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警 > 第一百章 身份
    “哎,忘记告诉你了,刚才天天来过。”刚消失没一会的狗娃再次出现在龙阳身侧。

    “天天来过,人呢?”龙阳不禁着急的问道。

    “人啊?走了!”

    “走了?她还是不肯原谅我吗?”。龙阳说完,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

    “她既然能主动来找你,说明她已经打算原谅你了,但是~”狗娃正说着,突然闭上了嘴巴。

    “但是什么啊?快说,别磨磨蹭蹭的!”狗娃越是吞吞吐吐的,龙阳就越着急。

    “但是你和白兰刚才亲亲我我的,天天怎么能够承受的了。”狗娃说完,立刻逃离了房间。根据狗娃刚才说的话,看来他早已经偷偷的跑了出来,看见了事情的全过程。但他没有及时的提醒龙阳,心虚的快速躲了起来。

    天天误会我们了,我必须和她解释清楚。龙阳立刻离&lt;无&gt;&lt;错&gt;小说开招待所,直奔刑警大队而去。天天住在单位的宿舍,此时应该回去了。

    “这么晚了,怎么来这里?找我有什么事?”刚到刑警大队的门口,龙阳遇见了朱宏远。他看着急匆匆而来的龙阳,似有不解的问道。

    “我来找天天的。”

    “闹矛盾啦?”

    “有点小误会!”

    “小误会嘛!解释解释就行。我刚好找你有事,你先跟我回办公室一趟。”朱宏远说完,不容龙阳回绝,就踱着步子向办公室走去。

    “这?我?哎!”龙阳无可奈何的跟在朱宏远的身后,和天天解释的事情只能先放放再说。

    到了办公室之后,朱宏远不紧不慢的泡上茶水,点着香烟,不像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刚才我也遇见天天了,苦着脸,红着眼睛,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朱宏远坐下后,挪着身子,找到合适的姿势后才开口说道。

    “我就是为了这事着急来的,你偏偏拦住我。”龙阳十分不理解,既然朱宏远见到伤心的天天,为何还要拦住他,将他带到自己的办公室。而且据目前的情形看,朱宏远似乎没有特殊的事情来告诉自己。

    “女孩子嘛!哭一哭就好了,况且这深更半夜的,她未必会听你的解释。有些事情啊,越解释越糊涂。”朱宏远语重深长的劝说道。

    听着似乎有些道理,可又让人感觉不太舒服。“怎么还越解释越糊涂呢?”龙阳坐了下来,继续听朱宏远的解释。

    “是不是因为白兰?”朱宏远笑着问道。

    “嗯。”听到朱宏远的问话,龙阳挠了挠头,被问的不好意思起来。

    “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不能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啊!”

    “我,我不是!”

    “不是?那天天怎么伤心成那样子?”

    “我跟你说不清楚!”

    “你看,你连跟我都说不清楚,你能和天天解释清楚?!”

    “这?”

    “快点谢谢我吧!幸亏我拦着你,不然你更加无地自容。”朱宏远喝着茶水,乐呵呵的看着龙阳。

    “我说,你是故意喊我来到这,看我在你面前出丑的吧?”龙阳看着朱宏远的表情,怀疑的问道。

    “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好吧,我不拦着你,你去吧!”朱宏远放下手中的茶杯,做了个请的动作。

    “时间都被你耽搁了,我才不去呢。”龙阳不是傻子,他明白朱宏远的用意。

    “哎!惟女子与小人难养也。”朱宏远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句话。

    “别把我当傻子,谁是女子?谁是小人!”龙阳听出了朱宏远的话外音,恼怒的问道。朱宏远和他开玩笑,他也不吝啬自己的演技,就差没撸起袖管动起手来。

    “我投降,算我没说!”朱宏远说完,打开面前的抽屉,从中拿出手掌大小的黑色证件来。“给你!”

    “什么东西?”

    “你的身份!”

    “我的身份?”龙阳庄重的接过,仔细的打开。它是一本证件,真是证明龙阳身份的证件。

    “自从你们从方寸镇调回来,你们的考察期就已经结束了。所以你们三人正式转正,成为一名真正的警察。因为你追踪黑袍人耽误了两个多月的时间,所以它就一直躺在我的抽屉里。”

    龙阳认认真真的看着证件上记载的信息,双手竟然微微的颤抖。自毕业以后,其他人都如愿穿上制服,唯有他,一直是便衣。此次归来,他希望自己能够成为堂堂正正的警察,却又接下了继续当便衣的任务。

    惊喜来的如此之快,让龙阳激动不已。“谢谢。”

    “谢啥?这是你们努力的结果,是你们应该拥有的身份证件。”朱宏远看到龙阳高兴,他为龙阳高兴,他自己也高兴。“就是还要委屈你继续做便衣。”

    “哦,委屈,不是,我不委屈。”龙阳兴奋的说走了嘴,赶紧更正。

    “此时是不是应该庆祝一下?”朱宏远不知何时从桌底下拿出一瓶酒,两样卤货,向龙阳晃着。

    “应该,当然应该!”龙阳快速的收拾着桌子。

    这朱宏远,真是提前预谋、准备充分,难怪那么巧在大队的门前遇见他,原来他是在那里等着龙阳的到来。他要给龙阳一个惊喜,一个身份。

    臭龙阳!坏龙阳!喝死你!朱宏远的办公室外闪过一道娇小的身影,满口埋怨,满心酸楚。

    门外的人正是天天。她本来已经回到宿舍,却辗转反侧,迟迟不能入睡。天天爬起来,走出了宿舍,围着单位的院子转起圈。不经意间,她发现朱宏远的办公室还亮着灯。

    朱宏远经常工作到深夜,本是很平常的事情。可天天突然想去找朱宏远,说说自己的心事,倾诉一下被伤害的心情。

    当她走到办公室门外的时候,却听到里面正在喝酒的声音,还不时的传来爽朗的笑声。天天没有听到之前的谈话内容,更不理解龙阳此时因为拿到证件而喜悦的心情,又平添了一次误会。

    天天没有继续听下去的心思,气愤的离开了办公室门外。而门内,两人正你来我往的,不亦乐乎。

    等待龙阳的,不只有破案工作的难题,还有天天难以消除的怒火。这身份得来的真是不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