,房间内的灯光来自哪里。那并不是油灯,不是电灯,而是从骨头上发出的磷光。低矮圆形的房间内,四周插着巨大的骨头,骨头上发出绿莹莹的光芒,照亮了室内。

    龙阳低着头,从床上挪下身子,坐在炭火之旁,那是仅有的热量来源之地。

    “哎呦,不错嘛!能够下床了?!”一道亮丽的声音响起,悦耳动听,却与这环境格格不入。

    “谁?”这次不是老人的声音,难道这里还有其他人在?

    “你的救命恩人!”话的人没有现身,好像故意似的。

    “是你救的我?那你能不能告诉我这是哪里?”龙阳坐了起来,看向前方。房间不大,圆形的,除了是桌是床的东西,没有其他。

    “你这个人真是无趣,除了问这是哪里就是问这是哪里,和以前的人不一样,不和你玩了。”话音落后,再没声响。

    龙阳等了一段时间,确定没有人回答,再次躺下。既活之,就任之。既然救他的人没话,他就等待着来人。

    两天,没有人理会龙阳。两天,老人没有出现。两天,龙阳并没有恢复多少能量,只能恢复些许体力。两天,龙阳撑不住了,他真的想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我捉了只,是我捉的!”房间外面传出来声音,龙阳听的清,是他在这里最熟悉的声音,不是那老人的。

    “就是一只鬼,值得你那么高兴的?”外面传出老人的声音。

    “鬼,鬼也是我钓的,而且是我钓的第一只鬼。”

    “你厉害,你钓的第一个不是鬼,而是人!”

    听到这对话,龙阳暗暗无语。照他们的话,自己难道是像钓鱼一样被钓出来的?!

    “孙女,看看你钓的鱼好些没有?”外面再次传来老人的声音。

    我去,还真是,我真是被他们掉出来的。孙女?真是一个女孩?奶奶,真是一个老人,也是女的?!

    “哦!”外面传来哒哒的声音,是有人进来。龙阳没有躲避,依旧坐在床上。

    “你醒了?”清脆的声音响起,与上次并不相同。

    “醒了。”龙阳回答着,同时看向眼前的人。

    真是一个女孩,七八岁的模样,梳着马尾辫,身穿灰布衣。哪怕粗糙的衣服,也难以掩饰她的青春与清纯,配上童真的笑容,龙阳忍不住想捏上一把。

    “你是坏蛋!”女孩突然喊道。

    “我怎么了?”龙阳茫然不知所措。

    “你想捏我的脸!”女孩恼怒的道。

    “我,我只是想想而已!咦?你怎么知道?”龙阳习惯的挠着脑袋,想不明白。

    “你是我钓上来的,我能不知道!”女孩骄傲的道。

    “妹妹,你能告诉我这是哪里吗?”

    “妹妹?!奶奶,他欺负我!”女孩哭喊着跑了出去。

    我?这?龙阳从来没遇见过这种情形,一时手足无措。我错了吗?龙阳扪心自问,他没有错。

    “乖孙女,让我惩罚他!别哭,别哭,我的乖孙女!哎,算算你也有好几千岁了,他还那么你。”外面传来老人安抚的声音,倍显亲切。但听在龙阳的耳中,不是滋味。明明是七八岁的女孩,凭什么是好几千岁啊!

    “是人,又能到达阴府,真的非同寻常。”矮的老人走进屋内,坐在炭火旁。“是我孙女在钓魂的时候发现你,让我救了你,算你命大。这阴府四条阴河,你能通过四大鬼王的地域来到这里,才是你命不该绝。哎!你好好养伤,一切等见到智者再。”

    “既是救命之恩,请老人家告诉名姓,以图后报。”老人如此对待龙阳,龙阳不是无情之人,希望得知名姓。

    “不图报,如果你能出了此处,好好待我孙女,她名嫣嫣。”老人完,消失在暗处。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