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警 > 第一百零九章 女人与女孩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十三级的台阶,近在眼前,如若平常,几步过去。按龙阳的能力,一两步就可以登顶。

    现在,龙阳为难,难以逾越。无论如何行走,无论如何快速,他都停留在第一阶的地方,无法超越。

    这?这就是阶梯,这或者劫难?

    龙阳不再坚持行走,端坐在第一级台阶,静静的等待。龙阳不知自己在等待什么,只知道他必须等待。也许是一场空,也许有一场剧,属于他,也属于所有的人。

    洞内无日月,生死算人生;梦魂一念间,了无落根处。

    你懂了吗?龙阳的脑中传来一声熟悉的问话。

    我还没懂。龙阳据实以答。因为他真的不知对方在问什么,问他懂什么。

    哈哈,你会懂的!两次梦中出现的人,又一次出现在龙阳的脑海。前两次,他都出现在梦里。而此次,他却真实的与自己对话,龙阳不由自主的流出眼泪。他想倾诉,他似见到亲人,他却什么都抓不到,握不着。

    龙阳此时似回到那个梦中,梦里的人是英雄,扫尽世间鬼魂,还以人间清平。那个人倍感亲切,那个人似乎亲人,可龙阳抓不到,了不明。

    你到底是谁?

    龙阳坐在台阶处,无端的问出一句话。

    记住,我姓龙!梦中的巨人依然丰神俊朗,依然潇sǎ非凡,但他说了,他也姓龙!第二次的梦中,他的眉宇间发出刺目的白光,消灭了所有入侵的鬼魂,封住了冥界的出口。他陨落了,不在了,他的心脏破碎了,碎成一块块黑色的石头。

    龙氏,真不是那么简单!这不是龙阳第一次突然而来的感觉。他顿时充满了勇气,不再迷茫。

    龙阳睁开双眼,他的眼前还是那十三级台阶,却没有那么遥远。因为,他的目标不只于眼前,他的路还很远。

    我会走出去的!龙阳确信,没有怀疑。

    他抬起了脚步,走了出去,一直走到十三级台阶之上。

    龙阳出了一身冷汗,这就是一个迷阵,考验人心性的阵法。若不是自己信心坚定,又难以过了此关。

    古人的智慧如此丰富,如今见了多少!古人的阵法如此多端,如今见识几何?古人的技术如此高端,如今继承几多!龙阳没有因为自己的迷失而愤恨,他反而想的更多。

    过去的虽是历史,但历史是积累、是沉淀,总有大家学习的地方,而且是学之不尽用之不完的地方!

    踏上最后一级台阶,龙阳突然觉得后悔,后悔自己走了上来。只有一句话能够形容此时视觉的感受,形容那上下的差别,那就是天上人间、人间地狱。

    龙阳眼前的殿堂,现在的人间无法比拟,富丽堂皇逊的太多,金碧辉煌差的太远。龙阳此时只有一句话,这还是人住的地方吗?

    当龙阳暗自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对了,这真不是人住的地方。在那殿堂正北,宽大豪华的座椅中间,坐着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骷髅。

    又是一个骷髅,有完没完!这又是龙阳想说的一句话。

    龙阳走进这个陌生的殿堂,殿堂内如皇宫一样,有龙柱,有风撵,有文武大臣,有近身侍卫,有宫女,有太监。该有的都有,但没有一个是活人。

    皇帝临朝,文武皆在,龙阳在此,唯一活人。

    乖乖!我来错地方了!龙阳按捺住惊异的心情,穿梭于殿下人的中间。这些人,还活着吗?

    龙阳好奇的伸出手指,触碰到一个官员的身上,探查他的生死,查探他的年代。嗡!官员的身体随着龙阳手指的碰撞,瞬时洒落一地。

    他?看似栩栩如生的人物,竟然消失无物,化作尘埃。龙阳再不敢轻易的触摸他们,他们是历史人物,也是历史遗物。

    这坐在皇座上的应该是皇帝吧!龙阳走近皇座前,仔细的辨认着。

    这不是男人!

    从骨骼看,它就是一座骨架,从形态看,它就是骷髅。但具体分析起来,它不是一具男人的尸骨。

    第一手骨较小,符合女人的特点;第二,脚骨,出现畸形,属于穿特制的鞋子所致;第三,骨盆较大,这是辨别男人与女人最dà的区别;第四,头部,下颚骨稍尖,额骨偏窄。

    这是一个女皇帝?根据进入井内的状况,这会符合哪个朝代的礼制?哪个朝代有女皇帝?武则天?也不可能啊!

    龙阳真有点迷糊了,这历史学的不好,真是个大问题!特别是中国古代的历史,博大精深,历史悠久,不学不行!这不,就遇见难以解决的问题!

    、、、、、、、、、、、、、、、、、、、、、、、、、、、、、、、、、、、、、、、、、、、、、、、、、、、、、、、、、、、、、、、、、、、、、

    中国朝代顺序表:夏朝、商朝、西周、东周、春秋、战国、秦朝、西汉、新朝、东汉、三国(魏、蜀汉、吴)西晋、五胡十六国东晋、南朝(宋、齐、梁、陈)北朝(东魏、西魏、北齐、北周)隋朝、唐朝、五代十国(后梁、后唐、后晋、后汉、后周;吴、前蜀、吴越、楚、闽、南汉、荆南、后蜀、南唐、北汉)北宋、南宋、元朝、明朝、清朝。

    中国主要朝代顺序歌三皇五帝夏商周,春秋战国乱悠悠。秦汉三国东西晋,南朝北朝是对头。隋唐五代又十国,宋元明清帝王休。

    、、、、、、、、、、、、、、、、、、、、、、以上和订阅无关!、、、、、、、、、、、、、、、、、、、、、、、、、、、、、、、、

    这些朝臣保持着原有的面貌,但稍有接触,他们即刻粉化。龙阳不忍心再破环他们,他向着最高的位置走去。

    那里,有一个位似女王的存在,但她不过仅仅是一具骷髅。

    “跪下!”大殿内突然传出一道声音,尖声刺耳,震荡在大殿。

    跪下?龙阳突然觉得可笑,这年代还是以前的朝代吗?哪怕是古时的朝代,又有谁能命令他跪下!除了父母与义父,他没跪过他人。

    “无知小子,来我朝堂,为何不下跪!”尖细的声音再度响起,刺透人的耳膜。这难道是太监?是明朝的东西厂?龙阳的头脑真的有点混乱,恍惚中似乎来到了明朝时期。

    “小阳子,跪下听封!”

    “我吗?”龙阳转身在朝堂间,不明所以。

    “你于明朝有功,特赐予你龙姓,以后封名龙阳!”

    “龙姓早有赐封,岂是你一介女流所为!”龙阳愤然喊道。

    “大胆!”尖锐的声音又一度响起。“龙姓是皇帝所赐,只你龙姓一族,你还不满足!要知道,可有人嫉妒着呢!”

    “谁嫉妒?”龙阳听到这里,仿佛明了,他顺从的问道。

    “谁?你以为我不知道,你龙氏与那金氏相处已久,朝中怎会没有觉察?!”

    “确实不知,望公公明示。”龙阳不得已,继续扮演着角色。

    “哼!我~”公公的声音突然断掉,再听不出接下来的内容。

    历史已经断去,皆是死人,能听到如此隐秘,已是不易。龙阳大汗淋漓,瘫坐在殿内。他涉及到古时隐私,探寻不该知晓的秘密,付出了些许代价。

    “历史,历史已经过去,难道不该我知道吗?”龙阳大吼道。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刚才为了听那段话,付出了多少。

    历史可以探寻,但人不能走入历史的长河,在波涛浪涌中寻觅以往。刚刚,龙阳为了寻找古老的秘密,斗胆涉险,窥探了以往的秘密。

    我?我!龙阳昏倒在王座之下。

    孩子,你醒了!当龙阳清醒的那一刻,他还在原来的地点,王座之下。但王座之上,不再是一具骷髅,而是一个女人。

    “你,你是谁?”龙阳揉着太阳穴,懵懂的问道。

    “我是女王!”女人身穿凤冠霞帔,金黄色的外tào随着臂膀的挥舞,旋起一阵皇家之风。

    “你到底是谁!”龙阳并不因为女子的气势而折服,继续问道。

    “我,哈哈哈哈!如果你真的不认识我,我可以告诉你我的另一个身份,我是青玉的母亲!”女人说到最后,眼眉低沉,但眼神中充满恨意。

    “你?青玉的母亲?”龙阳不由得诧异。

    “你有所怀疑?”

    “当然,除非你让青玉出来和我见面。”

    “青玉,出来见过你的龙阳哥哥!”

    “是,母后!”随着声音的出现,一身翠绿色衣服的青玉缓缓出现在龙阳的面前,向着龙阳施着万福。

    “青玉?”龙阳不由自主的喊出声音。

    喊过之后,龙阳顿然觉得不对。这是南井口,应该是穿红色棉袄的青玉才对,为何翠绿色棉袄的青玉出现!

    “龙阳哥哥,这就是我的妈妈!我找到我妈妈了!”青玉说着,向龙阳走了过来。

    错了!错了!一切都是错的!

    龙阳抱住头,大声的喊着!

    龙阳哥哥,没有错!我就是青玉!真的是青玉!

    一道道声音传入龙阳的耳中,刺破他的防御,深入他的脑海。

    我是青玉!我是青玉!翠绿色的身形离龙阳的身体越来越近,她的身体越来越模糊,而龙阳的身体突然变得虚化。

    啊!龙阳紧紧抱住自己的脑袋,他的眉心突然出现一个透明的空洞,一道白光犹如从外界引来,出现在诡异的殿堂。

    轰!

    当龙阳醒来的时候,一切皆不存在。殿堂内的一切,只剩下两具骷髅。一个女人的,一个女孩的。

    女人的依然坐在王座上,而小女孩的骷髅,却趴在王座之下。

    这难道就是青玉的故事吗?龙阳从混沌中回到现实,一时无法接受。若非自己特有的能力,破开虚妄,恐怕就会迷失在古时的朝代中。

    可他清晰的记得,龙氏的由来,有与皇朝的特殊关xì,这些是真的吗?太多的太多的信息一起涌入浑浑噩噩的脑中,龙阳无法一一接受。

    青玉是王座下的骷髅吗?王座上的女人是她的妈妈吗?所有的问题都要有答案,你们为什么不给我一个答案!就这么去了吗?龙阳再次昏了过去。

    每次无心运用此种能力,龙阳就会昏迷一段时间,丧失一段记忆,此刻也不例外。但他此时并没有进入血界,因为在这特制的洞天内,他的异能失效了。

    龙阳哥哥,我是青玉,你醒醒!龙阳昏迷中不断的听到有一个声音在呼唤他,似是天天,又是白兰,再像是青玉。

    他头疼欲裂,蜷缩在陌生的殿堂之中。

    想了半天,想为这章起个其如其分的名zì,一直没有改好。算了,女人与女孩,早就想用了,姑妄用之。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