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警 > 第七十七章 走出荒野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白老头被埋在木屋旁,他也算找到了归宿,再不用躲躲藏藏的过日子,再不用担心有人来杀他。一生藏在黑袍下,一生躲在黑暗里,终于可以堂堂正正的出现在世间,安安稳稳的躺在坟墓中。

    小黑被留下了,不适合把它带在身边,它属于这里,属于大自然。让它与白老头作伴,也是不错的决定。

    冬日的阳光照射着四野的雪,显得特别刺眼。龙阳不禁微眯着眼睛,看向远处。他的身旁站着一袭白衣的白兰,一路极少话,只是伴随着龙阳。她的心情还没有彻底平复,长长的睫毛时常被泪水打湿。

    龙阳想安慰她几句,最终又忍了下来。不是因为没必要,而是白兰冷峭的脸色让他却步。这丫头的情绪在悲痛和仇恨之间互相转换,让人难以捉摸。一个不好,触了霉头,不是自找没趣嘛!

    还有就是,龙阳手中的魂丝与黑袍人的感应似有似无,时有时无,给追寻带来很大的困难。看情形,要找到黑袍人的踪迹,不是短时间能够完成的。

    前方有村庄,他们即将走出荒野,龙阳长出一口气。按照行走的路程计算,此时应该出了方寸镇的地界,不知这是什么地方。

    龙阳看向身旁的白兰,她的神情略有紧张。

    “难道这些年你没有走出过?”龙阳不禁问道。

    “嗯。”白兰点头应道。

    正如龙阳所料,白兰自被爷爷救出后,一直和老人生活在荒野,与外界隔绝。当她看到外人时,显得有些新鲜,又有些紧张。

    “那你们的生活日用、吃喝来源呢?”龙阳接着问道。

    “都是爷爷安排的,大部份是自给自足。爷爷偶尔也会出去,卖一些打来的动物,换取平时的日用品。我和小黑就在家里等着爷爷回来,没有机huì出去。”白兰又想起了爷爷,神情悲戚。“记得有一次,我央求爷爷带我一起外出,爷爷生qì了,自此以后我就没有再提出过这个要求。”

    看来白老头很小心,他生怕自己被黑袍人发现,给白兰带来危险,因而拒绝带小白兰外出。可他无论怎么小心,还是丢了性命。幸亏当时白兰、小黑与龙阳在一起,远离木屋。不然,定会一起遭了黑袍人的毒手。像是冥冥中自有定数,白兰注定和龙阳走到一起。

    看着眼前讲述着的白兰,龙阳突然想起周兰老师,老师的名zì里也带一个兰字。想到这里,龙阳觉得白兰变得很顺眼。

    血界内发生融合变化,竟将里面的鬼魂变没了。至今,龙阳也没有找到原因以及周兰老师鬼魂的去处。想着周兰老师对自己的好,龙阳不禁笑了。

    “你笑什么?!”白兰看着龙阳,有些恼怒的问道。因为她发现龙阳是盯着自己,莫名其妙的笑着。

    “哦,没什么。”龙阳赶紧快步走向村庄,回避着白兰的问话。

    “奇奇怪怪的!我以后还能听你的吗?看来要小心了。”白兰误解了龙阳的笑容,自言自语的说道。

    龙阳与白兰进入了村庄,经过询问村民,确认已经走出了方寸镇的范围。龙阳还有些事需要处理,所以他决定在村内借宿一宿。

    善良的村民收留了他们,腾出一间房间。

    “你睡吧,我坐在外面即可。”龙阳带上房门,走到外面。

    龙阳要做的事情不能当着白兰的面,他要解决掉从白老头手里抽出的魂丝,他要与白老头的鬼魂接触。哪一样都要秘密进行,不能与外人道。哪怕有一天让白兰知道他爷爷的鬼魂存在,那也应该是很久以后的事情。

    “你们是谁?”白老头的鬼魂惊yà的问道,在他的身前有一老一少两个魂体。当他身死的那一刻,他感觉到自己的灵魂出窍,此时他才相信世上真的有鬼魂。

    自己半生作恶过多,虽逃出黑袍组织,但做过的事就是做过了,并不能抹除。不知是否会过奈何桥,喝孟婆汤,下十八层地狱。正当白老头疑惑和恐惧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进入一个陌生的世界。

    在这个世界内,血色翻飞,空旷恐怖,让白老头不寒而栗。其实是龙阳将他送入血界而已,他因为自己的身世经lì而后悔害怕。

    这就是冥间?阎王爷呢?难道不经过审判就将我送入了地狱?白老头浑身发抖,艰难的移dòng自己的身体,不停的向四周张望。

    “有,有人吗?”白老头颤抖着问道。他紧张的忘记自己已经死亡,还问有没有人在。

    没有人回答他,因为此时的血界内只有他一道鬼魂存在。白老头犹如孤魂野鬼,在血界内四处游荡。而这个世界又是那么的大,哪怕他是鬼魂,他也承shòu不了那种无形的压力。

    正当他濒临崩溃的时候,一老一少两个鬼魂出现在他的面前。这是龙阳的安排,他先让古魂和狗娃与白老头接触,自己安排好白兰再与白老头见面。

    “我们是地狱的使者,过来对你进行审判!”古魂沉声说道。没想到他竟然开起了玩笑,兴许是这段时间和狗娃呆在一起的缘故。

    “我交代我的罪恶,请饶恕我。”白老头的鬼魂竟然双膝跪地,虔诚的交代他的问题。他从自己加入黑袍组织开始,讲了许多,基本上都是执行上级黑袍的命令,诸如杀人、控人之类的事情。

    本来想吓一吓白老头的,没想到他讲出那么多有关黑袍人的信息,可惜龙阳不在。这些信息对于龙阳来说非常重要,狗娃认真记着,他要重复给龙阳听。

    白老头还在哆哆嗦嗦的讲述着,许多事情他也记不清楚,也是以前硬要遗忘的,现在又重新翻出来。

    现在讲太多也无用,狗娃立刻制止住了他。“好了,你讲了不少了。”

    “对,等主人来了你再讲。”古魂也不好意思,看到白老头如此的忏悔,赶紧附和着。

    “主人?你们的主人是谁?”白老头惊yà的看着古魂。

    “那只是我的主人,而不是他的。”古魂指指自己,又指向狗娃。他认龙阳为主人,狗娃却是龙阳的兄弟。

    “那你的主人到底是谁?”白老头从地上起身,继续问道。

    “是救你的人,他应该很快就到了。”古魂刚说完,就感应到龙阳的气息。“你看,他来了。”

    此时,龙阳正好出现在血界。他从白兰的房间内出来后,就选zé僻静的地方,进入到血界之内,刚好赶上古魂说话。

    “小兄弟,怎么是你?难道你也死了?”白老头非常惊yà,他是已死的人,才会进入到这里。龙阳怎么也会进入到冥间中来,难道和自己一样了?

    “你已经死了,但我没有。”龙阳直截了当的告诉白老头。

    “你没死?那你怎么会?”白老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话都说不全。

    “你别问那么多,以后你会慢慢明白的。是我在你临死之际将你的鬼魂抽取,送入血界。”龙阳将事情经过以及血界的状况告诉白老头,以免他问个没完。

    哪怕龙阳如此解释着,白老头还不能完全接受。但他至少明白了一点,他刚才被这一老一少给耍了。

    自己已经死去,这是不争的事实。自己的鬼魂能留在世间,完全是因为眼前的这个年轻人。他之前只是觉得这个少年非常不凡,才会在自己的弥留之际将白兰托付给他,其实也就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此时看来,他还真是找对人了。

    “兰儿呢?”白老头关心的问道。

    “你不是将她托付给我了吗?”龙阳对白老头的做法有些怪罪,毕竟是他一厢情愿而已。

    “没想到你真的履行承诺,谢谢你。”白老头深鞠躬,表示感谢。

    “什么承诺,我承诺过什么,完全是你硬塞给我的!”龙阳听到白老头的恭维,更加没有好气。

    “那也要谢谢你。”白老头看到龙阳的反应,居然不好意思起来,但还坚持着感谢。

    “好了,我既然把你留住,你说说还有什么要求?”龙阳不再纠缠于这个问题,他不知道自己如此做是对还是错,这要问问白老头的感受。

    “死对于我来说是最好的解脱。但你留住我的鬼魂,让我以后有机huì可以见到我的孙女,我真的感谢你。”白老头再次向龙阳低下身子,鞠躬感谢。

    “既然你不反对,那你以后就可以和他们在一起,留在我的空间以及这个世界里。”龙阳没有犹豫,答应留下白老头。同时,他需要白老头有关黑袍组织的信息,由他给予指明查找黑袍人的方向。

    “谢谢!”白老头还是持续的感谢。他刚接受自己是一个鬼魂的事实,又见识到龙阳可以看见鬼魂的特殊本领,他还没有完全适应。

    “你和我讲讲黑袍吧。”龙阳特想多了解黑袍,于是向白老头说道。

    “好!”此刻,白老头没有迟疑,再一次讲起他在黑炮组织内的经lì。而且,他此次讲的更加详细、具体,细化到每一次行动。当然,他的经lì具有局限性,因为他只能涉及到一个单独的黑炮组织,而不是整个庞大的体系。

    但是,当白老头的讲述即将结束的时候,他涉及到一个与龙阳有关的事情,让龙阳心内一惊。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