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警 > 第八十章 不一样的温暖
    血色魂丝化作的鬼魂被龙阳收服,认龙阳为主,归顺于龙阳。

    但龙阳之前是有条件的,就是让他交出一缕真魂魂丝,等于将他魂体的存亡交予龙阳掌握。鬼魂答应了,而且是诚心的答应。他内心清楚,如果吞噬了魂丝,他将得到莫大的好处。

    鬼魂跪于地上,双手上举,至头顶处。稍后,他头顶的双手上出现一缕纤细的血红色的丝线,那是他的一缕真魂。与此同时,鬼魂的脸上出现极度痛苦的神色,那缕魂丝仿佛抽去他一身的精气神。龙阳收取了鬼魂的真魂,并观察着他的变化。而且,龙阳没有想到,鬼魂的真魂竟然是血色的,与古魂的银白色毫不相同。

    按照龙阳的预想,并不会有太大的问题,不过还要看鬼魂自己的造化。龙阳没有立即离开,他盘坐在鬼魂身侧,等候着最后的结果。

    约莫两个时辰过后,鬼魂从地上飞了起来,高兴的哈哈大笑。但当他发现龙阳一直守在他的身边时,他立刻冷静下来,恭谨的走到龙阳的身边,低身拜倒。“多谢,主人。”

    应该说,此时的鬼魂才是真正的认主,才是真心的归顺,才是真的心服口服。

    “不必多礼。”龙阳抬手示意。

    “是,主人。”鬼魂顺从的来到龙阳的身边,坐在龙阳的面前。因为龙阳一直盘坐在地上,并没有站起来,他不能高于龙阳。

    “你原是一厉鬼,以后就叫厉魂吧!”龙阳看向鬼魂,轻声说道。

    “谢主人赐名,我以后有名字了,我叫厉魂!”厉魂原是一个魂体,因为魂丝的断裂而记忆破碎,根本记不得原先的名字。他因为龙阳的赐名而高兴,自此他又有了自己的名字。

    如果狗娃在场,一定会笑话龙阳的,什么名字啊,还厉魂!

    “有什么发现?”龙阳向厉魂问道。

    “这段魂丝和我不是属于同一批黑袍人控制的,两批黑袍人之间并不认识,没有交叉点。”厉魂介绍说道。

    “隶属不同的黑袍人?”龙阳疑问道。

    “是的,主人。”厉魂认真回答道。

    “那你能感应到什么?”龙阳的意思很明显,就是对于黑袍人的感应。

    “第一批黑袍人已经感应不到了,也许他们离开的距离太远,无法感知。但这批黑袍人却还能感应的到。”也许是风雪的阻碍,也许是路上的耽搁,厉魂已经感应不到追踪的第一批黑袍人。

    “第二批?就是杀害白老头的黑袍人。”龙阳自问自答。

    “对。”厉魂点头回答。

    “你先去找古魂汇合,帮助他们在白老头的身上下功夫。”龙阳对于厉魂还是有些期盼的,毕竟他是一厉鬼转化的,对于鬼魂的事也许有些独到的手段。

    “是,主人。”厉魂躬身退下。

    折腾了近乎一夜,到了该回去的时候了。龙阳向前只迈出了一步,就走出血界,来到了现实的世界。

    天已经蒙蒙亮,雪后的气温不敢恭维,虽不至于让龙阳觉得寒冷,但两个世界的温差太大,让他稍感不适。

    龙阳从村外走进村庄,勤劳的人们并没有因为大雪而懈怠,他们有的在清理积雪,有的在劈柴砍木,有的在生火做饭,有的准备到外面碰碰运气,打点野味改善伙食。都说早起的鸟儿有虫吃,对于朴素忙碌的劳动人民来说,再早起的鸟儿也没有他们更早。

    走到借宿的村民家门口,白兰竟然也起来了。看气色,昨晚并没有休息好。

    “你昨晚去哪里了?”看到龙阳走来,白兰焦急的问道。看神情和口气,她很在乎和关心龙阳的安全。

    “哦,我怕影响你的休息,又找了个地方,没事。”龙阳绕过白兰,径自走入屋内。

    “哎,我说你这人!”白兰气的直跺脚,在龙阳的背后喊道。她昨晚担心龙阳受凉,出来找了好几遍,因而根本没有休息好。谁想到龙阳并不领情,没有过多的与自己交流。

    其实这里面有龙阳故意的成分,除了天天,白兰是他第二个接触的女孩。如果温柔点还好,又是一个脾气倔、性格冷的女孩。为了天天,他不愿意与白兰有过多的交集,防止造成天天不必要的误会。毕竟这个白兰是白老头托付给自己的,要跟着自己很长时间,迟早有与天天见面的一天。

    “你爷爷他会和你谈他的过去吗?”。等到白兰进屋,龙阳问道。

    “不会,他从来都不和我谈他的过去,我无法知道他的过去,我想他应该过的很苦。”讲到白老头,白兰忘记了刚才的不愉快。

    “为什么这么讲?”龙阳不解的问道。

    “因为爷爷经常在半夜里唉声叹气的,嘴里还不住的嘀咕着。”白兰说着,眼里又噙满眼泪。

    “他是在忏悔吧?!”龙阳知道白老头的过往,不由得说道。

    “胡说,我爷爷是个好人,他能忏悔什么?”听见龙阳的话,白兰立刻发起飙来。是爷爷救了她,是爷爷给了她第二次生命,任何人都不能侮辱她的爷爷。

    “算我胡说,你爷爷嘀咕什么?”龙阳理解白兰与她爷爷的感情,正如自己和靳山、靳仁的感情,深厚而充满亲情。

    “嘀咕的很多,我没有听的太清,不过他常常说出一个地名,好像是什么七星岭。”见到龙阳认错态度认真诚恳,白兰没有过于计较。既然爷爷能够将自己托付给一个陌生人,而且是一个与自己年纪相仿的年轻人,那这人就是爷爷非常认可的人。

    “七星岭?”龙阳重复着这个地名,因为在他的记忆里,从未听说过这个地方。

    “是的,就是七星岭!每次爷爷说到这个地方,就会愁容满面,直捶自己的头,因此我对这个地方记忆深刻。”五年的时间,无数次的重复,白兰对于七星岭这个地方印象很深。

    按照白兰的说法,看来七星岭的确给白老头留下痛苦的回忆,极可能就是黑袍人的据点。这个猜测需要证实,只有从白老头那里才能得到答案,看来晚上还要去血界一趟。况且狗娃等人正在给白老头上课,不知能得到什么信息。

    龙阳没有选择离开村庄,他要打听这里的有关消息,特别是这个叫七星岭的地方。问了好多人,一直没有打听到消息。也是,既然白老头要脱离黑袍组织的追杀,怎会选择靠近据点的地方避世苟活。

    时间在思考中度过,时间在追寻中消失,时间在等待中进入黑夜。

    “今晚你还要出去吗?”。白兰看着龙阳,平静的问道。

    龙阳点点头。

    “行,知道你不回来,我就不用等你、找你了。”白兰说完,转身进入房间。

    龙阳走出房屋,轻轻带上房门,漫步在无人出现的雪夜。他知道白兰最后和他说话的意思,她在关心他,虽然话语显得平静、冷淡。

    很温暖的感觉,很长时间没有出现过,自从天天不再理睬自己开始的。想到这里,龙阳苦笑了一下。天天,我到底是怎么把你得罪的?

    说归说,想归想,毕竟不是天天对自己说的话,温暖的感觉稍瞬即逝。龙阳转身,消失在雪地间。

    龙阳进入血界之后,就将狗娃、古魂、厉魂召唤出来,一起的还有白老头。

    “怎么样了?”龙阳的这句话不只是问狗娃,同时也是说给白老头听的。

    “我们问过,厉魂也使了些手段。”狗娃说完,看了眼白老头,竟然将他吓得往后退出好几步。看来这厉魂,真的是不一般,手段非凡,确切的说应该是狠辣。好歹白老头死之前也是一个黑袍,竟然将他吓成这样,还不说明其中问题。

    “他就是一侦查监视的,不了解太多的事情。不过,他们还真是很早就开始监视我们靳村了。从他们领到的任务看,对我们靳村是有敌意的,而且非常大。对李村是,怎么说呢!”狗娃竟然打了停顿,找不到合适的语言来表达。

    “有啥不好说的,直说。”龙阳鼓励着狗娃。

    “还是让他自己说吧!”狗娃手指着白老头,对着他嘟嘟嘴。

    “你说!”龙阳向白老头招手。龙阳对于白老头本来没有恶意的,要不是牵扯到靳村,龙阳不会如此对待白老头。这只是一种手段,只有这样才能将白老头掌握的情况榨干。

    “从主上交代的任务来看,主上对靳村特别有敌意,而且好像是由来已久的,不然他不会让我们一盯就盯了多少年。”白老头恢复些镇定,向龙阳讲道。

    “还有呢?”龙阳继续问道。

    “还有就是,我们虽然也监视李村,但对于李村的态度不一样。就好比监工,看着他们干活一样,但一直到最后也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白老头接着说道。

    “干活?监工?”乍听到白老头的话,龙阳联系以前的猜测与推断,像是明白了些,有好像什么都没有想明白。

    这么多年,走了那么多的路,绕了那么多的圈,终于得到一点信息,找到一丝线索。龙阳确信,他会找到答案的——

    又坚持了一章,身体很累,今晚就这样了。如果明天恢复好的话,清风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