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警 > 第一百三十四章 是感受,还是感应?
    靳村古墓之内,除了祭坛,别无他物。它还有什么?它还能有什么呢?

    龙阳百思不得其解,一时思考入迷,竟忽略了狗娃的存在。就连古魂等魂盟成员的到来,也没有注意到。

    “盟主这是怎么了?”最先开口的是古魂,看来他是有事情要汇报给龙阳。

    “你问我,我问谁去,他一进来就迷迷糊糊的。”狗娃疑惑的回答着。他只是照实说出他见到的情形,难道说父亲靳海让龙阳有另外的想法。

    “你是副盟主,不问你问谁,我这可有大事与盟主商量着。”古魂给狗娃一个大大的白眼。他这个老家伙,真是太古老,最近和狗娃他们混在一起,也算活跃起来,多了些现代的气息。

    “你有资历,你有本事,你去问!”狗娃还给古魂更大的白眼,鬼魂这事,难说,白眼而已,要多大就能有多大,狗娃的白眼够大,变得如一座小山,好好的炫耀了自己一下。

    “狗娃,别闹,这其中有古怪!”此时,龙阳说话了。

    “有啥古怪!”狗娃立刻收回了自己的幻象,来到龙阳的身边,急切的问道。别看狗娃此时嘻嘻哈哈,其实他的心里藏有很多事,特别是父亲靳海的事情。

    “你清楚,大家都清楚,我是身具鬼眼的,是能够看见鬼魂的人。但,为何你能够看见你父亲的鬼魂,而我看不见呢?另外,我是从靳村古墓中转移到这里的,暂且还想不通其中的道理。狗娃留下,其他人退下。”龙阳说完,转身走向血界的深处。

    血界与之前并无变化,血红色的能量越积越重,仅此而已。

    “老大,你是?”狗娃跟在身后,两人来到血界的僻静之处,他才开口问道。

    “兄弟,其实我不是为了避开所有人,因为还有一个人在。”龙阳挥开屏蔽,古魂出现在眼前。

    “我?我、、、”狗娃一时语塞,不知如何回答。

    “难道我们兄弟还有隐瞒吗?我为何让古魂到此,你应该明白我的用意。”龙阳走近狗娃,拉着他的手,紧紧的,正如年少时一样,毫无分别。

    “我是为你好!”狗娃抬起头,对着龙阳说道。

    “我知道,你肯定是为我好,但是你一定要告诉我原因。”龙阳与狗娃自小一同长大,感情深后,不容怀疑。但此次,龙阳知道狗娃隐瞒了些事情。鬼魂,龙阳可以看到,为何狗娃看得到,他看不到,龙阳疑惑。

    “我不是看见父亲的鬼魂的,我只是不想你涉险。”狗娃此时抬起头,双手握在自己的胸前。“我听父亲、祖辈们讲过,老祖宗的坟墓不能动,那是关乎靳村的运势与秘密,也是我们靳氏守护的责任。虽然你是老大,虽然你是龙氏,但没有族长的允许,任何人也不能进入最古老族长的坟墓。那天,我知道你对坟墓产生了怀疑,所以我才出现,接着我阻止你,谁知道你还是进去了。直到你来到血界,我才知道,你也许就是那个人。”狗娃说完,热泪盈眶。他虽然小,虽然已经死亡,但他还依然坚守着靳村的规矩。死要坚守秘密,生止外人接近。

    “兄弟,辛苦你了。咱俩是兄弟,同是靳村人,誓为靳村报仇!”说完,龙阳将狗娃深深的拥入怀中。这个兄弟,没得说。哪怕他死,他都要为靳村保守秘密。龙阳不生气,反而觉得自豪,有这样的兄弟,他很欣慰,这是龙阳的感受。

    “盟主,我是不是有点,咳咳!”古魂故意咳嗽两声,打断两人的谈话。其实他有更深的目的,就是说我更是外人,我是不是听了更多不该听的话。

    “是我让你来的,就是让你帮帮我,此时你还为老不尊了,狗娃收拾他!哈哈!”龙阳笑着,看着狗娃与古魂的嬉闹,刚开始的乌云一扫而尽。

    终于将狗娃的心结打开了,龙阳觉得很高兴。一开始听狗娃的讲述,龙阳就心存疑惑。狗娃定是有心事,为的是祖宗规定,他没错,错的是龙阳,是龙阳在探听靳村的秘密。虽然龙阳姓龙,但他始终认为自己是靳村的一分子,一直是。

    龙阳是逼不得已,他不为别的,为的是为靳村报仇,为的是找到父母,为的是伸张正义,为的是一世清平。其实龙阳找狗娃,只是为了解决一个心结,一个情结,两兄弟的事情,没有太多的隔阂,解释清楚,就最清楚。只要龙阳为了靳村,狗娃就没有任何遗憾。

    “嘿嘿!”古魂低声的笑着。

    “对了,你找我何事?”龙阳问道。

    “还不是你惹的事情,我是解决不掉的。两个天天找龙阳哥哥,一个是要见你的王后,我能怎么着,只能困着。”古魂苦恼的说道。这三个鬼魂是龙阳亲自收进来的,而且他有特别交代,要好生待之。她们就是青玉、红玉与她们的母亲。

    “她们与你是一个朝代的,你能不熟悉,这事就交给你了,能完成要完成,不能也要创造条件去完成。”龙阳大甩手,直接来个不管不问。

    “你不是要难为死老夫嘛!”古魂想哭的心都有。

    “你那点心思我能不知道,查查历史,你是为谁而战?”龙阳笑嘻嘻的看着古魂。

    “羞死老夫了!哎!”古魂叹息着,消失在远处。

    “老大,你太损了吧,竟然把古魂气走了!”狗娃在一旁不失时机的打击着,最后的声音留给古魂,古魂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咆哮了一声,瞬间消失。“老大,你知道点啥?”

    “你少来,以后对古魂尊敬点,他毕竟是几百年的前辈!”龙阳一板正经严肃的说道。

    “那你还这样?!”狗娃偷笑着。

    “这是几百年前的恩怨,我们不好参与,你以后少说点话。我可是听说了,你最近很不安稳哦。”

    “我有什么,不就是逗逗这些老家伙嘛!”

    “别忘了,你可是副盟主,我不在的时候都要靠你,你多和古魂他们学习。兄弟,你放心,只要我有能力,我定要想办法让你们复活!”

    “知道了,安了!天天这样说,你没有压力,我们都有压力了!”

    “天天?!”龙阳不由自主的重复着说着。

    “对了,老大,你和天天这丫头怎么样了?”狗娃问道。

    “她?我不知道。”想到天天,龙阳想到天天和于飞回来的事情,要定亲的事情,应该就是今天吧。

    “你们不好?还是?”狗娃感受到龙阳的情绪,感觉到其中的不妙,感应到兄弟的反常。

    为了你,皆抛弃,为了你,又远离,为了你,在躲避。

    是情,难道不是情,是情不是情,谁也说不清。

    天飞雪,叶凋零,唯有情意重。

    待春来,花将开,盼相见,能否尽重来。

    朝阳与夕日,天天能相逢,愿此生,能与天天每日是曾经。

    是感受,难道不是感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