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警 > 第一百零四章 井中的倒影
    龙阳再一次紧闭房间的大门,蒙头大睡。其实,龙阳并没有睡着,他在思考着,又在躲避着。思考着他的任务,躲避着他躲避着的人。

    昨天晚上的事情,一直萦绕在他的头脑之中。青玉,她在老井旁寻找着母亲,她到底在找谁,真是找母亲吗?难道她与两个死亡的母亲有联系?还是?想到这里,龙阳的神经不由一阵紧张,他突然怀疑到青玉的身上。两口老井,一南一北,为何青玉两次出现在那里。而且,她穿着不同的衣服,两种不同的表现。

    龙阳在躲避,减少与白兰见面的机会。自昨晚白兰向他表白之后,他就有意的避着她。避免见面,避免尴尬,避免误会,避免再有纠葛。

    本来就与天天的误会在加深,不能再加深啦!

    没想到白兰竟然会如此直接,这应该与她的经历有关。她一直与白老头生活在荒原之中,接触不到外界与旁人,她没有任何的歪心思,凡事很直接,喜欢就是喜欢,不需要任何理由。

    哎!龙阳将被子掀开,露出头部,大口的呼吸着。既然接受任务,就尽快的侦破案件,不再考虑其他,特别是感情上的事情。世上最难解的是情,最无解的也是情!

    天怎么还没黑?龙阳长叹一口气,再次将被子蒙在头上。

    龙阳房间的门被敲响过几次,但他没有理睬,他知道,应该是白兰。

    直到龙阳房间的门差点被敲碎,他才起身开门。“还让不让人活啦!”龙阳边开门边说着。

    “是我!”于飞直接冲进房间,着急的说道。他跑的上气不接下气,一屁股坐在床上,端起杯子咕嘟咕嘟的一气将杯中的水喝尽。

    “你!”龙阳着急的想要打断,但为时已晚。

    “咋了?”于飞看着龙阳,又看看手中的杯子。

    “没,没什么?”龙阳忍住笑意,赶忙摆着手。

    “这,你不会,这不会是?”于飞赶紧扔下杯子,把手伸进口中,做呕吐状。

    “你想哪里去了!这不过是我漱口水而已。”龙阳摊着手,尽量解释着。

    “我靠,呕!”于飞摆着手,制止龙阳继续讲下去。自己对着垃圾桶,不住的干呕。“龙阳,你太恶心了,漱口水竟然还吐在杯子中。”

    “不是,我是说我的漱口水还没用,那就是一杯白水而已。”

    “你太过分了!”于飞翻着白眼,差点将早上和中午的饭全部吐出。而知道是白吐了之后,剩下的就是还想吐,吐出对龙阳的不满。

    “你干嘛这么急匆匆的?”

    “又,又死了一个!”于飞难以控制呕吐的欲望,好不容易说出此行的目的。“朱队让我通知你去现场,呕!”

    “那还不快走!”龙阳不再理会于飞,冲出了房间。

    “等等我,你知道死亡地点在哪啊!你还跑!”于飞抓了一张纸,捂住嘴就跟着跑了出去。

    “老井!”

    “我靠,你怎么知道的?!”

    南面老井口处已经拉起了警戒线,线外围满了附近的群众。

    “这又是谁家的媳妇,为啥想不开?”

    “就是街头的老周家,哎,真可怜!”

    “老周家的媳妇不是怀孕了吗?怎么会突然自杀?”

    “那之前的两个不是也怀孕了,还是跳井自杀!”

    “出了鬼了,咱这里是不是?”

    “别乱说!”说话的人看向身后,以及四周。“大家走吧!别惹不详的东西上身。”

    “走!走!走!”

    不一会,围观的人们纷纷急匆匆的离开了现场,剩下的就是派出所同志与刑警队员。有鬼,以及鬼害人的说法,已经不胫而走。

    附近,哪怕整条街道,整个市辖区,已经少见行人,大家封窗闭户,不再轻易夜晚出门。特别是,三十岁的女人,怀孕的女人,更不敢出门。

    “周家什么情况?”朱宏远紧蹙着眉头,向身边的侦查员问道。

    “周家没什么?”侦查员回答道。

    “什么叫没什么,没什么是什么?!”朱宏远显然不满意侦查员的答案,不禁发起火来。

    “朱队,没什么就是和,和前两起一样,没什么特殊的发现。”侦查员的意思很明显,与前两桩自杀案件一般无二。至少,目前了解到的情况是,周家媳妇不会自杀。

    “去他妈的!”朱宏远很少骂脏话,但有特殊的时候,就是案件难解的时刻,他不由得会骂娘。

    “龙阳来了吗?”。

    “已经让于飞去叫了!”

    “嗯!按照程序处理,大家立刻去做!”

    “是!”

    龙阳来了,他到达之后并没有直接找朱宏远报到,他在附近观察。之前,龙阳怀疑到青玉身上,他在找青玉。如果前两次案件是青玉所为,那么,她应该会在附近。

    凭龙阳的鬼眼技能,青玉不会逃出他的眼睛。很意外,很庆幸,现场附近并没有发现青玉鬼魂的踪迹。难道不是她?

    既然找不到青玉的踪迹,龙阳就走进了现场。死者年龄很轻,女性,还应该是三十岁,小腹微微隆起。

    “龙阳,你来啦!”

    “朱队,你有事瞒着我!”龙阳看着死者的肚子,非常生气。

    “过来说话。”朱宏远拉着龙阳,走到僻静处。

    “好了,这没有外人,你说吧!”龙阳怒气未消,口气冷硬。

    “你说的没错!我是隐瞒了,可我也是情非得已。”朱宏远双手附后,心情复杂。

    “有什么不能说的!”

    “这三个自杀的女性,皆有身孕,死的凄惨,死的蹊跷!考虑到案情特殊,影响重大,我们一直采取秘密侦查。不但瞒着你,我还瞒着全部的侦查员!”朱宏远的情绪激动,声音却越压越低。

    “为什么!”龙阳不理解,既然是事实,大家就要面对事实,哪还有躲避的道理。

    “为什么?你说为什么?是他杀吗?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是他杀!是自杀吗?所有的证据证明都是自杀!无论是自杀或者他杀,我们都有责任给大家一个交代!可我们有吗?”。朱宏远的考虑与顾虑,不仅仅是来自于案件,而是来自于他的内心。他顶住压力,争取支持,为的就是给死者一个交代。但就目前而言,他做不到!

    一切努力都是枉然!无论现场痕迹还是死者状态,都属于自杀的范畴。可找不到她们自杀的原因与理由,如何心安?难道草草结案?

    每一起自杀,都是一尸两命!

    每一起自杀,都是毁掉一个家庭!

    每一起,真的是自杀吗?

    朱宏远说的一句一字重重敲击在龙阳的心间,让他没了怒气,有了恨意。是啊?到底是多大的怨气,到底是多大的仇恨,才会如此残忍的杀死一个女人,还有她腹中的胎儿!

    这所有的一切,究竟是何人所为?我一定要找到他,绳之以法,为冤死的人报仇!龙阳紧紧的握紧双拳。

    “朱队,我误会你了!我一定会给你一个答案!”龙阳走近朱宏远,重重的点了点头。

    “兄弟,只能靠你了!”朱宏远伸出手,搭在龙阳的肩上。同样,龙阳伸出手,也搭在朱宏远的肩上。一只手是期待,一只手是承诺。

    现场很快处理完毕,毕竟表面上是自杀事件,而不是案件。

    朱宏远带领着侦查员开始走访调查,他们的工作量很大,今晚注定又是一个不眠之夜。

    龙阳没走,他理解朱宏远的心情,更明白他的用意。他为何将这个案子交给龙阳,因为他知道这个案子不一般。光靠侦查员,估计永远也破不了案件。

    龙阳毫无顾忌的坐在井口处,他的手摩挲着井壁的青砖,有历史的感觉,有沧桑的变换,有冤死者的怨念。

    哎!一尸两命!太惨!太惨!

    龙阳撩起井水,水并不像冬日的水,竟有些暖意。

    它的温暖引起龙阳的好奇,龙阳不禁向井内看去。井口内的水面平静、黝黑,却能映出龙阳的面孔。

    看着水面的倒影,龙阳不禁歪了歪头,调整着自己的姿势。

    可,龙阳动了,水面的倒影并没有动!

    龙阳浑身汗毛直竖!龙阳再次变动着姿势,可他的倒影还是没动,如永久留在水面,不再变换。

    龙阳警觉的站起身子,眼睛紧盯着井里的水面。井水里的他,面容清秀,俊朗有型,却显得诡异。

    我?这是我吗?

    水面里的倒影嘴角上翘,似是嘲笑着龙阳。

    “噗通!”龙阳捡起井边的石子,投入井中。

    “啊!”龙阳的手压在自己的心口,心中居然无端的产生剧痛。

    井口水中的涟漪在龙阳的心口荡开,让他的心一阵阵的刺痛。龙阳脸色苍白,面对消失倒影的井口,久久难以平静。

    我会做到的,你们放心!我会给你们一个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