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警 > 第九十七章 她是谁?
    龙阳没有想证明什么,更没有想对白兰证明自己的身份,他只想说自己回来了。

    回来了,三个字。我回来了,四个字。无论几个字,在东岩市刑警大队的门口,龙阳没有得到任何回应。龙阳回来的不容易,几经波澜,差点丧命,回来的不只是他的人,还有他的心。

    只是摧毁了黑袍人一个重要的据点而已,并没有达到最终的目的,离目标与理想还有很远。算上七星岭,龙阳已经端过三个据点,但此次的收获最大。

    龙阳想过,他做的究竟是对还是错?因为他在手刃仇人,但在结束他人的生命。虽说那些黑袍人作恶多端,虽说他们之后以另一种形态存活于世间,但毕竟活生生的生命摆在眼前,无法任意抹除。

    我做的对吗?龙阳不禁自问,却无人回答。

    世间有鬼魂吗?这不容龙阳置疑,因为他有魂盟,有魂军,有血界的存在。

    世间有报应吗?更不容龙阳否认,因为他见过,经历过,清醒的揣摩过。

    我究竟要干什么?我的理想与目标是什么?我接着如何去做?所有的问题都在龙阳的脑海中萦绕,没有一刻能够停歇。

    黑袍人隐藏于世间,他们根本不属于正常人的一部分!他们不能展示自己的身份,他们不能表明自己的目的,他们在害人,他们就不是人!

    鬼魂,一个更加不让人理解的存在,却确确实实的存在!

    而我要做的,就是伸张正义,彰显公正,替逝者伸冤!想到这里,龙阳的心结豁然打开,莫名的一笑。我要做的就是一个执法者,是一个为人为鬼打抱不平的鬼警!龙阳决心已下,舒展开的不只是脸孔,还有心情。

    “龙阳!龙阳!”龙阳的身后出来急切的呼喊声。

    是天天的声音!是于飞的声音!是朱宏远的声音!他们都来了!无论刚才他们怎么不认他,龙阳还是忍不住的迎向他们,来个毫无顾忌的拥抱。

    “你们怎么了?不认我了?”龙阳伸出拳头,打在朱宏远与于飞的胸膛。

    “怎么可能?我们在开会!”于飞替朱宏远打着掩护,抢先解释着。

    “这个解释不合理,我不信!”龙阳对着于飞说道。龙阳虽然和于飞说着话,但他的眼睛一直偷偷看着天天。

    “你啊!你做的不对在前,所以我们不义在后!”朱宏远偷笑着说道。

    “我?我哪里做的不对?”龙阳挠着脑袋,不解的问道。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朱宏远将龙阳拉到身边,像往常一样,拍着龙阳的肩膀。

    “三天前。”龙阳据实以告。

    “对啊!三天前你已经回来东岩市,你到常胜村,可你白白让我们又担心了三天,你说你错了没有?”

    “你们误会龙阳了,我们是送何姨回村了。”这时候,白兰站出来替龙阳解释。

    “她是谁?”一直没有说话的天天终于开口,向龙阳问道。其实她一直在看着白兰,直到白兰说话,她才说话。

    “哦,她啊,她是白兰。”龙阳赶紧介绍,生怕说晚了,让天天产生误会。

    “哦,那么熟?!”天天将目光转移到龙阳身上,带着强烈的醋意。她只是回了一句话,立刻转身离开。

    “天天,你别走!”龙阳着急了,大声喊道。

    “两个月没见,脾气长了不少,能耐也长了很多!混蛋!”天天显得非常生气,愤怒的说着。

    “龙阳哥不是混蛋!”不待龙阳说话,白兰立刻接口反驳天天的话。

    “龙阳哥?”刚准备离开的天天,突然停住,转身看看龙阳,又看看白兰,看似平静,却火药味十足。

    “是啊,就是龙阳哥啊?”白兰虽小,脾气一样的倔,毫不相让。

    “龙阳,没想到你是这样一个人!”天天被白兰的话呛的难受,将矛头对准龙阳。

    “龙阳哥是好人!”白兰不知道天天与龙阳的关系,她一味着护着龙阳,其实却害了龙阳。

    “呵呵!龙阳,你真是命犯桃花,我看你改个名字吧,就叫桃花岛岛主!”天天讥笑着,心里痛的难过,伤的滴血。

    “不,我,我是绝情谷谷主!”龙阳慌忙解释着。

    “绝情谷?是,你真够绝情的!”天天说完,转身离开。她的眼里带着泪,因为没有人比她更担心龙阳,更思念龙阳。

    “这人怎么了?为什么这样对待龙阳哥?”白兰不解的问道。

    “姑奶奶,求你了,别说了!”龙阳百口莫辩,立刻制止白兰的说话。

    “龙阳,你过来!”朱宏远与于飞不约而同的向着龙阳招手,让他借一步说话。

    “什么事?”龙阳嘴里问着,心里有数。

    “她是谁?”果不其然,二人问的问题与天天的问话如出一辙。

    “托付的人。”龙阳从没经历过这样的场合,不是审问,更像拷问。

    “啊?!托付终身的人?!”于飞张大嘴巴,肆无忌惮的吆喝道。

    这一句不要紧,将明明即将离开的天天喊住了,她转过身体,将刚刚留下的泪水收了回去。

    “滚!”龙阳满身是嘴说不清楚。“我是被托付的人!”

    “是啊!”不解释还好,越解释越不清楚,越描越黑。此次不只是于飞,连朱宏远都愣住了,不解的看着龙阳。

    “哎呀,你们想到哪里去了!”龙阳差点挠破了头皮,恨不得长出三张嘴。

    “她到底是谁?”朱宏远与于飞再一次疑惑的问道。

    “我爷爷将我托付给龙阳,龙阳哥帮我报了仇。”关键时刻,白兰走了出来,向大家解释着一切。

    朱宏远与于飞不再逼问龙阳,因为他们通过白兰的讲述,了解到事情的经过。白兰的身世可怜,可谓人间惨剧,难怪她一直维护着龙阳,是事出有因。

    天天回来了,她不再和龙阳怄气,因为她知道了白兰的身份。

    再多说一句,出发三天,更新不正常,怨清风,不怨鬼警!今晚接着码字,写多少,更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