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警 > 第一百二十章 一行四人
    人员已经定下,剩下的就是行动的时间,而且这行动的时间是越快越好,否则,谁知道还会不会有无辜的人受害。

    况且,受害者都是一尸两命,和南老井下的母女复活紧紧相关。

    会不会是借尸还魂?龙阳想过,但又立刻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因为已经死去三个女人,一个都没有再露过面,绝不是那种情况。

    除非?

    除非是那个邪恶的复活阵法,不然怎会出现这样的异常事件。===『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http://www.bxwx.tv/book/52261/』===。目前,只有再次进入南老井,才能洞察其中的隐秘,根除杀人于无形的狗屁阵法。

    龙阳无法拒绝天天的要求,只有同意她加入行动。还有李阳,那个曾经背叛过他们的侦查员,神秘的李姓人,也要一同前往。还有于飞,他早早的为自己挑选了装备,随时准备行动。

    “下井吧!”几人来到南边老井,在井沿处,龙阳没有犹豫,直接下达行动的命令。“我第一个下去,天天第二个,于飞第三个,李阳断后。”龙阳熟悉井内以及井下的情况,前面带路。

    龙阳第一个跳入井中,紧接着天天和于飞身穿潜水装备紧跟其后,最后是李阳,他和龙阳一样,没有穿戴潜水装备,只携带其他的井下用具。

    龙阳一个猛子扎了下去,下沉到二十米的深度时,龙阳觉察出异常。井下的压力竟然没有持续增强,保持在一个平衡度,与第一次下井时不同。怎么回事?

    龙阳没有纠结于此,继续下潜,没有了压力,速度明显加快。而后面两人,顺着绳子下潜,安全性大大提高。目前,最大的难题不在这里,而在如何顺利的到达井下的空间。

    记得第一次下井时,龙阳是跌落下去的,侥幸没有受多大的伤。有了上一次的经验,龙阳可以轻松的应对。而天天和于飞则不然,他们没有和自己一样的身手,需要多加注意。

    龙阳将绳索抓在手里,来到井水与空间的分隔处。井水清澈,不阻碍视力,龙阳完全可以睁开眼睛进行观察。

    这里并没有特别的阻隔物,为何能让井水与空间分隔开?难道是阵法的原因?龙阳伸出手,轻易的将手伸到井水下,他的手掌出现在空间之中。

    不管了,先下去再说!

    龙阳一个猛子钻了下去。

    啊!

    我去,还来!

    龙阳觉得自己的身体突然失去了自由,如上次一样,直坠下去。

    不对?!

    龙阳觉得自己突然停滞了下来,身体在半空中缓缓下降,并没有初次的伤害。

    这?

    龙阳落到地面,诧异的环顾四周,漆黑一片,但没有能够阻拦他的视线。

    怎么回事?

    地面变得如此平整,难道自己离开的这几天发生了变化?龙阳来不及思考其中的诡变,他看向上方。天天、于飞,还有李阳并没有下来。

    记得第一次下井,抬头去,上面一片漆黑,隐约有水声。而现在,上空十分透明,可视度非常强。

    龙阳看见上空的天天,看见于飞,但没有看见李阳。

    绳索在上空盘绕,并没有垂下来。

    这次可是准备了足够米数的绳索,按道理讲,应该足够用。可如今,它却被阻隔在外,不只是绳索,还有人。

    嘭嘭!嘭嘭!

    龙阳清晰的看到天天和于飞,清楚的听到他们坠落在上空的声音。

    他们下不来吗?

    龙阳突然意识到,他忽略了些许东西。

    也许自己不同,也许阵法的原因,但天天和于飞是凡人,不一定能够进入到井下。

    “回去!回去!”龙阳拼命的向上挥手,而他们看不见龙阳的动作。

    龙阳想着上去,可他无法触及。他想着警示,可他们看不见。如何是好?

    咚!咚!咚!

    此时,咚咚的响声不断的响起。

    龙阳抬头看去,有一道黑色的身影不断的敲击着井下的结界。

    这是?

    天天和于飞的身边出现一道身影,他不断的用自己的拳头轰击着井下的结界,咚咚声不绝于耳。

    李阳?

    他?

    龙阳猛然想起李阳的身上的异常,难道他能够进入井下?

    一圈圈涟漪在上空扩散,随着李阳的打击越来越密集,随着出现一道空间,直透地底。

    一道绳索随着垂下,落在龙阳脚边。

    “龙阳,拿好。”是李阳的声音,他将绳索抛在龙阳身边,示意龙阳固定住。

    “好。”龙阳从恍惚中清醒过来,立刻抓住绳索,看着天天与于飞缓缓落下。而他的心里,想着更多的事情。

    “龙阳,我们来了。”于飞待到落下后,立刻来到龙阳身边,兴奋的说道。

    “龙阳,下面该去哪里?”天天向龙阳询问。他们下井之前,都是被朱宏远再三交代过的,必须听从龙阳的指挥。

    “李阳呢?”龙阳看着上空缓缓闭合的空间,自言自语的说道。

    “李阳?”听到龙阳的话,于飞不禁四处察看。“他不是在我们后面吗?”。

    “我没有看见他下来。”龙阳也在警觉着。这个李阳不凡,要说自己有原因能够下到井下,也许能够解释,可李阳呢?

    换句话说,哪怕李阳也能够下来,可他人呢?

    一行四人下井,如今只剩三人!

    “龙阳,我早就说过,这李阳靠不住,可朱队非要他和我们一起下井。我看哪,他就是以前那叛徒!”于飞卸掉身上的潜水装备,埋怨的说道。

    “既然市局决定让他和我们一起行动,必然有用意。于飞,你少小肚鸡肠的。”天天不满的回应。

    “你忘记他在郑府内的所作所为,你忘记他在树林内的陷害,你忘记他对龙阳怎么做的吗?!”说到这里,于飞气不打一处来。

    “可,可他是朱队从市局带来的,难道你不相信朱队?”天天把朱宏远搬出来,证实自己所说的道理。

    “我?”于飞一时语塞。朱宏远是他的师父,是龙阳的兄弟,他无法辩驳。

    “好了,下面我要和你们说几件事,你们注意。”龙阳下过井,知道其中的厉害,他必须告知自己的身边人。

    一番讲述之后,于飞和天天算是了解到井下的不寻常,原来龙阳在井下竟然如此凶险。听在于飞的耳中,非常震撼,听在天天的耳里,心中波澜。

    下井四人,只剩三人,李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