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警 > 第一百一十七章 人可见,情难现
    龙阳被青玉匆忙的送回井上,返回到现实的世界。?  ?  w?w?w?.

    但青玉临别时的神情与言语,让龙阳疑窦丛生。青玉神情惊恐,言语着急,似乎有让她恐惧的人或者东西到来,她不得不结束与龙阳的谈话,立即将龙阳送离了井下。

    刚从井水中出来,龙阳就遇见白兰。原来她担心龙阳的安危,从招待所来到南老井处,没想到被天天几句话撵了出去。天天并非全是醋意,她目的是让白兰回到招待所等候消息,也为她的安全着想。

    谁知白兰也是个倔脾气,非但没有回招待所,反而来到北老井处,独自等待龙阳的归来。巧的是,龙阳从南老井历经艰险来到北老井,正好被青玉送了上来。

    白兰激动的抱着龙阳的胳膊,久久没有撒开。

    “白兰,撒开手吧,让我喘口气。”龙阳无奈的说道。

    白兰埋着头,不为龙阳的话所动。龙阳只有用力抽出自己的胳膊,揉揉发酸的肩头。见白兰还在低着头,龙阳觉得诧异,这丫头怎么了?

    龙阳歪着头察看,白兰的脸上竟挂着泪珠,她在默默的流泪。

    “怎么了?”龙阳迷惑的问道。

    “你这一去,已经三天三夜了!”白兰边说边低声啜泣着。

    “那么长时间!朱队他们呢?”龙阳急促的问道。

    “他们还在南面,一直在等你出来。”白兰小心的回答。

    “快走!”龙阳拉起白兰,向南老井冲去。

    按青玉所说,南老井里就是一处复活阵法,三起自杀死亡案件和红玉母女有关,必须马上向朱宏远汇报,迟则生变。

    再者,已经三天三夜了,不知他们已经急成什么样子。

    长长的街道,不用转弯,龙阳带着白兰用最快的速度跑回南老井。远远的,龙阳看见一道身影坐在井沿处,眼睛盯着井口,一动不动。是天天,是她,她一直守在老井处,等待着龙阳的归来。

    “天天!”龙阳对着井沿处的天天喊道。

    “龙阳?!”天天听到喊声,激动的站起身来。她转身看向身后的远处,她看到了龙阳,眼泪止不住的流了出来。

    天天向前跑了几步,突然止住身体,立在那里。她看见了白兰,正牵着龙阳的手,和龙阳一起向她走来。

    自己在这里没日没夜的等他回来,他却先见了白兰,还和白兰手牵着手。天天突然觉得自己太自作多情,也是个多余的人。她拼命的控制住眼泪,突然向远处跑开。等远离老井后,天天大声的哭了起来,边跑边任着眼泪狂涌而出。

    “龙阳!”当看见龙阳出现后,朱宏远与于飞迎了上去。

    “你小子去了哪里?怎么从别处回来了?”朱宏远对着龙阳的胸膛重重的擂了一拳。

    “说来话长。对了,天天怎么了?”龙阳不解的问道。

    “怎么了?!你看看你自己就知道原因了。”于飞在一旁提醒道。

    “我自己?”龙阳上下左右的看看自己,突然发现白兰还在一旁,小手紧紧的抓住自己的手。“放手!”

    龙阳立刻明白了原因,天天又一次误会了。不过不能怪天天,只能怪自己。

    “你怎么那么大声对我说话,我也等了你好几天啊!”白兰甩掉龙阳的手,也跑了开去。

    “这?哎!”龙阳无奈的摇头,长长的叹气。

    “哎!”于飞学着龙阳的样子,边叹气边收拾着井边的绳索。

    “哎!回单位再说吧!”朱宏远为大不尊,也有模学样,摇头叹息着。

    朱宏远和于飞二人轮流着值夜班,让天天夜间休息。可天天愣是不同意,坚持了三天三夜,非要等到龙阳出来不可。

    三人迅速收拾着,这几天吃睡都在这老井附近,着实辛苦。加之还要注意保密,不能引起周围居民的恐慌,更加不易。

    朱宏远的办公室灯火通明、酒菜飘香,为了节约时间,晚饭和会议放在一起进行。人只有四个,朱宏远、龙阳、于飞和天天。天天靠近朱宏远,远离着龙阳,时而夹起菜吃几口,时而发呆,怔怔的看着自己面前的饭碗,一句话也不说。

    龙阳偷偷的看向天天,看着天天的样子,心口莫名的疼痛。“哎!”

    “哎!”于飞跟着叹气。

    “哎!”朱宏远的叹息随之而来。

    井口的一幕再次发生,三人对视,可谁也没有笑起来。

    “哎!”天天竟然紧跟着叹息着,她是无意识的跟随,丝毫没有注意到四周人的反应。因为听到天天的叹息声,三个人不约而同的看向她,继而互相惊讶的看了看。

    “咳!谈正事,龙阳,你讲讲井下的情况。”朱宏远打破此时尴尬的气氛,咳嗽一声,说道。

    “哦!”龙阳从天天身上收回目光,点头回答。“这南北两处老井可以相通,它们就是两处墓葬!”龙阳将井下的经历讲述了一遍。

    当听到龙阳在井下的危险经历时,天天抬起了头,仔细的倾听着。直到听到龙阳从北井处出来,她才似乎解开心结。

    “你说这井下竟然有如此大的玄机?!”当听完龙阳的讲述后,于飞紧接着问道。

    “不只如此,这南井还是一处奇异的阵法,能够复活死人的阵法。”龙阳向于飞解释道。

    “真是不可思议!”朱宏远一直保持着沉默,直到现在才开口说话。“那三起死亡案件是否与老井有关?”

    “据北井里的青玉所言,应该与南井里的红玉与其母亲有关,也与井下的复活阵法有关!”龙阳接着回答道。

    “人死真的能复活吗?而且是那么久的死人?!”于飞接口问道。这真的让常人难以理解,若非从龙阳口中说出来,无法让人接受。大家虽都知道龙阳的不平凡,但情不自禁的接着深问。

    “按现实来说,根本没有可能。但是在古代,谁也说不清楚,奇怪的事情太多。”讲到这里,龙阳同样皱起眉头。

    “在你嘴里只是事情,可放在我们或者现实人的眼中,就是惊天的大事。”于飞端起酒碗,一气干了半碗,压住内心激烈的波动。

    “确实匪夷所思,龙阳,你有什么打算?”朱宏远询问龙阳,毕竟龙阳是亲历者,征询他的意见和计划。

    “第一,我们要率先动起来,统计附近怀孕女子的数量,逐一上门,提前防范;第二,既然发生三起自杀案件,就以调查为名,封锁两处老井,禁止他人接近;第三,安排人手,查找资料,询问老人,找出其他有用的资料;第四,我再下井!”龙阳一口气说出四条,不带停留的,不愧是一二三四的创造者。

    “前三条我来安排,不过第四条要好好计划计划。”朱宏远听完龙阳的计划,接着说道。

    “龙阳,看来井下真的太危险,如果这次下去,我和你一起。”于飞坐下,将酒碗重重的放在桌上,表达着自己的决心。

    “不管你怎么干,这次我肯定要一起去!”一直没有说话的天天突然说道。

    “这?”龙阳看向坐在对面的天天,一时无法应对。天天好似自言自语,说完,起身向办公室外走去。“如果不带着我,谁也去不成!”走到办公室门口的时候,天天停住,头也没转的说道。

    踏!踏!踏!天天离开了办公室。

    “朱队,这工作你来做吧,我是没有办法。”龙阳深知井下的凶险,万不能带着天天一起下去。

    “这怎么回事?!反正我是要去的。”于飞深怕龙阳把自己也推辞掉,赶紧说道。

    “先计划计划再说,估计你们跟着去只能给龙阳添麻烦,帮不上什么忙。”朱宏远点上一根烟,陷入深深的思索中。他身上的担子并不轻,领导只给了一星期的期限,眼看着时间不多,他也烦着。况且井下危险重重,任何人的安危都挂在他的心头。

    “这样,我和上级汇报情况,龙阳先回去休息,明天再议。”朱宏远掐灭只吸了一口的香烟,起身离开办公室。他这是要去局里,连夜汇报工作。事非小可,不能过夜,这也是他的老习惯。

    龙阳和于飞相继离开,于飞住在单位宿舍,龙阳硬着头皮回招待所。招待所内还有一个小麻烦,那就是白兰。

    龙阳悄悄的走到招待所门口,闪身入内。

    “龙阳哥!”龙阳的身后传来白兰的声音。“你不用躲着我,我真的就那么让人讨厌?”

    “不,不是。我是喝多了,走路有点打飘。”龙阳尴尬的挠着脑袋,慌忙解释说。

    “其实我知道天天姐对你的感情,我不会妨碍你们的,我和你道歉。”白兰的话带着哭腔,说明她一直在等着龙阳的回来,一直在哭着。

    “哎!我说你们这些女孩子真的让人~~”

    “让人讨厌吗?”

    “不是,我的意思是,是~”

    “你不用解释了,我决定回去了。”白兰从树后走出,来到龙阳的面前。她的睫毛带着冰霜,说明已经等了龙阳很长时间。

    “回去?回哪去?”龙阳立刻问道。

    “回我爷爷那里,小黑没有人照料,我不放心。”白兰不断的踩着脚下的积雪,嘎嘎作响。

    “你别走。”龙阳脱口而出。

    “你舍不得我离开?!”白兰突然高兴的问道。

    “不是,我的意思是,是等我忙完了,我送你。”龙阳赶紧解释。

    “那就算了,反正要走,早晚一样!”白兰显得非常失望,向着招待所内走去。

    “慢!至少,至少等我破了这个案子再说。”龙阳喊住白兰。把这个案子忙完了,真的有必要让白兰与白魂见见,这不是做不到的事情。但白魂与狗娃等魂体还不知道怎么样,他们回到血界时都在昏睡状态。

    “好吧!”白兰回去了。

    但龙阳还站在院子中,迟迟没有走回房间。世间最难解,女子的心思;时间最难消,爱一个人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