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警 > 第一百二十四章 功成 人两散 1
    “天天,我回来了!”龙阳从通道内冲出来,身后传来一连串崩塌的声音。“快走!井塌了!”

    “我们往哪走啊,老大?”于飞扶着天天,紧张的问道。

    不对!不是于飞受伤了吗,为何于飞扶着天天?只是一个念头在龙阳脑中划过,他没有深想。

    “抓住绳子,快点上来!”一道久违的身影出现,是李阳!他正在阵法之上,垂下一条逃生之绳。

    事有缓急,容不得龙阳多想。“天天快走!”

    “不,让于飞先走!”天天断然拒绝龙阳的提议,将于飞推到了身前。“快上!”

    “嗯!”于飞看了一眼龙阳,立刻攀升而上。

    “到你了。”

    “嗯!”天天没有说话,握住垂下的绳索,脱离井下。

    也许,在这永久埋藏的井下,永远没有人知晓。但,在龙阳的心里,留下一道深深的痕迹。鬼魂,与人一样,也有感情,也分是非,不能一概而论。那个勇于牺牲的女孩,那个坚持本心的鬼魂,永远烙印在龙阳的心里。

    “好!太好了!”当一众人等从老井下出现时,朱宏远激动的抱住了大家。

    “快离开这里!”龙阳顾不得和大家解释,拉着身边的人,挥舞着自己的手臂,迅速的撤离老井的范围。井下,发生了天翻地覆的事情,井上,所有人不知。

    轰隆轰隆声从地下传来,越来越近,越来越震耳。南北两处老井,十里长度,瞬间塌陷,坍塌的建筑瞬间埋没了一切。无论生还是死,消失在一瞬间。

    “就这样完了?!”于飞震惊的看着眼前的阵阵飞烟,傻傻的问道。

    “这样还不完?!你觉得井下还能剩下什么?”朱宏远扶住于飞,怅然说道。

    “那我们是成功了,还是失败了?”天天转向龙阳,似有意味的问道。

    “我没想弄成这样,怪我!”造成那么大的破坏,龙阳真的无话可说。况且,他还没有救出他想救的人,也许是鬼魂。

    “于飞,咱走吧!”天天没有给龙阳解释或者说话的机会,直接和于飞相扶离去。

    “封锁现场,任何人不能靠近!”朱宏远顾不得其他,直接下命令封锁现场。其实,他也想得到龙阳一个解释。不是捉鬼吗?怎么搞得天塌地覆的?!

    “先回单位,稍后再议!”朱宏远知晓其中必然发生无法阻止的事情,不然不会出现如此大的状况,他首先要安抚的还是龙阳。

    “嗯。”龙阳木然的回答着。他看着眼前已成废墟的街道,回眼看着渐离渐远的两道身影,无法言语。

    “龙阳,井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何整整十里街道全部坍塌?”刚回到会议室,朱宏远就迫不及待的追问。这并不是小事情,是关系到全市安危的大事件,不由得他不重视。

    “该来的就会来,这已经是最好的结局。”龙阳显得非常疲惫,不愿意深入解释。

    “我可是和局长打包票的,谁知道会是这样的后果?!”朱宏远显得非常焦急,语气显得很重。

    “是你和局长打包票的,我可没有。”龙阳的心里还停留在井下的那一刻,根本没有心思和朱宏远详细的说明情况。

    “你!”朱宏远真的急了,手在办公桌上狠狠的一拍。

    “你是队长,你是领导,你有发脾气的权力。但,你没有和我发脾气的权力,我还是一个便衣而已。”龙阳说完,从椅子上起身,愤然的走出会议室。

    “他,我!哎!”朱宏远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拼命的抽着手中的香烟。

    “龙阳做的没错,我相信他!”

    “你?”

    “不错,是我,我相信他。若不是他,我们市将迎来前所未有的灾难,甚至遍布全国。”

    “李阳,你知道井下发生的一切?”

    是李阳为龙阳证明与正名,颠覆了大家以往的认知。“我只知道少许,但我认定,龙阳为此付出了很多。”

    “我刚才真的有点冲动,对不起。”凭朱宏远和龙阳的关系,那是没说的,大家都清楚。可今天,朱宏远确实有点过了,超越了兄弟的底线。“龙阳呢?”

    “应该回招待所了。”队内的同志回答。

    “于飞和天天这俩人呢?”朱宏远再次问道。

    “自回来后就没有见过他们。”

    “真的奇了怪了,散会!明天再说。”朱宏远让大家回去休息,可他真的再无法安然入睡。刚刚,他的语气真的重了些,不知道龙阳是否承受的了。龙阳到底在井下经历了什么,让他心情如此沉重?难道其中还有隐情?

    招待所内,显得静悄悄,少了一个人。对,此时应该是白兰拦住自己回房间的时候。最近时间,白兰一直缠着龙阳,无论是白天还是深夜,她都痴痴的等着龙阳回来。而此时,她却不在。

    咚咚咚!龙阳敲响白兰的房间门。

    咚咚咚,再一次的敲响。“白兰,你睡了?我回来了,我没事,你放心!”龙阳说完,不解的回到自己的房间。

    这丫头,又耍公主脾气了!龙阳摇摇头,躺倒在自己的床上。“好累!”

    清晨,当第一缕阳光照进房间的时候,龙阳就立刻醒来。他真的有些累,不管是井下,还是井上。

    “这丫头应该醒了吧?!”龙阳记得隔壁的白兰,这丫头好像昨晚没理睬自己。不对?!她不会这样啊?龙阳觉得自己神经大条,竟然忘记了重要所在。

    咚咚咚!咚咚咚!

    砰!

    龙阳抬脚踹开白兰的房门,里面空无一人。

    白兰!白兰!

    正当龙阳出外寻找的时候,一封书信出现在龙阳的眼前,龙阳连忙打开。

    龙阳哥哥:

    谢谢你帮助我替爷爷报仇,谢谢你陪我一路走来,谢谢你始终照顾着我,谢谢!

    其实我不想说谢谢,我想大胆的说一声“我喜欢你!”

    可能我配不上你,我是一个没爹没妈的孩子,但我真的喜欢你。我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资格如此说,但我还要说,我喜欢你!

    看得出来,天天姐真的在乎你,她也爱你!我也看的出来,你也喜欢她,你也爱她!我是一个多余的人,我选择离开。

    放心吧!我会回到以前我住的地方,找我的小黑,守着爷爷。

    龙阳哥哥,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