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警 > 第八十七章 心之所向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绝了!惨了!本想着灵异类之中应该最擅长悬疑推理的,所以选zé了悬疑推理这一类。可写着写着,没看见多少推理的内容,成了灵异不灵异,悬疑不悬疑的文章。

    还好,有读者能宽宏大量,捏着鼻子看下去,包容着清风的不足与缺陷,忍受着清风的不羁与随意。在此拜谢!清风努力改过!(以上内容不涉及订阅费用,清风的几句真心话而已。)——

    “在想什么?”朱宏远看着怔怔出神的天天,看似随意的问道。

    “没想什么。”天天茫然的回答。她刚才正整理着卷宗,整理整理着,不经意的停下了手中的工作,出神的望着窗外的雪景。

    “想龙阳了吧?”朱宏远笑着说道。

    “谁想他!”天天扭头走出了办公室。天天违心的回答着朱宏远的问话,她怎能不想,可她如何说出口。自和龙阳分别以后,天天早已经把怨气抛到九霄云外,心中除了担心就是牵挂。

    龙阳,你在哪里?天天站在宿shè的窗口,再次陷入深深的思念。

    天天与于飞已经调回东岩市公安局工作,他们的工作单位是刑警大队。天天选zé留在以前的综合股,每日整理着材料。而于飞继续跑外勤,调查处理案件。他们俩有个约定,那就是等龙阳回来,他们一定要在一起,再也不分开。

    一晃已近两个月,朱宏远等人除了收到龙阳转达的信息以外,再没得到任何和他有关的消息。谁不着急?谁都着急与担心。可又有什么办法?

    龙阳托付的事情,凌峰与朱宏远都已经交代下去,至今没有任何收获。想要调查黑袍人,真没有那么容易。哪怕说从外围入手,谁又知道哪里是外围?能知道内幕的族长已经去世,再无法和以前的事件联系上。让凌峰等人无法下手,无法继续调查。

    靳村街的生活既平静又宁静。都是大山出来的人们,相处融洽,没有纠纷,生活平静。自族长靳仁去世后,靳村街再没发生过离奇重大的事件,显得非常宁静。

    凌峰经常去靳村街,他听到村民最多的话,就是龙阳现在怎么样了?胖了还是瘦了?啥时候能够回来之类的话。凌峰被问的着急,现在都不敢随意出入靳村街。他以为能躲得过,事与愿违,村民们能够找到他的工作单位,跑到单位来问他。

    凌峰无奈,他也很长时间没有龙阳的消息,面对村民们的问题,不得不找理由搪塞。“臭小子,你在哪里?要注yì安全啊!”深夜里,办公桌前的凌峰念叨着。

    天亮了,阳光穿透树木的枯枝,温暖着树下的人。

    “到达七星岭后,你就在远处等我。”龙阳还是不放心,第一句话就是叮嘱着白兰。

    “你是不是老太婆,怎么啰嗦个没完没了的?”白兰没好气的回答着龙阳。

    “你?!”龙阳才是真正的无可奈何。昨晚因为去七星岭的事情,白兰死活都不听龙阳的安排,龙阳理解。可听话的白兰到底哪去了,一早就像吃了枪药一样。

    “我,我怎么了!”白兰边收拾着行李,边拿话堵龙阳。

    “哎!没事,走吧!”龙阳摇摇头,动身前行。有时间,想办法,让白魂与这白兰见一面,好好收拾收拾这个倔强的丫头!龙阳心中暗想。

    起风了!阵阵寒风带起地面的雪花,拍打在脸上,隐隐作痛。还不如下雪,如此柔和,如此壮观、如此美丽,龙阳想着之前的降雪,会心一笑。

    “你还真能笑的出来!”白兰看见龙阳傻不拉唧的的笑着,故意的说道。

    “像下雪一样,不好吗?”龙阳知道白兰是在故意找茬,没有在意。

    “你喜欢下雪?”

    “既喜欢又不喜欢。”

    “为什么?”

    “我喜欢下雪时的氛围,下雪时的意境,显得特别静,特别美。”龙阳伸手接住飘来的雪花,握住手,松开,寻不到。“喜欢它随处飞舞的自由,喜欢它的来有形去无踪。”

    “不喜欢它什么?”白兰对龙阳的话产生了好奇,勾起了兴趣。

    “不喜欢它在的时候,有人不在了。”龙阳怅然若失,回忆着过去。

    “你是说我爷爷?”听到龙阳说有人不在了,白兰自然而然的想到自己的爷爷。她以为龙阳在说白老头,提起自己以前的伤心事。“人家好不容易高兴点,你别总提起我爷爷好不好。虽然我也想爷爷,但大仇已报,我不能总活在过去。”

    听白兰说话的意思,这个小女孩已经从爷爷过世的悲痛中走了出来。她不知道她理解错了,龙阳的话不是这个意思。

    “不只你爷爷。”龙阳知道白兰误会了自己的意思,纠正说道。

    “什么?还有人在下雪的时候不在了?”白兰马上醒悟过来。她记得龙阳说过的话,龙阳还有仇没有报。

    “有!”

    “是谁?”

    “我的小学老师。”

    “男的女的?”

    “有关xì吗?”

    “哦,没关xì。对不起!”白兰意识到自己说话唐突了,赶紧道歉。“也是被黑袍人害的?”白兰小心的问道。

    “极有可能!”龙阳握紧双拳,咔咔作响。

    白老头以前监视过靳村,他们的聚集点就是东南山峰。周兰死在东南山峰,且在下雪天。龙阳本以为能够从白老头的嘴中得到答案,没想到他一无所知。如果真是白老头所为,龙阳定然容不下他,不会再有白魂的存在。

    龙阳小学的时候,周兰老师对他非常照顾,疼爱有加。这个支援山区的可爱老师,放qì自身优越的条件,与山沟里的孩子朝夕相处,产生了深厚的感情。特别是龙阳,无法忘记周兰,无法忘却那段深刻的记忆。

    “难怪你对下雪那么敏感。”白兰若有所思。

    雪,有美丽的回忆,也有痛苦的经lì,都在龙阳的成长过程中出现过。

    记得有一年,大雪纷飞,靳芹劝龙阳别去上学,可龙阳坚持。上山的时候被雪滑倒,是一个雪团挡住了他。龙阳以为是自己的父亲龙少云,是他在暗中保护自己。龙阳虽然摔倒了,但他很高兴,因为他确信父亲与自己在一起。

    记得有一年,东南山峰下,蓝色的棉袄在白色的雪地里显得那么刺眼。龙阳痛哭,被大人与村民拖离了现场。他痛苦,因为他失去了可爱的老师。

    此时的龙阳不再高兴,因为他知道以前的美好是虚幻的,是自己想xiàng出来的。暗中帮助自己的不是期望中的父亲,而是默默守候自己的靳山。

    此时的龙阳眼中有泪水,他没有刻意控制,因为眼泪流不出来,还没有到流出来的时候。以前流过眼泪,那是亲人离开或者去世的时候。现在流不出眼泪,因为还没有找到亲人,还没有报仇。

    “对不起!”白兰站在一旁,看着龙阳神情的接连变换,最后化为悲伤。她再次道歉,她知道她的话戳到龙阳内心最柔软的地方。

    “没事,其实我和你一样,我也没有父母。”面对白兰,龙阳没有刻意隐瞒。

    “他们也不在了吗?”白兰不敢再贸然说话,但她还忍不住要问。

    “不知道。”龙阳停住脚步,看向前方。前方就是七星岭,再往前走,就会找到黑袍的巢穴。继续前行,坚持前行,也许就会找到想要的答案。

    “不知道?怎么会不知道。你看我,父母双亡,我就是一孤儿。”白兰勉强的笑着说。

    “你比我强。”龙阳斜靠着树干,看着眼前的女孩。

    “我都父母双亡了,我还比你强,你咋想的!”白兰不明白龙阳的话,惊yà的问道。“难道你在看我的笑话?!”

    “你误会了。你至少还知道你的父母已经故去。可我呢?我至今不知道我父母的生死,我找不到他们。”龙阳的声音越来越大,情绪有些激动。他不知道为何突然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会和白兰说那么多的话,甚至说出自己心底的压抑。

    “你丢了父母?”白兰词不达意,说的话有点颠三倒四。

    “也许是他们把我丢了。”

    “那你真的比我惨!”

    “是啊,还是你比我幸福!你要好好活着,不为别人,为了你自己。”龙阳对着白兰,充满深意的说道。

    “嗯,你放心,我会的。”白兰走近龙阳,向他承诺。

    “还和我一起去七星岭吗?”龙阳问道。

    “不去。”白兰果断的回答。

    “咦?为什么突然不去了?”龙阳惊yà于白兰的回答,疑惑的问道。

    “你知道。”白兰似乎看透龙阳的用意,把问题与答案都反推给龙阳。

    “我还真不知道。”

    “我坚持着去七星岭,是因为我担心你的安全,我要出一份力。现在看来,是你更担心我的安全。”白兰说出自己的想法。

    “谁担心你的安全,只是不想你拖我的后退,多一个累赘而已。”龙阳这时候真的想笑,不明白这个小丫头为何突然会明白这么多的道理。

    “还有,你不会有事的!”白兰神色自如,对龙阳充满信心的样子。

    “是吗?”龙阳觉得越来越有趣,不禁继续追问。

    “当然。你还有父母没有找到,你还有仇没有报,你不会轻易的死去,我相信你!”

    “我?这也被你看透了!哎,女人啊!”龙阳抱怨着。

    “什么女人!人家还是女孩子好不好!”白兰气的直瞪眼。

    “好,好!”

    林间响起会意与开心的笑声,有龙阳的,也有白兰的。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