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警 > 第七十六章 并肩而行
    老人以前居然是黑袍组织内的一员,因为知晓黑袍组织太多的隐秘而被追杀,最终躲藏在此处。谁料到,他还是没有避开黑袍人,惨遭他们的毒手。

    龙阳不愿让此事就此结束,老人毕竟是一个叛出的黑袍者,是第一个能和他说实话的黑袍人,他不愿就此让老人消失。龙阳在兰儿没有发觉的情况下,伸出了自己的手,贴住老人的身体。龙阳在老人即将离开阳间之际,收取了他的灵魂。

    老人的遗言,是将自己的孙女兰儿托付给龙阳。龙阳还没来得及回绝,老人就突然咽气。难怪他在弥留之际没有和自己的孙女说话,反而将龙阳单独留下来。真是人老精鬼老灵,最后还摆了龙阳一道。

    哎!这咋办?

    本来就和这个女孩关系紧张,如果将她带在身边,岂会有好日子过?况且自己身负重任,难道还要带着一个拖油瓶?&amp;无&amp;错&amp;小说{www}.{}.{&gt;

    反正刚才就老人与自己在场,干脆来个不承认,谁奈我何!

    不行!自己刚刚为了调查黑袍人与黑袍组织,已经将老人的鬼魂收到空间内,如果自己将兰儿抛弃,以后如何与老人相见?

    哎!就和兰儿实话实话,由她自己选择吧!

    想毕,龙阳缓缓放下老人的身体,示意站在远处的兰儿过来。“你爷爷走了!”

    “爷爷!”兰儿冲过来,抱着老人的身体,哭成泪人。

    龙阳没有打断她的意思,毕竟祖孙情深,伤心痛哭人之常情。等她哭够了,再和她说说吧。龙阳走到小黑的旁边,任由它低头蹭着自己的腿,低声的呜咽。这小黑仿佛知道主人的离去,神情悲戚,眼睛内竟然噙满泪水。它离开龙阳,围着老人的尸体,开始一圈又一圈的转着。

    人有情,动物亦有情。

    羊羔跪乳、乌鸦反哺,这都是动物间的亲情。

    忠犬护主、海豚救人,这些是动物与人之间建立的感情。

    此时小黑的举动表明它与主人之间的感情深厚,它懂得老主人已经故去,它用自己的方式去祭奠。

    “爷爷,我要为你报仇!”兰儿从雪地里站起来,抹去满脸的泪水,厉声说道。她哭了很长的时间,终于化悲痛为复仇的力量,转身看向龙阳。

    “你爷爷无疑是被人害死的,但单凭你的力量,难以报仇,我看你还是算了吧!”龙阳从旁处走过来,向兰儿说道。

    “我不管!我要将他们碎尸万段!”兰儿一张俏脸充满愤恨,此时仇恨已经充满她的头脑。“爷爷临终前和你说了什么?!”

    “哦,他说把你托付给我。”龙阳仔细思量之后,还是决定告诉兰儿,但她愿不愿意跟着自己一起走,那就看她自己的意思了。

    “什么?把我托付给你?”兰儿以为自己听错了,重复了一遍龙阳的话。

    “对!但我还是尊重你的意见。”龙阳站在一旁,说话的时候没有带任何感情色彩。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但如果兰儿自己不愿意,那就怪不得自己了。

    “好,我跟你一起走。”兰儿咬着嘴唇,低声说道。

    “什么?你跟我一起走?”这次轮到龙阳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重复兰儿的话。

    “怎么?你准备耍赖?”兰儿扭头问道。

    “我?这!”对于兰儿的决定,龙阳没有任何心理准备。他真的不相信是这个结果,这个兰儿一直和自己不对付,此时竟然同意和自己一起同行。

    “既然是爷爷的决定,我听他老人家的。但我有个条件,你必须答应。”兰儿再次蹲下身子,替她爷爷拂去身上的雪花。

    “还有条件?那你先说,要看我能不能做的到。”龙阳觉得事情越来越不按照自己预料的进行,他已经被老人摆了一道,可不能再唐突的答应兰儿的条件。这爷俩都不是好惹的,一不小心就会上当。

    “我的条件很简单,就是帮我找到仇人。”兰儿态度坚决,仇恨的种子已经在她的心里种下,无法磨灭。

    “我可不知道你爷爷的仇人是谁,我怎么答应?”这是龙阳违心的话,他真的不想让这个女孩和黑袍人对立战斗,实在太过危险。

    “你以为我会相信你说的话?你和我爷爷呆了那么长的时间,不会就是将我托付给你这一件事情吧!”兰儿看着龙阳,怀疑的问道。

    “嗯,是说了很多。但你知不知道你的仇人很不凡,你很难报的了仇。”龙阳还是劝说着兰儿,虽然作用不大。

    “再难我也不怕!”兰儿的态度更加坚决,毫不动摇。

    龙阳好像在兰儿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自己不就是这样嘛!一直以来,为了找到父母和为靳村报仇,不畏艰难险阻,坚持到现在。

    “好吧!但我也有一个条件。”龙阳终于答应兰儿的条件,同时他也提出一个条件。

    “为了报仇,一百、一千个条件我都答应。”没想到兰儿与龙阳相反,根本没有询问条件的内容,一口答应。

    “也没那么复杂,只是你以后要听我的就行。”龙阳说道。

    “没问题。”兰儿回答道。

    “那好,我们将你爷爷埋了吧!”龙阳说完,在木屋门旁找来工具,就地掘坑。

    “你爷爷叫什么名字?”龙阳找来一块木牌,准备给老人立个墓碑。

    “我不知道。”兰儿答道。

    “什么?!”龙阳惊讶的说道。“你居然不知道你爷爷的名字?!”

    很不正常!这是龙阳的第一感觉。哪有人不知道自己爷爷的名字的?况且兰儿不是小女孩,已经十四、五岁了。

    “我确实不知,我曾经问过爷爷,爷爷说他自己也忘记了。”说到这里,兰儿再次落泪。

    龙阳记起了当初遇见的黑袍四人,他们也说过都差点忘记了自己的名字,还有自己的家乡。老人以前也是黑袍人,他也选择性的遗忘自己的名字与家乡。难怪如此!

    对了,黑袍人不可能携家带口的吧?老人怎么会有孙女?“那你有姓吗?”。想到这里,龙阳不禁问道。

    “我叫白兰,是爷爷取的。”原来兰儿叫白兰,既然是老人取的,老人也应该姓白。

    “你一直跟着你爷爷吗?”。龙阳接着问道。

    “没有,我是在五年前才跟着爷爷的。”

    “五年前?”

    “是的。五年前,也是一场大雪的时候。”白兰看向远处,自己也放佛回到了记忆的深处。“我爹妈死的早,我和叔叔一起生活。但他对我很坏,动不动就打我,所以我从家里逃了出来。”白兰稍微停了停,看来以往的经历在她心里留下阴影,她不太愿意想起以前。

    “天下着大雪,我又冷又饿,就躲在荒郊旮旯里。若不是爷爷救了我,我势必冻死、饿死。后来,爷爷就带我来到了这里,一起生活了五年。五年里,爷爷教我识字,教我功夫,我很快乐!”说到这里,白兰的脸上露出笑容。

    这笑容,特甜美,特满足,是来自于内心的喜悦。

    听了白兰的一番话,龙阳解开了心中的谜团。黑袍组织怎么可能允许内部的人员拖家带口呢!原来白兰是老人半路捡来的,也许正是因为白兰,他才会选择在这里定居隐世。

    五年了!黑袍组织竟然没有放弃查找老人的下落,直至让他死在手下。看来老人知道不少的秘密,真的要找个时间好好问问。反正他的鬼魂在自己手里,早晚都可以,不急于一时。

    “白爷爷之墓。孙女白兰敬立。”龙阳在木牌上刻上字,插在老人的坟墓之前。

    “爷爷,我要走了,孙女会回来看你的。”白兰跪在坟墓前,磕头拜别。

    一阵大风吹来,裹着地上的积雪,飞扬在空中,落在坟墓上,将它染上白色。

    “我们此行带着小黑不方便,先将它安置在这里,以后我们可以再回来看它,如何?”临走前,龙阳向白兰建议道。

    他们不可能一直这样在荒野中前行,总有一天会走出去。身边带着一头黑熊,还不吓着他人。龙阳为以后的行动考虑,征求白兰的意见。白兰先没了爷爷,再留下黑熊,不知道她能不能够接受的了。

    “好吧!”没想到白兰直接答应了龙阳的提议,不像以前那么无理。“我答应过要听你的安排,我会做到,请你也不要食言。”白兰幽幽的看了龙阳一眼。

    原来在这里等着,我说怎么那么痛快的答应我。龙阳心里想着,走向了远处。他刚刚看了一场生死离别,不想再看白兰与小黑的分别。其实龙阳挺喜欢小黑的,他不忍心与这个通情达意的肥硕动物分开,更看不得它那可怜的眼神。

    “小黑,以后你自己要照顾好自己,要多吃,要吃饱,别亏待了自己。”龙阳的耳边传来白兰交代的话语,她像对着一个小孩子,关心温饱冷暖。“还有,你不要到处乱跑,遇见拿猎枪的赶紧躲的远远的,他们是坏人。”

    龙阳赶紧快走几步,他实在受不了如此关心的话语,太让人感动,也太让人难舍。

    不一会,龙阳身后传来“嘎嘎”的声音,那是白兰追过来的踏雪声。

    “哎,我们去哪?”白兰问道。

    “什么哎,我没有名字吗?”。龙阳继续走着,没有回头。

    “你没有告诉我啊?”

    “你也没问哪!”

    “你叫什么?”

    “我叫龙阳。”

    “我们去哪?”

    “找仇人!”

    “好。”

    雪地里,两个人,一黑一白,并肩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