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警 > 第一百一十五章 我是谁?
    井中无日月,时光如流水,龙阳不知在井里呆了多少天,更不知井外的人急成什么样子。其实,龙阳非常着急,期待早日脱离这老井,与天天等人相见。

    龙阳,你不知道过去多长时间,还有人比你更迷糊的呢!

    谁啊?

    作者清风呗!已经好多天没有更新了,不是比你更过分?!他不急,我们急!再不更新,把他也扔进井里,和女鬼作伴!

    这?——

    两处老井,布置相同,结构相似,看起来都是墓葬。而龙阳经历的场景却大大的不同,一处是母亲对女儿的疼爱,一处是女儿对母亲的敬爱,虽都是母女之爱,但其中的隐情让人难以琢磨。

    若像南老井的青玉所说,北老井的女孩是她的姐姐,似乎还能说的过去。但这两具女人的骷髅又是何人?难道她们不是同一个女人?又或是?

    “你到底是谁?”龙阳靠近王座,向眼前的女孩问道。

    此时,她已经幻化为身穿翠绿色衣服的女孩,和刚才的骷髅不一样,容易让人接受。这也是让龙阳造成错觉的原因,本就是两具女孩的骷髅,一样的骨架,一样的容貌,却让人有不同的感受。

    “让我想想我是谁?”女孩顺势坐在王座下,托着腮,认真的思考起来。

    她的举动让龙阳匪夷所思,难道自己是谁还用想吗?

    龙阳与之保持着距离,也坐在大殿王座下的台阶上。看女孩的样子,不似故意做作,她失去记忆了?人会偶尔失去记忆,也许时间长久,也许忽略淡忘;人也会长时间失忆,也许脑干受损,也许故意为之。鬼魂也会失去记忆?没遇过,没见过,没接触过。

    “这样说吧,南面老井的是谁?”龙阳等了约莫半个小时,忍不住问道。

    因为女孩一直保持着原有的姿势,自始至终都没有动过。龙阳用一句问话,打破沉默,缓解目前的紧张莫测的局面。

    “青玉!”女孩放下手,立刻说道。她说完之后,又有些疑惑,紧蹙着眉头,紧接着马上拼命的摇头。“她不是!她不是青玉!我才是!”

    “你是青玉?那她是谁?!”龙阳抓住时机,立刻追问道。

    “她是红玉!”女孩被龙阳追问的急了,双手抱头,喊出声来。

    红玉?!

    是因为南老井的女孩身穿红色衣服吗?似乎讲的通,那红玉为何称自己为青玉呢?

    “你和她什么关系?”思考只在转念之间,龙阳马上问道。

    “她是我妹妹!”

    是了,果然南北两处老井有关联,竟是姐妹之间的墓穴。不对!龙阳马上又否决了自己的想法。因为还有两具女人的骨骸,这又怎么解释?

    还有,红玉为何称自己为青玉?

    “这是谁?”龙阳指着王座上的骷髅,继续问道。

    “我的奶娘。”此时,女孩好像记起了往事,镇静了下来。

    奶娘?这里是奶娘,那南老井里的女人是谁?

    “我是从南面老井里过来的,那里也有一个女人,那她是谁?”既然这个自称也是青玉的女孩记起往事,龙阳不妨与她一一验证。

    “她?她是我们的母亲。”女孩茫然的看向南方,嘴里漠然的说道。突然,女孩看向龙阳,惊讶的问道:“你是说你从南井墓过来的?”

    “南井墓?”龙阳不禁重复着问道。

    “对!”

    “我是从那边过来的。”龙阳肯定的回答。牵扯到古时古事,龙阳只有诚实回答和老实倾听的份。

    “你居然能够从那处过来,真是你的造化。我是一个鬼魂都通不过那通道与困阵,你竟然能?”青玉不停的重复着,像是说龙阳,也像是在说自己。

    “确实挺麻烦的,差点要了我的命!”龙阳看到青玉如此,故意解释着,也给她一个安慰。

    “是啊,我没命也无缘,你有命却有缘。”青玉的话莫名奇妙,让龙阳听不懂。

    “什么意思?你们这古代的女孩都这么早熟吗?我怎么听不懂你们说的话。”龙阳懵掉了,因为不知她们的具体恩怨,无法理解青玉所言。

    “你们?红玉对你说什么了?”青玉转身问道。

    “说,哦,没说什么。”想到南老井红玉的话,龙阳立刻置之不提。他是好意,毕竟是姐妹,应该是几百年前的事情,不能让这种恩怨再持续下去。杀了我的姐姐!这是红玉要求龙阳去做的,龙阳当时没有答应。此时,龙阳不想告诉青玉。既然双方无法相见,就让这姐妹之间的仇怨随风而逝,随时间而消融。

    “你们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何有两处墓穴?又为何分开安葬?”龙阳的头脑中有太多的问题需要解答,此时为了转移话题,只能挑几个重要的问问。

    “本来这关系皇家荣辱,无法对外人言明,可时移世易,都不重要了,哎!”青玉说完,如大人一般长叹一口气。

    听着青玉的诉说,龙阳大概明白其中的隐秘。原来青玉与红玉确实是双胞胎的姐妹,她们的母亲是明朝的妃子。因为贪恋权势,竟然想独霸朝纲,妄图夺权,不幸被发现,赐死。而举报的人,恰恰就是青玉和她的奶娘,因而产生怨恨,至死不忘。青玉与其奶娘虽举报有功,但被朝中权臣诬陷,又因株连之法,双双屈死。碍于皇家颜面,朝廷还是按照礼制安葬了母女三人。

    古时皇室之争,异常惨烈,父子相残,兄弟互戗,比比皆是。别说母女,就是杀几个皇子也在所不惜。

    “那当时你们就被安葬在这井中?”龙阳突然想到一个问题,马上问道。

    “怎么会?这是母亲事先留的后路!”青玉回答道。

    “后路?什么后路?”龙阳不禁疑惑。这夺权不成,人已被杀,还有后路?

    “这两处老井,其实就是两处阵法。南为主,北为辅。”

    “啊?”龙阳没有想到老井也是阵法,他在井下的洞天吃尽苦头,还是在这阵法之内的。“究竟是什么阵法?”

    “复活!”

    古怪的事情越来越多,让龙阳应接不暇。“谁复活?”

    “我母亲和妹妹。”青玉说完,转身看向王座上的骷髅,按说是她的奶娘,泪眼婆娑。

    “她们要复活?怎么可能!”龙阳摇着头说道。

    “我听奶娘说,我朝天降异石,奇特非凡,有大能量。父王遣人搜寻,谁料到被母亲先得,藏匿起来。”青玉再次沉浸在回忆中。“母亲手中也有奇人异士,说这石头能吸魂纳魄,起死回生。母亲生怕起事不成,早早用此石为自己修建了陵墓,期望日后复生。”

    难怪!龙阳不禁自语道。

    “难怪什么?”青玉听到龙阳的话,警觉的问道。

    “哦,我从南老井处来,那里以及通道内有两种奇石,而到了这里却没有发现。”龙阳解释说。

    “这是当然了。她们怎么会希望我与奶娘复生?”

    难怪!龙阳再一次自语。

    “又难怪什么?”青玉再次问道。

    “难怪南老井的女人骷髅坐在王座,难怪红玉匍匐在下,难怪王座上的女人能让人产生幻觉,难怪她开启机关送我进入通道,她是要害我。”龙阳一连串的难怪,不但讲出他的经历,也说出个中道理。

    “你究竟有多少难怪?”青玉不再警觉,听龙阳的话语,说明龙阳吃了不少红玉与自己母亲的亏。

    说到吃亏,实话说真的没有多少,说到历险,一步一个陷坑,一段通道无数的机关。可以说,龙阳算是吃尽了苦头。还有那蟒蛇,靠!一双眼,一张嘴,一服肚,一个眼屁!

    “她们完全可以自己设一个阵法复活,为何设两处井墓?”龙阳没有局限在目前的谈话,他想的更多。

    “这?我真的不知道,她本不可以如此做,真不知道她怎么想的,也许辜念母女情分。”青玉说完,再次坐在台阶处,把头深深的埋在双膝之间。

    青玉与红玉真的不同,完全不同的性格,不同的境遇,不同的结局。龙阳遇见冒充青玉的红玉时,她想着要杀死青玉,她的姐姐。可青玉呢?她一直生活在自责、自怨之中。

    “你不是说两处井墓,两处阵法嘛!这北井不会没有用处吧?”

    “我不知道。”

    “你想想!好好想想!”龙阳鼓励着,希望从中找出线索。

    “这么长的时间,我都不知道自己是谁,若非你,我宁愿不再醒来。”

    龙阳得到的,是宽大与善良的回应,他真的不忍心再继续追问眼前的女孩,一个失去亲情的孤单灵魂。

    “哎!好吧,我只剩几个问题,你尽量回答我。”龙阳的不忍心只能如此,但他的疑问一定要找出答案,不但与现实的案件有关,还与自己的身世有关。

    “你问吧!”青玉没有拒绝龙阳的问话。

    “按南井你母亲所说,你们应该是明朝的,我问的是,那时是否有姓龙的人?”龙阳斟酌着问道。他在南井的时候,王座上的女人骷髅制造幻境,直言他姓龙,名叫龙阳。这其中也许有红玉的作用,但能知晓如此底细的人,定非一般人,龙阳要查的清楚。

    “龙姓?”青玉疑问道。

    “对!”龙阳似乎看到希望,着急的回应道。

    “我似乎听母亲说过,不过,不过、、、”

    “不过什么!”龙阳听到有关自己家族的消息,不由自主的激动。

    “不过是母亲的敌人!”

    “啥?难怪!”龙阳似乎了解的更多了,难怪自己在南老井遇见诸多的异事,还是有原因的。难道说龙姓真的与青玉和红玉的母亲有关?

    一南一北两处墓,千冤百怨隔世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