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警 > 第一百三十章 寒夜
    寒夜无风,是否皆如梦;奈何情份,几多伤心事,聚散离合,始终不愿空;是情深或是缘浅,哪能尽说通?

    寒夜无风,心却成了空;奈何世间,几多无奈事,世事沉浮,恍若一梦中;是妄邪还是真善,留待后查证!

    寒夜无风,寒夜却Щщш..lā房门外,亭廊内,二人里,一人苦闷,一人如痴又有衷。自吃过宵夜之后,龙阳与凌峰二人各搬一条几凳,分坐房门两侧,一人抽烟,一人喝酒,却没有互相交谈。

    这边,已经放倒了几个酒瓶,毫无醉意;这边,地上满是烟蒂,却无困意。两人喝酒之间产生点小争执,虽不说话,但互知心意。

    “我说的这一切都完全是为你好,你一定要去道歉。”外面越来越冷,吐出的烟仿佛被冻住,飘的特别缓慢。

    “我知道!你这还有酒吗?”龙阳晃晃手中的酒瓶,看向对面抽烟的凌峰。

    “没有,一滴都没有!”对面的火光变的明亮,看来是深深的吸了一口,表达着心中的不满。

    “我早看见了,你床底下还有一箱好酒,是不是留给我的?”龙阳站起身,走回了屋内。

    “给我拿一瓶!”凌峰喊叫着,扔掉了手中的香烟。

    屋里传来拆纸箱的声音,紧接着龙阳走了出来。“你说你也不是黄老邪,咋这次跟我叫上劲了?”说完,龙阳将酒丢给了对面的凌峰。

    “我?哼!”凌峰扭开瓶盖,咕嘟咕嘟的喝下几口。“咳咳咳咳!我去!”

    “这点酒量还要对瓶吹,看我的!”龙阳抓起酒瓶,对着瓶子就猛灌下去。咕嘟咕嘟,龙阳一气干掉了一瓶。

    “砰!”空酒瓶被龙阳顺手仍在了地上。

    “说好了啊,我就陪你疯这一回。”说完,凌峰也干了手中的酒。随着酒瓶掉落的声音,凌峰瘫倒在走廊内。

    和我比酒量?你差远了!龙阳将凌峰扶起来,架到了宿舍内的床上。吃饭的时候,凌峰不断的劝说着龙阳,让他去天天家里道歉,挽回两人的感情。龙阳却不情愿,一直推脱着,因而两人在生闷气。

    龙阳心里比谁都清楚,凌峰是为了他好,为了他和天天两人好。但他却存了另一个想法,一个残忍的想法。这个想法不但对天天残忍,对他自己更残忍。

    他的身份特殊,他的处境危险,他情不得已,他情不由衷,他有难言之隐,他只有却情。他想做一个决定,就是趁这个机会让天天远离自己,远离自己就是远离危险。

    黑袍人是个危险,自己的身世更有危险,他不能让天天和自己一起涉险,目前只有这唯一的办法,才能让天天远离自己。况且,于飞确实是个不错的人选,也许他能给天天一份真正的幸福。

    寒夜里,龙阳走出了凌峰的宿舍,走出了派出所,独自走向靳村的方向。

    “你这又是要独自行动?”当龙阳走出县城的时候,身后传来一道声音。

    “你还真是阴魂不散啊?”

    “我说过我不离你左右的嘛!你忘记了?”

    “我没忘记,既然来了,就一起走吧!”

    “你这是要回靳村?”

    “知道了还要问?!”

    对于身后的人,龙阳更不愿搭理,没想到他没回靳村街,还一直追踪着自己。本以为在族长墓地的时候已经将他摆脱,没想到还一直跟来。

    雨越下越大,整个身体犹如冰水浇灌,寒彻上下。龙阳不在乎,他的身体经过重铸,这点困难不在话下,就不知身后的那位能不能经受的了?

    一直走到山脚,龙阳终于停下脚步,回身看去。没想到李阳竟然也跟到了此处,虽然身体有些颤抖,但是毕竟跟了上来。

    “你真的和以前不一样,换做其他人,早已冻的半死。”此时虽是冬末,但依然寒风料峭,若非常人,哪能行动自如,早已躲避取暖。但,龙阳依在。

    “我说过,我以后会和你一起行动的,一是上级的命令,二是我个人的理由。”李阳站在龙阳的身前,神情坚定,又有些莫测。虽昨晚在靳仁的墓地时他有解释过,但龙阳认为理由不充分,还不值得他信任这个曾经背叛过队伍的人。

    龙阳知晓这是组织上的安排,但龙阳的经历使他不轻易相信他人,这也是他的命运使然。

    “冷吗?”

    “还好。”

    “喝一口?”

    “你这急匆匆的出来,身上还带着酒?”

    “凌所的好酒我岂能浪费,我都带出来了。”

    “那我也来一瓶!”

    “好!”

    几句简单的交谈,缓解了气氛,也让空旷的荒野中,冰冷的山脚下有了一丝丝的暖意。

    前面,就是进入靳村的山路,连绵的几座山崎岖难行,况且是寒冬雨夜里。前面的山路只是稍微容易点的,后面才是真正的考验。那里,曾经隐藏靳村多少年,曾经隔断尘世间,曾经是靳村的世外桃源。那里,就是龙阳此行的目的地。

    “谢谢!”李阳跟紧几步,低哑的说道。

    “你也会说谢啦!!☆⌒v”

    “我本来也是人,后来变成鬼,现在变得不人不鬼!”李阳快走几步,将龙阳落在身后。

    “那我呢?”龙阳一时怔住,心中思绪万千。明天,明天就是天天和于飞订婚的日子,自己这样做对吗?明知道天天是用于飞来故意刺激自己,自己却选择远离,这真的对吗?

    “后悔还来得及。”前方传来李阳不咸不淡的话语。

    “后悔什么,后悔带着你?”龙阳用手抹去脸上冰冷的雨水,冷声说道。

    “你心里有数,何必为难自己?”

    “我自己的事情自己知道如何处理,不用你一个外人来教!”龙阳说完,大步离去。山上的道路多为砂石,不似泥泞的道路,此时因为雨水的冲刷,反而好走。不一会,龙阳已经走出不近的距离。

    咦,李阳没有跟上来?算了!他毕竟还不算同一路人。

    嗖!一只匕首擦过龙阳的身体,钉在他身前的树上。“什么人!”龙阳在山路上搜寻,只见一道身影顺着山路快速的掠下,一闪就失去踪迹。

    回平县,稍候半日,即到!李阳。

    这李阳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辛辛苦苦的跟过来,为何会突然离去?他回平县什么目的?走还是不走,等他还是不等?龙阳站在寒冷的雨中,立下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