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警 > 第七十五章 身份
    女孩和黑熊从龙阳身边急速而过,再没有和龙阳争论和打招呼的意思,让龙阳不明所以。£∝,

    啥事?急成这样?龙阳继续前行。这样最好,没有人打扰,正好继续自己追查黑袍人的行动。

    当龙阳走出一段距离后,他发现前方出现一座木屋,在一片树林旁,正是魂丝指引的方向。

    “爷爷!”木屋处出来痛哭的声音。

    爷爷?龙阳记得女孩说过,她的爷爷最爱吃她的烤肉,难道她的爷爷就住在此处?

    想到这,龙阳加快了脚步。

    木屋的前方,女孩抱着一个老人在痛哭着。黑熊坐在旁边,呜呜的低吼。

    真的那么凑巧,自己按照魂丝的指引来到此处,这里竟然是女孩爷爷的居住地!

    龙阳走近女孩的身旁,他看清女孩抱着的老人。

    年纪六十岁上下,发须皆白,穿着一身布衣,看样子已死去多时。

    这分明是魂丝指示的方向与地点,怎会和女孩的爷爷有联系?龙阳一时搞不明白。他没有立刻和女孩交谈,而是观察着四周的环境。

    这是一座独立的木屋,很普通的一座木屋,从外表看不出任何特别。但它又是那么的独特,在渺无人烟的地方显得突兀,和眼前的人一样,出现的莫名其妙。

    “这是你爷爷?”龙阳问完后,有些后悔。这不是明显的事情嘛!自己怎么会如此多次一问。可龙阳真不知问什么好,不知如何问才合适。

    女孩并没有回答龙阳的问话,只顾着抱着自己的亲人,痛哭!

    龙阳意识到,他此时问不出任何东西,他走近了那座木屋,想从中找到些线索。

    “站住!”一声厉喝从龙阳的身后传出,是那个女孩的声音。

    龙阳不禁停住脚步,转身回看。

    此时,女孩已经放下罩在头上的斗篷,一张俏脸充满恨意,怒视着龙阳。

    “你到底是谁!”女孩咬牙切齿的问道。

    “我?”龙阳一时语塞,不知如何表露自己的身份。

    “你是害死我爷爷的凶手!”女孩从腰际抽出白鞭,向龙阳走去。

    凶手?女孩的话让龙阳始料未及,自己怎会成了凶手?!“你听我说,我不是凶手!”

    龙阳的解释很苍白,也无用,并没有阻止住女孩的脚步。

    “难怪你缠住我的小黑,难怪你缠住我,枉我信你是个好人!”女孩越来越接近龙阳,把龙阳当成杀害她爷爷的凶手。

    “既然你这样说,你应该知道我一直和你在一起,我怎么会有时间来杀你的爷爷?”龙阳解释着。他知道女孩定然是因为爷爷的去世而伤心过度,错把自己当成了凶手。

    “他们是你的同伙!”女孩根本听不进去龙阳的解释,手中的软鞭在空中铮铮作响。

    龙阳看着走过来的女孩,突然他发现躺在地上的老人有些怪异。他仰面躺在雪地上,一只手放在腹部,另外一只手插在雪中,可在雪中的那只手竟有轻微的抖动。

    “我要杀了你为我爷爷报仇!”女孩见龙阳丝毫没在意,她的情绪更加激动,直接向着龙阳冲去。

    “慢着!”龙阳大声说道。

    “凶手!”话音未落,白色的鞭影已经将龙阳包围。

    龙阳快速的闪过,跃过女孩的身侧。“你爷爷的手还在动!”龙阳没有忘记提醒女孩。

    “什么?!”女孩听到龙阳的话,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但她还是紧跟在龙阳的身后,奔向爷爷躺倒的地方。

    龙阳迅速抓住老人插在雪中的手,将它从雪中抽了出来,那是一只手,一只枯老的手。

    “啊!”龙阳被眼前的情形惊住了。

    但此刻不允许龙阳有任何犹豫,他一把抓住一根血红色的丝线,从老人的手中抽了出来。他的动作非常快速,快的让随后跟来的女孩根本没有觉察。

    这个老人竟然也被魂丝控制,他到底和黑袍人什么关系?!龙阳心中充满疑惑。

    “爷爷!你快放手!”女孩来到龙阳身侧,立刻打开龙阳握住老人的手,将龙阳推到一边。

    “兰儿!”此刻,老人竟然醒了过来,喊出女孩的名字。

    原来叫兰,难道是兰花的兰?要真的是,还算不错的名字。千万不要是懒惰的懒,那不成了懒儿了。龙阳有点走神,竟然对这个叫兰儿的女孩有些走心。

    “爷爷,你怎么了?到底是谁害的你,兰儿为你报仇!”兰儿突然收住哭声,边说边仇恨的看向龙阳。她还没有打消对龙阳的怀疑,还以为是龙阳带人伤害她的爷爷,最起码龙阳也是同伙的人。

    “兰儿,是爷爷的命到了,怨不得谁。”老人说完,看向身旁的龙阳。他突然对着龙阳眨了下眼睛,快的让龙阳差点没反应过来。正如龙阳从他的手上抽出魂丝般快速,他的暗示也是那么让人容易忽略。

    “爷爷,是不是他带来的人害你的?”兰儿依然将矛头对准龙阳。

    “不,不是。兰儿,你误会、误会他了。”老人喘息着,断断续续的说着。

    “那?”兰儿听到爷爷的话,突然醒悟过来,低下头,不敢看向龙阳。

    “兰儿,你和小黑去去,我和这位小兄弟有话说。”老人颤抖着推着自己孙女的手,让她离开,他有话要和龙阳说。

    “爷爷?!”女孩没理解爷爷的意思。自己是他的孙女,他竟然让一个陌生人和他说话,还要避开自己,还在他濒死的时候。

    “兰儿,等会爷爷还有话和你说。”老人艰难的点点头,示意女孩暂时离开。

    等到女孩和黑熊离开后,老人对着龙阳勾勾手指,让龙阳走近他的身前。

    龙阳有点莫名其妙,他没想到老人最后会找到自己说话。虽然他知道老人与黑袍人应该有联系,但是目前容不得他拒绝。

    “你被人害了?”龙阳走近,没有多余的客套话。他既然从老人的手中抽出血红色的魂丝,他就知道老人是被黑袍人所害,但是他要的是老人亲口承认。

    “是啊!”老人只是说了两个字,一句肯定话,但没有透露出太多的信息。

    “黑袍人?”龙阳觉得再这样继续下去没有任何意思,说出心中的猜测。

    “你知道?!”老人突然撑起上半身,双目瞪圆,震惊的问道。

    “我为他们而来!”龙阳没有隐瞒自己的目的,和老人说道。

    “小兄弟,你斗不过他们,我劝你早早离去。哎!”老人叹了一口气,松开支撑身体的胳膊,缓缓的躺了下来。

    “我一直在和他们战斗,而且不会停止!”龙阳倔强的说道。

    “嗯,你的确不同。”老人抬眼看向龙阳,眼中充满赞赏的目光。

    “什么意思?”老人所说龙阳的确不同,在龙阳的眼里,这个老人更加的不同于常人。

    “你从我身体里抽去他们控制我的魂丝,难道不是吗?”老人艰难的笑了笑。

    “你知道魂丝?”既然老人能说到这个份上,龙阳觉得自己也没有必要隐瞒,毕竟这是自己此行的目的。

    “哎!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实话说吧,我原本就是黑袍中的一员。”

    老人的一句话让龙阳大为惊讶,真心没有想到老人竟然会是黑袍人中的一员,而且是从他的口中亲自承认。

    “你?那你?”龙阳的问话有好几个意思。一个是你为何到了此处;二是你为何到了目前的境地?;第三,你还是不是黑袍人的成员;第四,黑袍人为何用这种最残酷的手段来对付你?

    “小兄弟,你多虑了。我,咳咳。我已经脱离黑袍多年,为了离开他们,我才躲在此处苟活。哎!若非为了兰儿,我愿早死早安心。”

    “您?”龙阳听懂了老人的意思,他问话已经不用答案,他的称谓随之变化。

    “你是追查黑袍人而至此的吧!那我就和你说说黑袍人的事。黑袍组织太可怕,太恐怖,太残酷!我是一个底层的黑袍,我的上级还有黑袍首领,首领上面还有主上。至于主上上层还有圣主,据说圣主上层还有人。据说圣主以上都不再是人,这些都是我以前听说的。”老人说着,像是把龙阳当成知心的人。

    龙阳听到他的话,已经和他的经历一一印证。看来真的是,自己当初在入学之前被追杀,真是小角色,他们的身后还有更多的人,更加诡秘。

    “你一个底层的黑袍怎么会了解的那么多?”龙阳有些怀疑。他经过那么多的战斗,才稍稍了解到黑袍人的皮毛,这个老人为何知晓那么多的隐秘。

    “呵呵!如果我不是知道那么多,我怎么会落到如此地步。哎!正因为我无意中听到这些,我才被黑袍的弟兄追杀,迫不得已流落到此。谁知,谁知避世至此还不能安稳度过下半生。”老人此时的神情不是强装出来的,龙阳可以看的出来。

    “他们去了哪里?”老人的话所言非虚,龙阳立刻问道。

    “不知道,但是你应该能够知道!”

    “什么?”

    “你既然能从我身体内抽出魂丝,你就应该有非同寻常的手段,你应该从那魂丝处找到他们。”老人的眼神突然非常郑重,死死的盯着龙阳。

    还是魂丝,难道和那天缠绕自己的魂丝一样,照理说应该是真的。

    “那你~”等龙阳思考过后,身边的老人突然双眼眼球发白,双手紧紧抓住身旁的雪,一口气马上要咽下。

    “你不要死,我要知道更多的事情!”好不容易知道黑袍人的事情,龙阳不愿就此断了线索。

    “兰儿~兰儿~你照顾!”老人说完,突然咽了气,直挺挺的躺在雪地上,再没有一丝一毫的动静。