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警 > 第一百二十一章 变化
    龙阳向天天和于飞介绍了井下的情况,特别是几处危险的地方。好在龙阳之前已经经历过,没有太大的危险。

    龙阳前方带路,带领着天天、于飞二人,经过墨鱼区,跨过石块阵,趟过千尸池,闯出迷幻阵,来到红玉与她母亲的陵墓之内。

    龙阳等人进入到南处老井的中心,可眼前的一切与之前大相径庭。入眼之处,几列土黄色的堆状物出现眼中,分明是以前文武大臣站立的位置。

    大殿之上,只有王座依在,红玉与她母亲的骷髅已不知所踪。

    仅仅几日,这里竟然发生那么大的变化,怪不得连井下水的落差压力都已不同。难道说,红玉与其母亲已经复活成功?

    不好!

    到底是谁来了?是红玉,还是她们的母亲?

    “龙阳!龙阳!”于飞在一旁急切的喊道。自龙阳带领他们进来,一直顺风顺水,可进了大殿之后,龙阳精神恍惚,心不在焉。

    “哦,什么事?”龙阳猛然惊醒,回答道。

    “这就是你说的井下大殿,里面没什么嘛!”于飞边察看边说。目前的大殿不同往昔,一切化为黄土,无非只剩下一座王座,确实没啥值得留意的。

    “没什么?你想象一下,谁能在井下开凿出这样一处空间,这本身就是一处奇迹!”天天在一旁说道。

    自下井以来,天天一直惊讶与惊奇着,既紧张又兴奋,与于飞不同。

    “天天,你误会了。我们自下井以来,没有出现过危险,没有所谓的井下大墓,我是有点遗憾而已。”于飞心虚的解释着。

    “你们跟着我走,我带你们去北老井!”龙阳没有在意于飞的质疑,迅速的绕过王座,顺着后面的通道迅速前进。

    “咦,这后面还有机关,我就说嘛,老大不会让我白来的。”于飞说完,急忙的跟在龙阳的后面,钻入甬道之中。

    “啊?!不会吧!”当于飞顺着手电的灯光看到前面之后,瞪大了眼睛。“老大,前面好像不通哦。”

    于飞所说非假,前面的通道被堵死,没有一丝缝隙。

    此时,龙阳也在看着前面的石墙,思考着其中的蹊跷。按位置来说,这里正是蟒蛇机关所在之处。如今,此地却成了堵住前进的石墙。

    “拿手电过来!”龙阳向身后的于飞招手。

    “给!”于飞略带着失望的语气,将手中的手电递给龙阳。

    龙阳没有理会于飞,用手电照向石墙,石墙上刻着一副蟒蛇图,栩栩如生。这蟒蛇,龙阳认得,就是拦截过他的机关蟒蛇。龙阳从它嘴里进,从它屁股出,记忆深刻。

    这机关真是奇妙,既能化为真实的蟒蛇机关,又能重组为石墙拦人去路,非常人所能为。龙阳一边察看,一边自语。

    “什么真蟒蛇假蟒蛇,不就是一堵石墙嘛!”于飞向身后的天天嘟囔道。

    “闭上你的臭嘴,好像你来过似得。”天天给了于飞一个大大的白眼。

    “我,我?”于飞一时无话可说,结巴着不知如何回答。“我看你就一直没有生过龙阳的气,一直为他说话。”

    “你是不是找打,我看你最近皮松了,是不是要紧紧?!”天天扬起拳头,作势要打。

    “好了,我就让你们看看什么是真正的机关,什么是古人的智慧。”龙阳说完,伸出食指放入嘴中,一缕鲜血出现在指肚。

    “哎,你别自残哪!”于飞笑着说道。

    龙阳没有理会于飞的话,将流血的食指按在蟒蛇图案的蛇信之处,随即立刻抽离。只见蟒蛇的蛇信贪婪的吸收着沾附的鲜血,那股血红立刻遍布蟒蛇的图案。

    随着血红色流遍蟒蛇的全身,那蟒蛇好像活了,在石墙上腾动。

    “这?”

    此时不但是于飞,还有天天也被眼前的景象所惊呆。他们没有见过,恐怕没有想象过会有如此的变化,是龙阳让他们见识了什么叫神奇。

    此时,蟒蛇竟然从石墙上腾空而出,向着龙阳等人扑去。于飞没有见过如此大的阵仗,竟忘记逃离,一屁股坐在地上。

    “龙阳!快跑!”天天不顾一切,向着龙阳跑去。因为她眼中的龙阳还呆在原地,如吓傻了一般。

    “孽畜,大胆!”龙阳站立不动,伸出右手指向前方。

    随着龙阳的话音,那蟒蛇霎时停止攻击,迷惑的看着龙阳。紧接着,它低吼着,慢慢的,顺从着爬行到龙阳的脚边,似宠物见到了主人。

    此时,天天刚好跑至龙阳身侧,惊诧的看着眼前的变化,一时无语。怎么回事?!“龙阳,它?”

    事有缓急,龙阳不想解释这些,既然他伸出右手,就有足够的把握收服这蟒蛇。这些是于飞与天天一时无法理解的,也是一下不能解释清楚的。总之,右手收服过机关的魂魄,用处就在此时。

    “速开石门!”龙阳放下手臂,石墙缓缓开启,原来就是一堵阻止前进的石门。

    “开门了,龙阳,我们快进去!”天天激动的抱着龙阳的胳膊,催促着说道。

    “慢着,看看于飞。”龙阳转过身体,走向瘫坐在地上的于飞。

    “兄弟,你怎么样?”龙阳伸出手,看似要拉于飞起来。

    “我,我没事。”于飞连连挥手。

    “没事?没事还不离开我兄弟的身体!”龙阳嘴里说着,右手的食指迅速的点向于飞的额头。

    当龙阳的右手食指离开于飞的额头,于飞的额头处出现一个血红色的指印,发出血红色的光芒。

    “啊!”于飞惊叫着,抱着头在通道内不停的打滚,痛苦的喊叫声不绝于耳。

    “龙阳,于飞怎么了?”一连串的事情接连发生,天天有点不知所措。三人是同学,而且是最优异的毕业生。他们都有相当的理论基础,又经历了几年的实战,几乎都可以独挡一面。而面对如此诡异的事情,还是无法应对,哪怕身边有个诡异的龙阳存在。

    “你不觉得于飞刚才有点奇怪?”龙阳和天天说着话,可眼睛一直没有离开在地上挣扎的于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