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警 > 第一百零一章 聪明与误会
    直到凌晨,龙阳才离开朱宏远的办公室,回到了招待所。刚回到房间,龙阳一头扎进被窝,呼呼大睡。他好像忘记了昨晚与天天的误会,也忘记了接手的任务。

    龙阳一觉睡到傍晚,期间白兰敲过几次门,龙阳没有起来,翻个身继续睡着。他现在什么都不想说,什么都不想做,只想安安静静、舒舒服服的睡一觉。

    “龙阳,你终于起来啦!”白兰高兴的站起来,向龙阳问道。

    “哦,你怎么呆在这儿?”龙阳刚出来,就看见白兰在房间的门口,而且她搬来一个小马扎,蹲守在门口。

    “你一天没出门,人家担心你嘛!”白兰的语气越来越温柔,让龙阳身不由己的想要远离她。他已经和天天产生误会,不想让这种误会继续加深。

    “我就是累了,睡觉而已。”龙阳说完,转身向招待所外走去。

    龙阳在前面走着,天天在后面跟着,不远不近,不紧不慢的样子。

    “你这是干嘛?”龙阳突然停下来,回身问道。

    “你不是要出去吃饭吗?”天天天真的说道。

    “谁告诉你我要出去吃饭的?”龙阳的本意就是离白兰远一点,他才要出门。

    “你一天都没有吃饭了,你不饿吗?”白兰继续问道。

    “我不饿,你回招待所吃吧!”龙阳面无表情,冷漠的说道。

    “我?你?你是不是想甩掉我!”白兰不是傻丫头,她从龙阳的态度上感觉得到。“你可是答应过我爷爷的,你要照顾我的,而且是一直!”

    “我?我,我不是不照顾你,不是把你安排在招待所了吗?”白老头的托付成为龙阳心中的痛,他摆脱不了良心上的道德责任。

    “如果我是你的负担,我愿意自己离开。”白兰说完,伤心的转身离去。

    “白兰,白兰,你知道的,我是接了任务的!”看着白兰伤心,龙阳不忍心,追上去解释着。

    “你的意思是,你是为了工作,而不是抛弃我?”白兰睁大泛着泪花的眼睛,高兴的问道。

    “嗯!”龙阳郑重的点点头。

    “呦!昨晚就亲亲我我的,今天又在打情卖俏,真是郎情妾意!”身后传来一阵讥讽的话语,是天天的声音。

    “天天姐,你误会了!”没待龙阳说话,白兰抢着解释。

    “误会?哼!”天天一脸怒气,恶狠狠的瞪着龙阳。

    “我?”龙阳张嘴只说了一个字,再也说不下去。他想起朱宏远的话,有些事没法解释,越描越黑。

    “没话说了吧!小人!”天天的话越来越难听。

    “白兰,我们走!”龙阳的火气上来了,拉着白兰的手,特意经过天天的身边,向市区走去。

    “你!”天天的眼泪瞬间涌出,满脸的委屈。“朱队通知你去开会!”天天说完,哭着跑走。

    天天是被朱宏远逼着来通知龙阳开会的,没料想,她又看见揪心的一幕。当时,恰巧白兰哭着,龙阳安慰着。本来

    (本章未完,请翻页)

    天天的心里就是矛盾的,她既想来看看龙阳,又想听到龙阳的当面解释道歉,谁知又遇见不想看见的场景。

    “开会?”龙阳愣了一下。难道又出现新情况?不行,我要赶紧去。龙阳此时顾不得那么多的情感纠结,快速的和白兰交代完,自己向着东岩市刑警大队跑去。

    “就等你了!”当龙阳赶到会议室的时候,房间里已经满满当当的坐着人。龙阳看到天天,她坐在朱宏远身边,红着眼睛,做着记录。

    “坐!”朱宏远工作起来严肃认真,没有废话,不像私底下那么随和。“这是我们刑警队的龙阳,大家认识一下。他现在的身份是便衣,秘密行动,直接隶属于我。以后在工作中相遇的时候,大家要全力配合龙阳的工作。”

    朱宏远简简单单的几句话,已经把意思说的很清楚。龙阳的身份秘密,工作特殊,任务机密,已经摆到内部的台面上来。

    众人的目光集中到龙阳身上,他们有的认识龙阳,有的不认识龙阳,但除了于飞和天天,其他人都非常诧异。因为他们不知道龙阳的任务是什么?朱宏远连他们这些老刑侦都瞒得滴水不漏。

    “咳!现在开会!”等龙阳坐下,朱宏远清着嗓子,开始会议。“最近我市发生两起自杀案件,虽属于自杀,但市里的领导非常重视。领导指示,了解自杀原因,收集社会反应,预防下次发生。具体的工作已经分发给大家,下面请大家发表意见。”

    “我认为这两起自杀案件不太寻常,但我找不出反对的理由。”首先发表意见的是小李,那个龙阳以前认识的侦查员。

    “你说说哪里不对?”朱宏远并没有因为小李的猜测而轻视,反而继续询问他。

    “朱队,我就是感觉不对劲,我实在找不出证据。”小李说完,神情疑惑的坐了下来。

    “其他人的意见呢?”朱宏远望向其他的参会人员。

    “我也是这种感觉!”此时,于飞站了起来。

    “你说。”朱宏远看向于飞,眼神中透出鼓励的意思。

    “我有几个疑问。第一,死者的家庭虽是一般的家庭,但不缺钱,没外仇;第二,两个死者家里都有一儿一女,家庭幸福;第三,据邻里反应,夫妻和睦;第四,死者的丈夫都有正当职业,没有不良嗜好;第五,双方的老人皆健在,而且相处融洽。”说完以上五点,于飞突然没有接着说下去。

    “你说的,是大家皆知的。”朱宏远点上烟,平淡的说道。

    “是啊,但她们为什么要自杀?”于飞没有坐下,向着大家说道。其实不用于飞点明,刑警队同志的心中皆有疑问。只是没有反驳的理由,没有事实的证据,大家虽困惑,但无法说出口。

    于飞说了,因为他同样有疑问。他问过朱宏远,朱宏远让他在会议上发表出自己的意见,让大家一起商量。

    “好了,如果大家与于飞的意见相同,那就去调查解惑,证实心中的想法。如果大家的意见相左,就按照之前的部署,完成任务。散会

    (本章未完,请翻页)

    !”朱宏远再次简单的说了两句,夹起笔记本,走出会议室。

    当朱宏远走出的一刹那,会议室里立刻炸了锅。

    “朱队啊,有话明说,到底是要我们执行任务呢,还是擅自行动呢?”

    “于飞,你被朱队算计了!我们这些人里哪个没给他算计过。”

    “还嫩嘛!时间长了就好!”

    “你以前不也是,哈哈!”

    “走喽,干活!”

    这哪跟哪嘛!我怎么被朱队算计了?!我就是发表我自己的看法嘛!“天天,你说,我哪里错了?”于飞一连串的不解,向天天求教。

    “你说的那些,谁不知道!朱队是用你的嘴布置任务,下达命令吧!”天天一语中的。所有人都看出来了,就于飞像还蒙在鼓里。

    “老大,天天说的是真的吗?”于飞转头向龙阳问道。

    “应该是吧!”龙阳点着头,眼睛看向天天。

    “去!假装聪明!”天天嗤之以鼻,拿起会议记录,扭头走了出去。

    “老大,这是说我呢,还是说你呢?”于飞才是机灵鬼,他在故意装傻,一直都是。估计会议上这些话都是他和朱宏远商量好的,他才不笨。正如现在这句话,让龙阳上不去,下不来。

    “我估计是说你的。”龙阳厚着脸皮回答道。

    “哦,是了。难怪这两天某人很舒服,某人很伤心。”于飞故作深沉,摇头晃脑的说着。

    “是吗?你和我出来一下。”龙阳对着于飞认真的说道。

    “哎,最近腿脚不方便,只能待在招待所,好歹有人陪伴,哎!”于飞说完,顺着会议室的窗户跳了出去,临走的时候不忘做个鬼脸。

    看来他已经知道龙阳与天天正在闹误会,故意逗逼做作,揭龙阳的痛处。要么说嘛!于飞才是真正的聪明人,龙阳才是假装聪明。

    “想跑?”龙阳非常容易的追上于飞,揪着他的耳朵,假装生气的说道。

    “老大,疼,疼!”于飞举着双手,表示投降。“老大,放手,我投降。”

    “天天是不是和你说什么了?”龙阳放过于飞,两人坐在一块大石头上。

    “是。老大,你太过分了吧!你看,你身边有两个女孩子喜欢你,我一个没有,这还让不让人活啦!”于飞嬉皮笑脸的说道。

    “说正事!”

    “哦,天天是和我说了,说你喜欢身边的那个穿白衣的白兰,她哭的很伤心。”

    “她误会我了。”

    “我相信你,但天天她不相信。老大,你到底和天天的误会有多大?”于飞十分不解。所有的一切,他都看在眼中。天天喜欢龙阳,爱上龙阳,这是不争的事实。可如今为何变成这样?

    “我不知道,我要知道了,还会这样无助。”

    “老大,你真的不聪明。不然,你不会和天天产生那么大的误会。”

    两人坐在石头上,一个想着怎么了,一个想着为什么。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