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警 > 第八十四章 螳螂捕蝉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白兰被龙阳推开,跌倒在地,躲过了丝线的侵袭。此时她看见眼前龙阳的情形,目瞪口呆,一时举手无措。

    “龙阳!”白兰对着龙阳焦急的喊着,声音里带着哭腔。是龙阳推开她,挡在了她的身前,是龙阳救了她。“都是我不好,都怪我没听你的话!”白兰终于控制不住,开始哭泣。

    可龙阳仿佛听不见,他此时正被血红色的丝线缠绕,而且渐jiàn布满全身,无法动弹,更别说回答白兰的话了。

    “小妮子!都怪你缠住老子的手脚,让我二弟惨遭杀害!看我怎么收拾你!”胖黑袍对着白兰,恶狠狠的说道。

    “你要干什么?”白兰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坏,身体不由自主的后退。她毕竟是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姑娘,没有行走过江湖,没在社会上历练过,根本无法应对胖黑袍的威胁。

    “你这句问的好!干什么?我先当着你小情人的面收拾了你,然hòu再杀了他。”胖黑袍用手指着白兰,又指向龙阳。

    “龙阳,没死?”白兰虽然害怕,脑筋却还在转动。

    “龙阳?原来你的小情人叫龙阳!”胖黑袍狞笑着,看着全身裹满血红色丝线的龙阳。“死?哪有那么容易?不过他也就剩下半条命了。我让他死他必须死,我不让他死,他也活不成。”

    “你放了他!”白兰稳住紧张的心情,声音颤抖着说道。

    “放了他?谁来偿还我兄弟的命!”胖黑袍摇头,向着白兰一步步走去。

    “站住!你再过来我就自杀!”白兰掏出随身携带的匕首,对准自己的脖子。

    “可别,这么如花似玉的小美人,死了真可惜。啧啧啧!”胖黑袍为了得到白兰,竟然真的停下了脚步。“你告诉我一件事,我可以考lǜ放你们一马。”胖黑袍转而说道。

    “什么事?”白兰听到胖黑袍的话,不禁放松了警惕。

    “你们是谁?”胖黑袍问道。

    “我,你们杀的人是我爷爷!”提起自己的爷爷,白兰的眼眶湿润。又想到龙阳为了替自己报仇而被制,更加伤心。

    “哦,原来是白老头的孙女,不错。那这个人呢?”胖黑袍边说边向前行,渐jiàn的靠近龙阳与白兰。

    “他?我不知道他的身份,只知道他叫龙阳。”白兰边说边靠近龙阳,心中充满愧疚。她决定,如果龙阳死了,她也不会活在世间,以报龙阳恩情。

    胖黑袍利用与白兰交谈的机huì,渐jiàn扰乱白兰的心绪,让她疏于防范,以便接近,发动偷袭。而白兰并没有想到这一点,她的心都在龙阳身上,忽视了胖黑袍的险恶用意。

    “哦,看来是个傻小子,为给别人报仇丢了自己的性命。”胖黑袍字字诛心,让白兰彻底的丧失了警惕。

    “怪我,都怪我!”白兰大叫着,双手捂住耳朵,手中的匕首掉在了地上。

    就在这时,胖黑袍动了,他的目标是白兰。想到马上可以占有如此娇嫩的身体,胖黑袍的脸上不由自主的露出笑容。

    “轰!”一具身体跌落在不远处的地面,摔得尘土飞扬。

    “咔!咔!咔!”紧接着,一道身影腾空而起,砸在地面人的身上,发出骨头碎裂的声音。

    “啊!”白兰尖叫一声。

    所有的事情发生的太快,白兰根本没有反应过来。“龙阳!”白兰迟疑的向尘土的地方走去,因为她的身侧已经没有龙阳和胖黑袍的踪迹。

    尘土挡住了白兰的视线,她只能模糊的看到一个人影。不,是两个人影,一个躺着,一个站着。

    当尘土落下,白兰看到一身黑衣的龙阳,站在那里,看着自己在傻笑。

    “龙阳!”白兰狂奔着扑向龙阳,身后飘飞着晶莹的泪花。她扑入龙阳的怀中,死死的抱住龙阳,不住的哭泣着。

    “这?我?这?”龙阳被白兰突如其来的举动弄懵了,完全不知所措。他想把白兰推离自己,却不知如何下手。

    “龙阳,你知不知道我担心死你了,呜呜呜呜。”白兰还没止住哭声,将龙阳的衣襟打湿一片。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不过是龙阳顺势而为。血红色的魂丝,是胖黑袍的一大狠招,换做他人,早丢了小命。可龙阳对魂丝免疫,他装作中招,只为了诱使胖黑袍靠近,达到一招制敌的目的。

    果不其然,龙阳瞒住了胖黑袍,让他以为自己已经被魂丝侵袭,放松了对自己的警惕。后来,胖黑袍旨在得到白兰,把目标转移到白兰的身上,加快了他自己死亡的进程。龙阳利用胖黑袍偷袭白兰的时候,一击命中,直接废掉了他。

    当然,龙阳在砸到他身上之后,对着他的头顶拍击了一下。当时被尘土遮掩,谁也没有看到龙阳的动作。

    “白兰,你还冷吗?”龙阳莫名的问了一句。

    “不冷!”白兰把头从龙阳的胸膛移开,纳闷的看着龙阳。突然,她意识到自己的失态,顿时面红耳赤,跑了开去。“臭龙阳!笨龙阳!什么冷不冷,就是不会说话!”跑到远处的白兰,嘴里一直咕哝着。

    “啊切~~!谁在骂我?”龙阳揉揉鼻子,继续翻动着瘦黑袍的尸体。

    他刚才已经找过胖黑袍的尸体,除了些钱财之物,没有其他有用的东西。估计最贵重的就是魂丝吧!龙阳笑笑,心想厉魂又可以好好补补了。

    瘦黑袍也没有多大的身家,这些把脑袋系在裤腰带上的人不同常人,有多少花多少,今日有酒今日欢,不管明日是哪天!何况他们通常没有家人,更不需要置办家产,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主。

    这是什么?

    龙阳从瘦黑袍的怀中掏出一件黑色的物什,看样子像个小鼎,小孩巴掌大,不知是何材料所铸。龙阳翻过来调过去的看了几遍,没有看出什么门道。

    这个小鼎有三只立足,两只提耳,上覆一盖。龙阳用力扒了扒,纹丝不动,只能作罢。

    鼎,古时为蒸煮和储存食物的器具,多为青铜所铸,后来演变为国之重器。不知这只小鼎到底有何用途,黑袍人带在身上有何用意?

    厉魂呢?

    龙阳在庙中找寻半天,没有丝毫线索。龙阳收到厉魂求救后,就断了联系,并不知厉魂被抓到何处。

    看来只能问胖瘦黑袍二人了!哦,现在不能称他们为人了,他们已经是鬼魂了。

    龙阳把黑袍二人的尸体就地掩埋,他们一直四海为家、居无定所,这里就算他们以后的归宿了。记得上警校之前,龙阳也亲手埋过黑袍四人,他们和这两人一样,不知家乡在何方。

    黑袍组织到底坑害了多少人!让多少人误入歧途且越走越远,让多少人无辜冤死,难以估量。无论他们的目的是什么,都无法掩盖他们的罪行,无法抹去他们的罪恶。

    “龙阳,我们现在去哪?”白兰从远处走来,轻声的问道。她有些羞涩,不过已经没有原来的冷傲。

    “先在这庙中休息一下,再决定下步的行动。”龙阳将庙内的东西简单收拾了一下,整理出两个勉强休息的地方。

    “龙阳,我来。”白兰说完,接手龙阳,开始认真的整理起来。

    看着白兰忙碌的样子,龙阳不禁感叹。人的变化真快,一个冷如冰霜的女孩也会融化,也会有春天般温暖的感觉。

    “龙阳,谢谢你!”白兰一边整理一边说道。

    “啊?你说什么?”龙阳刚才走了神,没听清白兰说的话。

    “谢谢你帮我报了仇。”白兰停下手中的活,转身微xiào着说道。

    “哦,不谢。我是搂草打兔子,顺捎而已。”龙阳挠挠头,不好意思的回答。龙阳说的是实情,他不会和黑袍人善罢甘休的,帮白兰报仇,包括在他的任务之中。

    “不管怎么说,是你替我报了仇,我会记住的。”白兰说完,转身继续干活。“既然爷爷把我托付给你,以后我就跟在你的身边,我会听你的话的。”白兰低声说着。

    “什么?”庙内就两个人,无论白兰怎么低声,龙阳都可以听得见。

    “你不愿yì?”白兰的声音越来越低。

    “不是,我~”龙阳张口结舌,不知如何说下去。

    “那就好。”白兰说完,倚着庙里的木柱,闭上眼睛不再说话。

    这可怎么办?这又是怎么回事?这怎么成了终身托付了?龙阳感觉头大,拒绝白兰也不是,不拒绝也不是。

    白魂,看我怎么收拾你!要不是你搞什么托付的话,我怎么会如此麻烦。龙阳躺在干草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看着木柱旁熟睡的白兰,烛光在她的脸上跳动,睫毛下是哭泣过的双眼,冷漠的外表下是脆弱与伤感的内心。哎!真的不带在身边,她无依无靠、孤苦伶仃,该如何去适应外界多变的生活。带在身边,又会有诸多不便。

    龙阳知道自己独来独往惯了,而且身边时刻伴随着危险,不可能将一个女孩时刻带在身边。如今没有好的办法,只能去过七星岭之后,再做打算。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