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警 > 第一百三十六章 迟来的人
    到底是什么在召唤李阳,为何会觉得心痛?这其中到底有什么联系?

    李阳自己承认他应该是李村的人,那他当初为何会离家而去,又怎么会到东岩市?到底他是自幼就离家,还是根本就没在李村生活过?

    看着李阳脸上的表情,非常真实,不似假装而成。r?anw?e?nw?ww.

    此时,李阳痛苦的看向李村的方向,眼中蓄满泪水,但没有流出来。他在努力克制悲伤,独自承受痛苦,默然舔着伤口。

    此情此景,在龙阳心中产生巨大的共鸣。他同李阳近乎一样的境地,失去村庄,失去父母,失去所有一切的亲人与依靠。因此,龙阳理解李阳,同情李阳。不知不觉中,两个男人的心靠近了许多。

    “你为什么会在这座山峰上觉得心痛?”待李阳平复些后,龙阳问道。

    “我不是十分确定,但我有一种感觉,很真实。”李阳边思索边回答着。

    “什么感觉?”

    “这座山峰就是我们李村的宿命所归,这里应该就是他们最后的停留之地。”说到这里,李阳的脸上再次透出痛苦的神情。

    “宿命所归?最后停留之地?”龙阳口中重复着。“你是说李村的人最后来到这山峰?”想到自己在这山峰上受伤之事,龙阳脱口而出。

    “是的。”

    想当初是否是李村的人袭击了自己,害的自身失去鬼眼能力的?按照当时他和凌峰追踪的踪迹,以及来到这山峰上突发的状况,龙阳只能怀疑,无法确定。

    龙阳记得,他上山的时候确实看到李村的老槐树,而且已在山顶。但不知是李村人自己所为,还是外人所为。那时,山顶处突然发出的一道白光,刺入自己眼睛,直入脑海。由此,龙阳暂时失去鬼眼的能力,见不到狗娃,直至以后深陷险境。

    “你是否还能感应到李村人的去向?”龙阳接着问道。

    “哎!”李阳长叹一声,摇了摇头。

    李村虽然不大,但人数也不算少,那么多的男女老幼怎么可能说消失就消失,说不见就全不见了呢?难道李村的人也遇见不测了?这其中到底隐藏着什么阴谋?

    本来以为回到靳村已经摸到些头绪,谁料到越查越糊涂,越查谜团越多。靳村还没查出个一二三四五,李村又来个二三四五六。

    龙阳与李阳各怀心事,不过此时大致相同。既然此地查无可查,就此离开吧!

    不好!刚才只顾着想事情,时间已经不知不觉过去太多,此时已过正午,耽误大事了。

    “李阳,快走!麻烦了!”龙阳大喊一声,率先往山下跑去。

    “哎!等等我!”李阳从沉思中惊醒过来,迅速跟了上去。他的速度没有龙阳快,不一会就被抛在远处,看不到龙阳的身影。

    靳村距离平县很远,还要翻过几座山头,等龙阳到达县郊时,天已近幕。

    无论如何,还是要赶到天天家里的,龙阳心里想着。

    “龙阳,你怎么才来?!”还未到天天家,路上竟然遇见凌峰。

    “我?”龙阳此时说不出话,他想说,但不知该如何说出口。是说自己故意来晚,那就是推脱。说自己有事耽误,那就是在找理由。

    “我什么我?你再我来我去也来晚了!”凌峰气愤的说道。

    来晚了,难道天天与于飞真的定亲了不成?龙阳感觉心中莫名的失落与痛,头脑中一片空白。

    直到此时,他才真正的体会到天天在自己心中的位置,是不可或缺,是不能缺少,是一时不见就想念,是那么的重要。

    冬末的寒风吹过,虽然不能够影响到龙阳的身体,但他的身体微微颤抖。

    龙阳的目光看向平县县城,县城内人正方歇。做工的回家,做活的收工,做买卖的刚刚拉上店铺的门。

    而此时,吃饭的地方人多了,活动的地方人多了,两两一起出来的人多了。而这一切,仿佛都落在龙阳眼里,拔不出来。

    这一切,都是一瞬,一瞬如一世,一世如一事。就因为这迟来的一事,让龙阳仿佛过了一世。

    “看来我真的来晚了?!”龙阳低着头,默默的向前方走去。

    “臭小子,你去哪,跟我回单位睡觉!”凌峰知晓龙阳的心意,但他还直着嗓子吆喝着。

    “我觉得我应该去天天家里解释一下,我确定应该和天天说明一切!”龙阳坚定的说道。他不想就此失去天天,哪怕她和于飞定亲,他想他应该和天天说明一切。真的到了那里,真的遇见天天,哪怕一句祝福也好。

    “你还敢去?”凌峰说了一句,嘴角露出一丝莫名的笑容。

    “不是敢不敢的问题,我心里认为我应该去,必须去。”龙阳没有任何置疑,坚定的向前走去。

    “他们都走了,你去找谁?”凌峰双手抱在胸前,脸上的笑容更盛。

    “无论走到哪里,我还是要去。”龙阳的脑海里没有其他,他知道自己今晚必须见到天天。

    “好吧,你去东岩市吧,他们回单位了。”看着龙阳的背影,凌峰没法再笑下去。他知道龙阳认真,而且非常认真。

    “啊?”龙阳猛然转头,看着身后的凌峰。紧接着,他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来到凌峰的面前,等着凌峰接下来的解释。“怎么了?”

    “你小子,傻人有傻福!嘿嘿!”凌峰看着龙阳焦急的面容,终于控制不住自己,不住的笑起来。说到底,真是世事难料,本来就是一个女孩子闹别扭、闹情绪的事情,差点因为大人的参与酿成错局。

    “到底怎么回事?”龙阳虽然知道事情已经有了转变,但还是不住的追问。

    “天天对你有好感,对不对?”

    “我、、、?对!”

    “天天答应过你一些事,对不对?”

    “额、、、?对!”

    “天天对你有误会,对不对?”

    “这、、、?对!”

    “天天不会和于飞定亲的,对不对?”

    “对!”

    “咦?怎么这句你没有怀疑和迟疑?”凌峰这时平静的看着龙阳,仿佛看透了龙阳的心,龙阳和天天这两个孩子的心思。

    “到底怎么回事?”龙阳看着凌峰的表情,终于知道了结果。但他还是要问原因,因为原因不是因为他是迟来的人。

    “紧急情况,天天和于飞接到通知,已经结束假期,回东岩市执行任务了。”凌峰说道。

    “那他们的定亲仪式?”

    “傻小子,难道你不知道天天的意思,她本来就是用定亲的事情来刺激你,让你明白她对你的心意。谁知道你还是迟到,幸亏任务来的及时,不然,你、、、嘿嘿!”凌峰笑着说。

    “那天天她?”

    “你以后好好解释吧,也要好好对她。不过这次真的是有紧急任务,你也要明天赶回去。”凌峰神情一变,严肃的说道。

    “不是让你们配合我行动的,说到底,我连具体的行动任务都不清楚,怎么又来了任务?”大事已过,天天就是大事,龙阳不解的挠头问道。

    “那你就要问朱宏远了,他这个人最近神秘莫测,神龙见首不见尾,厉害了。不过话说回来,让天天和于飞销假赶回去,也许有他的功劳,你小子可别忘记他的恩情了。”凌峰变了,变了好多,不但心情好了,性格也好了,时不时的开起了玩笑。但他的玩笑之中,充满了深意,也充满了浓浓的感情。

    “好,我马上赶回去!”

    “去哪?说好的明天回去嘛!”

    “有紧急任务嘛!”

    “我还有藏酒嘛!”

    “我去,不会吧,我可是都搜过了,你就那一箱而已。”

    “就知道你会搜,所以我早就藏了一箱。”

    没有问,没有答,一人一句话,话话有情义。

    凌峰不好酒,龙阳一样。而两人自相遇相见,仿佛有一条看不见的线,将两人紧紧的连在一起。两人心里清楚,但从不说破,也没有人能够斩断那条线。

    天还是那么冷,也许明天的太阳出来以后,就是初春。

    龙阳只有回到平县,回到靳村街,回到熟悉的人身边,他的心才有温暖,才有阳光。也只有靠近那个山村,那个他出生的地方,他才再次充满了动力与勇气。

    目前,貌似谜团越来越多,但龙阳知道,他距离那谜底越来越近,事情会越来越清晰。

    “还再想天天?”凌峰躺在床上,为老不尊的问道。

    “不是,我再想另外一个人。”龙阳平静的回答着。夜虽然黑,他的眼睛却越来越明亮。

    “你还喜欢另外的女孩子,是那个天天口中的白兰吗?我说嘛!我们天天那么善解人意,怎会突然发起那么大的脾气?!龙阳,你不能那样做!千万别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凌峰腾的从床上站起来,叉着腰大声的批评着龙阳。他本来声音就大,这时差点把全所的人都吆喝起来。

    龙阳回来了,所里的同志都知道这俩人会唠半夜,没想到临了半夜,居然还那么大声,那么有精神。

    几间宿舍的灯亮了,又接着熄灭了。

    “嘘,我说你,你还有没有良心啊?”凌峰压低声音,近乎趴在龙阳的床边,生气的说道。

    “你想哪去了!我说的不是白兰,是李阳!我从东南山峰急匆匆的赶回来,虽然速度很快,可李阳为何还没到?”龙阳将双手垫在头下,不解的说着,像是和凌峰说,也像问自己。

    “李阳?”凌峰愣了愣,也突然想起来。

    这次龙阳的行动,不只让自己配合,也让李阳配合,李阳人呢?难道他才是那个迟来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