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警 > 第一百一十九章 事不难,心难
    听到朱宏远的召集,龙阳立刻起身,和刑警队员一起来到队里。在朱宏远的办公室,还是原班底,还是那几个人,一一到齐。

    朱宏远坐在办公桌前,桌上的烟灰缸内挤满烟蒂,他又是整夜的没睡,考虑着行动的每一个细节。

    “师父,我们开会吧!”于飞走近提醒,因为朱宏远一直默默不说话,不知他又在思考着什么问题。

    “等一下,还有人要来。”朱宏远说完,继续抽着手中的香烟。

    “还有人?”

    听到朱宏远的话,室内的其他人一起看向他。难道还有其他人要参与这一行动?朱宏远不说话,目前得不到具体的答案。

    砰、砰!办公室外传来敲门声。

    “进来!”朱宏远说道。

    “李阳?!他不是?”于飞惊讶的张大嘴巴,看着走进办公室的人。

    李阳?龙阳也是心内一惊。记得攻破黑袍人据点的时候,李阳已被魂丝侵入,彻底的失去意识。要不是他最后被拖出碉堡,肯定无生还的道理,他竟然还活着,这是龙阳没有想到的。

    “好了,人到齐了,现在开会。”随着朱宏远的话音落下,大家按序就班的坐在座位。其实大家的眼光还停留在李阳的身上,久久没有离开。

    “这次的行动由龙阳指挥,一切听龙阳的安排,现在由龙阳来落实具体的行动细节。”朱宏远说完,继续抽着烟,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

    “我?”龙阳看向朱宏远,期望得到肯定的回答。

    朱宏远没有回答龙阳的问话,继续抽着烟,眼睛已经眯起来,马上要睡着的样子。

    “好吧,我准备再下井。本来打算自己去的,朱队要安排人和我一起去,不知大家有什么意见?”朱宏远就是在推卸责任,他知道自己拦不住天天,把难题抛给了龙阳。龙阳没有办法,只能把人选的事情放在桌面上讨论。

    “我去!”于飞第一个举起手,表达自己的意愿。

    “我去!要么都别去,包括龙阳!”天天紧跟着说道。她的意思很明显,不带上她,任何人都去不成。

    “我是必须去的,这是市局的安排。”李阳坐在不起眼的地方,但他的话非常有分量。原来他是市局安排的人,难怪朱宏远沉默不语。

    “你,你可是~”于飞的话说了一半,被龙阳一把摁在座位上,没有把下半句话说出来。于飞的意思很显然,李阳是背叛过他们的人,怎么能让他们相信他?

    除了李阳与朱宏远,其他人的想法一致。

    “李阳已经治愈了,没有可是,更没有问题,难道你们不相信市局的决定?”朱宏远睁开眼,说完后立刻打起了呼噜。

    真是个老狐狸!天天心内默默的说。面临此种问题,天天不会再计较和龙阳之间的误会,她还保留着真性情,只是遇到龙阳,才会彻底忘却了自己。

    “好吧,我一个,李阳一个,一共三套装备,只能再有一个人!”龙阳听到李阳的话,似乎有些高兴。如果李阳去了,不会让天天去吧?

    “那于飞歇着吧,我去!”天天从座位上站起来,不置可否的说道。

    “我去!我勒个去!还拿不拿我放在眼里?”于飞着急的跳了起来,啥话都说,完全不经过大脑的思考,忘记了天天踢在身上的痛。

    “你反了?!”天天恰起腰,怒气冲冲的对着于飞喊道。

    “我,我?”于飞这才反应过来,他是和天天在竞争最后一个名额。

    “我也觉得于飞去合适。”龙阳为了让天天远离危险,不顾天天的怨恨,直言说道。

    “你!”天天气的直跺脚,眼睛直瞪着龙阳。

    “好了,你们都去!”朱宏远在椅子上挪动着身子,没有睁开眼,迷糊的说道。

    “太好了!”天天兴奋的拍着手,高兴的坐了下来。

    天天高兴了,可其他人莫名其妙。这朱队,到底是睡着了还是睡着了?!

    “只有三套装备,也不够分的?”这时,于飞提出了问题。

    “我不用!”

    “我不用!”

    两道声音不约而同的响起,一个是龙阳,一个是李阳。

    龙阳知道自己的身体,那是在血界内经过重铸的,坚硬无比,凡毒不侵。可李阳为何有如此的信心?

    “你还是带着装备,别逞强。”龙阳善意的和李阳说道。

    “你小心就是。”李阳生硬的回答道。

    “你这人怎么回事,龙阳关心你,你还当成驴肝肺!”于飞看事不服,立刻反驳说道。这李阳翻来覆去,给以前的侦查工作带来诸多困难。而且他是叛徒,现在怎会出现在这里?

    于飞不信任他,天天更不会信任,龙阳呢?一头雾水。但朱宏远始终没有说话,不知他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难道是因为李阳是他的徒弟吗?

    “既然人员定了,大家回去准备,行动的时间另行通知。”龙阳结束了会议,让其他人离开。

    龙阳的话一落,李阳率先走了出去,其他人却没动。因为就那么几个人,剩下的没有外人。

    “朱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次是龙阳率先提问,因为在他的心里,李阳是朱宏远的一块心病。

    “他是犯过错,也背叛过我们。当他从碉堡中被救回来之后,我们都以为他没治了。但他突然醒了过来,而且有了特殊的能力。”朱宏远还是闭着眼睛,像是说着和他无关的事情。

    “他现在身坚如铁,能力非凡。而且,他,他,他~”朱宏远连说了三个他,却说不下去。

    “朱哥,你说,我还不至于接受不了。”龙阳帮朱宏远点上一根烟,塞进他的嘴里。

    “他已经失去以往的记忆,活在现实,也活在痛苦之中。”“这段时间,他帮助局里破获了几起重大案件,每次都是冲锋陷阵,无畏生死。他的身份已经无法追究,但他的行为得到一致的认可,所以,给他个机会吧。”朱宏远说完,把身体深深的埋在座椅之中。

    龙阳怀疑过,怀疑李阳的身份,他李姓的身世。可现在,他没有选择,只有和李阳同行。“装备还是三套,李阳不要,我也要带着。”龙阳吃过火把的亏,真是用时方恨少,少时才知好。

    “没问题,你们去检查装备,就在原来的装备室内。”朱宏远说完,扔掉手中的烟,他真的睡着了。这个刑警队长,太累,不但要工作,还要看住这帮新手,还有兄弟,还有徒弟,还有侄女,还有太多太多的责任。

    “乖乖,这都是啥东西?!”于飞看着眼前的强光手电、避水服、冷焰火把以及各种护身装备,简直映花了眼。“市局这次真的花了血本,哈哈!”

    龙阳没有看那些装备,而是走近一具棺材。还是那具棺材,一直存在那里,没有移动过。不知是朱宏远的特别交代,还是什么原因,它一直呆在那里。

    当龙阳走近棺材时,天天的目光紧跟着龙阳的身影,情不自禁的走了过去。

    还记得吗?永远记得。那是龙阳为了救天天,每天躺在里面的棺材,当时龙阳有个外号,与棺材相伴的少年。

    龙阳抚摸着棺材板,没有任何违和感,只有想念。天天也用手抚摸着,她的眼睛湿润,想起以前,所有的误会悄然逝去。

    “嘿!嘿,我是不是多余了?”于飞看着两人,不合时机的喊道。

    于飞的话没有起到多少作用,因为龙阳扶着棺材,天天也是。

    “还记得吗?”。是天天在说。

    “记得。”龙阳在说。“所以你不要参加这次的行动。”龙阳接着说。

    “我不会再离开你,我怕我追不上你。”天天在说。

    两人都在说自己的话,但每一句话都不显得多余,就像一个在问,一个在答。

    “我真是多余的。”于飞拿起一把强光手电,走了出去。

    “还记得吗?”。是龙阳在说。“你那时做我的徒弟,哈哈。”

    “记得,你那时特别傲!”

    “还记得吗?咱们一起坐车上学,路上遇见父子杀人犯?”

    “记得。”

    “还记得吗?你请假回来,拿了个学校冠军。”

    “记得。”

    不知道还有多少个还记得吗,也不知还有多少个记得,但他们都记得,记得相处的每一件事情,每一个时刻。两个人,一人一句,从相识,到现在,一直说个没完,好像永远也不会结束。

    “靠!冷死我了,这电灯泡不能当,还给不给我选装备了。”屋外的于飞搓着双手,在跺着双脚。他眼馋着装备室里的东西,要等到两人离开才能好好挑选,还真难。

    “我到底哪里做的不对?你能告诉我吗?”。误会得到缓和,感情有所贴近,龙阳不失时机的问道。

    “滚!你自己做的事情非要问我!”天天翻脸比翻书还快,立刻怒气冲冲的离开了装备室。

    “我?哎!”龙阳无可奈何的挠挠脑袋。他真是挠破脑袋也想不出其中的原因,还有那个古魂,死活也不说出真相,真是没法让人活了。

    龙阳本来想趁着两人缓和的时刻,劝天天不要参加此次行动,看来无望了。

    真是事不难,心意难,难上难,心更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