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警 > 第一百零五章 青玉?井魂?
    龙阳站着,想着,承诺着。他的承诺,没有现实的对象,却有明确的、以前存在的人。是!现在她们已经不是人,而是死去的女人,虚无飘渺的灵魂。

    死去的女人,怀孕的女人,到底和女孩青玉有没有联系?龙阳还在考虑着。井水已经恢复平静,再没显现倒影,可它犹如黑洞般,可以映射出人的心灵,吞噬人的思绪。

    “妈妈,妈妈,你又走了吗?”。龙阳的耳畔响起青玉的声音,她突然出现在龙阳的前方,嘴里不停的喊着。

    “青玉?”龙阳惊讶青玉的到来。之前,龙阳已经在附近寻找过她,但没有找到她的踪迹。如今,青玉居然突兀的出现在这里,让龙阳十分愕然。“你妈妈到底是谁?”

    “我不知道。”青玉在龙阳身前站定,却心思不定的样子。

    “你不知道?”

    她是个女人。”青玉喃喃自语。

    那是当然了,肯定是个女人,不是女人怎么会成为你的妈妈呢!

    “你想想还有其他的吗?我也许能够帮到你。”龙阳试着问道。他的血界里有太多的鬼魂,但遇到这个名叫青玉的小女孩,龙阳觉得自己毫无办法,尽是怜惜。

    “不知道,我那时还没有出生!”青玉说到这里,小脸突然变得狰狞,死死的盯着井口。

    不好!真的是青玉所为!龙阳顾不得其他,扬起他的右手,对着青玉抓去。“你不能再这样下去!”

    “是吗?”。青玉突然笑了,身影晃了一下,从龙阳的手中脱离出去,再没有出现。

    出人意料,龙阳居然会失手。一直以来,没有鬼魂能够从龙阳的手中逃脱过,青玉是个例外,唯一的例外。

    这?龙阳诧异的看着自己的右手,对自己的能力产生了怀疑。自己的右手,可是黑石头圣物融入后特有的空间与能力,如今怎会失误?方寸镇以后,右手的空间屡建奇功,收取了众多的鬼魂,怎会出了差错?而且,自青色石碑进入之后,效果明显,龙阳对右手空间的控制越来越强。

    龙阳转身查找,哪怕用起了鬼眼,也未发现青玉的身影。青玉,居然能够躲过鬼眼的寻找?龙阳实在想不明白了。既是鬼魂,为何会躲过鬼眼的搜寻?

    看来朱宏远所言非虚,这个案件真的不同寻常,不是一般人能够找到答案的。三个女人,六条人命,一个案件,三分相同与不同。

    一,死人相同,现场相同,死法相同;二,状况未明,死因未明,案情未明;三,女人是谁,女孩是谁,关系是何?

    龙阳再次动用鬼眼,向井口内望去,准备看破虚妄,瞧见真实。可事与愿违,井口处一片漆黑,似被蒙蔽了天机,难以探查。

    明朝的古井,非同一般,有了年代的东西,往往会产生一些难以解释的现象,比如现在。不是不得法,而是没法子。这一南一北两口古井,似乎都很玄乎,又很悬乎。两口古井,两个青玉,两番场景,两处疑点。

    出来吧!龙阳将古魂、厉魂、白魂释放出来。“你们尽量找到这个小女孩,她同你们一样,都是鬼魂,去吧!”龙阳将青玉的模样还原出来,传递给三个魂体。

    “是!”三魂领命而去。

    “我呢?”狗娃出现在龙阳身前,因为他没有从龙阳处领到任务。

    “别着急,你守在此井处,如有发现,立刻通知我。”龙阳另有任务交代狗娃,就让他守住南面老井。

    “龙阳,你呢?”

    “我守北面老井,天亮前在我那边聚合。狗娃,小心青玉!”龙阳交代完,迅速的向北面老井跑去。

    “老大怎么了?被一口老井和一个女孩吓住了?”狗娃听到龙阳的话,却没放在心上。血界里的鬼魂多了,啥样的没见过。

    龙阳到达北井之后,用同样的方法测试,他的鬼眼同样失灵,没有看透井内的情况。这也证实他心中的想法,老井不简单!

    没有特殊的发现,老井处一同往常的寂静、安静、幽静。他们应该快来了吧!龙阳心中想到。他一直没有收到狗娃以及其他三魂的联系,看来今夜无果了。

    “主人!”远处飘来古魂的魂体,似乎不太对劲。古魂的魂体显得特别虚弱,近乎透明,嘴角处竟然溢出白色的血液。

    “怎么了?!”龙阳赶紧迎了上去。

    “那青玉,那青玉真的太不寻常了!白魂与厉魂被她制住,我拼命营救却无法救出。”古魂虚弱着说道。

    “青玉?”龙阳之前已经警觉,却没想到青玉会如此厉害,伤到古魂。

    “对!她不只是鬼魂,很有可能是井魂!”古魂变得越来越不支,口出不断的吐出白色的血液。“我被伤到真魂,靳魂也危险!”

    “狗娃怎么了!”听到厉魂与白魂被青玉制住,龙阳的心已经揪起。又听到狗娃遇到危险,龙阳更加控制不住紧张的心情。

    “靳魂为了让我赶来报信,独自应对青玉,估计凶多吉少!”

    “你们为什么不和我联系?”

    “南面老井处是她的战场,屏蔽了一切,我们无法和你建立沟通。”

    “你赶快回去休养,我去找她!”

    “主人!小心!”古魂说完,立刻消失在龙阳眼前。他已经坚持不住,再拖下去,很可能魂飞世间。

    直线十里的距离,说近不近,说远不远。按照龙阳的速度,一刻钟的时间。而当龙阳赶到时,天已经亮白,一切都渺无痕迹。

    青玉!真是小看了你!

    龙阳悔恨不已,他真没有想到,他派出的魂体会遭到青玉的攻击,失踪三个,重伤一个。万万没想到,他记得临走时,还特别交代过狗娃的。

    鬼魂?井魂?到底是怎么回事?

    龙阳感觉到特别无助,特别无奈,特别悔恨。他心疼着自己的魂军,自己的兄弟。千万别出事,一定!

    龙阳走进了东岩市刑警大队的大门,里面的侦查员还在忙碌着,看来他们这一夜同样没有休息。

    “龙阳,有结果了吗?”。朱宏远看见龙阳走进来,立刻着急的问道。

    看着朱宏远焦急的眼神,龙阳无法说话。他想说他轻敌了,他想说他的兄弟失踪了,可他什么都说不出口。龙阳摇摇头,转身离去。

    龙阳没有去其他的地方,他郁闷的回到招待所。如前两天一样,一回去就关上房门,再没有出来。

    “白兰,龙阳回来了吗?”。于飞急匆匆的赶到,向招待所门口的白兰问道。

    “回来了,估计又在睡觉。有事吗?”。白兰看到于飞的神情,预感到有事发生。

    “哦,没事。朱队说龙阳的神情不太对,让我来看一下。既然他回来了,我就放心了。”于飞说完,立刻离开招待所。市里再次发生自杀事件,他身上的担子也不轻。

    “龙阳遇事了?到底什么事?”白兰在招待所门口念叨着,却没有去打扰龙阳。她自和龙阳表白之后,再没有直面龙阳,也许是少女的心思作怪。

    龙阳不知道外面发生的一切,也没有像之前那样蒙头大睡,他站在房间的窗前,嘴里也在不断的念叨。“青玉?井魂?”

    至此,也许只有古魂能够知道些,解释这一切。想到这里,龙阳拉上窗帘,快步反锁住房间,进入了血界。

    血界内,古魂正盘膝而坐,利用血界内的能量,恢复着魂体。

    “主人!”感应到龙阳到来,古魂立刻停止吸纳能量,起身相迎。

    “什么是井魂?青玉究竟是什么样的鬼魂?”龙阳不只是着急,还有更多的担心。

    “主人,你是否记得我的遭遇?”

    “什么?!”龙阳想起古魂的经历。他本一鬼魂,却与青色石碑的碑魂相遇,差点融合。“难道说?”

    “主人,只有这样才合理。那青玉看起来像是一个小女孩的鬼魂,不过据我估计,她的年纪应该比我还大,活的比我还久。”古魂将自己的猜测告诉龙阳。他与青玉交过手,他不是青玉的对手,甚至几人联手都不行。

    “比你还古老?”龙阳霎时明白了,怪不得自己的右手无法控制住青玉,这是有原因的。

    “她应该与井魂充分相融合,老井即是她,她即是老井!”古魂说着,因为他心里比谁都有感触。老井处的战场就是青玉的主战场,她可以封锁灵魂的联系,隔断老井处的对外空间。

    “狗娃等人是否有危险?”

    “目前应该是安全的。”

    “何出此言?”

    “那青玉与我们交战时,似是处处留手,只是制服,却无大碍。”

    “你都被打成这样,为何还如此说?”

    “那是因为我拼了命的救他们,所以我未留手,她也不得不出手。”白魂肯定的说道。

    “还有什么线索?”听到古魂的话,龙阳略微心安。既然没有特别的危险,就会有办法将他们救出。

    “我突围出来之后,听到那个青玉喊了一句话。”

    “什么话?”

    “让你去找她!”

    “啊?”

    “你见到的青玉穿什么衣服?”龙阳突然想到一个问题,立刻询问道。

    “红色的棉袄!”

    “确定?”

    “确定!”

    红色的棉袄,翠绿色的棉袄,两个青玉,究竟是不是同一个鬼魂,同一个井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