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警 > 第一百三十七章 考虑
    当清晨第一缕阳光出现的时候,龙阳已经走出平县派出所。

    凌峰累了,最起码昨天晚上累了,他苦口婆心的了大半个晚上,只为了龙阳。虽然他了很多,但龙阳很少回答,直到最后,凌峰着着自己睡着了。

    龙阳起床的时候,凌峰还在呼呼的睡着,脸上残留着昨夜的忧心。龙阳静悄悄的走了出来,一直走出派出所。但当龙阳走出宿舍的时候,凌峰睁开了眼睛,默默的看着龙阳的背影,眼中充满了关怀与希望。

    既然东岩市有紧急警情,那就刻不容缓。龙阳决定立刻前往车站,坐上前往东岩市的客车。

    “龙阳走了?”当龙阳坐车离开的时候,有人来到派出所,和凌峰着话。

    “嗯,你气消了?”凌峰莫名的笑着反问道。

    “哼!这臭子,我这是给你面子,不然我定要好好教训他。”来人气着道。

    你教训?嘿嘿,我估计你还是舍不得吧?明知道自己的女儿喜欢口中的臭子,可又无可奈何,看来你这个局长也没办法喽!凌峰心中窃喜。

    来人是天都,天天的父亲,平县公安局的局长,可到底他还是一个父亲,他疼天天,也就关心龙阳,爱屋及乌嘛。紧接着,两人却无话可,一人一根烟,默默的抽着。

    虽是冬末,但天依旧寒冷。路上结了冰,车行的很慢。

    龙阳坐在车上,又想到当初和天天一起上学报到的时刻。记得当时,还破了一宗谋财害命的案件,抓了父子俩。想到这里,想到天天以及两人经历的事情,龙阳的脸上展露笑容。

    此次事情紧急,不知东岩市到底又发生什么案件,是否与黑袍人有关?自侦破那个黑袍基地之后,黑袍人似乎销声匿迹,一直没有动作,让龙阳心中忐忑不安。不会?龙阳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也许此次真的和黑袍人有关。龙阳坐在车上,心里一直在考虑其中的原因。

    “龙阳到了没有?!”东岩市刑警大队内忙成一团,朱宏远焦急的问道。他已经一天一夜没睡了,红肿的眼睛充分明了一切。

    “应该已经启程了吧?命令是昨天下午传达的。”旁边的同志回答着,手中不停的整理着收集来的资料。

    “哎!这次是市局的老大亲自名要见他,麻烦大了。”朱宏远突然开始挠头,如龙阳一样。

    “朱队,你这次的屠村是否与上次一样啊?”

    “我,我哪里知道!一个村,户,67条人命,再加上5条狗,7只羊,19只鸡,你问我,我问谁去!”朱宏远的火气直冒,差掀翻了屋。

    不一样,真的不一样!一样,也许一样!朱宏远没法给自己一个答案,也无法解释其中的原因。

    这,应该是他从警以来的第一大案!

    一个村庄,人畜无存,活口不留,死因不明,毫无痕迹,没有头绪。

    “辖区警员呢?”

    “还在现场!”

    “派出所的所长呢?”

    “带领全所人员在现场维持秩序,保护现场,开展初步调查!”

    “我们的人员呢?”

    “按照布置都全部撒出去了!”

    “那,那、、、”

    “朱队,你都问了三遍了。”

    “龙阳人呢?”

    “朱队,这你都问了七遍了。”

    听到下属的回答,朱宏远立刻停止了询问,他迅即冷静了下来。案情重大是其一,案情紧急是其二,可自己为何会突然沉不住气了。大风大浪见过了,心不稳,神不定,如何破案?到底怎么了?这是他此时考虑的事情

    案发现场,东岩市,一村庄,平常一村庄。一夜之间,不留活口,人畜全死。特别的是,无论人,还是牲畜,皆如被吸干了一样,成为干尸!

    这个世界真的有吸血鬼?

    吸血鬼应该是外国的鬼嘛?难道它们偷渡越境而来吗?

    哪怕就是吸血鬼,它也就吸人血,会把狗、羊、鸡这些畜生的血都吸光吗?!

    到底哪里不对?

    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是因为灭村吗?是因为人与畜生都成为干尸吗?

    朱宏远还在考虑,还在想,还在皱着眉头,还在坐立不安。他虽然冷静了下来,但他还是不安,心悸的感觉越来越重,越来越冲击着他的神经。

    难道是?

    朱宏远突然意识到自己忽略了一个事情,就是这个,这个村庄,让他汗毛直竖。“快,快派人4时守在车站,只要龙阳一到,立刻接到队里来。”朱宏远突然大声的吩咐着。他刚刚还在静静的思考,猛然的一吆喝,整个案件侦破会议室里的人立刻停止手中的工作,不解的看着他。

    “看什么看!快!”完,朱宏远冲出会议室,迅速的钻入驾驶室,疯似的驶出刑警大队的院子。

    “我怎么看开车的那个人像是朱队?”刚刚赶回来的于飞茫然的问道。

    “是他!”天天也惊讶的回答着。

    他们两个人接到通知,匆匆的从平县赶回来。刚到东岩市刑警大队门口,就看见一个人开着车子疯似的驶出去。

    这次定亲,是天天的主意,为了是测试龙阳,看他是有心还是无心。谁知戏刚开场,就被单位的命令打乱了节奏,无奈结束。

    不过,也幸亏有单位的通知,不然天天真的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收场。也幸亏是于飞,换了别人,假戏真做,天天哭都无法改变结局。

    “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为何让我们突然回来?”于飞不解的问道。

    “咋了,你还不想回来,还真的以为我要和你定亲?!”天天气恼的。

    “不,不,我哪敢哪!”于飞背着两个背包,连连摆手。心想,我也就这一回了,一回就够了。和你回去一次,不但是受气包,也是苦力,看来只有龙阳能够治得了你!“哎!我是考虑是什么案件而已,你别想多了。”

    “什么案子,进去不就知道了,就知道你不安好心!”天天赌气着道。

    “我怎么不安好心了?”

    “那我爸爸问你的时候,你还同意和我交往呢!”

    “这,这不是你交代的吗?”

    “我交代的也不行!”

    “我,我、、、”于飞真的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回答,气馁的转身,向刑警大队内走去。

    “怎么样,心虚了吧?!哈哈、、、”天天笑着,一脸胜利的表情,这是在龙阳那里得不到的胜利。

    ---------------------------

    “会有那么巧?”东岩市公安局内,市局局长惊讶的问道。

    “我也是猜测,但如果是真的呢?”朱宏远焦急着道。天很冷,但他一脸的汗。

    “你立刻安排人保护他,不允许有任何差池。”

    “我已经安排人去车站接他了,接完立刻回队里。”

    “不行,你亲自去,接完回市局,我要亲自见他。”

    “哦,是!”朱宏远完,转身就往办公室外跑。

    “回来!”

    “是!”朱宏远立刻刹住脚步,斜着身子,扶着门,急忙的答道。

    “你看你,还有刑警大队大队长的样子吗?!~”局长笑着道。他的目的是让朱宏远稳住心神,明知道没用,但他还是要。“我知道你和龙阳的关系,但关心则乱,懂吧?”

    “懂!”

    “去吧!”

    “是!”朱宏远还不如之前的模样,迅速的跑离局长办公室。

    难道是真的吗?当朱宏远离开办公室,局长的眉头紧蹙,他目前无法解释其中的原因。“喂,是办公室吗?案子的侦查进展第一时间汇总到我这里,这是死命令!另外,专案组转到市局刑警大队,前沿就是阵地,那里才是工作的地方。还有,任何指挥员不要妄下命令,一切要先听取侦查员的意见,我过后就去。”完,局长撂下电话。他之所以还没去,因为他要等龙阳。他要见龙阳,他要考虑全局,要听取龙阳的看法。

    局长比任何人都心急,这是一个大案,不只是东岩市,而是全省乃至全国的大案。案件已经层层上报,报至省里、部里。所有人都没睡,局长也一样。但,自他听完朱宏远的汇报,局长的神经被螺紧,更无法放松。

    这个村庄真的与龙阳有关吗?希望不是事实!

    ---------------------------

    “朱队,你回来了!”当朱宏远回到刑警大队,于飞和天天立刻来到他的身前,一是报到,二是领取任务。

    “你们到了,那太好了,我现在正缺人手。这样,你们立刻和我去车站等龙阳,走!”朱宏远完,转身步出办公室,朝着院内的车子奔去。

    “朱队,我们现在有大案要查,还要去接那个混蛋!”天天不解,在身后气恼的道。她虽然回到东岩市,但她心里想着龙阳迟到的事情,更加气不打一处来。

    “事情紧急,如果你有意见就不要来,于飞,我们走!”

    “哎!等等我!”天天看出朱宏远不是故意作假,应该有特殊的情况出现,不敢再多言,立刻上车。

    “咳咳!师父,到底是怎么回事?”车上,于飞看着天天不住的递眼色,硬着头皮问道。

    “你们已经回来,应该大致了解案情了。这是一个旷世的大案,我们必须全力以赴,给全市乃至全省人民一个交代。”朱宏远边开车边回答道。

    “你知道我们问的不是这些?”天天忍不住插嘴。

    “哦,好吧,告诉你们也行,但是你们不许和任何人透露。那个村庄有些特殊,村庄的名字是靳村。”朱宏远犹豫着,还是了实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