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警 > 第一百二十七章 回家
    照目前的情况来看,想甩掉李阳已经不现实,只有将他带在身边才最安全。龙阳只有执行上级命令,走一步看一步了。还有,天天是龙阳的心病,只有回到平县才能知晓确切的消息。

    “我们是走着回去还是坐车回去?”李阳问道。

    “走着回去?!还没走到家假期就结束了!”龙阳气不打一处来,没想到这李阳此时还挺会埋汰人的。

    “那你还愣在这里干什么?”李阳虽然面部僵硬,嘴可没僵住,句句敲打在龙阳的心坎上。

    “你去买票!”既然李阳要服从自己的命令,龙阳立刻行使自己的权力。

    “我没钱!”

    “你!我?哎!~走吧!”龙阳无可奈何,向车站走去。

    市里,而不是市局,身份特殊的几个人一直在忙碌着。他们之中,龙阳只认识两个人,一个是市局的局长,一个是朱宏远。剩下的人,他连一个都不认识。

    “你龙阳会不会心存不满,不接受市局的决定?”问话的是局长,这是他最担心的地方。

    “不会!”朱宏远斩钉截铁的回答道。“龙阳是个识大体的同志,他定然会明白我们的用意。就是,就是、、、”

    “有话直!”

    “是!他对我们此次的行动毫不知情,我们是不是有些过分?”

    “既然你对他满怀信心,你还担心什么?!”

    “是!不担心,绝对信任!”

    “我还不知道你的心思,担心你的兄弟的安危吧?”局长一改刚才严厉的态度,微笑着问道。

    “有。”朱宏远也没隐瞒自己的情感,向局长汇报道。

    “是啊!我们是瞒着他太多的事情,可谁让他的身份如此特殊,你懂得我的事情。”局长完,不再和朱宏远多,继续和其他人商议着事情。

    局长的话,让外人听来很难理解,可朱宏远知道,局长着两层的意思。身份特殊,不是特指一个人,而是两个人。

    龙阳,等你回来,我一定请你大吃一顿,算是道歉啦!朱宏远心里默默的道。

    两人一路几乎没有过话,龙阳没没问,李阳没问没。两人坐在车上如同陌路,也难得落得清净。

    两人难得的沉默,直到平县下车终于打破。“这就是你老家?”李阳问道。

    “不是。”龙阳懒得和李阳搭话,况且他还不想和李阳透露大山内靳村的秘密。

    “看来你比我也强不了多少,没什么亲人朋友,连个接车的人都没有。”李阳比以前稍显话多,不知什么原因。不过,龙阳由此看出,李阳之前的生活并不愉快。

    他们不知道我回来,此次,我要多陪陪他们。这是龙阳内心的话,他不会出口,更不想刺激这个不明身份的李阳。

    “龙阳!”熟悉的声音,熟悉的身影。是凌峰,那个最初、一直信任的朋友,他来了。

    “凌叔,你怎么来了!”龙阳的眼泪盈眶,强忍着,在眼眶里打转。若不是李阳在侧,龙阳定然夺眶而出。

    “臭子,你回来了,我难道不能来接你!走,上车!”凌峰激动的接过龙阳的几个包裹,拉着龙阳就往车站外面走。

    “哦,还有一个人和我一起,就是他。”龙阳向李阳招招手。

    “好,好,一起走。”凌峰客气的招呼着。但龙阳在凌峰的手臂上捏了一下,凌峰立即有所觉察。

    “咦,孙,你怎么来了?”正当凌峰寻思的时候,被一个人拦住了去路。

    “凌所长,天局让我来给龙阳带个话,让他明天去他家一趟,有家事要。好了,话带到了,我走了。”孙几句话完,立刻转身离开。可在他转身离开之前,对着龙阳好像眨了下眼。

    不用,这是孙对龙阳的暗示,龙阳知道是什么事情。龙阳不动声色,只是对凌峰看了一眼,凌峰也回了一眼。定然是天天和于飞一起回来的事情有关,这事瞒不了凌峰。

    “龙阳,去哪里?”凌峰看似是多此一问,其实大有玄机。既然龙阳刚刚对他示意过,他肯定要先征求龙阳的意见。

    “回家!”“好!”

    两人的一问一答非常简短,却充满着特殊的意味。

    “龙阳回来啦!”“龙阳回来啦!”一阵阵高兴的呼喊声响遍平县西郊的靳村街,人群向龙阳涌来,直接将凌峰与李阳挤到街角处。

    “回来啦!”“回来好啊!”老人们热泪直流,上上下下的打量着龙阳。

    “子!壮多了!”“成了大男人了!”叔叔大伯们喊着。

    “又瘦了,这是在外面要吃多少苦!”婶子大娘们抹着眼泪。

    “龙阳哥哥,快给我们讲讲外面的世界!”和龙阳差不多的兄弟姐妹们硬挤到龙阳的身边,拉着龙阳的胳膊摇晃着。特别是娜娜,更是抓着龙阳不放手。

    “带好吃的吗?我们想吃好吃的。”孩子们喊着。

    “好嘞,好嘞,大家让龙阳进屋再吧!”靳河出来话,他现在成了靳村街的主事人。

    虽然进了屋,大家还是你一句我一句的问个没完,龙阳的眼泪终于控制不住,流了下来。在车站,他还能控制住,可此时,他无法强忍。

    “咱大家让龙阳稳稳,一路劳顿的,等会再叙话好吗?”还是靳河替龙阳解了围,从激动与伤感中脱离出来。

    “这些是我路上买的零食,分给大家吃吧!”龙阳在东岩市上车之前,逛了很多的零食店,买了两大包裹的零食。当时李阳十分不解,低声埋怨过。此时,站在远处的他,才真切感受到这浓浓的深情。因为下车的时候,他还嘲笑过龙阳。

    靳村街的人们久久没有远离,回家的人也是存有目的的,因为接之而来的,是各家各户准备的美食,一一送了过来。

    靳仁以前的老房子,从没有如此热闹过,大家端来的酒菜食物摆满了院子的桌上。大家着、笑着、谈着,听着龙阳讲着,笑声带着眼泪,满满的一院子,满满的靳村街。

    深夜,村民们渐渐离去。最后,靳河安排完二人的住宿,也回去了。

    院子里,只剩下龙阳、李阳和凌峰。

    这些年,凌峰和靳村街的村民们感情越来越深,已经融为一体,再无法分割。以前是因为龙阳的原因,现在,是因为靳村街人的质朴与深情。

    “我想去一个地方。”龙阳和凌峰道。

    “我知道。”凌峰回答着,站起身,手里拿着一个包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