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警 > 第一百零八章 骷髅
    谜团太多,一环套着一环,谜团之中还有谜团。这是龙阳的想法,此时最贴切的感觉。更没有比这样更切合的说法,龙阳本身就活在谜团之中,每当他冲出一个,外层就会还有一个,重叠着,包裹着,没有断绝。

    他没有想到,居然在这老井里,五十米的水井之下,居然还有“明”字的出现。这个“明”字,不但有靳村的历史,还有龙氏一族的渊源。靳即是金,龙还是龙,金氏与龙氏,祖上相交于明朝,于今一直活在诅咒与阴影之下。

    哪怕不论这些,就接二连三接触的案件,次次与以前相关,每每与身世相连。

    无论是黑袍人还是灵异案件,居然都有联系,难道冥冥中真有定数?

    顺着明字的笔划,龙阳顺利的通过通道内的机关。身后,传来嘎嘎的响动,那是石块恢复原状的声音。

    若非在靳村墓地内见过这个“明”字,龙阳只有两个选择,要么强闯,要么知难而退。退,是不可能的,强闯,九死一生。若非自己,任谁也难以解开机关之谜。

    哎!龙阳叹息一声。哎!哎!哎!通道内传来回音,如龙阳的感叹。

    没有了火把,龙阳看的更清晰,如在无助中找到希望,在黑暗中窥见光明。

    踏!踏!龙阳脚步的声音。

    踏!踏!这不是!因为龙阳停止住脚步,却听到身后传来的异响。

    难道是回音?

    虽然见惯鬼魂,龙阳还是禁不住打了个寒颤。

    龙阳接着走出两步,身后依然传来同样的脚步声。看来真的是回音,我多想了。龙阳想罢,继续走着。

    可走着走着,身后的回音居然越来越多,多出他走出的脚步声。踏!踏!踏!

    龙阳猛然回头,看向身后的黑暗。他的鬼眼可以见到鬼魂,他无惧。但龙阳没有看到,无论是人,还是鬼魂。

    鬼眼又失灵了?

    如果真是这样,也许能解释,因为他已经和血界、古魂联系不上。那这黑暗里的视力?哎!也许是自我身体的原因吧!龙阳安慰着自己。他的身体经过重铸后,非同寻常,视力、听觉与之前不可同日而语。就目前的状况,只能是这样的结论。

    如果鬼眼再度失灵,那么就一个原因,那就是石洞的材质与构造。龙阳自井内跌落下来之后,已经发现异常。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随他去吧!

    前方有光!

    当黑暗中发现亮光的时候,龙阳并没有高兴起来。因为他发现的亮光并不是明亮的、光明的,而是绿幽幽的、昏暗的。

    前方不但有光,而且出现一个宽广的空间。空间被绿幽幽的光芒笼罩着,显得非常诡异。当龙阳踏出通道的那一刻,立刻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这哪里是一处空间,简直是一处墓地。

    成堆的骨骼,遍地的骷髅,如一个人间地狱!

    那些亮光,就是骷髅发出的磷光,附着在尸体处,飘飞在空间里。

    啊!龙阳不禁后退了两步,他一时无法接受眼前的惨状。

    “这?这!”龙阳的手不由自主的扶住石壁。

    突然,龙阳感觉到扶住石壁的手似有东西在爬,他赶紧收回手掌,可为时已晚。那些东西不但通过他的手爬上他的身体,还有双脚也是。

    龙阳抬起手,定睛一看,原来是些蚂蚁!但这些蚂蚁太多,迅速的爬满龙阳的身体。此时的龙阳,全身被蚂蚁覆盖,看不出任何自己的模样。

    龙阳怕打着,蹦跳着,可无法阻止蚂蚁的进攻。他越挣扎,这些蚂蚁越拼命的进攻他,汇集的数量越来越多。

    而且,这些蚂蚁在啃咬着龙阳的皮肤,对着他身上所有带孔的地方疯狂的钻入。如眼睛、嘴巴、鼻孔、耳朵、肚脐,甚至是腚眼。

    龙阳索性坐了下来,封闭了自己七孔六窍,任由蚂蚁的撕咬与猛钻。他知道,只要让这些东西进入自己的体内,将再无挽回之地。自己的身体经过重铸,体表完全抵御得了这些蚂蚁的攻击,就由着它们来吧。

    不一会,龙阳盘坐的身体就成了一座蚁山。密密麻麻的蚂蚁上下快速的爬动着,覆盖着它们身下的龙阳。它们把龙阳当成食物,而且是鲜活的食物。

    这些蚂蚁与平常的蚂蚁并不相同,它们的前颚长有锋利的牙齿,两个乌亮如小镰刀般的弯钩,嗤嗤的摩擦着,啃噬它们见到的一切。

    难道这些骷髅是这些蚂蚁造成的?想到这里,龙阳身体出现一丝悸动。这轻微的动作仿佛更加刺激了这些蚂蚁,它们越加猛烈的撕咬着龙阳。

    龙阳紧绷着,让自己的体肤增加防御能力。此时,不能有任何的放松,哪怕出现一点伤口,一滴血,势必刺激这些饥饿的蚂蚁,将自己瞬间啃噬干净。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龙阳不但要忍受着蚂蚁的撕咬,还要忍受着难以忍受的痒。痒!就是痒!那么多的蚂蚁,在身体上爬着,在你意想不到的地方都会出现,刺激着神经,考验着耐性。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龙阳身上的蚁堆开始消退。蚂蚁没有得到自己的食物,兴趣索然,逐渐离开这个既咬不动又钻不进的硬物。

    直到最后一只蚂蚁离开,龙阳才敢静静的站了起来,活动自己的身体,挠着全身的皮肤。

    我靠,好险!

    度过一难,可如何通过这个地方,成了龙阳接下来的又一个难题。

    强闯?不行!这是有形的杀手,数量众多,又无法逐一攻破。智取?它们不和你智斗,如何下手?龙阳不再挠着身体,而是挠头了。

    火攻?火把一共两支,不用完就好了。哎!应该相信商店老板的话,多买几支,真的有效。都说奸商,也不一定啊!龙阳感叹着。

    火?想到这里,龙阳看向骷髅,它的旁边燃烧着鬼火,而恰恰鬼火的旁边没有蚂蚁。对了,利用鬼火过关!

    想到做到,龙阳小心翼翼的勾起身前的骨骼,再利用尸骨勾动着骷髅。不长时间,他的身边已经堆起一小堆的骨头。那些骷髅不知存在了多少年,有些已经粉化,稍一拉动,立刻化为飞灰。而有些,却已经发黑,坚硬如铁。

    总算差不多了,龙阳拿着两个发黑的臂骨,拨动着身前的骷髅,替自己开出一条道路。

    咦?!前面有台阶!

    这里就是一处屠宰场,杀戮着人,却不知是何身份?看着骷髅的数量,龙阳估计有一千多人。一千多人?那是多少人!只有在尸骨面前,才会有这样的感触,才能这样愤怒。

    难道是开凿石洞的工人?容不得龙阳多想,他现在只想立刻离开这里,通过台阶离开悲惨的场地。

    距离没有远近,小心没有多寡,龙阳只要安全的经过这里,就可以继续执行他的任务,救出狗娃等魂军。

    我去!龙阳终于长呼一口气,因为他的一只脚已经踏上了台阶。

    咔!咔!

    当龙阳踏上台阶的一霎那,他手中的臂骨竟然动了起来,两只臂骨弯曲,卡住了龙阳的双臂。

    啊!刚刚松了一口气的龙阳不禁暗自惊呼了一声。龙阳平常没什么脏话的,和朱宏远等刑警呆在一起,时间长了,学了几句。但此时他骂不出来,换做他时,他会骂一句“他妈的”。

    龙阳用力挣脱着,可他越用力,两侧的臂骨勒的越紧,深深的缠住了他。

    刚才为何没事?我站上台阶刚要脱离危险就来事!台阶?想到这里,龙阳立刻把踏出的脚撤了回去。当龙阳双脚站在骷髅地时,紧紧勒住他双臂的臂骨竟然松了开来,掉入其间。两个发黑的臂骨不再发黑,跌落地面的时候,怦然粉碎。

    尘归尘,土归土。看来你们已经习惯了这个地方,离不开了!这里是你们的惨死之地,又是你们的栖身之所,你们就安心的呆在这里吧。

    龙阳轻松的登上台阶,一步一步的走着。他看向身后,看着那些噼啪作响化作飞尘的骷髅,不知自己说的是对,还是不对?

    没有什么想不想的,没有什么对不对的,在死亡面前,一切都是虚妄。在死了无数年的骷髅面前,更没有对和错,只有感叹与敬重吧!

    龙阳走着台阶,因为他已经看过,不过十多级的台阶,自己即将踏入真正的井下洞府。

    咦?我怎么还在第一级台阶处?

    自进入井下以来,灵异的事情不断发生。刚刚发生的,都是自己努力面对和艰难度过的。可如今,眼见着,经历着,自己还是如之前一样原地不动,在第一个台阶处行走着。

    怎么回事?!

    龙阳看着自己的脚,实实在在的抬脚,实实在在的落下,可他的每一步都落在原来的位置,没有变化。

    这台阶也有机关?!

    龙阳站定,习惯性的挠挠自己的脑袋。今天他已经挠了无数回,差点将自己的头皮挠破,变成骷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