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警 > 第一百一十四章 两具骷髅,千世冤仇 5
    如果真是按自己所想,蛇口进入,蛇屁股出来,那么路就对了。反正蟒蛇是一处机关,也不是真蛇,想着恶心,不想就没事了。

    只要通道的方向对了就行,龙阳想着,心中一乐。此次下井,历经各种困难险阻,终于走到这里。往前走,决不后退!

    通道内,一如既往的漆黑,龙阳摸索着前进。只不过剩下两三里的路程,通道内变化很大。容身的空间越来越小,龙阳不得不躬身前行。最后大约五百米的距离,龙阳是爬着过来的。

    呼!龙阳长呼一口气,努力的挪动着身体。这时候要是有机关暗器,那就真的死翘翘了。还好,前方传来微弱的亮光,应该来到了通道的尽头。

    咦?

    当龙阳从通道探出身子时,被身处的位置困住了。他的位置处于石壁中间,应该是上不去下不来的境地。

    这还是小事,眼前的场景更让他匪夷所思。这里竟然与南面老井处异常的相似,也应该是一处墓地。因为光线和距离的原因,龙阳看不仔细,但大致如此。

    龙阳索性半吊着身子,慢慢观察起来。

    洞石有别,并不是罕见的磁空石;空间有别,并没有南墓室宽大;温度有别,这里如井外的季节,寒冷如常。只有大略这些,其他无法探查。

    怎么才能下去?

    龙阳只有一半身子伸出通道之外,没有着力点,没有抓手,无法下去。

    既然有这通道在,不会没有下去的道理!龙阳虽然对墓室的构造没有深入的了解,但他坚xìn一点,存在就有原因、现实会有道理。

    龙阳在通道口的四处用手摸索着,用有限的视力查找着,希冀找到一个下到底部的方法。龙阳不得不为之,他等于半吊于通道外,四无着落,只有出去一条路。

    我就不信了,还能没有出路,逼急了,我就直接跳下去。想归想,说归说,龙阳不会贸然涉险的。

    哎呦!

    龙阳摸在石壁上的手指传来一阵剧痛,不知被什么咬了一口或是尖锐的石块划了一道,鲜血直流。

    什么东西,这么厉害!

    不怪乎龙阳惊yà,因为他的身体强度异于常人,不是随便什么小蚂蚁、小石块都可以咬破、划破的,况且导致流血。

    龙阳迅速缩回手来,但他手指的鲜血还是不住的流了出来,啪啪滴了五滴在身前的洞壁上。龙阳立刻摁住伤口,止住流血。

    轰!轰!轰!轰!轰!

    五声巨响接连响起,石洞随之震颤了五次,仿佛要坍塌一般。龙阳被卡在通道之内,身体随着一起震动,差点震碎了五脏六腑。

    呕!

    龙阳干呕着,没有东西吐出。他自来到井下,还没有吃过东西,喝过水,确实没有东西可吐。但剧烈的震动让龙阳难以承shòu,他用手抹去嘴角的酸水,坚持着。

    这么厉害!咳咳!龙阳用手堵住口鼻,阻挡着尘埃的侵入。

    噗!噗!噗!噗!噗!

    又是五道声音响起,龙阳的眼前亮起一片。是空间内的油灯相继亮起五盏,照亮了大殿。

    紧接着,咔咔声接连响起。龙阳的身前升起五阶台阶,他可以顺着台阶下去,来到地下的大殿之内。但龙阳并没有立刻脱离通道,他被眼前大殿里的一切惊住了。

    底下确实是大殿,与南墓室近乎一模一样的大殿!南面有的这里都有,分列的大臣、奢华的摆设,应有尽有。这里也是墓室?

    那里还有王座!王座?

    看到大殿之上的王座时,龙阳习惯性的伸手挠着头,不得不从通道内用力的抽出身体,顺着台阶一步一步走到大殿之中。

    北老井之下有如此空间,没有让龙阳觉得特别意外。但他一直怀疑两个青玉,南北两口老井,而当事实真正摆在面前时,又让他难以理解。

    两个大殿,两个墓室,两个王座,难道还有两个?

    当龙阳走到大殿中间时,他眼前的一切,印证了他初时的想法。有相同的地方,一座王座,两具骷髅。有不同的地方,骷髅的姿态颠倒不同!

    记得南老井下的墓室大殿,王座上是一个女人的骷髅,王座下是一个女孩的骷髅。而这里并不是那样,王座上是一个女孩的骷髅,王座下是一具女人的骷髅!还有,王座下女人骷髅的姿势与南老井下女孩的骷髅一模一样!

    龙阳恍惚,一种是女儿对母爱的渴求,在南边。一种是母亲对女儿的爱护,在北边。这感情都在,是一样的吗?

    这是怎么回事!龙阳呆立当场!他甚至怀疑自己的眼睛,是不是看错了。

    怎么正好相反?

    难道这老井有问题?还是墓室有问题?还是这两具南北皆有的骷髅有问题?

    我?!龙阳真的开始怀疑自己,他看到的与预计的不相符,超乎他的想xiàng。

    “龙阳哥哥!”王座上的女孩骷髅突然张开颌骨,向龙阳说话。

    啊!

    龙阳惊退几步,紧紧的盯着王座上的骷髅。

    王座上的女孩骷髅,身着翠绿色的棉袄,与老北井处遇见的女孩鬼魂一样。龙阳突然想起,南老井女孩的骷髅,分明穿着红色的棉袄。虽然不知什么材质,但确实存在。

    难道她们真是姐妹?

    “你是谁?”该问的还要问,虽然龙阳以前没有遇过此类的情形,但还不至于让他害怕退缩。

    “谢谢你!”女孩的骷髅继续说道。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你是谁?”龙阳经lì过南老井大殿内的一切,对此情况有了些免疫力,不再不知所措。他要问,要分清,谁是青玉,还是都是青玉,还是本来就一个人,一个鬼魂。

    “我?我好像也叫青玉。”王座上骷髅的颌骨迟疑的上下移dòng着,空洞的眼眶中似带着迷茫。

    “你为什么要谢我?”龙阳进一步问道。

    “是你的鲜血让我有了生命,让我恢复了些意识。”也叫青玉的骷髅缓慢的站起身体,走下王座,来到王座之下的女人骸骨旁。

    “她是谁?”龙阳不解,他在南北两口井下,见到近乎相同的场景,又有极大的不同之处。一个王座,两具骷髅,不同姿态,有何异常?

    “她是我的母亲!我死前看到她,现在又可以看到她!”骷髅缓缓跪下,抱着女人的骷髅,走向王座,端正的放置于王座之上。而她自己,则跪于王座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