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警 > 第一百一十六章 出井
    听见青玉如此说,龙阳似乎明白南老井内女人骷髅话语的意思。她知晓龙氏,她通过红玉知道龙阳,而且她更懂得利用人心。

    更加可怕的是,她似乎真的从天外来石中汲取到特别的能力,能够制造幻境,能够简单行动,能够控制南老井内的一切。

    她故作姿态,故开机关,利用龙阳的好奇心,把龙阳送进万劫不复的蟒蛇机关。幸亏龙阳机智与果敢,换做他人,早已化为蟒蛇粪便。想到这里,龙阳不禁出了一身冷汗。虽然他拥有一身本领,但明箭易躲暗箭难防,此次井下经历,只有唯一,没有第二。

    据青玉所说,龙氏竟然是青玉母亲的仇人!难道真的如此?想到这,龙阳心里莫名的激动,他似乎接触到家族的秘密。

    “我不清楚。”青玉看见龙阳急切的眼神,但她只给了四个字的解释。

    “怎么会!你母亲知道,红玉也知道,你怎么会不知道!”龙阳情绪变得激动,他伸出手,想要抓住青玉的双肩,可他在井下失去了能力,闪身跌倒在台阶下。

    “我真的不知道,我只是通过母亲偶尔的话语中间听得一点,确实不知。”青玉连连摆手,慌张的去拉龙阳,可她的手触碰不到龙阳的身体,只能茫然的看着。

    “算了,你不是她们,也许真的不知道。”龙阳从大殿内站起身来,伸手扶住身边的祭像。

    “噗!”一个大臣的仿像瞬间化为灰烬,尘烟扑满龙阳的脸面。龙阳不住的阻挡住扑向口鼻的烟尘,迅速后退。“呸!呸!呸!那么倒霉!”

    “别动,龙阳哥!”是青玉的声音在响起。

    “还别动,我都灰尘土面的。”龙阳从尘土中狼狈的跑出来,来到王座附近。

    “我?”当龙阳靠近王座之时,他的身形变得缓慢,四肢仿佛不听使唤。“怎么回事?啊!”当龙阳低头看向自己的双腿时,霎时出了一身冷汗。

    龙阳的下肢从双脚开始,慢慢开始土化,渐渐向双腿蔓延。还有他的双手,也与双脚一样,向双臂延伸。

    “青玉!你?”龙阳有些悔恨,悔恨自己贸然相信青玉的话。

    “龙阳哥哥,这不是我做的,是阵法,是阵法所为。我提醒你的,别动大殿下的东西,可你不听我的!”

    “怎么办?怎么办!”青玉急的团团转,看她的神情不是故意装扮的。

    很快,龙阳的半身已经土化,如黄土一般,无法动弹。看来真的不是青玉所为,是这里诡异的阵法,把龙阳变成这样。也许刚才龙阳无意的举动,触动了这里的机关,让龙阳措手不及,着了道。

    想这样灭了我?!把我想的太简单!龙阳努力着把双手合十,触动两大圣物。

    “砰!”

    “嘭!”

    当龙阳艰难的将双手合在一起的时候,发出一声巨响,身上的泥土嘭嘭落下。这一下不小心,消耗了龙阳多半的精力,他直接来到青玉身边,缓缓坐下。

    此时,龙阳的身边只有一个鬼魂,该是他应该相信的鬼魂,信任的鬼魂。“不好意思!”龙阳不忘自己的老习惯,挠挠自己的脑袋。

    “你真的不一般!”青玉在一旁笑着。

    “别笑我,我会骄傲的。”龙阳尴尬的回应道。

    按照以前,龙阳肯定说不出如此的话来。自从认识天天与白兰,龙阳不时的冒出俏皮的话,虽然带点心酸与辛酸。“我真的没事。”龙阳活动着身体,除却四肢稍有麻木,确实没有大碍。

    “难怪你能从南面来到这里,你真的有一套。”青玉竖起大拇指,对着龙阳。

    “别夸我,我会谦虚的。”龙阳再次俏皮的回了一句。真的难得,也许是环境所然,龙阳放开自己的心境,用自己的话语缓解诡异的气氛。“我从蛇嘴里进,从蛇屁股出,比现在的境遇惨多了。”

    “你说你通过了蛇神的考验?”青玉听到龙阳的话,张大了小嘴,惊讶的看着龙阳。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需要再次确认。

    “臭蟒蛇,吓死我了,是假的,它就是一个机关!”虽经历风险,但已然度过,龙阳没有当成一回事。

    “你错了,它是蛇神!”青玉的神情越来越紧张,不停的看向通道的方向。

    “我还是龙呢!别忘了,我叫龙阳!”看见青玉的神色,龙阳壮着胆子说道。

    “对了!对了!就是龙氏,就因为你姓龙,难怪你能到达这里!”青玉像是想通什么事情,高兴的说道。她的神情越来越激动,像是要跳起来一样。“龙阳哥哥,你快,你快去南面老井,阻止她们!”

    “阻止谁?”

    “我的母亲与妹妹,阻止她们的阵法,别让她们再害人了!”

    “害人?难道说近期的自杀事件与她们有关?”龙阳心内一惊,终于涉及到自己此行的目的。

    “应该是的,应该是的!”青玉焦急的催促着龙阳,虚幻的脸庞变得煞白。

    “慢!我记得也有一个女人从你的北井处自杀,你不解释解释吗?”。无论现实多么残酷,虚幻多么飘渺,龙阳一直坚守自己的心境,他不会因为一个人、一个鬼魂、一件事情轻易的放松自己的警惕。

    “那不是我做的,肯定是红玉做的!”青玉听到龙阳的话,赶紧解释道。

    “按你所说,红玉是你的妹妹,居于南井,沉于墓陵。她知道我,叫我龙阳,你怎会也知晓我的姓名?”

    “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回事,当红玉叫你龙阳哥哥的时候,我的灵魂中就会出现一样的认知。你还记得吗?当初我在北井口见到你的时候,我叫你龙阳哥哥吗?”。

    青玉所言非虚,当时确实如此。难道这是双胞胎之间的特殊联系吗?可她们已经是鬼魂了,这种联系还一直存在吗?

    不过,从两个陵墓内的状况来看,龙阳还是愿意相信北井内的青玉。“好吧!我信你。可我该怎么出去?”龙阳说的很现实,他不能从蛇屁股再钻回去,也无法再从通道回到南老井。

    “我送你出去!”青玉走近龙阳的身边。

    “送我出去,别开玩笑了。”龙阳说完,看向上方。这老井的布置确实不凡,上面是井水,下面是空间,互不相连,息息相关。

    “慢!我还有一个问题。”龙阳再次说道。

    “既然你母亲与妹妹如此恨你,为何也会给你修了一座陵墓?”

    “这儿本来就不是我的,这是我们死后的事情,不然怎会有蛇神驻守通道?”青玉好似不想解释,迅速的走向大殿中央。

    “我还有一个问题,三个女人,身怀胎儿的女人,她们魂在何处?”龙阳跟在身后,匆匆问道。

    “她要来了,你快走,一切答案尽在南井!”青玉说完,竟然牵引着上方的井水奔流而下,井水包裹着龙阳,迅速的往上升去。

    咕咕!咕咕!

    龙阳的耳畔都是水声,冰冷的井水裹动着他的身体,疯狂的旋转着。龙阳好似做了一场梦,梦就在水上水下,又恰似在水中。

    “噗!”龙阳吐出强灌入口中的井水,大口的呼吸着井外的空气。

    “哈呼!哈呼!”

    “好冷!”北面老井下虽然不如南面老井,最起码能够承受。当龙阳透出井面的时候,浑身差点冻僵。

    到底过去多长时间,温度变化如此之大。记得自己下井时,脱下上身的衣服,并没有如此之冷,如今为何如此。

    “啊!鬼!”当龙阳露出头时,耳边响起惊惧的尖叫声。“怎么了?哦,对了。”龙阳想起自己出现的地方,老井口,露人头。应该是经过的路人发出的声音,以为自己是鬼吧!龙阳笑了笑,再次打了个寒颤。

    “啊切!”龙阳打了一个喷嚏。

    “咕咕咕!”肚子内传来饥饿的叫声。

    他们都在南面的老井吧!哎!倒霉!龙阳心里想着,双手撑住井沿,从水井中跃身而起。井水从他的身体滚滚而落,流过他的皮肤,滑过他的肌肉,瞬间聚回井里。

    放心吧!我会再找她们的!龙阳对着井口自言自语的说道。

    “龙阳!”正当龙阳说话时,他的身后传来一声惊呼。

    是,是白兰!

    龙阳转身,只见一袭白衣冲向自己,已然躲不开。

    “啊!”

    “噗通!”龙阳再次跌落入井中。

    “对,对不起!”白兰惊慌着伸手将龙阳拉上井沿,连忙道歉。

    “你这是干什么?”龙阳用手抹去脸上的井水,向白兰问道。

    “他们都在南面井口等你,我也去了。但是天天姐将我赶走了,我只好来到这里等你。没想到,我真的等到你了!”白兰从沮丧的神情变得高兴,而且越来越激动,以至于高声大叫。

    “好了好了,我们去南面找他们!”龙阳对于白兰,无可奈何。他现在必须立刻找到朱宏远,将事情的始末告知,以防再有女人枉死。

    照青玉所说,老井是墓陵,老井是阵法,而且是复活之地,不会那么简单。也许怀孕女子的死亡,与这古老的阵法有关,与井内的复活有关。

    还有,南面老井的通道一北一南,北面是北老井,南面的通道又将通向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