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警 > 第七十八章 白老头的秘密
    白老头的鬼魂被龙阳收入血界之内,龙阳是在救他,同时也存了一份私心。救他,不过救了一个鬼魂,但他还有存在于这个世间的意义。

    因为白老头还有放不下的地方,那就是白兰,他的孙女。他要看着她成长,看着她快乐,看着她成人,这就是他的愿望与执念,也是龙阳不忍心的地方。

    如果不是为了白兰,白老头不会仓促的将孙女托付给龙阳,不会含着口气等到有人来救他的时候。龙阳过,白老头不踏实,他摆了自己一道。就是因为白老头有执念,他要自己的孙女好好的活着,最起码有个依靠,所以他撇开自己的孙女,让龙阳和他单独的交谈。他见识到龙阳抽取魂丝的本事,他认为自己的选择没有错,给自己的孙女找到保护。

    龙阳救白老头,是因为他曾经是黑袍的一员,了解黑袍组织的秘密,能够帮助自己进一步的深入探明黑袍人的身份与内部隐秘。找到黑袍人,是龙阳的责任与任务。

    血界,是龙阳的世界,他是这个世界的主宰,也是这个世界的主人。

    但龙阳渐渐感觉到异常,他并没有完全掌握这个世界。最起码的,他无法自主掌握血界内的血红色能量,让它为自己服务。

    每次,他都是受了伤之后,血色的能量肆意的进入他的身体,修补着受伤的**与灵魂,不容得拒绝。而每次被血色能量恢复,他就会迷失自己,这是最可怕的!

    龙阳过,他会想办法解决这个,而如今,他还没有更好的办法处理。

    目前来,血界并没有给龙阳带来太多的麻烦,除了天天。因为他将天天带入血界,天天至今怨恨自己。他道过歉,他询问过古魂,至今没有结果。

    既然目前无法解决,那就以后再,龙阳对自己。虽是这样,但龙阳一直心存警意。

    血界里,白老头还在叙着自己的经历。

    他的经历让一般人无法接受,除了杀人,就是杀人。好在他心存善意,没有亲手杀过一个穷苦百姓,没有杀⑤≦⑤≦⑤≦⑤≦,m.≥.c@om过一个不该杀之人。

    什么人不该杀,哪个人都不该杀。什么人该杀,哪个人都不应该被杀。

    就因为这样,白老头受不了黑袍组织的冷酷与凶残,他偷偷的逃离了黑袍组织,苟活于世外荒野。自从他收留了兰儿,一直五年。

    还有,他确实掌握了黑袍组织的隐秘,譬如杀人,譬如内部的人员,譬如他们的据。除了这些,他根本不知道还有什么叫秘密。

    他掌握的秘密,不过是一个黑袍分支的秘密,不过是跟从一个主上的秘密。照龙阳了解的内容来,根本不叫什么秘密。

    龙阳自从和黑袍人交手之后,他对黑袍人有了较深的了解,不同往日。

    黑袍人,每一个人都来自不同的地方,有着不凡的经历。他们受黑袍组织控制,忘却以往,被逼受命,做着见不得人的勾当。

    他们每个人都有着特殊的本领,要么心狠手辣,要么武艺高强,要么技艺特殊,要么有着不可告人的经历。就是这么一批人,构成了黑袍的基层人员,受黑袍组织的层层控制,形成这么个罪恶组织。

    起先,白老头曾经过,再上层就不再是人,让龙阳百思不得其解。

    黑袍人就是黑袍人,黑袍组织就是黑袍组织,咋还不是人!

    他一直期盼着白老头给出个合理的解释。

    白老头一直讲着,讲出他经历的全部。直到他讲出所有杀人的事件,也没有讲出上层的隐秘。

    “你们除了杀人,就没有一别的事情?”狗娃听的不耐烦,出口问道。

    “一直都是,至今我都不知道杀的那些人是谁,为何杀他们。”白老头回答。

    “还有什么事情值得我们感兴趣的,看。”古魂此时也有些不耐烦,他经历过生死,见惯厮杀,更不把暗杀当回事。

    “我们一直都是这样,就因为这样,我才叛出他们。我认为我们一直都是杀着无辜的人,我心存不忍。”白老头人已死,其言也善。

    “去你的!你知道谁该死,谁不该死!你杀的人就是该死的嘛!”狗娃听到白老头的话,气不打一处来,恨恨的道。

    “我我错了,所以我才改。”

    “你改?早晚了!”

    “晚不晚都无所谓了,我不是已经死了嘛!”

    听着狗娃和白老头的争论,龙阳没有话,没有打断。狗娃的没错,白老头无论有任何理由,他都杀了人。白老头的也没错,他已经死了,他又有何用。

    “还有什么?”龙阳挥手止住狗娃的抨击和评论,让白老头继续下去。

    “我的经历基本如此,除了杀人就还有监视他人。”白老头被狗娃的一无是处,没有话。况且他真的是作恶太多,无法反驳。

    “监视?”龙阳疑问道。

    “我们这一分支一直有一个任务,就是监视一些山村。不过,我一直不理解是什么意思。”白老头到这里,自己也有些不明所以。

    “山村?”听到白老头的话,龙阳不禁重复了一句。

    “对。是一些大山里的村子,没有什么特殊的,当时我们都不理解主上的意思。”

    “在哪里?”龙阳心有所想,立刻问道。

    “应该是平县那里,好像是一个靳村、一个李村,对了,就是这两个村庄。”白老头一边回忆一边道。

    “靳村!”

    “李村!”

    龙阳与狗娃不约而同的看向对方,他们听到了自己的村子,还听到了另外一个村名。

    古魂不知其中原因,但他看到龙阳与狗娃的神情变化,猜测其中必有重大缘故。“你详细!”古魂问道。

    “也没有什么,我们就是负责监视两个村子的状况,其他的没有什么。”白老头不明所以,急忙回答道。

    听到这些,龙阳走开了。

    五年前!

    龙阳才上初中,照这样,黑袍人不是一直在监视着靳村?!

    上初一那年,母亲与义父无端消失。之后,五指山峰崩塌,这是不是与黑袍人有关联?

    周兰老师的死?

    东南山峰?

    李村?

    老槐树?

    靳村的祖坟被挖?

    靳仁爷爷的死?

    一条条的线索,一个个的人,纷纷闪现在龙阳的脑海。

    “龙阳!”狗娃跟到龙阳的身边,震惊的喊道。“我们靳村和黑袍人有什么联系?”

    “我不知道。但现在根据白老头所,黑袍组织一直在监视着我们靳村,他们必和我们有着莫大的联系。我再问问!”

    “你们到底在监视什么?”龙阳压制住紧张的心情,向白老头问道。

    白老头不知自己哪里错了,正紧张的不得了。他见龙阳回身向自己相问,立刻回答。“我确实不知太多,因为每次行动都是由主上亲自带队,不让我们多问。而且,我们都是在一个山峰上聚集,那山峰,真是好。”白老头不禁道。

    “山峰?”龙阳心有所感,立刻问道。

    “对,在那个靳村和李村中间的不大山峰上。”

    “是不是在靳村东南的山峰?”

    “你怎么知道?”白老头听到龙阳的话,不禁一愣。

    “对了!”龙阳沉声叹道。“你眼中的靳村是个什么样的村子?”龙阳沉吟许久,再次问道。

    “就是个山村,百八十户人家,没有什么特殊的。后来听山峰倒塌,把村子覆灭了。你别,真是倒霉!呵呵,好好一个村子,竟然让山峰埋了,上哪讲理去!”到这里,白老头不禁摇头,神情中带着戏谑的味道。

    “去你奶奶的!”看到白老头的神情,狗娃第一个冲过去,将白老头的鬼魂抽翻在地。

    “怎么了?”白老头从地上爬起来,不解的问道。

    “打你个不识好歹的东西!”狗娃再次冲了上去,又把白老头掀翻在地。

    “我错了吗?”白老头也是经历过风雨的人物,嘴里犟着,心里有了数。

    “好了,狗娃,不知者不罪。”龙阳伸手拦住狗娃,让他不要激动。“古魂,收他真魂魂丝,以观后效。”

    “哥,你比我狠啊!让他还嚣张!”龙阳不是要害白老头,因为白老头牵扯太大,若不采取措施,真怕以后难以控制。

    “这事我在行!”古魂完,立刻飞至白老头身边,伸手拂在他的头。

    “啊!”随着白老头的一声喊叫,他瘫倒在血界中。

    “主人,给!”古魂捧着一条银白色的魂丝,奉在龙阳的面前。

    龙阳没有犹豫,直接将白老头真魂的魂丝收入自己的空间。这个白老头真不一般,他了解的事情还会更多,也许至今都没有实话。

    若不是龙阳救了他,他可能要将这些通通带入坟墓。如今,龙阳救了他,他还没有掏尽实话。可怜的白兰,也许她还在想着她的爷爷,也许她一辈子都不知道她的爷爷是如何的人。

    “他交给你们了,我还事做!狗娃留下,古魂带他先离开。”龙阳吩咐着。他来到狗娃身边,着两人的秘密。

    此时,只有他们两人来自靳村,只有两人知道其中的厉害关系。接下来,还要两人继续揭开其中的隐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