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警 > 第九十五章 归家
    龙阳,看你年纪不大,为什么那么多的心事?

    龙阳,看你那么年轻,为何那么多的感触?你经历过很多吗?

    龙阳,靳村现在怎么样?变化大吗?

    龙阳,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龙阳,你在想啥?

    龙阳,你怎么了?

    一路上,何惠与白兰不断的问着龙阳各种各样的问题,让他应接不暇,无法回话。》,他想说,我在想啥,可他无法给出准确的回答。

    因为龙阳心里只有一个答案,我想归家。

    已经离开很长时间了,两月有余。你们想我了吗?

    想到这里,龙阳的脚步不由自主的加快。

    “哎!等等我们!”身后传来白兰的声音。

    白兰这一路,不但照顾何惠,而且照顾龙阳。何惠是女人,白兰也是,但毕竟白兰年轻,有功夫在身,走起雪路相对轻松。龙阳更甚,他更不畏惧艰难的环境,行走速度有快无慢,归心似箭。

    “哦,我等你们。”龙阳在雪中顿足,他等着,干等着不帮忙。刚刚就在前一天,白兰意外摔倒,龙阳立刻前去帮扶,可错手扶错了地方,碰到了不该碰的地方,让白兰痛斥了一顿。这不,龙阳只有干等着,不敢再过去帮忙。

    “你是男人吗?我们都这样了,你还抓瞎的快跑,还顾不顾我们娘俩的死活!再说了,你就不能过来扶一把!”白兰嘴里埋怨着,早忘记昨天的不愉快。

    “我?你说我敢吗?”龙阳无可奈何,不但没有靠近,反而离开了些距离。

    “你怎么比女人还小气,那么大点事,我早忘记了,你还记得?!”白兰没好气的说道。

    何惠看着两人斗嘴,忘却了疲惫,开心的笑着。“别争了,龙阳是个害羞的孩子,我看出来了。你呢,野惯了,体谅一下龙阳。”

    “你们就是一伙的,帮他不帮我。何姨,你太偏心了!”白兰竟然耍起小孩子的脾气,和何惠闹起了别扭。不过,看她那个神情,多数是故意的。

    “哦,我总算看出来了,就我一个多余的人。那好吧,我自己回去,你们俩啊一起走!”何惠故意说道。

    “那不行,这风天雪地的,哪能让您一个人走,还是咋俩走,把龙阳一个人丢在这里得了!”白兰听出何惠的意思,再次加码。

    “好好好!还是我来扶何姨吧!”龙阳走了过去,他清楚了俩女人的意思,故意躲闪着。

    可何惠不然,因为他听到了一句话,是龙阳说出来的。龙阳竟然跟她叫何姨,让何惠始料不及。龙阳似乎才说过,他和狗娃是兄弟,跟狗娃的妈叫妈,他怎会突然那么原谅自己?何惠很感动,他终于知道龙阳的心有多宽容,有多大。

    其实龙阳和狗娃沟通过,就在离开前的夜里,山岭之上。

    龙阳问过狗娃。“你还埋怨何惠吗?”

    “不,至少她对我爸不错!”狗娃没有多说,只说了一句话。

    “兄弟,都已故去,别徒增烦恼。”龙阳试着说道。

    “真的没有什么,她能带着靳悔给我爸上坟,那时我就已经原谅她了。况且,她和我妈一样,都是苦命的女人。”

    狗娃的话不多,但他的话代表了他的心情,更说明了他的心意。

    “谢谢你,龙阳!”何惠流出了眼泪,抓住龙阳的胳膊,仿佛抓住了亲人。

    “又谢?咱不是一家人吗?”龙阳伸手拉住何惠的手,让她靠自己近点,减轻行走的负担。

    “是,是,我们是一家人。”何惠已经涕不成声。

    “龙阳,放开!还是我来扶何姨吧!”白兰又不知道吃了哪门子的醋,一把推开龙阳,自己扶着何惠继续上路。

    呵呵!家,也许就是这样吧!龙阳笑着,脚步轻松的跟在她们的后面,高兴的前行。家是什么样?家要有爱,家要有亲情,家要高高兴兴的,平平安安的,团团圆圆的!

    龙阳五岁失去了父亲,失去了父爱。十一岁失去了母亲与义父,失去了母爱与师父的爱。他一直想要家的温暖,可一直得不到家的感觉。是靳村,让他有了家,是凌峰、朱宏远让他又有了亲人,是天天、于飞,让他有了朋友,有了爱。可龙阳,总感觉少了点什么。

    此时,他似乎明白许多,他找到他遗失的东西,悄悄的把它揣进内心,藏起来,小心的呵护,再不容有失。

    路再难行,终有行进的时候,心再难受,也有受够的那一天,情再难续,也有明了的一刻。

    “我们到了!”当龙阳看见东岩市界碑的时候,他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天天,我回来了,你还好吗?你还生我气吗?你还不理我吗?来到东岩市地界,龙阳此时的心里只有一个人,却有万千的疑问。

    龙阳没有将何惠带回东岩市市里的意思,这也是尊重何惠的意愿。何惠当初离开时,一心报仇,她将何常胜与靳悔安排在一处安全的地方,她需要将他们接回来。

    因为何惠的原因,龙阳近乎丧命,龙阳也不愿意让何惠面对诸多的埋怨,因而龙阳决定将何惠先送回常胜村。

    这两年,常胜村没有变化,一直还是原来的村庄。要说变了,可能是起了几所新房子,可能是修了几条新路。要说没变,还是一直的乡音乡情,乡里乡亲。

    但何惠的回归,并没有迎来村民们的热烈欢迎,而更多的是怀疑的目光。不仅如此,竟还有人准备前往市区,报告情况。

    当时因为龙阳的事情,各地通查何惠的踪迹,至今还印刻在村民们的心里。直至龙阳出面澄清,才打消村民们的顾虑,给何惠一刻安静的心。

    虽然非常想念朱宏远、于飞、天天,但龙阳没有选择立刻离开,他要等待,等何惠安定,还原一个安定的家庭,他才能离开。

    白兰看着龙阳,始终没有说话,因为她最期盼的也是这样,有一个安定的家庭,有几个亲人,有一个家。

    归家,简单的两个字,在不同人的心里有不同的意义。龙阳想着,何惠想着,白兰想着,有人能够得到,有人没有,有人有,但一直寻找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