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警 > 第一百零二章 井口边的小女孩
    “商量个事呗?”龙阳碰碰身边的于飞,随意的说着。

    “咱兄弟有啥事好商量的,你说的事情,我无条件服从。”于飞不知龙阳所说何事,一口答应,实诚的说着。

    “白兰的爷爷将白兰托付给我,我现在将她托付给你。你不是说我身边有两个女孩子吗?”。龙阳笑着。

    “老大?”于飞瞪着龙阳,差点将眼珠瞪出来。他眼中的龙阳可不是这样,难道分别两个多月,龙阳学坏了?

    “你同意了?”龙阳看着于飞的表情,激动的问道。要是能将白兰托付出去,真是解决了大麻烦,至少天天不会再吃醋误会了。

    “我去,你别害我!”于飞吼着,一溜烟的跑的没影。

    “还兄弟呢!我去!”龙阳突然大笑起来,笑着笑着,就笑不起来。

    “主人,有何吩咐?”白魂一头雾水,主人从来没有单独召唤过自己,不知此次所为何事。

    “你孙女,你孙女她~”当白魂出来后,龙阳突然不知怎么说了。

    “她惹祸了?她惹主人不高兴了?还是她出啥事了?”白魂看见龙阳欲言又止的样子,心中七上八下,接连问出好多的问题。

    “没事了,你回吧!”龙阳挥挥手。

    “主人,如果白兰有何不对的地方,请主人多包容。”白魂躬身一拜,消失在龙阳的眼前。虽然白魂不知龙阳为何召唤他出来,但他似有感觉,心中窃喜。

    责任重大,没有时间儿女情长。天天,希望你能理解我。

    龙阳走向其中一个死亡的地点,那两个女人之一死去的地方。两个女人,一般的死法,那就一个一个来吧。

    空旷的街道,人迹全无。因为两个女人的自杀,人们不由得产生恐惧的想法,天黑后就没有人愿意出门,特别是女人,特别是年龄三十的女人。

    如果是自杀,那就罢了。如果不是,那它们为何会选择女人,而且是三十岁的女人?既然朱宏远将龙阳召集来开会,就是为了将案件的信息透露给龙阳。还有,就是让大家的分析或者意见给龙阳带来思路,少走弯路。

    于飞提出的五点疑问,无非就是证实一个事情,她们不是自杀。他杀?没有证据!鬼杀?更无法证实与破案!

    龙阳想过,如果真是鬼魂作怪,同样改变不了案件的定性,她们只能还是自杀。破案要证据,杀人要凶手,一个没有凶手的案件,算破案吗?

    不知不觉,龙阳来到第一个死者的地点,那是一口井,年代久远的古井。据传,此井已经有几百年的历史,青砖所筑,四边井。一般的井口都是圆形,而此井却是四边形。

    相传有个说法,此井的井口原是圆形,后来慢慢变成四边形。至于具体的原因,谁也说不清楚,连附近最老的老人也记忆模糊。附近的人们经常在此井取水饮用,因为井水特别清冽甘甜。

    自女子投井自杀后,再没人来水井取水。甚至人们经过的时候,都离的远远的。水井附近是禁区,无人胆敢轻易靠近。

    往日,水井的水是妇女们淘米的水,水井的水是做豆腐的水,是端午节煮粽子的水,是附近人们的饮用水。可如今,水井里的水是断命水,是黄泉水,是大家禁忌的水。

    月如钩,钩动人的心弦。月似光,映出身后的黑。

    龙阳走近水井,井口如似黑洞,在冬日的月光下,特别瘆人。

    没来由,龙阳突然想到了红袖,那个屈死井里的女人。哎!因情,为爱,死不瞑目。要不是老孙头最后的哭诉忏悔,红袖还会为祸世间,迟迟不愿离世。

    当时,靳二、娜娜险些丧命,龙阳因此知晓自己眉宇间的特异能力,呵呵,时光已逝,皆成过往。

    龙阳突然伤感起来,想着以前的点点滴滴,想着靳村街的人们,心有感触。井口的水近乎溢满,没想到冬日的枯水期,老井还能如此。

    这是谁?是我吗?看着井水中的倒影,龙阳不禁唏嘘。那么长的时间,真的没有仔细的看过自己,自己真的长大了,帅了不少,哈哈。

    小白兔,白又白,两只耳朵竖起来,爱吃萝卜爱吃菜,蹦蹦跳跳真可爱!附近突然传来一阵儿歌声,谁家的孩子还不睡觉?龙阳回头望去。

    一个穿着红棉袄的小女孩在远处蹦跳着,还不时的转着圈。她的头上扎着两只小辫,每只辫子上都扎着红布条,显得特别可爱。

    换做他人,肯定会忍不住的过去和这个小女孩说说话,会不由得轻抚她的辫子,捏捏她的小脸,让她早点回家。

    但,龙阳没有,因为他看到的不只是简单的小女孩,而是一个小女孩的鬼魂!

    龙阳能够看见鬼魂,不论大小老少,不论善魂恶鬼,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他以前见过小女孩的鬼魂,那是妮妮。妮妮冤死,存世报复,真真可悲!小孩子的心灵是清澈的、善良的,可妮妮不一样,因为她是鬼魂,她的怨念无法轻易抹除。直至最后,龙阳才替他揭开谜团,伸冤解屈。

    妮妮离开了,自己情愿放弃冤仇,解开心结,离开她不应该存在的世界。归根结底,不是妮妮的错,而是世间的尔虞我诈,勾心斗角所致。不是孩子的错误,是大人的失德!

    这个小女孩呢?龙阳不忍心再见到重复的情景,悲惨的境遇,他只能看着,不愿想着。

    谁知,那个小女孩看到龙阳在注视着她,竟然蹦跳着向龙阳走来。“你和我一样吗?”。小女孩传来清脆的声音,天真的问道。

    龙阳还只是看着她,没有回答,只是摇摇头。

    “一直没有人和我说话,你能和我说说话吗?”。小女孩继续说道。她灵动的眼睛里透露出一种渴望,她需要有人看见她,理会她,在意她。

    她明白,龙阳既然摇头,说明龙阳看得见她。但龙阳想的不一样,龙阳想的是,她知道自己已经死去了吗?

    龙阳点点头。

    “你叫什么名字?”小女孩歪着头,上下打量着龙阳。

    “龙阳!”龙阳答道。

    “你的爸爸妈妈也不要你了吗?”。小女孩继续问着。

    “算吧!”龙阳听到小女孩的问话,找不到合适的语言回答,只能顺着她来说。说说也是,自己的父母不知去了哪里,是不是不要自己了?龙阳突然一阵恍惚,差点迷失了自己。

    “那你和我一样惨,我爸爸妈妈也不要我了。现在就剩下我一个人,好冷!”小女孩说完,双手环抱着身体,不住的发抖。

    龙阳前进了一步,他想抱着眼前的小女孩,给他亲人般的温暖,让她感受到人间的亲情。但他只前进了一步,立刻停了下来。

    龙阳突然警觉,自和这个小女孩说话之后,自己就把持不住自己的心性,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甚至忘却了自己的身份,陷入亲情的漩涡。

    我是来查案的,为何她的几句话会让我迷失,让我忘却自我?龙阳不禁自问。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青玉。好听吧,我妈给我取的名字。”小女孩嘴里说着,脸上笑着,眼里却有恨意涌出。

    “青玉,好听的名字,看来你妈很疼你。”龙阳看出异样,故意问道。

    “那当然,我随我妈,大哥哥,你看我漂亮吗?”。青玉说完,在原地转了一圈。

    “漂亮,真漂亮!”龙阳鼓掌。

    “那当然!我要走了!我妈要来了!”青玉突然紧张,惊恐的看向黑夜。她没有和龙阳打招呼,慌忙的逃跑。

    “你等等!”龙阳想喊住青玉,可小女孩跑的很快,迅速消失在黑夜里。“妈妈要来了?既然妈妈要来了,她为何要跑?”龙阳百思不得其解,这个青玉很古怪。

    龙阳环顾四周,并没有发现有人接近。

    青玉在撒谎?

    鬼魂不易,小女孩的鬼魂更加不易!不知她今晚要躲在哪里?还会冷吗?虽然小青玉显得诡异,龙阳还是为她担心。如果可能,就让她住进血界,那里有好多的鬼魂,至少不会让她感觉到孤单。

    青玉走的太急,龙阳还有很多问题没有来得及询问。下次再见到她,一定要问!看来这里已经没有什么值得查找的,还是去下一处看看。龙阳注视着老井以及老井的四周,没有发现其他可疑的线索,龙阳决定离开。

    “哒!哒!”

    黑夜中的街道,只有一人行走,传出鞋子与地面的踏击声。是龙阳,他在离开老井,走向另一个死亡母亲的地点。

    当龙阳离开时,有一个女人露出了头,看向龙阳的背影,眼中流出泪水,脸上是难解的神情。她只露出了头,因为她的身体被井壁遮掩,只有一个头部露在外面。

    很快,她缩了回去,融入冰冷的井水,没有带起一丝涟漪。

    龙阳似有感觉,迅疾的回过头,但他并没有看到什么。我感觉错了吗?龙阳不禁皱眉自问。这段时间太疑神疑鬼了!龙阳挠挠脑袋,渐渐走远。

    另一个死亡地点与这里一般无二,还是一口老井。此地有南井北口之说,意思就是这两口老井是相连的,要满一起满,要干一起干,生生相息。

    太相似了,一样的死者,一样的年龄,一样的死亡地点!它们,还有她们到底有什么关联?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