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警 > 第一百三十八章 刺杀之前
    靳村?

    靳村!

    哪个靳村,哪个靳,是金还是靳?

    当天天和于飞听到朱宏远的话后,头脑一齐懵住了。无数的想法涌上他们的心头,在怀疑,在猜测,最终不明所以。

    靳村,龙阳的故乡,那个小山村,现在应该算是平县的一部分,怎么会与东岩市有联系?天天生活在平县,对龙阳的事情比较了解,因而她就越发不理解。

    靳村?是龙阳住的靳村街吗?于飞以前没去过平县,此次才来到所谓的平县。靳村街,平县的郊区,一处移民住的地方,也是龙阳的原住处。不会是靳村街,如果是,我们还用从平县紧急销假回东岩吗?于飞心中揣测着。

    “朱叔,你,你不会是开玩笑吧?”天天满腹疑惑,试着问道。其实她心里清楚,如果不牵扯到靳村,不牵扯到龙阳,朱宏远不会这样。从朱宏远的神情之中,她已经看出些端倪。

    “我开玩笑?!你都叫朱叔了,我会和你开玩笑吗?”朱宏远尽量放缓语速,也是在缓和自己的情绪。他自己都一时无法接受这个猜测,况且是自己心中最大的担忧,何况天天和于飞二人。

    “那照你的话,真的就是靳村喽?!”于飞马上接口问道。于飞同样不敢相信,但他知道他们要面对现实。

    “是的。但它应该不算一个村子,应该说是一个矿场区。”朱宏远稳定情绪,缓缓说道。“这个村子,哦,它位于一个矿洞旁,以前应该是挖矿人的一个安身地,久而久之吧,就形成了一个小村庄。”朱宏远讲着,车速随之放慢。

    “怎么回事?又是村庄又是矿场的,到底怎么回事啊?”天天十分不解,疑惑的问道。

    “你们呢,年龄小,根本不知道以前的事情,和你们讲多了,你们也不懂。&lt;&gt;这样说吧,这个村庄就是由挖矿人组成的村子。”朱宏远无奈的摇着头,在他眼中,这些孩子根本没经历过苦难与艰险,无法理解以前的坎坷。

    “那这与靳村有什么联系?”还是于飞问到重点,最重要的是矿场与靳村有何联系。

    “我与辖区的派出所所长联系过,他介绍说,这矿是一个姓靳的人开创的,他带来的人都姓靳,所以后来矿村又叫靳村。”说到靳村,朱宏远的眉头又皱到一起。

    “照这样说,这靳村非彼靳村喽?!”天天略显放松,紧接着说道。

    “应该是,但是我总有种不祥的感觉,好像与龙阳有关。我怕对龙阳不利,因而急忙和局长汇报。”

    “这就是你亲自接龙阳的原因?”

    “嗯!”

    听到朱宏远肯定的回答,以及他严肃的表情,天天和于飞知道这事有**成真。哪怕这个矿场的靳村与平县的靳村无关,可它与龙阳应该有联系。

    “朱叔,你开快点,我们要尽快去车站。”

    “是啊,师父,你开快点,我们必须尽快赶到车站接龙阳。”

    天天和于飞相继催促,他们感觉到了不寻常,心中更加着急。

    看来我的预感对了,这两个孩子和我也有同感。龙阳,你要小心了,这次不仅仅是一个谋杀大案件,也许是专门针对你的!朱宏远心里想着,脚踩下了油门。

    ----------------------

    “下车了,下车了,休息一个小时再出发!”售票员吆喝着,唤醒熟睡的旅客,停车休整,之后再上路。&lt;&gt;

    疲乏的乘客,睡梦中的人纷纷从狭小的客车中挣扎着身体,挤出车外。还有几人,把身边的物品塞进座位的下边,将重要的物品挎在腰间,最后蹒跚着走出来。

    车里很闷,味道不是一般的难闻,若不是天冷,定会打开所有的窗户透气。终于到下车的时间,车上不会留下一个人。龙阳随着乘客下车,并没有和他们一样到处找吃食与暖身的地方,而是来到僻静处,独自休息。

    按照时间推算,这时停车的地方应该是安远镇吧!龙阳又想起了以前,笑着摇摇头。年纪不大,怎么老回忆以前啊!

    也许是因为天气的原因,也许是更改了线路,这里并不是安远镇,而是一个偏远的小地方。

    这地方虽小,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因为经常停车补给的缘故,路边搭起了多个棚子。有小商铺、茶铺、小吃铺等等,基本满足乘客的补充需求。

    龙阳顺手掏出一个小酒壶,打开壶盖,抿了一口。凌峰的藏酒真的不错,入口微甜,入喉如火,全身自内而外扩散着一阵暖意。

    这小酒壶不错,巴掌大小,外饰刻图,内装三两,随身携带,随时饮用,非常方便。这是靳山的饮酒用具,自他离开后,龙阳一直小心的保存着。每当龙阳看着小酒壶,就仿佛看见了自己的义父。

    龙阳一直没有舍得用,直至此次回靳村,他才拿出来。这样,他就似可以随时随心的与义父相逢。

    正当龙阳看着酒壶陷入回忆的时候,龙阳的身后突然闪现出两三道身影。那身影速度很快,一闪而逝,消失在黑暗之中。

    当那几道身影闪现时,龙阳的背后出现一阵冷意。&lt;&gt;谁!龙阳迅速的转身,可身后一片黑暗,没有任何动静。难道是自己产生错觉了?龙阳摇摇头,走向客车旁。

    “上车了!大家上车了!我们要发车了!”售票员大声的吆喝着众人。

    乘客们在他的吆喝下,纷纷从各种铺子内探出身子,紧接着,急忙放下挑选的小商品或匆忙结账,陆续的向车子走去。

    客车在轰隆隆声中启动,声音时响时断,行驶左摇右晃,如苍老之人,后力不济。乘客又如躲避严寒的孩童,蜷缩在座位上,寻找着温暖与合适的姿势,为接下来的旅途做着准备。

    客车终于行驶上大道,速度越来越快,将所有的商铺甩在了身后。而当客车离开之后,那三道消失的身影又从黑暗中透出,紧盯着客车离开的方向。

    “啾!”一道声音从其中一人口中发出。特殊的音调对着远处的树林,仿佛凝聚成线,不对外扩散,竟未惊动附近商铺的人。

    声音落下,黝黑的树冠上又腾起几道人影,他们张开双臂,竟不落地,飞翔着向客车消失的方向追去。黑夜加上距离,无法洞察其中的原因,直叫人惊奇。如果能够近距离的观察,就可以看到他们在从树冠腾起时,双臂上弹出一对薄薄的羽翼,使他们的身体能够御风而行,不受地球引力的影响。

    龙阳不知道身后发生的事情,更不知道这些人的身份与目的,其实危险离他很近。无论是站立在黑夜中的人,还是已经追出的人,皆身穿黑袍!

    “已经追出去了!”其中一个黑袍人说道。“但是我们这一路都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下手,怎么办?”

    “主要是车上人多,贸然动手,势必暴露身份。”另一个人紧跟着说道。

    这两个人说话时面朝着第三个人,眼睛里透着尊敬与恭谨,显示出第三个人的身份特殊,应该是这些人的头领。

    “现在天已经黑下来,错过今夜就更加无法动手,完不成任务,我们谁也承受不了圣主的怒火。实在不行,就连车上的人都、、、”第三人话没说完,但他的手做了一个“杀”的动作。

    “这?!”另外两人看着手势,眼中充满疑问与惊讶。

    “两位,是他们死还是我们死,你们看着办吧!”第三人说完,往前走了几步,随之停下脚步,仿佛在等待另外两人的决定。

    “杀!”另外两人没有经过长时间思考,立刻有了结论。随着这个“杀”字出口,黑夜里的风又寒冷了几分。

    “事不宜迟,出发!”三人迅速消失在黑夜。客车已经行驶了一段时间,不知道他们会用何种方法追上,不会也用飞的吧。

    ---------

    随着夜色越来越深,客车行驶的越来越慢。不只是黑夜影响了视线,还有道路结冰的原因。此时,不但是驾驶员瞪大了眼睛,坐在副驾驶的售票员也帮着注意路况。这可是一整车的人,麻痹大意不得。

    话虽这么说,人总有疲惫的时刻。正当司机抬起右手揉搓困乏双眼的时候,一道黑影从车前一晃而过。

    “什么东西!”司机大叫一声,紧急踩下刹车。

    “吱咔!”车辆因为紧急制动,在路面上滑行。很快,车尾甩向前,与车头持平,幸亏车速不快,车辆终于停了下来。

    此时,车内已经乱成一团,有从座位上掉下来的,有被行李埋起来的,有哭的,有闹的,有大声嚷叫的。

    “呼!”司机长吁一口气,终于从惊慌中反应过来。这个司机是个新手,上这条线也就几天的时间,根本不会处理特殊情况。要是老司机,根本不会在这样的路况中采取紧急制动的办法。没有翻车,已属大幸。

    “你会不会开车!”

    “你怎么开车的!”

    “你要负全责!”

    当客车内的乘客明白过来后,开始抱怨,纷纷指责司机。

    “大家静一静,特殊情况,刚才一道黑影突然出现在车前,我不得不采取措施,请大家谅解。大家互相看看,有没有受伤的。”司机与售票员不停的做着乘客的工作,尽量让大家放松心情,稳住情绪。

    经过检查,因为车速慢的原因,倒是没有人受伤。

    “哦,对了,刚才那个到底是什么黑影?”此时有乘客突然想起,立刻对司机问道。

    “坏了!”司机和售票员先从车上下来,紧接着,有几个胆大的乘客也跟着下车查看。

    当下车之后,他们如被寒风冻住一般,目视着客车的后方,一动不动。

    五个人,如黑夜里的幽魂,并排站在路上。他们的身上穿着黑袍,头上戴着黑布罩,只露出双眼。更让人恐惧的是,他们每个人的手里都提着一把刀,在黑夜中没有一丝反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