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警 > 第九十八章 还是便衣?
    龙阳搞不懂了,刚刚还在呛着的两个女孩子,如今却如亲姐妹一般,好的不能再好。》,两人聊着天,吃着零食,谈着经历过往,每每都有龙阳的身影出现。

    唯一不变的是,龙阳还是之前那样,被所有人嫌弃。所有人就是眼前的所有人,他们中的任何一个,足以说明了一切。

    好在终于化险为夷,天天不再和龙阳生气,让龙阳放下心来。===『名侦探柯南http://www.yuehuatai.com/msg72/』===。如今的龙阳,已经没有了人身自由,被朱宏远与于飞架着,走进了当初他们相约的饭店。

    一直没变,所有的都没有变,无论是朋友情,还是兄弟情。还有没变化的,就是天天对龙阳的态度,从她口中出来的就两个字,坏蛋!

    白兰一直不解,此时此刻通过与天天的聊天,她似乎明白了些。

    龙阳吃的好饱,很长时间没有吃的那么好,那么坦然,那么肆无忌惮。龙阳喝的不多,因为朱宏远有话要说。

    天天与白兰叽叽喳喳讲个没完,两人最后竟然离开了饭桌,坐在饭店的长椅上,继续交谈着。

    “龙阳,我早已经收到你回来的消息,所以我提前给你做了一个决定。”朱宏远端起酒杯,歉意的向龙阳敬酒。

    “咱兄弟还用客套,从你的话语中就可以听的出来,是不是遇到难题了?”龙阳和朱宏远像往常一样碰了一个,干掉了杯中的酒。

    “兄弟就是兄弟,永远都没有变化,还是你理解我。哈哈哈!”朱宏远一口干掉杯中酒,随后传来爽朗的笑声。

    “是啊,一直没变,不过这次你笑的真奸!”

    “我奸吗?于飞你说,我奸吗?”朱宏远生怕自己没有说服力,拉着于飞做帮手。

    “师父,那我就实话实说了。这次你做的真不地道!龙阳刚回来,你没好好安排不说,你还让他~”于飞刚说了几句,突然打住。

    “有任务?”龙阳听了于飞的话,看着他的表情,突然明白了。

    “有,本来想让你休息休息,但这事等不了了。”说到这里,朱宏远掏出口袋里的香烟,点上一根,猛吸了一口。

    龙阳看着朱宏远急促的点烟,默默的吸烟,他知道朱宏远遇到难题了。“说吧,你知道我的性格。”

    “最近市区发生两起命案,死的都是三十岁的女人。按照正常的办案程序,破案本不是难事,可事实并不如此。”朱宏远再一次猛吸了一口,吐出一串烟雾。

    “怎么了?”龙阳没有擅自评论,只是该问的时候问了一句。

    “表面上看,两个死者都是属于自杀。确切的说,无论是现场还是尸体,都找不出他杀的痕迹。”

    “既然是自杀,为何还有难题?”

    “感觉,我就是感觉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朱宏远扔掉手中的烟蒂,肯定的说道。

    “朱哥,我们都是从警校毕业的,凡事讲证据,你这~”龙阳没有继续说下去,等待着朱宏远进一步的解说。

    “很诡异的现场,一切都那么合符条件。龙阳,你知道的,越是这样,里面越有问题。”

    “你就是因为这个把我卖了?”龙阳没有正面回答朱宏远的问题。他没有去过现场,无法发表意见。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龙阳懂得这个道理。

    “我卖我自己也不会卖了你,你以为天天是吃素的!”朱宏远说到这,浑身打了一个寒颤。

    这两个月以来,朱宏远真的受够了。每天都要遭到天天的围追堵截,目的只有一个,龙阳究竟在哪里?现在龙阳虽然回来了,可朱宏远想起以往来,依然毛骨悚然。

    “两个三十岁的女人?身体没有外伤?无端的死去?”龙阳接二连三的问出几个问题,个个都是朱宏远心里的困惑。

    “是的,你说的没错!”朱宏远站起身来,给龙阳斟满一杯酒。

    “你有什么打算?要我做什么?”龙阳直入主题,向朱宏远说道。

    “继续当便衣,配合我调查案件。”朱宏远说完这句话,突然感觉到自己很自私,自私到连自己的兄弟都算计。虽然这种算计不是那种算计,但是算计就是算计,毕竟已经算计了。

    “便衣?我不干!第一,我不缺钱花;第二,我真的不缺钱花!”龙阳用了一个理由,否决了朱宏远的一切提议。

    “这个工作非你莫属,其他人干不来!”朱宏远继续说着,可说着说着,连自己都不自信,无关其他。

    “优秀的人多着呢,这话是你以前说的,我搬过来用一下。”

    “你干不干吧?给个准信。”

    “我希望听到真实的原因!”朱宏远遇见难题,龙阳不可能不帮忙。

    “我怀疑是那种东西作怪。”朱宏远悄声的说道。他此次没有瞒着于飞,让他有一个清醒的认识。

    “鬼魂?”

    “是的!”朱宏远立刻回答道。

    “还真是,难怪你盯着我,我还以为你爱上我了呢?”龙阳看着身畔的朱宏远,没有任何推卸的意味。

    “那也不一定哦!龙阳,小心,这真的不同以往的案件,非常蹊跷!”

    “我知道,但我还是便衣吗?”

    “是的,我所做的一切,就是不想让你贸然的接触到这个案件,让你提前做好心理准备。”朱宏远的神情没有作假。他说的是实情,一直困扰着他的案情。

    “你还是便衣,如方寸镇那时一样。一定要注意安全,谢了。”朱宏远将面前的酒清掉,说出自己的计划。

    我还是便衣?龙阳听完朱宏远的介绍后,明白了自己的任务。“对于这类的案件,穿不穿便衣有区别吗?”

    “你之前不是一直这样破案的吗?”朱宏远故意说着,他知道龙阳已经接下了这个案子,必会全力以赴的。

    “之前归之前,现在是现在,难道你还不懂吗?”

    “知道,但目前的办法只有一个,除了你,任何人都无法完成。”

    “少来了,我知道我该怎么做!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替我照顾好天天!”龙阳没有拒绝朱宏远的安排,因为根本没有拒绝的理由。“怎么搞的像是生离死别的,我是谁?”好不容易出了困境,又将突入另一场战斗,龙阳反而顿感轻松很多。

    “你是便衣!”

    “对了,我还是便衣!”

    不码字了,又困又累,凌晨六点出发,现在已经三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