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警 > 第一百零六章 下井
    事情已经如此,急也急不来。龙阳守在北面的老井,那里是身穿翠绿色棉袄的青玉出现之地,南面的老井是身穿红色棉袄的青玉,这就对上了。狗娃守在南面的老井,遭遇到的就是身穿红色棉袄的青玉。

    据古魂所说,青玉制住狗娃等魂体之后,竟然让龙阳去找她。找她,是一定的,不说也要去。可她为什么会主动的说出来,故意让古魂带来消息。

    再者说,青玉就能知道龙阳能够找到她?

    其实,凭着龙阳的头脑,定然会知道去哪里找到青玉。他考虑着是否和朱宏远沟通一下,毕竟他现在是有身份的人,行动之前需要向上级报告的。

    “朱队,我在老井处发现了东西。”龙阳走进朱宏远的办公室,向朱宏远说道。

    “你的怀疑是对的,我在那里遇见了鬼魂。”龙阳本意是查出个所以然来再告诉朱宏远,可如今出现意外情况,只能提前告知。

    “是什么鬼魂?”朱宏远紧张的问道。虽然他一直在怀疑自杀事件与鬼魂有关,但从龙阳嘴里得到证实后,依然禁不住紧张的心情。

    “一个小女孩的,我还不确定。”龙阳犹豫着说道。

    “什么叫一个小女孩的,又不确定,难不成有男有女,时男时女?”朱宏远脑洞大开,急促的问道。

    “你这哪跟哪啊?市里不是两口老井嘛,我在两个老井处都遇见一个小女孩的鬼魂,她的容貌相同,但所穿的衣服不同。”龙阳耐心的解释着。

    “鬼魂也可以换衣服?”朱宏远除了知道狗娃外,基本没接触过其他的鬼魂,他对鬼魂的事情一窍不通。

    “理论上说可以,现实里我只见过一次。”龙阳记得自己给狗娃烧过一套衣服,狗娃居然真的穿上了。可自从他穿上后,就没有再更换过。

    “那不就结了,快,说点关键的。”朱宏远对鬼魂的事情感兴趣,特别牵扯到自杀事件,他更加重视。

    “这鬼魂说是小女孩的,又不是小女孩的。”龙阳继续说道。

    “龙阳,你怎么越说越糊涂,我听不明白。”朱宏远迷糊了。

    “是小女孩的鬼魂!”

    “那怎么又不是?”

    “因为我们已经和她交过手,她也许不是一个小女孩,而是一个千年的老妖怪!”龙阳继续解释着,尽量说的直白些。

    “乖乖,不但有鬼魂,而且有妖怪?!”朱宏远瞪大了眼睛,惊讶的说道。

    “我说那鬼魂存在时间很长,可以形容为是一个老妖怪。”龙阳连连摇头,简直失去解释的信心。

    “我知道,你以为我真笨!”朱宏远狡黠的笑着。“什么叫你们和她交过手?还有谁?”

    “狗娃!”

    “哦,情况如何?”

    “狗娃被她捉去。”龙阳只说出了狗娃,而隐瞒了白魂和厉魂。

    “什么!你打算怎么办?”

    “我这次来就是为了这事,我打算去营救。”龙阳将他的计划和朱宏远细说了一遍,征求他的意见。

    “太危险了!龙阳,咱们再合计合计。”朱宏远将龙阳按在自己的座位上,自己却在屋内转起圈来。

    “你有更好的办法?”龙阳向朱宏远问道。

    “没有,我也想不出来。”朱宏远停住脚步,耸耸肩。他对鬼魂不了解,可以说是一窍不通,哪里会想出更好的办法。“你准备什么时候行动?”

    “今天晚上。”现在是白天,鬼魂不会露面,因而龙阳决定把行动的时间选择在晚上。而且,晚上他可以调动魂军充当助手。

    “既然你决定了,我不阻拦你,但你一定要注意安全。”既没有更好的主意,又不能充当帮手,朱宏远只能如此说。

    “嗯,你放心,我心里有数。”龙阳说完,和朱宏远打个手势,离开了办公室。

    龙阳没有回招待所,而是进入市里的商店,他要购买晚上所需的物品。譬如绳子、手电筒等等,都是要在井下所需用的。

    龙阳认为,青玉定然藏身于井下。遇见她时,她在老井附近;和她战斗时,老井处是她的主战场。除了老井,那里没有其他的藏身之处。而且,自杀的女性都选择投井,与青玉有剪不断的联系。

    龙阳购置物品之后,直接来到南面老井处,提前做好准备工作。他没有回招待所,除了救狗娃心切,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躲避着白兰。如果白兰知道龙阳的行动,必然会跟着他。

    “龙阳!”朱宏远的声音从街道的远处传来。

    “朱队,你们怎么来了?”朱宏远不只自己来了,他还带着于飞和天天。

    “我知道这事隐秘,所以我没有通知其他人,只带来你的两个同学。况且,你下井之后,外面也要有个人照应吧。”朱宏远考虑的比较全面,仔细。

    “你说的对,我拴着绳子下井,外面这头确实需要有人照应。”龙阳从包中把绳子掏了出来,将一头系在井沿处的青色石块上。

    “年轻就是年轻,以后行动的时候多考虑考虑,用用脑子。”天天站在朱宏远的身后,似是嘲笑,实则关心。

    “天天,好好说话。”朱宏远佯装生气的说道。

    “是啊,龙阳孤身下井,多说点吉利的话。龙阳,马到成功。”于飞赶紧圆场。

    “你自己下去,我们又没有可以互相联系的方式,万事小心。”朱宏远最后叮嘱着。

    “放心!”龙阳对着众人点点头。

    紧接着,龙阳脱掉上衣,露出强壮的上身。他将绳子的另一头系在腰间,在老井口处活动着身体。

    这样的季节,贸然下水肯定不适应,很可能会手脚抽筋。只有活动开身体,才能保证顺利的潜入井下。

    “龙阳,你买的绳子有多长?”朱宏远问道。

    “五十米,我想应该足够了。”这是下井,不是下海,井水能有多深。龙阳买五十米的绳子,感觉足够。

    “嗯,我们在上面等你。如果发现特殊情况,立刻终止行动。”朱宏远再次交代。

    “好!”龙阳说完,顺着井口头下脚上潜了下去。

    “龙阳,小心。”当龙阳入水之后,天天紧张的喊了一句。龙阳没有听到天天关心的话,否则,他会很开心的。

    五米,十米,二十米。龙阳在努力的向下游去,但一直没有见底。防水袋包裹着的手电筒,只照出老井下面的黝黑。

    二十五米、三十米、四十米!水下的压强越来越大,若非重铸的身体,龙阳此时已经承受不了井水的压力。

    还有一个更严重的问题,就是绳子的长度!龙阳买了五十米的绳子,除去缠绕与固定的部分,只剩下四十多米,再不到井底,就要无功而返了。

    这还是饮马井吗?!只是一个供战马饮水的水井,何必挖的如此之深。

    四十五米!绳子到了尽头,龙阳的手努力的扒住井壁的间隙,尽量控制住身体。他的身体似乎到了极限,憋气的时间也所剩不多,此时,他需要做个决断。

    “快看!”天天一只手紧紧抓住朱宏远的胳膊,一只手指向井沿处的绳子。

    井沿处的绳子拉的笔直,这说明龙阳已经到了下潜的极限,而没有到达老井的底部。

    “这井怎么这么深!”朱宏远既紧张又感叹。近五十米深的水井,他还没有见识过。他曾经查过老井的资料,却没有查找到老井深度的记载。

    “朱队,怎么办?”于飞着急的问道。

    “不管了,拉龙阳上来。”说完,三人抓住井沿处的绳子,拼命的往上拽。有重量!三人不禁一喜。这说明龙阳还在绳子那头,将他拉上来就脱离了危险。

    噗通!三人同时倒向身后,仰面跌倒在井沿处。

    “不好!快拉!”三人顾不得身上的疼痛,立即从地上爬起来,抓着毫无重量的绳子,快速的拉出井面。

    绳子的另一头不见了龙阳,只有叭叭的滴水声。

    “龙阳!”

    “龙阳!你快上来!”

    “龙阳!”

    三个人趴在井沿上,对着井内大声的呼喊着。

    “龙阳,你怎么了?你快上来!”天天已经哭出声来。她虽然和龙阳因为误会在赌气,但她的心里一直牵挂着龙阳、担心着龙阳。此时,她再顾不得什么误会,差点一头冲入井内。

    “大家冷静点!”此时,朱宏远拿着从水井内拉出的绳子,边看边说道。

    “朱队,你发现了什么,到底怎么回事?”于飞将天天从井沿处拉开,向朱宏远问道。

    “这绳子完好无损,不是被割断的。那就只有一个可能,就是龙阳自己解开了绳索。”

    听到朱宏远的话,于飞和天天同时拿起绳子,仔细的观察着绳头。朱宏远所言非虚,绳头确实是完整的,没有人为破坏的痕迹。

    “这小子,又把我的话当成耳边风,逞能擅自行动了。哎!”朱宏远叹着气,将绳子扔回井里。

    这绳子,龙阳返回的时候还能用得着。至于能不能返回,只能看他的造化了。井上的人毫无办法,只有干着急、只能干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