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警 > 第一百二十五章 功成 人两散 2
    白兰出走了!

    不!准确的说,她应该是回家了。她一早得知龙阳安全归来的消息,就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之前,龙阳一直想办法让白兰离开,可她坚持着,始终没有远离龙阳。如今,她却自己选择离开龙阳,不知前路是否会有危险。

    当龙阳赶到车站的时候,客车早已驶去,无法追赶。

    龙阳垂头丧气的来到刑警大队,他准备将白兰出走的消息告知朱宏远,让他帮忙留意白兰的行踪。

    当推开朱宏远办公室的一刹那,龙阳发觉朱宏远的脸色有些难看,仿佛有心事。“朱队,被领导教训了?”

    “被领导教训倒是小事,只是有些事情更难接受。”朱宏远为难的说道。“你来找我有事,是不是你已经知道了?”

    “是啊,我没想到她会主动离开这里。哎!”龙阳叹着气。

    “没想到你能接受的了,我刚才还在考虑怎么向你开口。”朱宏远仿佛放下心中的石头,压力顿减。“我也想不通,他俩会走到一起。”

    “只有她自己走的,哪还有什么他俩?她说她回她爷爷以前住的地方了,去陪小黑了。”龙阳坐在椅子上,怅然着说道。

    “你说的是谁?!”朱宏远突然站起来,瞪大了眼睛问道。

    “当然是白兰啦,你不是知道吗?”龙阳疑惑的反问道。

    “白兰也走了?!”朱宏远的眼珠子都要瞪出来。

    “嗯,咦?什么叫也走了,还有谁走了?”一股不好的预感涌上龙阳的心头。

    “天天,天天她回平县了。”朱宏远颓然的坐下,眼睛观察着龙阳的反应。

    “原来是回家了,还好。不过,你说他俩是什么意思?”天天回平县,无非是回家,虽走的仓促与意外,还是能够让人勉强接受的了的。不过龙阳想起朱宏远的话,里面似有蹊跷。

    “她是和、和、和、、、”平常直爽的朱宏远结巴起来。

    “你快说啊,真是急死人了!”龙阳这才意识到问题所在,着急的催促道。

    “好吧,我就直说了,你要有心里准备。”朱宏远停顿了一下。“天天是和于飞一起回去的。”朱宏远说完,继续观察着龙阳的表情。

    “我以为多大的事情呢!天天找于飞做个伴也正常,我和她的误会还没有解开,正生我的气呢!”龙阳没太在意,他十分自信。

    “你!你!唉!我给你气死了,他们这次可不一样!说什么老大不小了,可以谈婚论嫁啦,回家给父母看看之类的话。你怎么不着急啊!”朱宏远是真的急了,把憋在心里半天的话都秃噜了出来。

    “你说什么!”听完朱宏远的话,龙阳立刻呆立当场。

    白兰出走,天天回家,这些他都可以接受得了,但他无法接受天天和于飞走到了一起。难道自己犯大错误了,那误会真的如此之深?!

    难怪!难怪在老井内两人的神情有异,他们,他们早已经在一起了?龙阳的头脑如炸了一般,紧接着一片空白。

    “龙阳,你冷静一下。都怪我,没一早跟你说他俩请假的事情。”朱宏远自责着。

    “不怪你,如果他们真的走到一起,你也制止不了。他们是清早请假走的吧?”龙阳脸色煞白,木然的问道。

    “是的。”朱宏远点着头,手中的烟缓缓飘起,如龙阳的思绪,飞起又飘散,却没有着落。

    时间缓慢的流逝着,一两个小时过去,龙阳始终没有说话。

    “这样不是个办法,我认为你应该追过去,当面问个明白。”朱宏远打破沉默,给龙阳提个建议。

    龙阳摇摇头,并没有言语。

    “其实天都一开始是反对你们俩在一起的,但是后来就任由你们发展了。他对你有很大改观,默认你与天天的交往。如果于飞这一掺和,我怕会前功尽弃的。”朱宏远再次说道。

    “真的吗?”朱宏远的这番话终于点醒了龙阳,他抬头问道。

    “我几时骗过你。”

    “天局长认可我,可天天不再,不再愿意和我在一起,那也枉然。哎!事情既然发展到这一步,那就顺其自然吧!只要天天高兴,天天幸福,我愿意成全他们。”

    “说了半天你还是没有听进去!你啊!”朱宏远无可奈何的摇摇头。感情的事情勉强不得,他是过来人,清楚的很。“那你有什么打算?”

    “既然你批了他们的假,不妨也卖个人情,放我几天假吧!”龙阳抬起头,好似从刚才的伤感中走了出来。

    “没问题!本来就说好的,完成这项工作就放你假的。”朱宏远明白,龙阳在强撑着,其实心里苦的很。

    “那我走了!”龙阳起身,向办公室外走去。

    “你要去哪里?”朱宏远赶紧追上去,问道。

    “还没定,走了再说。”龙阳没回头,直接回答道。

    “还有一件事要问一下,就是老井下的情况如何,我要交报告给市里,你知道的。”朱宏远为难的说道。他知道这时问这个不合时宜,但龙阳要请假,上级催的急,没有办法的事情,不得不问。

    “老井下的复活阵法已经被摧毁,也没有鬼魂继续作怪害人,你放心吧!”此时,龙阳才转回头,认真的回答。

    “还有,今天早上有群众来报,老井坍塌的地方已经恢复如初,这里面是不是、、、?”朱宏远没有问全,但意思很明显。

    “老井之下有两种稀有的矿物,是古代坠落的陨石,十分奇异,同样十分危险,应该是它们的作用。你可以将这个情况和上级汇报一下,千万别轻易下井,切记!”回答完朱宏远的问题,龙阳终于离开了刑警大队。

    龙阳所言非虚,老井之下确实还有陨石。但龙阳也有隐瞒,他没有告诉朱宏远,那两种陨石的精华已经被他收取。确切的说,应该是被他的双手所吸收。

    龙阳没有太多的行李,简单的一个包裹,还是为了掩人耳目。重要的东西都在他身上,无人觉察。

    走出招待所大门,龙阳停住脚步,因为有一个人已经在那里等候着他。这个人来的突兀,出乎龙阳的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