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警 > 第九十九章 变与没变
    朱宏远在龙阳刚回来的时候,又将一个涉嫌鬼魂的案件交给龙阳,而且早有预谋。龙阳没有推辞,因为朱宏远确实遇到了难题,他无法解决和接受的疑难案件。

    龙阳本打算,将何惠送回常胜村之后,自己回靳村街一趟,见见自己的亲人。还有,他会再回靳村大山的原址一次,解开心中的一些难题。看来计划没有变化快,自己又要耽误些时间了。

    据朱宏远的描述,东岩市最近发生的命案非常诡异,死者均为三十岁的女性,同为母亲。而且死者身体没有任何外伤,现场没有搏斗的痕迹,没有外人介入的作案条件,没有被仇杀、情杀等等的原因。综合所有的因素,符合自杀的要件。

    但,有一个问题,既然所有他杀的因素都排除了,死者为何要自杀呢?自杀也需要原因与理由的吧!

    朱宏远想不通,根据多年的工作&amp;无&amp;错&amp;小说{www.yuehuatai.com}经验,他认为内有蹊跷,可就是找不到合理的解释。和龙阳接触久了,他想到了另外的可能,因而将这系列的案件交给龙阳。

    龙阳刚回来,朱宏远就收到消息,他抑制住自己与龙阳相见的冲动,等待着龙阳安排好一切。他知道,龙阳有事情在做,做好了,会回来的。他利用这段时间,汇总了所有的资料,向上级做了汇报,决定由龙阳继续做便衣,侦查案件。

    朱宏远的决定是个冒险,因为他没有任何证据说明这两个女人是被害的,因而上级只给了他一个星期的时间。

    龙阳回来,他要好好和自己的兄弟叙叙旧,聊聊这段时间的过往。自大雪分别之后,龙阳经历了什么,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难?

    “龙阳,你一到常胜村,我们就接到消息了。两个多月,你到底经历了什么?”朱宏远貌似放松的靠在椅背上,其实他的心里知道,龙阳定然经历了许多的风风雨雨、艰难险阻。他想听,想知道,因为龙阳是他的兄弟。

    天天与白兰叽叽喳喳的说了很多,断断续续的了解到一些龙阳近期的行动。但听到朱宏远的问话,她还是不禁的竖起耳朵,细心的听着。

    “没有什么,就是经历了一场大雪,接着又一场大雪而已。”龙阳不想多说什么,他不愿将他们拖入与黑袍人的争斗之中。

    龙阳说的没错,就是两场大雪的事情。一场大雪的时候,遇见白老头被害,进而跟踪黑袍人,攻入七星岭。事毕,又一场大雪,回到了东岩市。

    “说说吧,谈谈你的英雄事迹。”于飞兴趣盎然,他一直崇拜龙阳,知道龙阳此行必不平凡,急切的说道。

    “真的没有什么,我有些累了。”龙阳没有顾及于飞渴望的眼神,离开了饭桌,走了出去。

    “这?”于飞不解的看向朱宏远,期望得到答案。

    “龙阳哥,等等我。”白兰丢下和自己聊天的天天,跟随着龙阳,跑出了饭店。

    还说没问题,我看就有问题。这么粘乎,肯定有问题!天天嘟着嘴,不断的嘀咕着。她和白兰套近乎,为的是知晓龙阳的近况,刚打听点消息,又出现了意外的状况。

    女孩子的心思最细,天天看的出来,白兰已经离不开龙阳了,难怪她一直吃醋。为了龙阳,刚刚熟络的俩女孩,恐怕又要翻脸。

    “龙阳变了!”天天没有喊住龙阳,她正和龙阳赌气,拉不下脸,只好把火撒到朱宏远和于飞的头上。

    “龙阳不会变的,他有心事。”朱宏远将剩下的酒倒到自己的杯中,头脑里一直在思考着。龙阳是不是经历了什么特殊的事情?为什么情绪有变化?以前不是这样子的?我错了吗?朱宏远摇摇头,他没有想明白。

    其实龙阳的离开并不是因为这些,他自接到朱宏远交代的案件,脑袋中一直在思考着,希望立时找到破案的缺口,尽快完成任务。那样,他就可以尽早的回到靳村街,和村民们相聚。

    “我也认为龙阳没变,只是他的心事太重。”于飞不经意的一句话,说到点子上。

    “也许吧!”朱宏远叹了一口气,悻悻的离开饭店。他不愿意因为这次的案件给龙阳带来压力,更不愿意给两人的关系带来隔阂。虽然龙阳不是这样的人,但他还是担心多过忧虑。

    按年纪来讲,朱宏远比龙阳大了许多,他和凌峰、天都的年纪相仿。龙阳跟凌峰叫凌叔,和朱宏远叫大哥。恰恰因为这种关系,让两人更加贴近,感情更深。年轻人都这样,有话很难向长辈倾诉,而愿意向平辈诉说。

    “龙阳今天住哪里?”天天追上朱宏远,忐忑的问道。

    “还是你们刚来时住的地方。”朱宏远回答着。他突然向天天问道“龙阳不会是因为你才变成现在这样吧?”

    “去你的!别以为你是领导,你是长辈就可以信口胡说!”天天本来就在吃醋,此时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好,好,我错了。”朱宏远说完,立刻抽身离开。

    “慢着!”天天追了过去。“你说龙阳和那个小魔女不会有事吧?”天天追上朱宏远,疑惑着问道。

    “我的姑奶奶,那不是明摆着的嘛!”朱宏远不嫌事大,为了自己能够脱身,啥话都往外秃噜。

    “其实想想,我看不像。”天天竟然没有上朱宏远的当,自己有了想法。

    “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能跟我说说吗?”。朱宏远一直在纳闷,龙阳是怎么得罪了这位姑奶奶。而天天既恨又爱的态度,让人很难揣测。

    “关你屁事!”天天扔下四个字,让朱宏远一个人在冬日的寒风中凌乱。

    “关我屁事?我关心错了吗?我,我错了吗?对,关我屁事!”朱宏远接连问了自己几遍,无奈的转身回单位。“你们的事情你们自己解决,以后谁都不要找我哭鼻子。”

    天天去了东岩市公安局的招待所,那个她和龙阳一起住过的地方。记得当时,龙阳因为靳仁的去世,似有感应,接着事实发生,龙阳请了三个月的假期。

    龙阳的房间亮着灯,熟悉的身影站在窗前,久久没有移动。天天站在窗外的黑暗里,看着,看着,心里的埋怨随着自己的注视,一点点的消失。

    龙阳,我原谅你了,因为你真的不知道对我做过什么。龙阳,我喜欢你!天天的眼睛湿润了,身体微微颤抖。她一步一步的接近窗口,她想和龙阳袒露心声,说出藏在心底的思念。

    又一个身影走近龙阳,看得见,是白兰。天天立刻躲在苗木的黑暗里,把自己的人藏起来,连同她的内心。

    龙阳,你真的变了吗?但朱叔和于飞说你没有变,我之前也相信你没变,但此时白兰为何还在你的房间里?

    “龙阳哥,你这些天累了,我帮你铺铺床,你早点歇息吧!”白兰拉拉龙阳的胳膊,接着开始整理床铺。

    “呜呜!”看着房间内龙阳与白兰亲密的动作,以及接下来的场景,天天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哭着跑离了招待所。

    “谢谢你,我没事,你也早点休息吧!”龙阳从思考中回过神来,立刻客气的和白兰说道。

    龙阳不知,白兰不知,他们在这段时间里经常出现的举动,错入天天的眼中。

    “龙阳哥,你还回你的靳村吗?”。白兰离开前,向龙阳问道。

    “回,但我必须把朱哥交代的案件处理完。”龙阳向白兰点点头。

    “我回房间了,你也早点休息。”白兰轻轻的关上门,离开龙阳的房间。

    多么熟悉的场景,多么让人怀念的时刻。龙阳想着,想着和天天一起入住招待所的时候,两人还共处过一室。想到这里,龙阳不由自主的笑了,笑容很甜蜜。

    天天,你原谅我了吗?

    天天,你在干什么?

    天天,你想我了吗?

    想到这里,龙阳脸上再次出现腼腆的笑容,自己都觉得脸红。

    “呦!老大脸红了!”狗娃突然出现在龙阳的旁边,嘻嘻的笑着。

    “去你的!”

    “我说老大,你刚才是想着天天呢还是白兰呢?”

    “我没想谁!”

    “天哪!你不会两个都想,来个一箭双雕?!”

    “我去!你再说,我把你扔进黑石头里,让你永远闭嘴。”龙阳被狗娃搞的无可奈何,故意出言吓唬他。

    “你能舍得?”狗娃心中有数,他才不会害怕,还在嬉皮笑脸的说笑着。

    “哎!你知道我舍不得,但现在有正事要做!”

    “啥事?”

    “最近东岩市发生两起离奇的命案,朱宏远遇到难题,将案件交给我,我们要尽快破案。”

    “安了,交给我!”狗娃拍怕胸脯,煞有介事的说道。

    “还用不着你,等我的联系。”龙阳对着狗娃挥挥手。

    “好吧,我走了,看你一个人在房间里寂寞空虚冷吧!”狗娃笑着消失在房间,留下孤单的龙阳,继续看着窗外看不见的风景,与那刚离开却看不见的人。

    热烈祝贺江苏省网络作家协会成立!开了两天的会,晚上刚回来,更一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